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马甲全是大佬 > 人偶舞会(7)

我的书架

人偶舞会(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颜尧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穿着一身牧师的服装,正在教堂里做着祷告,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很明显地不一样,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发色,欧美的长相。

他跟着这些人一起祷告完之后,出了教堂,一路沿着金色的麦田,看到那个金发的少年。

虽然长相和队长一样,但又不太一样,轮廓更为深邃,头发的颜色也更为耀眼。

直到他站在少年的面前,与少年那恐怖的目光对视。

他才突然意识到什么——

a级天赋者不只是代表一个等级。

所有的天才都是一样的。

他们最厌恶被掌控,厌恶有人踩在他们头上。

而此时这个少年埋藏的骨子里的对棋局的掌控者,尤其是拿他做棋子的人的蔑视也在一点点透露出来。

这次那个家伙伤害到甘乐生和仲京,尤其是仲京的死亡,他也一样深恶痛疾,他在联盟多年,与这俩人也有一起做过任务。

虽然颜尧看似冷漠理智,但这次队友的死亡一样给他带来了痛苦。

明明是目空一切的傲气与冷漠,在那双火红疯狂的红曈的注视之下,一切都显得理所应当,那是强者的傲气。

他没有疑惑少年如何知道他的队友们出了事,他是知道少年留在甘乐生身上的异能突然被破开了的。

所以。

他只是缓缓地弯了腰。

低了头。

“遵命,公爵大人。”

白轩和颜尧汇合了。

他只是单纯地为仲京的死亡与甘乐生的绝望感到了深刻的愤怒,并不知道某人脑补了那么多。

所以他对于颜尧突如其来的臣服,虽然有些奇怪,但还算接受良好。

他们开始研究这个幻境的关键。

——舞会。

无论是一开始黄商变成的怪物口口声声地说着“坏小孩不能参加舞会。”

还是这个幻境里,他们即将要参加的舞会。

很明显就是这次任务的关键。

但颜尧突然转了话题。

“请问,张舟后来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吗?”

白轩眼神微沉。

“不,我让他离开了。”

“为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张舟确实有问题,无论是超出等级的任务,还是这栋楼里居然只剩下了他一个“正常人”,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所以即使我让他离开,他也肯定不会离开,今天晚上的舞会我们应该能见到他。”

“只是,我觉得很奇怪的是有一个女孩,她竟然只是被很浅的控制了,所以轻轻一动她就能从控制中挣脱出来。”

颜尧问,“那个女孩呢?”

“在张舟身边。”在颜尧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白轩依旧淡淡地说了下去,“甘乐生突然被控制,这么有实力的异能者竟然比不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

“也许她是天纵奇才,但我不信。”

他看着她和张舟慢慢地走了出去,心中的怀疑却一点一点地放大。

与其说张舟是幕后的人。

他很怀疑地是有人控制了他。

张舟和别的异能者不一样,一个在未觉醒时就能被系统提醒的人。

那个女孩真的是今天才来的吗?

“那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还以为你们没察觉张舟的疑点。”

颜尧笑,“倒是没想到你会信任我。”

白轩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揉了揉太阳穴,“这已经是没人用的情况下了,迫不得已。”

“那你知道,这次那个人也在吗?”

“什么?”少年疑惑地看向他。

青年推了推眼镜,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之前救过你们的人都忘了吗?”

白轩扯了扯嘴角,“哈?当时你们不是一直不信任我们这些学生吗?还非得看我们记忆”

“是啊,当时我们确实不相信,但只要见过那人,就一定会永生难忘。”

颜尧喃喃道。

那种,无人能及的风采,目空一切的实力和威严。

他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发自灵魂地开始颤抖。

“所以,我们就这样等舞会开始?”

颜尧突然说。

“不,我们去这个幻境转转,全城的人都要参加舞会,我的三堂妹既然是灰姑娘,那么这个世界的童话人物应该不止这么一个。”

他并没有把另外两个马甲得到的消息告诉他。

他们俩当机立断,决定去城里的街道转转。

童话世界城市都有一种梦幻的色彩,奶白色的哥特式建筑并列在街道两旁。

街边面包房里传来了香甜可口的气息。

“卡伦,你又来了呀,贝丝夫人还好吗?”

