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那艘无比巨大的游轮破开水面,缓缓驶来的时候,搭载陆糜的小船开始惊慌失措地疯狂摇晃起来。

“那!那是什么碍…1水手们的额头冒出汗,下意识张大了嘴。

茫茫大海上,突然出现的豪华轮船自地平线升起,像从遥远海市蜃楼里轰然降临现实的巨大王国。

不知名的金属勾勒出巨轮狰狞的边角,船身上又装点着银线的花纹,在天光下闪闪发亮,配合着巨轮上几层高的巨大建筑,一眼望不见尽头,处处透露着奢丽至极的味道。

这片落后的海域哪里出现过这样的阵势。

这顶天立地的庞然大物,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衬的眼前的小船更渺小得像个蚂蚁。

一瞬间,小船上各处传来避让的指令,舵手疯狂转舵,引擎被拉到了最响!

“……喂,你等一下,还没有到站点呢1一名水手注意到起身的陆糜,慌忙示意对方不要乱动。

“不。”陆糜望向巨轮近在眼前的冰山一角,“我就在这里下船。”

陆糜搭载的小船是类似海上公交车一样的存在,会按照固定航线巡行海域。这几天他已经来回坐了不下十次,总算蹲点到了目标!

不等水手反应,陆糜脚下蓄力,便是直接一跃。

水手只能看着对方原地起飞,一道弧线轨迹激射向高高远去的巨轮,而后落在了上面,顷刻不见了踪影。

留在原地的水手露出了怀疑人生的表情,像此刻脚下的小船一样,茫然漂浮在海上。

而另一边,降落到巨轮甲板上的陆糜抬头一看——好家伙,全都是人!

只见舱外露台上,一个个一身漆黑的职业保镖循声往来,一道道视线落在这突然出现的银眸青年身上。

然而这到底不是普通的拍卖会,能来这里的都是狠人。

即便是保镖也立即表现出了极为专业的素养,没有在第一时间掏枪,而是由一名领头走出来,沉声问道:“请问阁下有邀请函吗?”

陆糜随手递了过去。

这张邀请函是附带在那个任务文件里的,上面还特意注明了遗失不补,可见上头也是得来不易。

领头迅速检查了一下,细微的神情一松,转而换上一副恭敬的姿态,“拍卖会在晚上八点,您请这边走。”

其余人也放下了戒备,齐齐让开了路。

陆糜目不斜视,平静走向了最近的舱门。

而在他之后,又有新的人来到了巨轮上——一位雇佣兵打扮的壮汉扛着双斧从天而降,嘴上骂骂咧咧,“老子在海上漂了三天了,连个定位都不给谁tm找得到1

“您的邀请函已经部分损坏了。”

“啊?只不过不小心掉水里泡了下,你的意思是老子不能进去了?你知道为了抢到这破玩意儿老子费了多少功夫吗1

身后的争执随着关上的舱门被挡在了外面,却又立即被新的喧嚣取代。

在陆糜进入船舱内之后,瞬间就被鼎沸的人声淹没。

无数三教九流的人聚在一起,塞满了一层所有的地方。

有穿着便服的,有穿着作战服的,有衣着怪异浑身武器的……他们或三三两两成聚,高声夺取着他人的注意,或独自隐在角落,降低存在感。

与此同时,许多视线自新进入的陆糜身上一扫而过。见到是张完全没印象的新面孔,众人便不以为意地移开,只有少数还感兴趣地停留在青年格外好看的脸上。

但是他们没有轻举妄动。

在这些人的目光中,陆糜四下打量一番便直接向二层走去。

这下子,一群人脸色都变了。

“这是哪里来的新人……”他们嘀嘀咕咕地嘟哝。

有些人则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嘿,我打赌他半分钟后就会被丢下来1

“我赌十秒1

就连原本的喧闹声都稍稍小了下去,众人看好戏似的望向二层的方向。

二层的人果然一下子少了很多。被布置成餐厅一样的地方,仅有十几个人分散地坐在各处。

陆糜刚走上来便看出,这些人的气息跟下面的那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他们就像狮群中的王圈定了自己的领地,各个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对出现的陆糜甚至一个眼神都没给。

