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隆佛斯对门外即将到来的人类,毫不在意。

就像大象不会在意爬到脚边的蚂蚁,恶魔神色不变地站在大殿中。

他望了眼陆糜,心想如今大计划才刚刚迈出一步,并非暴露他们的时候,看来只能随手让不走运的家伙闭嘴了。

这极端的理智和冷酷,淋漓尽致地展现在除了陆糜以外的人身上。

不如说,这才是恶魔的本性。是如其名般,自“深渊”爬出的怪物。

而这时,同样听见脚步声的陆糜却将手上的起爆终端放回了现常

这东西对他已经没有用了。

他最后看了眼报废的强镇仪,“看来这个国家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太平。”

就这一会儿,前前后后折腾出不少事。

阿隆佛斯想起刚出裂缝时撞见的两个人类。

陆糜听见恶魔的叙述,先是一惊,随后沉吟,“已经死了吗……能够做出这样的大事,参与其中的绝对不会只有两个人……算了,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这件事情调查起来,可不是眼前这点线索就够的。

话说回来,他为什么不知不觉又掺和进好像更麻烦的事了埃

总之,先撤吧。

陆糜感知着外面越来越近的那道熟悉的气息,不动声色地直起身。

一道影子构成的门出现在了另一侧的墙上。

他深深看了眼墙壁上的壁画,直接通过影门穿墙而过。恶魔见此没有再在意外面的人类,自觉地紧随其后,踏了进去。

而外面,并不知道自己险些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两人,刚刚好后脚赶到……

“那个时候啊,我整个人都傻掉了1

这是穿蓝色制服的超凡者,事后在向其他人叙述当时的情景。

这时距离王宫入侵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天,众人死里逃生,正在王宫重建的废墟上交流各自的情况。

其中话题度最高的,自然就是当日甬道里的那群战士。

“你们不知道,我跟唐纳德一推开大门,好家伙——满眼的金光闪闪,我当时除了‘哇哦哇哦’以外什么都不会说了,脑子整个空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突然穿越到了什么传说中神明居住的地方1

“那后来呢?”

周围围了他一圈的人们,迫不及待地追问。似乎齐齐想见了当时的景象,激动得脸色发红。

“后来,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一点东西……”

比如报废的强镇仪,比如被遗弃在现场的疑似控制起爆弹的终端。

当时现场两人心底直接掀起无数惊涛骇浪,不过其中涉及到的机密太多太严重,他只能含糊带过。

好在其他人大概也意识到了一点,而且他们显然对宫殿本身更感兴趣,“所以你们后来搞清楚了吗,那座建造在王宫地下的宫殿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啊,其实是唐纳德跟我说的。说起来也奇怪,他好像很了解这些似的。”

蓝色制服的超凡者嘟哝着自语,随后左右看了看,才压低声音,很有讲故事氛围地缓缓道。

“他说那个宫殿其实是蓝钢帝国几百年前就建立的,是世代王室用来供奉祭祀的地方。”

“供奉什么?”众人好奇心完全被调动了起来。

“这就不得不提到那座大殿上超级漂亮的壁画了!那壁画上面其实讲述了个传说故事——说是几百年前,蓝钢帝国建立之初,受到了众多深渊生物的侵扰。当时的蓝钢帝国还无比弱小,几度险些灭国,后来出现了一个……”

蓝色制服的超凡者来回比划,挠了挠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个眼白漆黑,身上长着蛾一样翅膀,总体上又很像人类的……生物?神明?”

众人闻言一静,似乎被想象出的景象惊住了。

唯独几个队长级的人物,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突然死死地盯着他。

而蓝色制服的超凡者还一无所觉,继续道:“总之壁画上是一个非同一般又奇异美丽的生物,并且祂还拥有着异常强大的力量,轻易杀死了来袭的怪物们。”

“随后,祂与当时的那一任蓝钢帝国的国王定了个约定:祂会在那位国王在任期间保护蓝钢帝国免受深渊生物的侵袭,而相应的,国王死后的血肉与灵魂必须归祂。”

其他人对视一眼,“……这听起来似乎是个邪神?”

“也许吧。”蓝色制服的超凡者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我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但至少供奉的宫殿是真的,据说那任国王之后,蓝钢帝国的王室代代都会祈求继续受到庇护,付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

……确实。

以一个国王死后的身体,换取一个国家百年的安宁,从大体上来看可太值了。

“但似乎都没有得到回应,在几百年间逐渐不了了之了。”

蓝色制服的超凡者想了想,补充——

“不过依照供奉的宫殿一直保留了下来的情况来看,王室应该始终没有死心吧……”

“想要再得到一次神明的眷顾什么的……”

“好了1似乎终于忍耐到了极限,一名队长突兀地站起来,打断了这个既盈满了希望的纯白,又沾染着危险漆黑的故事。

“我看你们一个个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去帮重建王宫的王国军搭把手,找点活做。到点准备好参加晚上的答谢宴,第二天我们就要回各自的公会了1

原本像他们这样的超凡者,完成任务后就要立即回去的。

然而到底这次蓝钢帝国的事件波及极大,再加上国王倾力挽留,想要表示感谢,他们这些超凡者分会才破例多留了一天。

“诶,队长真是的,还没听过瘾呢……”

四处传来抱怨的嘟哝声,然而众人嘴上这么说,身体却诚实地投入到了重建工作里。

等到他们一个个离去,几个各大分会的队长谁都没有说话,沉浸在莫名沉重的气氛里。

“刚刚那个故事……”

