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2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虫族巢穴中, 白发的恶魔突然站了起来。

捆缚他的锁链,猛地敲击在墙壁与铁栏上,碰撞出一声震响。

其余正在激烈争吵的高阶虫族不由一愣, 陷入短暂的安静。

一名虫族狱卒正要上前查看。

然而, 注视着低垂着头的白发恶魔,对方落下的额发看不清具体神情,四翼虫族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正要开口阻止。

“当啷——”

这是锁链尽数断裂的声音, 成为一堆废品的锁链重重掉落在地上。

下一秒, 狱卒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 猛地倒飞出去砸穿了对面的墙壁,露出出口。

没有人看清对方是怎么从囚牢里出来的,仿佛只是穿过一面镜子或水面一样, 恶魔已经站到了牢房之外。

所有人惊疑不定地望着对方,空气中仿佛有什么异常激烈的东西激荡开去, 一切都开始失控。

“……滚。”终于白发恶魔突然开口, 他喉结滚动, 像失声已久的人低哑又干涩。

这一刹, 什么计划,目标,打算全部都被抛之脑后。那些不过是无所事事的放逐, 麻痹自我的疯狂。

而现在——

正对着他的四翼虫族突然后退了一步,似乎被恶魔此刻眼中前所未有浓郁激烈的情绪一下震住。

他看见一座炽热滚烫的休眠火山在这瞬间正式苏醒,喷薄出磅礴的炽热, 狂躁的力量化作席卷的燎炎,连自我都疯狂燃尽。

——终于……

——找到你了。

恶魔的异常俊美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不, 也许不能称之为笑。那是一瞬间无法自控,牵动了发抖的唇角与经络。

是内心无处发泄的激烈情绪难以压抑,终于在外露出的冰山一角。

而虫巢的天空之上,徘徊的龙影骤然甩尾。

所有人蓦然间,听见了一声悠长的龙吟。在更高的天穹之上,响亮非凡,撼天动地。

不可撼动的法则在无数门扉上空振聋发聩,如雷云般滚过。

蔚蓝的海面上,陆糜立于深渊裂缝之前,银色的枪尖一挑。

登时,平静的海面一震动荡,突然像被幕布一样凌空掀起。

随着高高的海浪向他们扑面而来,飞行器中的萨利恩瞪大了眼睛,格兰特早已掩面抱头埋进座位里。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天地倒转的荒谬感,甚至当他们抬起头时,还能够看见从上空跃过的巨浪里,飞鱼呼啦啦地游弋。

“哗啦——!”

慢镜头的一秒后,海水重新落尽海中,滔天的水花轰然溅起,砸出一声巨响。

飞行器晃了晃,格兰特试探性地抬起头来,“结、结束了?”

“……结束了。”萨利恩动了动唇,觉得自己遇见陆糜之后,早该习惯这种三观重建的事情了。

……个鬼啊!

麻烦下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之前,先提前说一声好不好,差点惊的他刹车直接踩油门啊!!

“这样就可以了。”陆糜收回手,望着天空中已经看不见的巨大裂缝,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后,他一边收枪,一边往西边望了一眼——啊,总觉得……刚刚好像有听到熟悉的叫声?

但不应该啊,没道理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

……错觉吗。

身旁目睹这一切的棘宙深呼出一口气,某个原本微渺的信念,在此刻微微变得更亮——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

“那我们接下来?”棘宙沉声问道,让陆糜一下回神。

陆糜注意到男人说话时头微微低下,目光也紧紧盯着他,似乎比之前对他的态度更加郑重仔细。

虽然有些奇怪,但他并未在意,思路清晰地果断回答。

“回虫族巢穴。虫族女皇想必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你的那群兄弟姐妹恐怕会有危险。”

事实上,正如陆糜所料。

在西边进行了一番近乎疯狂的搜寻后,虫族女皇根本没有找到人影。

甚至连目标的一点气息都没有!

此时的虫族女皇已是面目狰狞,因无处发泄的滔天怒火,一口口喘着粗气。

“……在哪里!”

“他们究竟在哪里——!”

“女皇。”就在这时,一只耳报虫颤巍巍地凑上来,小声说道,“他们会不会骗了您?”

虫族女皇的神情陡然一滞,恶鬼般直勾勾地看过去,“你说什么。”

“我,我的意思是……!”耳报虫求生欲爆表,“您的那群孩子的态度有些奇怪!会不会另有什么隐情?”