陆糜也不以为意,随便找了个空着的位置便要坐下。

下一秒,一道锋锐的黑芒朝着他的太阳穴射了过来,微弱的破空声几不可闻。

电光石火间,陆糜轻轻按住了黑色暗器的影子,也定住了影子属于的物体。

飞镖顿时凝滞,悬停在了一步之遥的半空,被陆糜轻飘飘地伸手取了过来。

丢出暗器的人眼皮子一跳,对上陆糜望过来的眼神——那双银色的眸子不含任何情绪,却让他心头一震。

其余几人因陆糜的一手,不由微微侧目,神色各异。

“嘿嘿,我只是想告诉你。”丢飞镖的那人指向陆糜旁边桌子上的一道身影,“你坐的位置是那位小哥的。”

陆糜顺势望去。

坐在那里的是个笼罩在兜帽下的人,只能看见漆黑的碎发从帽子里露出,从身量上看是个男性。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糜的注视,那人随手又将帽子往下拉了拉,声音听起来很年轻,“我没说过。”

丢飞镖的人闻言脸皮子一抽——在场的人里面就对方资历最浅,他有意找对方做个台阶下,谁知道对方居然这么不给他的面子。这该死的小崽子!

他的目光变得凶神恶煞,无辜吸引了一波仇恨的兜帽男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

而这时,陆糜把玩着手上的飞镖,腕部一转将其原路扔了回去,“东西还你。”

丢飞镖的人嘿嘿笑着接住,默不作声地掩去了眼底的狠厉:到底还是无知啊,他最厉害的可不是暗器,竟然敢徒手触碰抹在上面的毒……

“嘶1正预想着一会儿对方的惨状,突然,一阵腐蚀的剧痛从他的指尖传来。

那人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特质的手套竟然被腐蚀,飞镖上抹开的毒液转而侵蚀进他的皮肤。

怎么可能!?那人跌跌撞撞地站起来,一下子撞到了椅子。

迎着对方难以置信的目光,陆糜微微一笑,“我还挺擅长辨识毒物的,顺便帮你改良了一下。”

常世的毒再厉害,能比深渊更变态吗。他的密钥之书里,拥有猛毒的恶魔可不少。

那人根本来不及说话,急喘了几下,猛地冲下了楼梯去找解毒的办法。

而等在楼下的一层众人久不见陆糜下来,正觉得奇怪,这下子听见慌乱下来的脚步声不由面露期待。

“来了来了……等等,好像不是刚刚上去的那个人?”

众人错愕地望着那人撞开他们远去的背影,“那不是地下世界榜上有名的雇佣兵……”

“怎么弄得这么狼狈1

“哼,一群傻子!看不出来吗,之前的那个扮猪吃老虎,他正好撞上铁板了呗1说话的大汉压下声音,“现在的强者是一个比一个古怪了,这都是些什么癖好……”

哎,牛逼,但就是不说,就是玩儿!让他们下面的人还怎么愉快地生活!

余下几人的二层再度恢复了平静,却多了几道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银眸青年身上。

就在这时,更上面的三层走下来一群人。

确切地说,是一群护卫拱卫在一名穿着贵族服饰的少年周围。

在贵族少年出现的刹那,二层的人都默不作声地撇开眼,有些不为所动,有些隐去不屑。但没人去找麻烦,因为实际上,很多贵族都是他们的金主。即便现在还不是,未来也免不得会作为雇主打交道,没必要得罪。

由此推断,三层恐怕就是贵族们呆的地方了。

只见那少年一脸嫌恶,“都是哪里来的虫子!赶紧给我收拾干净,一只都不要再让我看见1

“是是,许是海上湿气重,招了些小虫小蚁,现在已经派人去驱了,您要不要先去外面透透气?”护卫小心翼翼地问。

少年想到上面到处飘着飞蛾的场景,浑身鸡皮疙瘩起来,无意间瞥过楼下的陆糜,当即抬手一指,“我要雇佣你。”

