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糜总觉得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而等到他终于回到k8分会, 看见那位站在门前的恶魔时,他才恍然——

忘记提前跟阿隆佛斯联系了,对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主人。”

前来门口迎接的只有阿隆佛斯和全世界最好的卧底高迪。

反正都是自己人, 所以阿隆佛斯并没有避讳什么。

“您终于回来了。”恶魔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 那双猩红的眸子里满是愉悦。他克制地微微躬身行了一礼,看起来却更想直接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随后,阿隆佛斯隐晦而飞快地检查过银眸青年全身,满意地勾了勾唇角。

——看来这次事情办得很顺利呢。

不知道恶魔在这段时间是怎样向高迪解释他与陆糜的关系。

此时的高迪对这一切全不好奇,只一心一意专注而狂热地凝视着陆糜缓缓走近的身影。

陆糜朝两人点了点头,接着欲言又止地望了阿隆佛斯一眼,最后开口:“……我们进去说吧。”

回到分会庄园里后,正抱着一堆文件从长廊走过的席克斯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三人。

仿佛是陆糜第一次来到分会的情景再现, 不同的是, 此刻的银眸青年不再是孤身一人。

第一时间, 席克斯慌忙地身手掏向口袋,陆糜随手帮忙接过那一堆摇摇晃晃的资料山, 却又被身旁的两人抢着拿了过去。

片刻后, 席克斯颤巍巍地戴上了眼镜, 定睛一看。

“真的是你啊陆糜!你可算回来了啊——”席克斯既担忧又庆幸,猛地放下重担似的长舒了一口气!

陆糜笑着安抚道:“是我,我回来了。路上原本想要用终端联系你们, 不过海上信号不太好。”

“难怪……”席克斯说, “你不知道, 一天前超凡者公会向全世界所有分会和联盟国发表了紧急避难预案,那标红的源头事发地就在你执行任务的那片海域!这可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你说怎么就这么巧!会长还因为这事向上面大闹了一通,话说回来你没事吧?那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陆糜平静地摇了摇头, “拍卖会的巨轮遭到了强大不明深渊生物的袭击,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一旁,阿隆佛斯若有所思地望了陆糜一眼,却并没有插嘴。

闻言,席克斯嘀嘀咕咕着:“这样么,上头到底在想什么啊……”

他自然也不觉得陆糜会知道一切背后的真相,毕竟这可是总部都缄口不言的最高机密,甚至或许连上面都还在调查中。

“总之你能平安回来就好。”席克斯再次露出安心了的神情,佯装抱怨道,“唐纳德那小子都念叨你好几天了,我耳朵都快被他磨出茧子了……”

于是三人变成四人,一路轻松地交谈着向庄园的正厅走去。

k8分会人员稀少的一个好处就是——在别的分会成员完成任务后只冷冰冰地走过程序,交接完进度了事的时候,k8分会甚至会特意为“庆祝陆糜第一次外出任务圆满完成!”,而兴高采烈地举办宴会。

当然,比不得其他大分会或者蓝钢帝国的规格,其实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吃火锅而已。

但气氛轻松又快活,分会长甚至贡献出了他最爱的火锅炉,以及珍藏的调味料——尽管席克斯单方面宣布这些东西是他收缴来的,并将眼泪汪汪请求归还的会长给踹到了一边。

中间唐纳德企图拉着陆糜喝酒。

“年轻人喝酒容易误事……”席克斯正要痛批,忽然目光一定,语气飘忽起来,“等等,这该不会是菲奥德2237,就是超级有名有价无市的那款名酒……”

“一杯醉三天嘿嘿——这可是王宫的窖藏名品!”唐纳德一手勾在陆糜的肩膀上,“好东西当然要跟兄弟一起分享!”

自从上次蓝钢帝国那一晚,一起见到了神迹之后,唐纳德的爷爷虽然没有表现出支持但也不再反对他继续当一个超凡者了,偶尔还会偷偷送点好东西过来。

当然,陆糜愿意相信,这瓶酒的原目的应该是国王让唐纳德拿来送人,打点关系的。如果知道唐纳德这么痛快地自己喝,国王估计要气死。

“来来来!为了庆祝陆糜凯旋——干杯!”唐纳德率先塞给了陆糜一杯,然后高举起自己拿着酒杯的手。

会长哼笑了一声,“好啊你个混小子,有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藏到现在,还得我们跟着陆糜沾光才舍得拿出来是吧。”

席克斯痛心疾首地望着杯子里的酒液,“一口至少一万星币……”

可恶,他们整个公会的存款甚至不如这一瓶酒贵!席克斯想到这里直接一口闷,仿佛跟谁较上了劲,他今天一定要喝个够!

