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森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 听见了周围嘈杂的人声。

仿佛一下子有无数锤子在脑海中敲打,他头疼欲裂,挣扎着张开了双眼。

……这里是哪里?

他正被捆绑在一座棺椁里, 仿佛祭品般放在最中央的高台上。

阴暗的地下,石壁上燃烧的烛火映亮了周围人们狂热的面容。这些人穿着统一黑底银纹长袍, 如同期待着某些即将发生的事, 既惶恐又兴奋。

“他醒过来了!”一些人注意到了棺椁内金发男子的动静。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让原本空阔的大厅变得无比拥堵。

“这里是哪里?”霍森挣扎起来, 他只记得他才来这个城镇, 还没去到他想去的地方,就在路上被突然击晕了,“快放开我——你们这是犯罪!”

“各位, 我们因相同的理念聚集到一起,现在终于是时候了!”

站在人群最前方的男人完全没有搭理他。

只见男人猛地高抬起双臂,对下方仰头的众人道。

“作为教主兼此次仪式的主持者, 我感到无比的激动和荣幸!深渊的光辉将照耀我们每一个人,马上——我们将与神沟通!”

甬道内更多的烛火一刹爆开。

四处的门扉轰然打开,流窜在地下的狂风倏忽涌入, 撕扯开紧密的人群,刺痛上每个人露出的皮肤。

在疯狂摇曳的火焰中, 在陡然亮起的光芒中, 人群爆开激动的高呼,声波像席卷一切的海浪扩散出去。

大地都仿佛在震动。

霍森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脸色骤然苍白了下去。

这他妈!他是来到了什么邪道祭祀的现场!?

“等等!”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霍森浑身一震,不由双目飙泪,满含希冀地看去。

然而, 贾达看都没看他一眼,只牢牢地盯着高大的男人,“教主,祭祀似乎是作为大祭司的我的工作。”

“哼……”教主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下,“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准备,效果恐怕不如我来的好。”

同为这个教派的创始人,他们心知肚明这最初是个什么玩意儿。虽然如今两人的理念逐渐背道而驰,但教主清楚贾达至今为止付出的心血,他笃定对方不敢在这时候拆台。

教主游刃有余地笑道:“况且,论影响力和诚意,自然还是我这个教主最高。在场所有人,恐怕只有我来才能得到深渊的回应。”

他这话何等高傲自负,然而没有一个人在这时提出异议。

因为对其他人来说,“深渊”这个词本身就足以叫他们感到遥不可及、诚惶诚恐,更不要说其他的,谁也不懂!

贾达察觉到了众人不敢吭声的紧张,又想到来之前那群“超凡者大人们”交代他的话——

……还不到时候。

他于是强行按捺下心中的焦躁,干脆不再说话。

而这在教主看来,便是贾达认了输。他于是神情更加舒畅开怀,连声音都上扬了好几度。

“那么我宣布——”

随着教主猛地打响一个响指,只见地面突然翻转,露出一个类似魔法阵般的巨大阵法。

原本正因为两人对峙而紧张的众人,瞬间被这个机关全部吸引。

“祭祀开始。”

话音落下,魔法阵纹路的凹槽内,突然流入不知名的荧光液体。

在火光的照耀下,便仿佛魔法阵一点点亮起银色的光芒。

众人的双眸顿时被这微弱的光芒点亮,他们下意识为流动的线条让路,不多时魔法阵所在的地面便完全空了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空地。

所有人围在空地旁,呼吸都忍不住放轻,然而脸颊却个个通红,异常灼热的气氛骤然蔓延。

随后,教主望着地上的魔法阵,低头嗡动双唇,默念起无人能懂的咒文。

突然,狂风四起。

下一秒,半空中突然浮现出一团漆黑的雾气,深不可测。

人群中骤然响起一阵哗然,“那个莫非就是……!”

那当然不是!贾达在心中冷笑。他知道在作为教主之前,这个男人曾经是位在职的超凡者,只是后来不知为何离开了超凡者部队。

而对于超凡者而言,弄出这样的幻象不过是小意思,也就糊弄糊弄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

不过,贾达有自信,那几位“超凡者大人”的力量绝对比这个男人强,若由他们来,绝对可以制造出更强大的效果。

想到这里,他不由更期待之后的事情。

而另一边,教主猛地抬头,双目爆出精芒指着那团黑雾喝道:“快向深渊献上我等的祭品——”

他知道这点东西还不足以完全震慑众人,但一个同样活生生的人的死亡可以!只要有真实的鲜血流出,所有人就绝对无法忘记这一天!

被抬起的霍森开始疯狂挣扎起来,嘶吼:“你们都疯了吗?这种把戏分明就是骗……!!”