这时满腔怒火的虫族女皇也终于稍微冷静了下来一点,祂硕大的复眼微微眯起。

而就在这时,一只红发虫族突然从海中飞了上来。

这只虫族正是被陆糜当初打落海中的那一只。

“母皇,我看见那个该死的人类是往东边跑的,您追踪的方向反了!”红发虫族浑身湿透,他好不容易从海里爬出来之后已经追了女皇一路了。

“……哦?是吗?”虫族女皇望着红发虫族连连点头的样子,来回喃喃着“方向反了”,随后,虫族女皇蓦地笑了一声,“这样啊,你倒是个乖孩子呢。”

红发虫族大喜,仿佛看见了自己替代棘宙成为新支柱的希望。

这份野望甚至盖过了面对女皇的恐惧,红发虫族连忙表示:“是啊!母皇,我跟那群叛徒不一样,我是永远忠于您……”

“呲——”

一只巨大的虫足贯穿了他的身体。

红发虫族的表情永远定格在了狂喜与没来得及反应的错愕上。

下一秒,虫族女皇将他的身体甩了出去,没有给那簇砸落海中的水花一个眼神,“可是,我现在一个也不相信了呢。”

而后,虫族女皇目光幽冷,飞快下达了命令:“现在全速返航,回巢穴去。”

接下来,事情就是这么巧——

从一西一东,向着虫巢赶去的两方,就这么在大本营前千米处相遇了。

这可真是命运中的一幕。

飞行器中的萨利恩,格兰特皆是瞬间变色。

“卧槽!那是什么鬼东西!”格兰特直接惊叫。

遥远的海平线尽头,一团巨大漆黑的阴云正在袭来,速度极快,越来越近。

等到快要抵达面前时,他们才看清阴云的正体是一群铺天盖地的虫。

多足,有翅,尖牙,毒液,刺毛……所有能够想到的虫类拥有的武器,全都被赋予到了这密密麻麻的虫族大军身上,每只都有两人高。

然而最恐怖的,还是被它们簇拥在中央的那个庞然大物。那双巨大的复眼牢牢锁定这甚至没有祂瞳孔大小的渺小飞行器,眼中流露出恐怖的暴怒与恶意。

萨利恩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发软,嘴唇剧烈抖动了一下,“所以我们要对付的就是这种怪物吗……!”

是什么让他觉得自己可以了?是陆糜吗!tmd这次拍卖会他就不该来!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虫族女皇望着另一方中那道熟悉的身影,一点点咧开了嘴,带着仿佛无比兴奋又喜悦,一字一句开口。

“哦,这不是棘宙吗!母皇可是找你很久了呢——!”

贵族少年格兰特化身尖叫鸡,再度爆粗,“妈的它还会说话!!”

棘宙的唇顿时抿成了一条直线,他下意识地要挡在飞行器之前,却被陆糜拦了下来。

“交给我吧。”陆糜望着这史无前例的巨大怪物,缓缓道。

棘宙指尖一抖,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随后乖顺地后退一步,悬停在了银眸青年的身后,仿佛跟随一般。

这时,虫族女皇终于将目光分给了那祂眼中的蝼蚁一眼。

“这就是你胆敢背叛我的倚仗吗?”虫族女皇的不解和嘲弄几乎无法掩饰,“一个人类!?”

“啊,确实是人类没错。”陆糜摩挲了一下枪柄,忽然抬起枪尖直指对方,懒懒地一扬眉,“不过,是能够打爆你虫头的人类。”

“……”

多久没有人敢跟祂这么说话了!

虫族女皇浑身发抖,双目霍然圆睁,周围猛地聚集起叫棘宙胆战心惊的能量。

“小心……!”

棘宙话没说完,一道明亮的光刃便从虫族女皇口中激射而出。

那道光刃初看约有百米长,横扫过空气划出音爆的声响,看架势似乎是要把面前飞行器上的几人全部消灭掉。

瘫坐在椅子上的格兰特猛地扑向驾驶座,“快快快,快躲开,别被打中了!”

萨利恩的视野完全被攻击的白光所淹没,一边将飞行器疯狂转向,一边咬牙怒吼:“你闭嘴!”

上下飞翔的飞行器外,陆糜不动如山地站在顶部。他正要接招,却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又奇异的时空波动。

……咦?这不是?

他不由露出一瞬错愕的神情。

下一秒,无数镜面飞快地出现在陆糜面前,眨眼排列成一面超大的镜子。

耀眼的白光如天雷骤降,将昏暗的海域照得亮如白昼,而后义无反顾地冲向那铺满天地的巨大镜面,轰然撞击到一起。

飞行器内的两人已经闭眼等死了,谁知道——

“轰隆——!”

穿过镜面的光刃蓦地被转移到了飞行器后方,一路大刀阔斧地劈向空无一人的海面,在海上溅起数十米高的浪花,直接将海面凿出了一个巨大的圆洞,就连骤然落下的海水也一时半会儿填不满。

“我,我们没死?”格兰特张了嘴喘气,随即狂喜。

萨利恩一下下平复着剧烈的心跳,又惊讶又疑惑——这是技能空了?是被某种空间力量转移了吗?

“……是你!”虫族女皇望着这熟悉的技能,脸上的暴怒更上一层楼,看起来恨不得生啖其肉,“那个杀死我大军的恶魔跟你是一伙的!”

而这时,陆糜张了张嘴——我要说这不是我干的,你信吗?

