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鬼之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鬼界的厉鬼们原本都不知发生什么了事。

就看到那道粗壮的黑色光束轰隆一声。鬼界的正中央突然降下了一座气势宏伟繁复的暗色宫殿。

暗系的宫殿内晦暗虚幻,古老的走廊两旁亮着幽蓝色的鬼火。

大殿上的金漆雕龙宝座上面,坐着一个散发着阴森的恶鬼之气的俊美男人。

他随意地靠在身后软软的红色丝绒的枕垫上。

原本闭上的眼眸豁然睁开,露出鲜血一样诡异的颜色。

肆虐的黑色鬼气夹杂着无边的血色之气从这突然出现的宏伟宫殿之中向着外面四处奔涌而去,那黑色之气狰狞着咆哮着响彻整个鬼界。

漠然的声音如同千年寒冰,却又带着说不出的恶意。

“我回来了。”

鬼王苏醒了。

这个令人震惊又可怕的事情传遍了整个鬼界。

无数的小鬼害怕地偷偷躲了起来。

四大鬼尊此时自然也早就知道了。

此时四鬼自然也顾不上之前争地盘争资源的仇怨,找了个小宫殿聚在了一起。

血尊夏绝拿着酒杯轻轻允了一口杯中的血酒。

“鬼王复苏,诸位有何看法?”

脾气暴躁的恶尊倪古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会议的鬼木桌上,要不是桌子足够结实,怕是要被他拍碎。

“怎么看?那就是个疯子,我们能怎么看?他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这次才睡了几百年就醒来了。 ”

鬼王沈湘南是让人无数鬼魂与人类闻风丧胆之鬼。

他生在五千年前的旻朝,曾是一名清官。

他高节清风,廉政爱民,受到无数百姓爱戴,在民间素有青天大老爷之称。

直到被人陷害入狱,被五马分尸而死。

圣上昏庸无能,宦官当道。

所以他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被杀死的杀死,做娼妓的做娼妓。

他本就含恨而终,看到亲人的下场更是愈发癫狂。

沈湘南靠着无边的戾气成为厉鬼,杀掉了他生前的所有仇人。

而这个朝代也随之到了终点,一只由农民带领的民间军队闯进了京城,建立了一个崭新的王朝,史称“大燕朝”。

沈湘南大仇已报,心性却依旧嗜血疯狂。

他热爱鲜血与杀戮,吞噬了无数厉鬼的魂魄,靠着绝对的实力成了世间唯一的万鬼之王。

只是莫名在八百年前,他在鬼界中突然陷入了沉睡,一睡就是八百年。

邪尊容正有着一双勾人的狐狸眼,他拿着那把画着山水的扇子遮住半边脸,轻笑。

“瞧你们急的,他不过睡了八百年,自然是他沉睡之前如何现在就如何,这世间本就强者为尊……”他顿了一下,眼里波光粼粼,“还是说你怕了?倪古。”

倪古气的一拳打了过去,容正慢条斯理地打开了另一把精美的扇子,露出了上面的画,画上的俊美男人有着一双鲜红的眼眸在漠然地看着他们。

倪古被吓的不得不收回他坚硬的拳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竟然仅仅是一副画,他恶狠狠地瞪着容正。

容正才不理他,眼神痴迷地盯着手中扇子上的画。

“太完美了,王实在太完美了,如果我能吃了他,一定能成为新的鬼王。”

闻言,夏绝眯了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但他很快收了回去,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

“还是想想,王如果要见我们怎么办?”

最沉默的玄尊钟离朋兴终于缓缓开了口,“我们打不过他,他会拿走我们的权力。”

鬼王的实力是无论来多少个鬼尊都无法撼动的。

夏绝淡淡一笑,“所以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既然沉睡了八百年,那就不要再醒来了。

容正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优雅地站起身往着殿外离开。

夏绝眼中红光闪过,“邪尊,这是为何?”

“少给我装,你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我们会不知道?无非是想让人类一起来解决鬼王罢了。”

容正已经走到了门口,他慵懒地挥了挥手。

“本尊最讨厌人类了,也最恶心你,本尊还急着去见王呢。”

夏绝和容正无疑是两个最不对付的人,他们太了解对方,也最痛恨对方,刚刚容正那几句话就把他的计谋猜出了十之八九。

倪古是这几个厉鬼中最没心眼的,他完全是靠实力硬生生杀上来的,看到这俩鬼突然的争吵,只觉得解气,他对谁都看不顺眼。

他烦躁道,“算了,你们有什么鬼计谋,也不关我事,我走了。”

话说完,浓郁的黑雾升起,健壮的人影消失不见。

钟离朋兴行了个礼,平静地转身离开。

夏绝看着面前的酒杯良久,仰头一口饮尽,血唇边掉落几抹猩红。

却突然硬生生地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捏住了脖颈,手的指尖圆润饱满,瓷白里带着淡淡的粉色,显得极为漂亮。

夏绝脑海的思绪突然全部停滞,他眼中带着几乎掩盖不住的恐惧,缓缓地抬眼看向来人,那人一身玄衣,漂亮的红眸里充满邪恶的笑意。

“你,想怎么样呢?”

