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九叔世界刷成就 > 第五十章 九叔的藏书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九叔的藏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个人推着一辆装满桃木的小车,车轱辘都被压的嘎吱嘎吱乱响,仿佛下一刻就要散架一般。

  任婷婷跟在后面,她是一刻都不想在赵家待了,跟着阿威也要返回任家镇。

  “好了,哥几个回去吧,我们处理这桃树上沾染的尸气还需要一些秘法,不能被外人看见。”

  林起又掏出大前门给几人分了,相互客套了几句,那些赵家的人这才告辞离去。

  桃木虽然辟邪,可在普通人眼里跟烧火棍无异,再加上昨晚那段桃木更是直接戳进了僵尸的胸膛中,更是让人忌讳。

  “咱们不等师傅了么?”

  看到三人推着车子又继续上路,文才忍不住问道。

  此刻九叔还在赵家的老宅中,根本不知道他们推着桃木已经出来了。

  “不用等,师傅自己会回来的。”

  林起深知九叔的为人,几人不将桃木推回义庄,他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这次是白天,又走的大路,一路上甚至还遇到了几个镇子中的熟人,帮忙之下没话费多长时间便回到了义庄之中。

  几人刚在门口停下,还未来得及卸车,九叔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村头。

  “终于追上你们了,你们走的还真快啊。”

  九叔喘着粗气,似乎是一路跑回来的一般。

  不等几人回话,连忙上前帮着把推车上的麻绳解开,将一根根桃木运到屋子中。

  “看吧,我就说到了家师傅一定会出现。”

  林起无语的摇了摇头,专门选那些细点的桃枝,一根根的往院里抱。

  不一会,推车上就剩那两根最粗大的主干了。

  “哎呦!我的腰啊,不行了不行了。”

  九叔丢下一根桃木时,或许是用岔了气,捂着腰慢慢坐在地上,痛的一脸呲牙咧嘴。

  “师傅!你没事吧!”

  林起将木材一丢,落地时刚好掉落在脚下,当即也不管有没有砸到脚,痛叫一声便抱着脚嗷了起来,两人坐在一起,彼此惨叫连连。

  “你们两个够了吧。”

  秋生黑着脸,他此刻已经站在那最粗的一端前,正等着几人上去帮忙。

  若是九叔一人这样的话,兴许大家就相信了。

  但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之事?

  九叔狠狠的瞪了一眼林起,拍拍屁股站起了身,自觉的找了根短棍,来到细的那端前,将麻绳套牢后,与林起一起抗在了肩膀上。

  “一二三!起!”

  文才发号施令,四人抬着那根最粗的桃木慢慢走进了院子中。

  待将所有的桃木都挪回院子,婷婷已经煮好了茶水,几个大碗摆在桌子上,刚好可以畅饮。

  “师傅,这次咱们赚了多少大洋啊?”

  文才将水端给九叔,眼中露出一丝渴望来。

  这次若是能分上一些的话,或许就凑够了他娶媳妇的资本了。

  “赵家二爷倒是出手阔绰,足足给了二十块大洋。”

  九叔喝了一碗茶水,这才从兜里掏出三块大洋,分给三个徒弟一人一个。

  “师傅,我不要了,到时候用这桃木主干做法器的时候给我弄一件好了。”

  区区一块大洋,林起可看不上,再说他可不相信九叔的酬劳只有二十块大洋,当时将几人支开去运桃木,其中有很大的原因便是不想让三个徒弟知道自己收了多少的报酬吧。

  “师傅,林起不要的那份给我吧!”

  文才一把将三块大洋夺了过去,分给了秋生一块,这样的话,他就攒够了二十块大洋了。

  至于那桃木法器,他根本没有一丝兴趣。

  林起喝完水,进屋将那张躺椅搬了出来,还没来得及坐下,九叔就走了过来。

  自己只能拉过一旁的小板凳坐下,

  “师傅啊,咱们这次可差点把命都搭进去,全都是为了就任婷婷小姐,你说她不待也出一份报酬么?”

  对于任婷婷在一旁只字不提,林起可是看不过去。

  大家为了救你,皆是冒着生命危险斗僵尸,结果回来了连点表示都没有?

  阿威连忙拉了拉任婷婷的衣袖,这神游的迷糊少女才反应了过来。

  为人处世之道,这姑娘还嫩的很。

  “啊?谢谢九叔,谢谢秋生文才还有林起。”

  任婷婷连忙站起身,向九叔鞠了一躬,脸上满是紧张。

  “我回头就送来二十,不!五十块大洋,来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

  五十块大洋,对如今已经掌管了任家的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这份态度总要表现出来。

  “唉,我们去救你全是阿威的注意,你应该谢谢他才对。”

  九叔摆了摆手,将好意手下,对于那五十块大洋,却是只字不提。

  就算不送来,他也不会放在心上,能送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想想在赵家镇这一趟竟然赚了一百块大洋,这要在以前,得接十个这种大户人家的活呢。

  可一想到这五十块大洋到时候最少要跟徒弟们分五块,又是一阵心疼。

  “谢谢表哥。”

  任婷婷又是一番道谢,让局促的阿威连忙站起了身。

  “表妹,咱们是一家人,表姨夫去了,我自然要好好的照顾你。”

  阿威脸上露出一副傻笑,能听到婷婷这般温柔的跟他说话,就算让他再冒险几次也值了。

  阿威是个性情中人,又替自己表妹感谢了九叔师徒一番,这才带着表妹离开了义庄,回任府后,还必须要处理一下与赵家的事宜。

  九叔休息了一阵,便抄起工具开始分割起了桃木,这些桃木有的弯曲,有的笔直,必须修缮一番才能方便存放。

  其中还有些虫蛀和流胶的必须分割出来,这样一来能用的就少了一大半。

  这种细致活,别人根本插不上手。

  林起借了几本道术,径自躺在椅子上翻越着,同时脑中飞快的将其中的信息记录下来。

  上次见识了九叔画符成阵的手段和飞剑术,林起心中已经决定,必须将这种法术学到手。

  “师傅啊,您那指着剑飞的法术是怎么练的啊?能不能教教我?”

  只是一会,林起已经将手中的几本书都印在了脑海中,自己所需的知识只要一个念头,便会呈现出来。

  但这并没有什么乱用。

  脑子告诉他,已经学会了,但双手却说,我还差得远呢。

  “就你这道行,还想练飞剑术?等你将我屋中所有的藏书都背完了,我再教你。”

  九叔跟秋生在伐着桃木,抽空回了林起一句。

  “好啊,师傅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

  林起从躺椅上坐骑,转身朝屋中走去,九叔那书架上的藏书虽多,可总共就一百多本,以自己看书的速度,根本不需要太长时间好吧。

  但最让林起好奇的是,九叔床底下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待进了屋子,林起随手便在书架上拿了一本符篆类的书籍看了起来,不一会便将整本书翻了个遍。

  正准备再换一本时,突然发现九叔的床头还放着一本封面破损的古书。

  “金什么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