首页 > 我在九叔世界刷成就 > 第十二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文才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文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过的匆匆快,待夜幕降临,院中一切都收拾妥当,就连陷阱上也覆盖了一层薄薄的伪装,根本看不出异常。

  九叔手持桃木剑严阵以待的坐在门口,一有风吹草动,便凝神观看。

  林起和秋生文才坐在后方,至于婷婷,早就藏在了屋内。

  “你们说僵尸会不会来?”

  文才依旧抱着他那根竹筒,看样子并不打算在对抗僵尸的时候出些力。

  “说不准,不过有婷婷在,僵尸总会来的,只希望在这之前,他能少吸点血。”

  林起也是全副武装,不仅兜中揣着几张灵符,脖子上挂着辟邪的毛桃核,手中更是拿着一根长长的桃木棒!

  “为什么要少吸点血?他吃饱了会更加厉害么?”

  秋生也抱着一根桃木棒,在他看来,这玩意比桃木剑更加顺手。

  “僵尸吸了血后,就会进化,婷婷他爷爷之前已经是最顶级的绿僵了,若吸的血多了,就会进化成毛僵,到时候就更难对付了。”

  绿僵与毛僵,可谓是天壤之别,前者行动必须要一蹦一跳,身躯不能过度弯曲,只能以气息感应寻人,但毛僵就不同了,到了这个等级,已经属于铜皮铁骨,与常人一般的行走,而且可以一跃跳上房顶大树,更能以双目视人!

  “叫你们平时多看点书,关键时刻就会给我丢人!”

  九叔忍不住嘲讽了一句,若文才和秋生能静下心将那本书看完,也不至于什么都好奇的发问。

  两人又是一脸尴尬,索性缩在了角落里不吱声,免得再多说什么,被师傅教训。

  一直到下半夜,依旧没有动静传来,文才不时的打着瞌睡,好在婷婷不时端来提神茶,这才让他强撑了下来。

  “九叔!不好了,那僵尸出现了,已经咬死了一个人!”

  阿威队长还未靠近院子,便大声叫嚷了起来,今夜只是例行的巡逻,却在镇中街道上看见打更人惨死街头,脖子都被咬了两个大窟窿!

  心中害怕之余,连忙带着两名士兵来找九叔。

  “你们把大门关起来,我不回来就不要打开!”

  九叔一听僵尸出现,顿时提起了精神,抓起身边的桃木剑和随身包裹,从陷阱旁绕了过去。

  在外面对付僵尸,虽然会更加危险一些,不过打不过了还可以跑,身旁又没有文才婷婷这般的累赘,九叔会更加放的开手脚。

  待九叔离去,文才立马就跑进了屋中,准备将大门反锁起来。

  “文才,你把门给锁了,咱们挖的陷阱岂不是就没用了?”

  林起伸手将文才拦下,自己费了两天的功夫才挖出的陷阱,岂能就这般放弃。

  “那怎么办,万一你这陷阱困不住他怎么办,那可是僵尸啊!”

  文才吓得浑身哆嗦,若是藏在屋里还好些,可敞开了大门,无疑是要直面僵尸,他怎会不害怕。

  “咱们准备了这么多东西,怎会困不住他?”

  秋生也是一脸鄙视的看着文才,他艺高人胆大,就算僵尸来了也敢上前斗一斗,当即从屋中抱出一团麻绳,在院外和林起布置了起来。

  “文才,将糯米都拿出来。”

  麻绳一端绑在门前的柱子上,穿过门梁,一端打成活扣隐藏在陷阱周围,只要那僵尸跳入,便可拉近麻绳,将他捆住。

  文才抱着一簸萁的糯米,边走边看着大门外,生怕那只僵尸突然出现。

  林起也将两坛火油搬了出来,待一切准备就绪,只听文才一声惊呼,丢下手中的簸萁,直接跑进了屋中!

  “僵尸!僵尸来了!”

  敞开的大门口,一只衣衫褴褛的僵尸,正大步朝院中走来!

  只见那僵尸此刻浑身已经长满了黑毛,尖锐的指甲完全变成了漆黑之色,最重要的是,他如今已经不需要再跳跃了!

  那种压迫力,比三天前在任府中遇到的更强上数倍!

  “秋生!随时准备关门!”

  林起浑身激动的直打颤,但此刻心中竟没有一丝害怕之意,更多的,竟是一种兴奋!

  向后退了两步,不过目光一直盯着大门口的那只僵尸。

  “林起,咱们还是先躲起来吧,等师傅回来了再收拾他!”

  九叔不在,秋生仿佛没了主心骨一般,若不是林起依旧站在他面前,恐怕这家伙早就退到屋中了。

  “躲起来的话,咱们布置的陷阱就没用了!”

  眼看僵尸大步走进了院子,林起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双手不知不觉已经拉在了麻绳上。

  “吼!”

  看到眼前两人竟没有逃离,僵尸怒吼一声,大步迈上前,嗜血的气息迎面扑来!

  不过刚走两步,便感觉脚下一软,瞬间陷了下去!

  陷阱奏效了!

  僵尸刚掉进陷阱,便触动了里面隐藏的灵符和糯米,以及桃木刺上缠绕的墨斗线,顿时一阵噼里啪啦声响个不停,尸气浓烟升起,整个陷阱上空都腾起了一阵黑雾!

  “撒糯米!”

  林起连忙大声呼喊,同是拉紧手中的麻绳,若是那僵尸还能从陷阱中跳出,自己手中的麻绳瞬间收紧,也可再控制片刻!

  秋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端起地上的簸萁,用力一扬,糯米瞬间撒了僵尸一头!

  “轰!”

  僵尸身上的尸气再次被糯米激发,又是一股黑烟升起!

  林起已经搬起了火油,正准备往坑中倾倒,接下来只需要一把火,便能将这只僵尸烧成灰烬。

  “我来!让我也撒一把!”

  一直躲藏在屋中的文才看到僵尸的惨状,胆子瞬间大了起来,或许是想要在婷婷面前表现出他的勇敢,竟然端着簸萁走到陷阱面前,一点一点将糯米撒在了僵尸身上!

  “文才!你快让让,我要倒火油了!”

  林起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妙,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会坏了他火烧僵尸的计划吧!

  “没事!这么深的坑,他肯定上不来!”

  文才毫不在意,甚至还在陷阱前扭起了秧歌,待簸萁中的糯米撒尽,一个扭腰,向婷婷摆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姿势。

  “小心!”

  婷婷一直在门口看着文才在虐待她死去二十年的爷爷,起初对僵尸的遭遇还有些痛恨,但转念一想,那毕竟是她亲爷爷,连死了都不能安生。

  正欲劝阻文才,刚好看见那陷阱中深处一条漆黑的手臂,刚好拉住文才的脚裸!

  一声惨呼,文才整个人都被拉了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