教主一手掐上了对方的脖子,同时掏出了一把黄金匕首,绮丽的宝石镶嵌在上面,闪闪发光刺痛双目。

所有人倏然屏住呼吸,有人不敢直视地捂起双眼,也有人更加狂热地瞪大双眸!

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只见,那团黑雾所在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阵不明显的波动。

随即,一只蜥蜴模样的怪物就这样从天而降,在众人眼中,便仿佛是从那团黑雾中钻出来的一般。

那怪物约莫一人高,舌头极长,尾部带刺,生有三个头颅,一个吐火一个吐水一个口中迸溅出闪烁的雷光。

“啊——”

在愣住了一秒后,众人骤然爆发出尖叫。

“怪、怪物啊!!!”

“神明一定是不喜欢我们的祭品,神……神发怒了……!”

各种慌乱的声音瞬间响起,现场登时陷入一片混乱。

唯独贾达在最初的惊愕后,恢复了冷静,嘴角浮现出一抹神秘又胸有成竹的笑来——

你看看,他就说!如果让那群超凡者大人们来,完全可以做得更好!这怪物的幻象何等逼真,一下子就调动了所有人的情绪,俨然对深渊的敬畏更上一层且深信不疑!

贾达随后又看向教主。

男人定格似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也被这意料之外的幻象惊住了。

与此同时,在大厅的一处阴影中,陆糜等人正旁观着动乱的现场。

“那个怪物是?”

“按照您的吩咐,从深渊抓来的攻击性不强的普通生物。”

阿隆佛斯恭敬地回答青年的疑问。他的阴影里藏着一条通往深渊的裂缝,不过时间有限,这是他暂时能找到的最弱的一只了。

陆糜点了点头,又看见那只三头蜥蜴怪物在一通发泄后,裹着雷光猛地冲向了呆立在原地的教主。

那位教主当场被狠狠顶起,抛到半空中又重重摔了下来,当即喷出了一口老血。

……看来这只怪物跟鱼虫一样,虽然不会主动攻击普通人,但对超凡者的敌意依旧很强啊。

“好了。”陆糜扫了眼每一秒都在更加疯狂的人群,缓缓站起身来。

他说:“该我们上场了。”

身后恶魔缓缓咧开如血殷红的唇瓣,与众人一同微微低头,齐声应诺。

地下祭坛前。

慌不择路的人群将几个出口堵住,场面一时僵持不得寸进。

后方时不时有焦烟的气味传出,怪物口中喷吐的高温几度迸溅上墙壁,又被人狂乱扑灭。

一条漆黑的锁链戳了下贾达的脚,收到信号的贾达瞬间摆出酝酿已久的神情。

他飞快地扑到召唤阵前,虔诚地跪地疾呼道:“伟大的深渊之主啊,我身无一物两手空空,唯独一颗赤诚的心愿将自己的一切献上……”

贾达的话语在嘈杂的人声中并不高昂,却不知为何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混乱的人群为之一寂。

“但求您平息愤怒,饶恕我们的无知与失礼,宽恕我们这一次吧!”

话音落下,正在四处破坏的怪物突然停止了动作。

教主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喘息,趁机从地上爬起。

他自然听见了贾达的话,然而此刻却无暇顾及,种种情绪翻搅在他的五脏六腑,他死死盯着不远处蓄势待发的怪物,双目赤红——

这不可能!

跟身为普通人的贾达不同,他能够很清晰地知晓,面前的怪物绝对不是幻觉!

这个想法几乎让他浑身冒汗,滴落的汗水能够在脚边浸湿一片。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明明只是个虚假的裂缝,莫非他哪里弄错了!?

就在这时,教主突然注意到那停止的怪物正浑身发抖,那副模样赫然是……恐惧。

恐惧着某种即将到来的东西,甚至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心,以完全放弃抵抗的姿态祈求生存。

教主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下一秒猛地抬头——

半空中,就在他伪造的那团黑雾对面,竟然出现了一道全新的漆黑缝隙。

那绝不是如同黑雾般脆弱的,一戳即破的薄纸。

空间正在被扭曲,那处裂缝中传来的力量,在作为超凡者的教主眼中简直亮如辉日!

——想起来了……

晦涩的呼吸,像破损的风箱一样在男人的胸腔中抽拉。

——没有人知道,男人当初之所以离开部队,正是因为他在第一次上战场时,便亲眼见到了一次深渊裂缝的降临。

那一刻,就像现在一样。

缓缓开启的裂缝像异次元魔神张开的眼,另一个诡谲疯狂的世界自地狱投来窥伺。从中蔓延出的属于深渊的气息,疯狂压迫着每一个超凡者的神经。

然后,空间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轻易扯开,在越来越大的缝隙中,怪(魔)物(神)降临了……

那个时候,身处战场的男人当场就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了。

而如今,多么像曾经最恐惧最耻辱最晦暗的记忆重现,而事实证明,他依旧是曾经的那个胆小鬼!