随后,众人一杯接着一杯,一直喝到夜幕低垂,唐纳德开始神志不清地揽着陆糜说胡话。

“王宫……小花园……等等,别、别走……!”

唐纳德闭着眼还在紧紧拉着陆糜的衣角,也不知道梦见了谁,在拼命挽留。

一旁的阿隆佛斯不容置喙地拂开对方的手,对趴在桌子上的陆糜躬身说道:“已经很晚了主人,由我送他们回去吧。”

如今整个分会唯二还清醒的人,只剩下他和陆糜。恶魔知道陆糜不可能把这些人类丢在这里,干脆自告奋勇。

正在装醉的陆糜缓缓起身,见众人终于全部醉倒,才撑起额头,收起眼中的朦胧之色。

“那就麻烦你了。”他轻轻拨弄着桌上空掉的杯盏,一双银眸醒若晨星。

在恶魔预备转身离去时,陆糜突然开口:“阿隆,等下去我房间一趟,有事跟你说。”

阿隆佛斯脚步倏然一顿。

一边被阴影中锁链托起的唐纳德突然双目一突,全因腰间的锁链不知为何突然收紧,让他露出迷茫又痛苦的神情:要……要死了——!

而恶魔的心情却很兴奋,他迅速反应过来回道:“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要向您汇报。”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恶魔忍不住期待地咧开嘴,不知道主人单独约见他,会是什么事呢?

大约是因为心中隐秘的激动,恶魔效率飞快地将众人一一送回了各自的房间,而后终于来到了陆糜的卧室前。

他谨慎又迅速地整理了一下着装,才郑重地扣响了那扇门扉。

“进来。”随着屋内传来陆糜的淡淡应声,门扉缓缓打开。

然而阿隆佛斯一抬头,才发现面前的并不是陆糜本人。

前来开门的迦波与阿隆佛斯双目相对。

“……”

那一刹,双方的神情陡然定格。

空气中仿佛有什么异常汹涌的东西,在无声中骤然扩散。

尖利爆发的精神力甚至一度没有控制好范围,不过双方唯一谨记的是避开了这个卧室。

扩散而出的力量扫过庄园的其他各处,醉倒在各自房间的唐纳德等人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发毛的寒意。

在昏睡中,他们仿佛同时做了一个离谱的梦——

看见一冰一火两个巨人在荒原上互殴,世界被割裂成黑白两边。

苍穹上是奔腾的云雷,整片大地一毛不拔,到处都是燃烧的烈火与封冻的坚冰。

而他们就在这样冷热两重天内煎熬,正嗷嗷叫着逃命,转头世界最中心的火山就轰然爆发,将梦境内的一切核平摧毁。

快、快跑——!似乎下一刹就要被铺天盖地的火山灰吞没!

……

躺在床上的众人浑身抽搐,下意识蹬着腿,睡梦中露出挣扎的神色,极不安稳。

“……主人,阿隆佛斯来了。”

卧室门前,迦波率先移开视线,即便刚才已经暗中用力量激烈地较量了一番,他的错身朝屋内说话的声音依旧懒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而这时,阿隆佛斯这才发现,不大的卧室里此刻竟然异常热闹!

“……这些是?”

阿隆佛斯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摆出什么表情。

“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阿隆。”陆糜一手抱着红龙,像退休的老干部一样坐在座位上神情安逸。

如今的红龙已经化作了一个皮球大小,正好将自己盘成一团窝在青年怀里,龙种冰凉又温热的体温堪称最好的暖宝宝。

棘宙侍立在银眸青年身后,正在向对方汇报虫族女皇过去统治西域的一些事情。

不过棘宙显然并不擅长讲故事,又担心漏掉什么关键性的情报影响陆糜对西域今后的安排,于是另外叫了几名高阶虫族在一旁补充。

“镜面世界还有两个妖精种,不过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就不叫他们出来了。”陆糜抬手示意棘宙先说到这里,对不知为何傻站在门口的恶魔招了招手,“今天大家都见一见吧,以后都是合作伙伴了。”

有些是新人入伙,有些是旧友重逢。

陆糜完全能够理解这群人的激动,先前阿隆佛斯和迦波的切磋他也完全看在眼里。

“……”

阿隆佛斯深呼一口气,数秒后,他再度对陆糜恢复了完美无缺的笑容,就是嘴角有些僵硬。

“方便跟我详细说一下发生的事情吗,总觉得不知不觉错过了您的很多事。”

陆糜刚要开口,迦波便抢先一步道:“让我来说吧。”

在黑夜中,迦波的白发如落雪般刺眼,配合着恶魔自己一贯漫不经心的神情,让阿隆佛斯的心梗程度瞬间翻倍。

阿隆佛斯有理由怀疑,对方是在报复他第一个找到主人却不汇报!