陆糜顺着这突然出现,替他挡下攻击的镜面,缓缓望向了不远处的虫巢。

那里,巨大的巢穴不知何时被撕裂了一个超大的豁口,一股股狂风顺着豁口涌入。

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陆糜的目力也让他看清了那个正站在豁口前的身影——

白发恶魔的衣角在狂风中猎猎舞动,他的指尖还散发着刚刚使用力量后,扭曲空间的波动。

一群被制服的高阶虫族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边呻/吟着,一边努力往这边观望,因为这越来越混乱的局面而焦灼担忧无比。

下一瞬,陆糜猝不及防与恶魔对上了视线。

对于“镜与空间”的恶魔来说,他的眼睛即是他所能使用的最强镜面。

那双色彩流转的眼瞳像大教堂内被阳光照落的水晶窗户,折光的虹膜像花纹绚丽的万花筒。

在对视的刹那,陆糜察觉到了力量的波动,但他并未抗拒。

随即,他的意识便被拖入了镜中世界。

在这里——

无数镜面空间错乱地排列,就像一个无边无际的镜子迷宫。

每一扇镜面都映照出银眸青年的身姿,放眼望去,仿佛同时存在无数个他,有一种诡异又悚然的荒诞与神秘。

陆糜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下一秒,一具冰冷的身体从后方贴了上来,他的耳旁突然响起了另一道轻缓的呼吸。

“你看。”那人在他耳旁轻轻道,“我找到你了。”

陆糜微微侧头,就在他两边,一排排的镜面里正呈现出此刻的画面——

白发的恶魔正将银眸青年拥入怀中,恶魔微垂着眼帘,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情绪。他将自己大半的重量地倚在银眸青年身上,像一尊静默的雕塑。

“不。”陆糜神情不变地微微侧头,抬手伸入左侧的一面镜子里。

他说:“是我找到你了才对。”

随着银眸青年的手微微用力,那面镜子泛起浅浅的波纹,然后一道身影被从镜子里拉了出来,与此同时,那道拥抱他的身影陡然化为镜子破碎。

在满天落下的碎片里,陆糜看见每一道碎片都折射着一段记忆影像。

那些影像中,基本都存在一位银眸青年或坐或立,或静或动的身影。

其中甚至包括最初的相遇时候——

还没有得到任何特殊力量的银眸青年,在不知道连续几小时的战斗后,终于将一只深渊怪物击杀。

深渊生物对人类的力量几乎是压倒性的,可青年实在有着不怕死的、近乎疯狂的狠劲。

死去的深渊生物身上几乎都是被匕首戳出来的血洞,眼睛、心脏、脚掌、腹部、指缝……所有脆弱的地方通通都不放过。

而与之相应的,银眸青年身上也伤痕累累,然而他脸上的神情全不在意,随手用匕首挑掉毒液渗透的糜肉。

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眉眼滑落,他因疼痛而微微眯起那双绮丽的银眸,虚起的眸光中隐隐流露出意犹未尽的餍足。

隐忍又慵懒,混杂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喂。”

就在这时,随意包扎伤口中的银眸青年突然出声,抬眸往这边看过来。

“你在那边看什么呢?”

他目光所落向的地方,一汪血泊忽然晃动起来,像骤然混乱的心。

青年懒懒地掀了掀眼皮。

“别躲了,从刚刚起就一直在那边……”他放肆地挑起唇角,“我早就发现你了。”

“……”片刻后,白发的恶魔从水面里浮起。

两人遥遥相望,寂静的空气中,是恶魔跃动的心跳,像失衡的乐章回响在他自己的耳侧。

“……你怎么发现我的?”良久,白发恶魔一手按向自己的胸口,轻声问道。

“这个吗,直觉?”银眸青年轻轻地喘了口气,靠在一块石头上休息,挑眉笑道,“你要不再试一次?”

之后的每一次,恶魔都被人类青年给轻易找到了,就好像无论如何都无法逃离。

是的,从那个时候起……

镜面空间里,白发恶魔望着正凝视他的青年,喟叹般露出一抹笑意。

“嗯,您找到我了。”

他倦怠的眉宇间浮现出炙诚的热情,单膝跪地道。

“我来迎接您了,主人。”

作者有话要说:  此时还在外面的棘宙:抓紧时间把陆糜喊醒。

感谢在2021-08-15 23:24:00~2021-08-16 21:52: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anar_kh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是番茄不是西红柿、雷神 2个;疏雨星尘、沈夙离、39945509、5037428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的孩子 60瓶;狱冥月 40瓶;月维 30瓶;定国丐哥不打奶、笔墨姝、周瓶、洒金、夜、安冉 20瓶;雪染风华 18瓶;连翘白、36286371 15瓶;万事如意 13瓶;41570262 12瓶;风烟未净、寒晔呀、孤沧king、我老婆姣姣、月幺 10瓶;我家妮妮刚满三岁 8瓶;择西、萧萧、姬如胧月 6瓶;宋清都、疏雨星尘、哈哈哈、毛团儿 5瓶;几何、寒绯衣、39111710 3瓶;莫曦月、ヾ(▽)ノ、星诗羽墨、清韵沁雅、月色水晶、然然——则、荒野中的星耀、含珠鲛人、芒果大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