“少爷,我们也可以保护你碍…”护卫们对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有心戒备。

“你有他好看吗1少年理直气壮。

护卫一望过去,顿时不吭声了。确实,银眸青年在众多凶神恶煞的人之中,简直就像是遗落泥沼的一颗珍珠,自带圣光一样让整个大厅都窗明几净起来了。

陆糜慢悠悠地摩挲着下颚,似笑非笑地瞥了少年一眼,“我可是很贵的。”

这一眼,正对上青年银色的眸子,贵族少年不知为何心头一跳,有些愣神。

陆糜望着对方呼吸顿住的模样,暗叫糟糕地垂下眼——差点忘记了,这熟悉的让自己更吸引猎物的海域buff!

而这时贵族少年已经出声,就是有些结巴,“我我我,我不差钱1

其余二层的人不由朝陆糜投来羡慕嫉妒的眼神,这人一看就是“人傻钱多速来”那一款,他们最喜欢遇见这样的雇主了!他们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运气!

“那好吧。”陆糜缓缓站起来。反正他不介意在任务期间顺手赚一点外快,谁会嫌钱多呢。

至于“超凡者不允许接私活”这种规定,他现在扮演的可是参与非法集会的非法超凡者,这也是让角色更加完美的必要一环埃

虽然陆糜勉为其难的语气让其他人恨得牙痒痒,但贵族少年显然十分高兴。

“我叫格兰特。”幸亏他还有一点理智,知道要隐藏家族名。

之后陆糜跟在格兰特后面绕着巨轮逛了一圈。

这处处安保工作到位的巨轮上其实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是一些刺头,在发现少年那显而易见的贵族身份后,也不愿意招惹麻烦地走开。

只除了……

陆糜的目光定在一处墙壁上,那里正憩息着一只煽动翅膀的蛾子。

“很讨厌对吧?”格兰特注意到他的视线,抱怨起来,“不知道是哪里跑过来的,这船该不会其实有几年不打扫,都不知道这里成了虫窝了吧?”

——不,这应该并不是这艘船上本来有的东西。

陆糜微微眯起眸子,眺望向更远处的海面。

明明不久前还是晴空万里,却不知何时堆积了厚厚的积云。从这里看去,只能看见乌云垂落,将远方渲染成一片灰蒙。

越来越多的虫出现在海域上,巨轮的甲板上来回奔跑着拿着捕虫网的员工,却怎么也捉不尽似的。

银眸青年眺望着远处的那一片阴翳,忽然说:“如果我救了你,是不是要加奖金。”

“啊?”格兰特正目露疑惑。

下一秒,陆糜手中一道银蓝色的雷光直冲着他的门面而来。

贵族少年顿时瞳孔骤缩,雷光擦过他的脸颊,他甚至根本来不及看清那杆银枪的真身。

劲风伴随着轰鸣击向贵族少年后方,重重打在了那只正打算袭向他的生物身上。

直到耳边传来某种生物尖利的叫声,格兰特才愣愣转头,只来得及见到一只前所未有的巨大怪物慌忙逃窜的模糊背影。

……被,被救了?

“发生了什么?”这是格兰特最想知道的,“刚刚,刚刚那个、是什么?”

少年的脸上还带着惊惶未定的错乱,眼前的陆糜就好像他的救命稻草。

而陆糜却叹了口气——大事不妙。

他望着那飞去的生物既熟悉又陌生的姿态,有些苦恼地皱眉。

——那是一只货真价实的虫族,而且更像是远古虫族。深渊中最麻烦的、称霸西域的物种,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依照虫族的习惯,它们会在新领域飞速构建自己的虫巢,最先出来猎食的只是先锋军。

哦,不,他可能又要加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