然而,随着迦波一点点说出这不到一周的外出里陆糜做下的事情后,阿隆佛斯的神情渐渐变了。

陆糜正拿起一杯茶要喝下,却因为阿隆佛斯投来的过分炽热的视线,不得不将茶杯放了回去。

“有什么问题吗?”陆糜冷静地问。

“不,只是突然发现了自己浅薄和短见。”

阿隆佛斯此刻的脸上混杂着激动、欣喜、敬仰、羞耻、自愧……种种复杂的情绪满溢于恶魔的胸腔,更让他觉得羞耻。

甚至连对迦波等人的介怀也暂时消缺了,满心满眼只剩下面前的银眸青年。

“我明明跟随在您身边这么久,却依旧学不到您的半点谋略,只能仰仗您智慧余辉的照耀——这样的我又如何有脸自称为您最得力的助手为您分忧,实在是惭愧极了!”

这样庞大的计划是从何开始的?

明明所有人都以为青年只是去参加一场拍卖会而已,结果呢?

击败了虫族女皇,收拢了虫族最强大的军团,更顺理成章地将整个深渊西域收入囊中!何等恐怖的战果!

阿隆佛斯的双目不由爆出精光,这环环相扣的发展——细看之下似乎尽是巧合,但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这完全看不出谋算痕迹的谋算,才是最叫人恐怖的完美犯罪。

甚至,阿隆佛斯大胆猜测,他的主人也许早就盯上了深渊西域,就连虫族女皇这一路走来——统治西域并出征常世的这一步步,也都全在主人的注视之中!

想到这里,阿隆佛斯不由扫视了在场的众多虫族一眼。

即便是他,也能够轻易看出这些虫族如今都是真心效忠于陆糜的。

这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异种军团,终将会成为陆糜未来更进一步的强大拥趸!

仿佛已经看见了青年彻底君临深渊的那一日,阿隆佛斯的目光不由带上了怜悯与难抑的激动:不错,就这样继续无知地向他的主人敬献上全部的忠诚吧,这些秘密,永远只有他和他的主人知晓。

陆糜望着恶魔向他投来的,仿佛心照不宣的目光,很想扣个问号。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时候微笑总没错吧。

见到银眸青年隐秘勾起的唇角,阿隆佛斯的笑意不由加深,心悦诚服地喟叹。

果然啊……

至于一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迦波微微皱眉。

他以前总觉得阿隆佛斯脑补能力惊人,总喜欢把事情想得复杂化。

然而如今看两人默契微笑的样子,莫非……这其中确实另有隐情?

迦波不由苦恼地垂下眼帘,论力量他不怕,但论智谋,他好像确实逊于对方。

而这时,陆糜终于找机会换了一个话题,“你之前说有事情向我汇报,是什么事?”

阿隆佛斯连忙回答:“是这样的。您之前让我巡视周围一带寻找深渊裂缝,如今看来那裂缝恐怕就是您已经收入镜面世界的那一个。”

陆糜颔首。

阿隆佛斯微微一笑:“所以此番,我虽然没有找到深渊裂缝,不过倒是在搜寻过程中,发现了另一伙有趣的人。”

陆糜不由挑了挑眉,换了个坐姿支起下颚看向他,“既然你都这么说……详细说来听听。”

作者有话要说:  阿隆佛斯:今天也是心情反复横跳的一天。

正在做噩梦的无辜众人:只有我们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事实证明脑补是会传染的——迦波:努力思考ing

感谢在2021-08-21 00:00:15~2021-08-22 00:18: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雷神 2个;月礿妜、林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纸鸢 50瓶;枍炘、安安 20瓶;考卷密封条 18瓶;glory 12瓶;14124869、咸鱼不闲、我爬墙超快 10瓶;云眠 6瓶;洋洋得意、萧默 5瓶;停停爱奶黄包、酱肉包子 3瓶;山河 2瓶;天呐、然然——则、rochelimit、4914357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