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马甲全是大佬 > 人偶舞会(3)

我的书架

人偶舞会(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前的怪物被他的异能暂时控制。

白轩尝试去查探它身上的怪异之处,刚刚的黄商确确实实的是一个人类,怎么会突然变成了人偶。

视线所到之处,却一无所踪。

“怎么,看出来什么了吗?”仲京问他。

“不,很奇怪。”白轩微微摇头,又说着,“嗯,甘乐生怎么样了?我需要去看看他。”

仲京粗犷的眉毛皱成一坨,显然心情有些不太好,“他有些奇怪,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中招的。”

白轩来到躺在地面上的甘乐生身边蹲下来。

他眼皮底下的眼瞳在剧烈跳动,长长的睫毛一直在晃动,像是随时可以睁开双眼。

只是脸上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愈发白洁,苍白的诡异,让人不禁想起了某种瓷器的材质。

颜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提出疑问,“甘乐生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只有他突然中招了。”

这个马甲相对其他马甲来说,还是太弱了一点。

自己队员在他身边突然中招了,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真是让人感到十分的不爽。

白轩站起来,眼神里说不出的复杂情绪,“总感觉,这个任务像是故意引我们过来的。”

才刚组成小队就有任务,原本没有多想。

但从一进来就遇到两样怪事,还是大白天,连他的队员都莫名其妙变异,未免过于巧合了。

“既然这里是三十四楼,那我们去看看那些顾客还在不在。”白轩淡淡说。

在他们来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有不少顾客还在三十四楼里娱乐和享受下午茶。

如果他们都消失了,那可就糟了。

他留下了仲京和颜尧来照顾昏迷的甘乐生,并用异能暂时封住了甘乐生身上的时间。

虽然颜尧明显不太乐意地抿了抿唇,下巴微抬,一脸冷漠地想拒绝掉的模样。

但白轩还是只带着王成阳和张舟两人来到这层楼的进门时的大厅。

让人意外的是。

这里依旧和他们刚来的时候没什么差别。

贵气的妇人们调笑着,互相炫耀着自己手上的金银珠宝。

有些商人坐在沙发上谈着自己的重大生意。

他们有的人穿着西装,有的人穿着唐装,有的人穿着绣着国风元素的花纹的汉服,有的人穿着日本的和服,还有的人穿着华丽的晚礼服。

还有人来来往往地微笑着互相打着招呼。

白轩沉吟不语,却只能感觉到隐约的怪异和违和感。

他问王成阳,“你的异能可不可以看出什么?”

王成阳早在进来的时候,他的异能就被迫发动了。

浑身都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但这种危险程度又太过微弱,以至于微不足道。

“我们之前来这里的时候,他们有穿这么多种类的衣服吗?”

白轩眼神微冷,他终于明白这种诡异感是哪里来的了。

在他们面前显得无比正常的这些人竟然不知不觉地换上了许许多多的其他种类的服饰。

咯滋——

仿佛是脖颈转动的声音。

白轩,王成阳和张舟三人下意识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大厅的灯光逐渐变得惨白。

一双双毫无生机的眼瞳直勾勾地看着他们。

嘻嘻嘻……

刺耳的笑声直冲大脑深处,王成阳和张舟痛苦地抱着脑袋躺在地上疯狂地打滚。

白轩也感到了不适,但却没他们深刻。

他睁着浅色的眼睛打量着大厅的四周。

原本在欢声笑语的人们都仿佛是提线的木偶一般。

面无表情,神情呆滞。

但眼神却无比地诡异,透着贪婪和嗜血。

真是麻烦。

白轩扶了扶额头,敛住眼中的不耐烦。

一开始的那种有人为他而来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他在心中对系统说。

“开启角色卡3,分马甲模式。”

【角色卡3:姬文宣,启动】

哗啦——

惨白的灯光下。

一个红色的身影在大厅里缓缓显现出来。

无形的强大威压降临于此。

周围诡异嬉笑的嘈杂声都在此刻停滞。

张舟总是轻松了许多,他挣扎着起来抬头望去。

在看清楚眼前突然出现的身影的那一刻,整个视线里仿佛就只剩下了那纯粹的殷红色。

容貌妖冶如曼陀沙华一般的男人,狭长的凤眸微微一挑,透露出了一种极美的风情。

但在趴在一旁的王成阳的瞳孔骤然紧缩,他身上异能的危险警报直接窜到了顶峰。

姬文宣低眸瞥了他们一眼,似乎在白轩的身上停了一瞬。

但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周围这些已经变成怪物的人身上。

在这个马甲的眼中能看到的东西也就愈发接近本质。

他在这些人偶中四处打量着,只是在某一处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轻声咦了一声,“诶?”