“那只是个故事。”仿佛为了否定什么似的,一名队长语气生硬地飞快道,“而且你也听到了,都已经过去几百年了。”

其余几名队长闻言皆沉默了下去,不再说什么了。

他们路过重建的断壁残垣,看着部队将地上死去的蛇首翼龙一只只拖走,面上看不出情绪。

唯独不自主紧握双手,像在无声诉说着内心的不平静。

此次事件之后,总有种预感——

外头的天要大变了碍…

而另一边,带着恶魔离开的陆糜,却没有立即回k8分会去。

他原本是想通过唐纳德给他推荐的那个超凡者论坛,了解一下外界对这次事件的反应。

毕竟作为这次蓝钢帝国事件暗地里的参与人,他知道的东西可能比唐纳德他们还多。

所以他得看一下外面普通人对这次大事件了解到了什么程度,然后让自己的情报与无辜者同步,从而不会说出什么超出范畴的内容。

结果一打开论坛,发现外界果然已是一片腥风血雨——

“怎么我睡了一觉起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我身边的人都在讨论k1星区,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我有一个亲人在蓝钢帝国王城工作,至今没联系上她,有什么官方提供的途径吗?好担心1

“我看见王城居民传上来的当日视频了,好家伙!那怪鸟也太大了吧,我恐怕连给它塞牙缝都不够好可怕1

“可不是吗!看照片里,王宫都快被夷为平地了,那可都是有百年历史的老建筑碍…”

“只有我觉得这次事件明显不简单吗?官方申明文件后面又出来个起爆弹,犯人还没有抓到吗?总觉得不会就这样轻易结束的样子1

说起起爆弹,就不得不提到当日在甬道里试图现场拆弹的那一群战士。

他们原本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谁知道眼睁睁地看着倒计时跳到【00:00】,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这是个哑炮?”现场的战士几乎忍不住怀疑人生。

他们还以为自己快死了,心脏都快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不,已经成功启动的绝不会是个不起作用的炮弹。”

“只能说,它已经被成功拆除了。”说话的战士深呼一口气,终于无法保持冷静,“或者是在我们来之前,或者……是在我们来之后,以我们谁都没有看见的方式。”

“!1

说话的战士望向震惊到骤然失语的众人,一字一句,缓缓道:“毋庸置疑的是,多亏对方我们才活了下来。”

“记住这件事吧,各位。”

他说。

“或许,是神明的恩惠,才有如此奇迹。”

奇迹?他们不由想到之前,一下击败蛇首翼龙领袖的一击,那也是个奇迹。

这两件事会有什么联系吗?

众人不禁陷入沉思,耳旁回荡着这几句话,带着生的喜悦越发振聋发聩,心跳加速,在鲜活炽热的身躯中鼓噪得隆隆作响。

……

陆糜并不知晓他当日的举动,在众人心底留下了怎样深刻的影响。

原本他在从论坛里过滤完大量信息后,心里有了数,正想要关闭论坛,却忽然看见了一个特别的帖子——

“猎头公司:重金收购蛇首翼龙的牙齿!数量不限,有意私聊1

“重金”两个字,立即吸引了陆糜的注意力。

钱?

他可太缺了!

他身上的存款保守还能吃一个星期,原本他还想着要不找点零工,或者试试能不能让席克斯先预支一点工资给他。

只能说幸好k8分会包住宿,不然,他可能真的要成为第一个因为付不起房租而露宿街头的超凡者了。

现在却突然有另一条路摆在眼前,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也不算他这回白跑一趟!

陆糜立刻在对方被管理员封号前,联系了他。

对方显然不是头一次做交易,知道超凡者明面上不允许接私活,于是连陆糜的身份都没问。

“你现在应该是在蓝钢帝国的王城吧?”那人虽然是在提问,但语气却十分肯定。

陆糜回复了个表情包:是的没错jpg

“果然,这么说你手上的蛇首翼龙牙齿应该也就是入侵王宫的那群了。既然你能够混进王宫拿到那些牙齿,想必也有办法顺利混进今晚的答谢宴吧。”

答谢宴?

陆糜有所耳闻,似乎是为了感谢前来支援的部队,所以在少数完好的几座宫殿之一内举行的晚会。

不过由于刚刚经历灾难,因此宴会规模并不大,参加的基本都是各个分会的人。

“似乎是为了让很多初次进入王宫的超凡者们更加放的开,同时保密他们的情报信息,所以破例允许他们佩戴面具参加。”

那人大约是有猎头公司的线人,拿到了第一手的情报,对一切很是了解。

他对陆糜说:“那座举办宴会的宫殿后,有一座小花园,我们21:00在花园的西南角碰头。到时候我会带着一个猫头鹰面具,你也带上个猫头鹰面具。”

陆糜:“好。”

这就是偷偷摸摸的刺激感么,好像还挺有趣?

阿隆佛斯见陆糜收起了终端,才出声问道:“您决定好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嗯……”陆糜摸了摸下巴,“去找一个猫头鹰面具,我记得这一带有兜售面具的铺子,但是价格……”

他有些苦恼地想了想自己的钱包,随后眸光一转,注意到了恶魔身后毛茸茸的羽翼。

陆糜:“阿拢”

“我在。”

“你发挥大作用的时候到了。”

阿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