语气轻柔,仿佛在与情人低喃,缱绻缠绵。

沈湘南这个壳子本身就充斥着无数的恶意,但白轩操控这个马甲的时候倒感觉还好,只是浑身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恶意地用冰冷的指尖划过在自己面前发抖的鬼尊惨白的后颈,感受到他浑身的鬼气都开始颤抖。

白轩实在是懒得一步步来了,他必须快点掌控鬼界的至高权力。

扭曲充满恶意的鬼气从他的指尖慢慢流出。

血尊夏绝的身形已经开始变得虚幻,他毫无反抗之力在沈南湘手下濒临消散,仿佛一只脆弱的虫子一般。

沈湘南愉悦地笑了,唇红齿白的样貌,倒真像是一个从地狱深处里爬出来的勾魂恶鬼。

他随意地松开手,任由面前虚弱的鬼尊跌落到地面上。

“夏绝,你就像一只渺小的蠕虫,好玩极了。”

他从怀里扯出了一张干净的帕子,一丝不苟地将手从指尖到掌心擦得干干净净。

“啊,其他三个小虫子也别躲了,要不然我怕我忍不住捏爆你们呢。”

本该已经走掉的三个鬼尊瞬间又一起出现在了这里。

他们一同跪下,异口同声道,“恭喜鬼王大人苏醒!”

夏绝虚弱到完全无法说话,他的身形已经有些透明,只能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给鬼王磕了几个响头。

沈湘南温和一笑,“怕什么呢?只是和老朋友们叙旧罢了。”

夏绝抖得厉害,继续磕头,不敢停下,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地把头砸在地上。

他的脸上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俊美,满脸的腐烂的肉。

不知道磕了多久的头。

他才终于发现那恐怖的恶鬼不见了踪影。

从他身后的其他三个鬼尊也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的灵魂都被侵出了深深的寒意。

已经是第二天了,白轩分出了一点精神控制着鬼界的马甲,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越来越强了,也到了该去上学的时候了。

进学校之前,不出所料地被人拦在了路上。

是两个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年轻男人。

他们的头顶上都果然出现了三个大字。

——异能者。

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哥,冲他眨眨眼。

“你的同学们也在我们那里呢。”

另一个平头男无语地捂住额头,“拜托,我们是警察,你这一副危险别人的样子超级像歹徒啊。”

他走到白轩面前低下头,语气温和,“你是柏宣吧,我们是你老师的朋友,也是警察,我们需要找你问清楚一些事,可以吗?”

白轩自然不会拒绝,他当时故意在左景面前表现出认识顾清川的模样,就已经猜到他们会来找他了。

他跟着两人上了车,平头小哥打开了空调。

他坐在后排,马尾辫小哥坐在他旁边,平头小哥坐在前面的正驾驶位上开车。

马尾辫小哥和他介绍说自己叫甘乐生,平头男叫仲京,然后给他递了瓶矿泉水。

白轩接过来,小声地说了谢谢。

甘乐生低头看着他,突然就莫名其妙地笑出了声。

白轩满脸疑惑,完全不知道他笑什么。

“怎么了吗?”

甘乐生摆摆手,嘴角依旧带着笑意,“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个小朋友有点意思,未免太乖了。”

从一开始就不反抗,乖乖地上了车又乖乖地递过水。

白轩满头黑线,他拒绝,“甘叔叔,我不是小孩。”

“???”

“你叫我叔叔?我明明看起来就比你大一点。”

那小子也不继续说了,捂着嘴偷笑,他突然明白了,这是在故意拿他开玩笑呢。

白轩表示他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毕竟他只是一个刚成年小朋友,心眼小很正常。

记仇更正常。

对吧?

也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目的地。

白轩也跟着两人下了车。

这是一个高大的建筑物,高楼巍然耸立,一共整整有五十六层,如同一个巨大的剑直冲云霄,高不见底。

透明的大门前有稀稀拉拉出来的好一些人,他们的头顶都有各种各样的字。

妖怪,道士,和尚,异能者……

这里竟然是一个包容了无数种族的机构。

宏伟的建筑物正门上有用剔透的灵石雕刻出的五个银色镶着金边的大字。

——非凡者联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