那是一个有些不一样的人偶。

她穿着一席鹅黄色的连衣裙,圆圆的脸颊十分可爱,一双杏仁似的眸子呆呆地看着前方。

眼尾泛着粉红,似乎下一秒就有水光显出。

他轻轻一抬手,那个人偶便到了他的身边。

她眼中的情绪愈发明显,仿佛在无声地哭泣。

从乌黑的头发顶上一根透明的线深深地连着她的头发一直到看不见的另一个空间。

姬文宣一把握住了那根透明的线,一根细长的线平摊在在他白皙光滑的手心里。

感受到线触碰到手掌时候的冰冷感,他缓缓一用力,那根线如同散架的风筝迅速断了开来,消散在空气中。

眼前的女孩眼中逐渐有了神采,她捂住胸口,难受地呕了一声,但什么也吐不出来,白嫩的脸上晕出几缕红丝,站直身体向这个陌生的红衣男人道谢。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步怜雪。”

姬文宣垂眸,神情不在意地唔了一声。

他转头和白轩说:“其他的事,你自己来问她吧。”

王成阳看着白轩走了过去,张了张嘴巴,喉咙动了一下,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白轩走到这俩人的旁边,低眸看着这个女孩,语气带着安抚的意味。

“请问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你是刚才进门的那个……”步怜雪微微有些惊讶。

白轩点头,眼神清明柔和。

她缓缓开始讲述了白轩他们离开后发生的事情。

“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喝下午茶了,上一次还在两个月前,但这次变得有些奇怪。”

“我认识的那些人也越来越诡异,他们虽然是聚在一起说话,可每句话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在你们来之前我还没有明显感受到,但在你们走之后,这些人就露出了真面目,他们开始举办舞会,邀请我一起跳舞,我本想拒绝,但却情不自禁地加入到他们之中,和他们一起跳舞。”

白轩陷入沉思,从刚刚那根奇怪的线就可以看出来是有东西在控制这些人,很可能在这里的某个角落偷偷地看着他们这些人。

他的手指微微蜷缩,又缓缓放松开来。

这个女孩之所以没有完全被同化,可能是因为她已经两个月没有来这里了,其余的顾客估计早就已经变成了人偶。

白轩说:“谢谢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让人带你离开,这里很危险。”

步怜雪咬了咬下唇,之前爬上背脊的寒意还始终未曾消失,她眼波潋滟地望向一旁的红衣男子。

对于这样一个从危险中救出她,还有着一副好样貌的人,要说心中没有什么想法倒也不太可能,但偶然瞥见那人狭长的凤眸里的冷漠,就如同在寒冷的冬天被一桶冰水浇了个彻底。

而且这么危险的地方,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她微微鞠躬,表示感谢。

“好的,如果诸位往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到步家来找我。”

她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张薄薄的名片递给白轩。

白轩坦然接过,让张舟去送她离开。

被点到名的张舟显然很吃惊,伸出手指朝向自己,“我吗?”

被刚刚出现的红衣大佬惊住了,但却没有太过震惊,他以为是白轩他们剩下的帮手。

他还是很害怕的,他没有异能,如果和这位小姐一起离开,不知道会在路上遇到什么事。

白轩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坚定有力,“别怕,不会有事的。”

一旁的姬文宣缓缓抬眸望向四周黑暗里的东西,狭长的凤眸里冷冷地闪过一丝警告之意。

黑暗中似乎有莫名的东西安稳了下来。

听到白轩的话语,张舟不知怎么就相信了他。

他鼓起勇气朝着大厅迈出一步,步怜雪急急忙忙地跟在他身上,也不敢离的太远。

两人到了大厅外。

齐齐地舒了一口气,背脊的衣物都仿佛被冷汗浸湿了。

在大厅外只觉得温暖重新回到了他们身上,但他们始终不敢再回头去望身后的那些人偶和白轩他们。

找到电梯按了一楼键。

两人坐着电梯缓缓下了楼。

白轩在他们身后打量了很久,也算是隐隐有了某种想法。

张舟同样在这里待了那么久,真的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吗?

又或者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不一样?自己可以看到那么多已觉醒的异能者的异能,而张舟确实唯一一个在未觉醒的时候就被系统提示的异能者。

王成阳悄悄地贴近他,在他耳边低声说,“这个红衣男人的实力好强,你是认识他吗?”

白轩随意地应了一声,“算是吧,这里可能有他想要的东西,我们各取所需罢了,不熟。”

王成阳的喉咙动了动,想说什么,却见面前的少年眼神里带着安抚,温暖的阳光仿佛落在了身上。

他突然也没那么害怕和慌张了,只是站在一边,不再出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