年老妇人慈祥的声音响起。

“是的,夫人,母亲一切安好。”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回头喊了一句,就从面包房里面跑了出来,手中还提着装面包的袋子。

与白轩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个女孩。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脚下那双鲜红如血的舞鞋。

稠红绮丽的颜色夺目而耀眼。

他站在那里凝视女孩的背影良久。

“这个叫卡伦的女孩,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叫《红舞鞋》。”

颜尧见他默默不语,主动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从前有一个叫卡伦的农村女孩,她的养母给她买了一双红舞鞋,她经常穿着这双舞鞋在教堂跳舞,结果有一天,她的舞鞋开始自己跳舞了……”

“她的养母生病后,她就穿着这双红舞鞋去参加了一个舞会。在舞会上,有位神秘的老兵和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赞美话。在这之后,她发现自己再也不能脱下舞鞋了。所以,她只能不停地跳舞,日日夜夜,昼夜不停,就连她养母的葬礼她也无法参加。后来,一个天使出现在她面前,罚她永生跳舞。

她没有办法,找到了一个屠夫,让他砍下了她的脚。她失去了她的双脚,但舞鞋仍在跳舞。她拄着拐杖想去教堂,却被她的双脚挡住了去路。最后,她只能在一个牧师家当了佣人,她每天忏悔,终于感动了天使。天使宽恕了她,让她死后上了天堂。”

这个故事细思恐极。

几个字来形容,“诡异而惨烈”。

天使的惩罚不比恶魔轻到哪去,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更甚一筹,令人不禁地感到毛骨悚然。

一生不停地跳舞,最终迫不得已砍掉双腿。

“看来,今天晚上的舞会应该就是她人生的转折点,那么张舟队长变成的怪物口中的“坏小孩”不能参加舞会,会是她吗?”

白轩的眼神并不平静,他自然听过这个故事,所以在看到那个女孩的那一刹那他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真可怕。”他叹道。

可是心中莫名涌起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颜尧说:“确实,真可怕,这个故事太可怕了。”

这个结局真的是美好的吗?

小时候的他们察觉不出来,长大了才发现里面的恐怖。

卡伦为自己的虚荣心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

偶然间望了眼那个面包店,却看到大门紧闭,没有一点人烟的痕迹。

白轩忍不住皱了眉。

姬文宣这个马甲除去要穿女装,倒是过得最逍遥的一个。

至高无上的权利确实容易令人产生欲/望。

他坐在最高座,百般聊赖地看着那个所谓的“女儿”跪在下面。

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我亲爱的女儿,你想要什么?”

跪在下方的女孩拥有绝美的容颜,白到发光的肌肤,如墨一般浓黑的秀发,连声音都宛如黄鹂鸟一样清脆。

“陛下,求求您,放过我吧。”

她那一双眸子都透着闪烁的水光。

他的脑袋仿佛出现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啥?

姬文宣控制住自己的不耐烦,“我亲爱的女儿,你在说什么?”

白雪公主一脸楚楚可怜,“陛下,我知道您也爱王子殿下,但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不想参加舞会了,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沃德法克。

他脑袋里的问号越来越多。

王子?那不是另一个马甲吗?

也对,这个世界估计总共也才一个王子。

共享王子就尼玛离谱。

这叫我爱我自己?

白雪公主满眼泪光,说起话来也是轻声细语的,“如果您愿意成全我,我这就去毁了自己的脸。”

“我要你毁你的脸有什么用?”他真的忍不住问道。

“您不是嫉妒我的脸吗?”她秀美的小脸是满脸的疑惑。

这位小姐,虽然他作为一个男的倒也不执着和女性比美,但这话说的真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姬文宣这张脸绝对是妖艳系美人的巅峰了,男装的时候邪魅狂狷,女装的时候妖娆美艳。

“这是您房间的魔镜说的。”

行吧,找到罪魁祸首了。

刚刚那个《红舞鞋》的故事里有天使。

这个故事有魔镜。

那么,魔镜和恶魔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赶人,“全城都得参加舞会,你的王子也要来,下去吧。”

白雪公主还想说什么,就被两个高大的护卫架着拖出了门。

在这里,女王的权力是至高无上,无法撼动的。

姬文宣来到女王的卧室。

屋内光线昏暗,只有几盏烛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一进门,一面硕大无比,镶着黑色花边的古镜就映入眼帘,镜面清澈而透亮,宽大的金色的边框上还有着许许多多奇怪细碎的符号。

他停在镜子面前。

思考了一下,想说什么。

他摊开手掌,手中出现了一把画着古风美人的古扇。

他微微眯起了眼。

随后,他用手中的扇子,轻点着魔镜的中央。

“啪”的一声,原本光滑的镜子赫然出现了几道裂纹,镜面之中,一团黑雾似的东西扭曲了一下,迅速隐匿了身影。

姬文宣嘴角勾起一丝不明的微笑,半张脸隐没于晦暗之中。

“别藏了,没用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