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剑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细雨霏霏,细密的雨滴从天边的乌云中一跃而下,寒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冰凉刺骨,屋檐上那汩汩的水流沿着边滴滴答答地掉落,雨水轻盈地跳落在清澈的湖水里,像滴进洁白剔透的玉盘里的珍珠。

金色的光芒洒在病房外的地上,院子里的小树被风雨吹打得摇摇摆摆,夜雨满人去润花。

白轩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目光看着窗户外的景色,空洞的瞳孔里流露出一丝向往。

病床旁边的木书桌上有一枝玉白色的康乃馨直直地竖立在花瓶里。

病房的门很快被推开,年轻的女护士有些慌乱地走到窗户前急急忙忙地关上了窗户:

“白轩,你怎么又开窗了,不是说了不能开窗吗?”

白轩不慌不忙地坐起身,一脸理直气壮。

“阿雅,我觉得我快好了。”

“好你个大头鬼。”

张雅护士白了他一眼,帮他拉了拉已经歪了的棉被,“你说你这样不听医生的话,病要什么时候才能好。”

白轩被子下的手用力握了握又松开了,面上似乎毫不在意,“反正也好不了了。”

“呸呸呸,你在胡说什么?”

张雅轻轻地打了打自己嘴巴,语气有些慌乱。“只要你好好听医生的就马上会好,知道吗?”

白轩却不肯听她说了,故意合上眼睛,乖乖地躺在被子里面,眉眼精致却依旧带着几分稚嫩。

也对,他还只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

张雅无奈,没有办法了,她给白轩换好了药,然后缓缓退出了病房,刚好遇到了医院的王主任。

“王主任好。”

王主任是个四十多的中年男子,臃肿的肚皮撑开白色的医生服装,细茸茸的软发,异乎寻常地浓密,蓬松竖立在耳旁,秃顶头颅上溜明铮亮。

他一脸慈祥。

“小张啊,白家的少爷现在还好吧。”

张护士摇头,“主任,在这么下去,怕是真的撑不住了,白家人都不来看他吗?”

王主任愁容满面,“白家那个情况,你也知道,现在几个私生子争抢着继承权,乱得很。”

他其实也很心疼白轩这个小子,虽然一开始是白家的三少爷让他关照他,但三年相处下来,也是带了几分真情实意,还是个年轻的少年,和自家儿子也没什么两样,只是病的太重了,怕是撑不过这几天了。

说来也奇怪,完全查不出他的病是什么,只是全身的器官都在莫名其妙的衰弱以至枯竭。

张护士眼中带上几分心疼,她照顾了白轩整整三年,早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弟弟。

突然。

病房里传来剧烈的警报声。

张雅愣了一秒,迅速冲向病房,王主任拿起手机给医院其他医生发了消息让他们过来。

一进病房,就发现白轩脸色惨白地躺在病床上,满脸痛苦,闭着眼睛发出虚弱的喘息声。

张雅从柜子里快速地翻出医生开的药物,强硬掰开他的嘴唇塞了进去,倒了一杯水给他喂了下去。

“轩轩,你怎么样了。”

白轩勉强睁开眼睛,但视线几乎已经模糊不清了,浑浑噩噩之中只是隐隐约约看到眼前有一个朦胧的身影,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什么也听不清。

自己是要死了吗?

好痛苦。

早就不想活了。

虚空之中,似乎有东西在说话。

【1%20%50%100%】

【成功绑定】

【是否选择复活】

【默认复活】

【复活成功】

【角色:白衣剑客开启】

夜晚月色阴沉,巷子里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缥缈的月光静静地倾泻在树叶上,晓星隐没,远处树木和建筑物有黑影在移动着。

黑暗中阴森森的,草丛里没有什么动静,只是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和虫子嗡鸣和翅膀煽动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穿着白色短袖的容貌秀美的年轻女孩跌跌撞撞地朝着这条巷子跑来。

她的身后紧紧地跟着三个带着流里流气的淫/笑的社会青年。

在快要进巷子的时候,慌乱之中她被石头绊了一下,直接用力地摔了一跤,膝盖上的皮肉被坚硬的石头磕破了,微微露出红色的血肉,雪白的手指也被刮破,血流不止,身上的伤口疼得她爬不起来。

她眼睁睁地看着身后的三个社会青年慢慢地向她走来,害怕地发抖,晶莹剔透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会给你们很多钱。”

黄色头发的青年似乎是老大,他缓缓地在女孩身边蹲下,阴厉的眼神凶狠,一把抓住女孩乌黑浓密的秀发死死地往上扯。

“臭婊子,我让你跑,跑啊!”

女孩被扯得痛极了,忍不住发出痛呼声。

他身后的一个瘦小的青年,一脸淫/笑地走到她身边,用粗糙的手掌摸了摸她光滑的脸蛋,下陷的眼窝里露出猥琐但目光。

“老大,这次遇到了一个好货色,这次能不能让我先”

黄毛青年耸了耸肩,“无所谓,反正处/女我也玩腻了,这次你和胖子猜拳吧。”

胖乎乎的男人闻言嘴巴裂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露出了两排黄澄澄的牙齿。

“谢谢老大。”

瘦弱青年白了他一眼,不爽地瘪了瘪嘴巴,“扫兴。”

黄毛倒是笑了,“不用着急,反正她跑也跑不掉,不就是个处吗,以后多的是。”

秀美的女孩瞪大了眼睛,满眼惊恐,“求求你们”

却突然被胖子用脏兮兮的抹布堵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哭声。

胖子笑嘻嘻的,“这下终于不吵了。”

他屁颠屁颠地跑去和瘦子猜拳,这次运气不错,他猜赢了,瘦子不满地啧了一声。

女孩脸色惨白,身体一动不动,轻轻呜咽着,绝望地看着胖子一步一步走来,粗糙炽热的掌心伸进她的衣服里,旁边两个青年满脸笑意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就在那一刻,天空似乎发出了一声雷鸣。

一道剑光闪过。

白光闪耀中,一切都仿佛停滞了。

胖子突然发出痛苦的嘶吼声,“啊啊啊啊我的手”

他的左手臂只剩下了一截,伤口处可以看见骨头,鲜红粘稠的鲜血从断掉处不断掉落在地面,很快就积累了一层厚厚的鲜红色的血液。

不远处一只肥硕健壮的手臂滚落在垃圾堆旁边。

一旁的黄毛和瘦子呆愣在那里,随即发出剧烈的尖叫声,两人抱在一团,身体不断发抖。

“是谁?!!!”

他们确实都不是好东西,做过很多坏事,但从没经历过这种场景。

女孩突然瞪大眼睛望着巷子。

一个白衣的男人从阴森的小巷子里缓缓走出。

他身穿一件白色平素的衣衫,腰间绑着一根金色龙纹的黑色腰带。

一头墨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有着一双深邃冷漠的凤眸,身形挺秀高颀,穿着一双墨色的靴子,当真是悠然自若恍若神人。

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一把锐利的剑,剑身由玄铁铸造,泛着淡淡的冷光,剑柄上有一个奇特的花纹,显得诡异而美丽。

锋利的剑尖鲜红一片,有鲜血滴落在地上。

一片寂静。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愣地仰视他。

白衣剑客冷冷地看着他们,眼中的淡漠仿佛映射出千山白雪。

眉目清而冷,神色是那种万籁俱寂下一人飘荡的孤寂。

“尔等,当诛。”

音色冷利,如含碎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