“叮——”

轻轻的一声。

像寂静的死河突然落进了一滴水,像废弃神社内的风铃忽然响了声,停滞的世界终于再度开始转动。

所有人喧嚣的心音不知为何骤然一静,随后下意识齐齐看向了空中新出现的那道裂缝。

——这次是不同的……

尽管什么都不懂,但他们从那匍匐的蜥蜴怪物身上,轻易明白了这一点。

随后的一秒,像是被放慢的镜头,在此后的漫长时光里依旧不断在他们的脑海里疯狂回放。

——一群人从那道缝隙中踏了出来。

不,那也许根本不能称之为“人类”,而是某种完全迥异、与此世格格不入的存在。

羊角的恶魔张开漆黑的双翼,像天际伸展开的暗影,遮蔽世界。

白发的恶魔转动指尖破碎的镜面。

虫族大军自裂缝后蜿蜒出无尽的军势,向面前的众生投来毫无感情的一瞥。

祂们是从最黑暗的影子里,从镜子里,从苍穹大地里——

从深(神)渊(明)的魔胎里,降临于这个世界。

最猩红的红(龙)从镜子的碎片中一闪而逝,让伏在地上的怪物陡然发出凄厉的呜咽。

众人急剧收缩的瞳孔,最终集中到了正站在异种最前方,如同被簇拥的银眸青年身上。

——何等完美的人类姿态。

只是看一眼,便能够明白这份“伪装”毫无破绽。如同圣堂中供奉的神子,最优秀的画家也无法描绘出分毫,简直无暇到了异常的程度。

然而,那无数拱卫在其身后的怪物与魔神们,又岂能让他们不明白对方的身份绝非一般!

就在这时,贾达飞快上前,匍匐到祂们跟前,双目激动到流泪——

“深渊之主,‘神’最钟爱的亲子啊……”

“请将您的威能收回!是我愚蠢地举行了这场祭祀,如果要降下灾厄,也请让我来!”

“能够亲眼见到您的身姿,我已死而无憾。愿意奉献上我的灵魂,生生世世侍奉于您!”

那双银眸淡淡地俯瞰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蝼蚁,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对方早已看透了这一切。

“不,不是贾达大人……”渐渐的,有另一个人出声,他浑身颤抖地跪下,声音哆嗦得不成样子,“我也是祭祀的成员之一,一无所知地召唤您……”

忏悔或者认罪?后续的话语根本来不及说出。

因为下一秒,仿佛根本视这些蝼蚁为无物般,立于最前方的银眸青年直接一抬手,漆黑的锁链将远处的蜥蜴怪物捆到跟前。

那原本嚣张暴走的怪物,在他手中犹如鹌鹑一般,唯有剧烈起伏的胸膛还显示它是个活物。

随后,银眸青年手中闪过一抹银芒。

所有人根本看不清那杆银枪的真身,便被骤然爆开的光辉刺得双眼流泪,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轰隆——”

地宫整个震动了一下,头顶的碎屑哗啦啦地掉下,然而所有人都死死低着头伏于地面,连惊叫都死死咽下。

直到滚落的石头渐渐平息,他们才敢颤巍巍地抬起头来。

——天光破晓。

上空的地宫破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阳光从那处照落进来,正落在地面那座被横斩开来的祭坛上。

深深的裂痕贯穿了那伪造的召唤阵,一如神明冷漠而威严的警告。

众人只看了一眼,便被上面残余的无形力量刺痛,匆匆不敢再看。

而空中,早就没了那群存在的身影。

——祂们甚至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

或许,是根本不屑于开口,或许,是即便开口了,常世的人类也根本无法听懂众神的神谕。

经过这一遭,众人相互扶持着站起,看向遍布狼藉的现场。

从穹顶涌入的狂风很冷,可不知为何,他们的心却热得发烫起来。

深渊是真的……神魔是真的……他们——真的沟通了那高高在上的存在,即使因为第一次的无知而用错了仪式和祭品触怒了对方,也没有被杀死!

这意味着什么??

这群流离失所、至今一事无成的人,仿佛一刹触碰到了比黄金更珍贵,比名利更崇高的东西——

“我们是被‘神’宽恕的人,换而言之,神眷顾了我们!”贾达铿将有力的声音,充满了激情到难以自抑的颤抖,甚至连字眼都模糊不清。

但没有人嘲笑他,因为现在他们每个人不会比对方更平静。

“一定是因为我们之前的供奉,神明都看在眼里。神不要祭品,祂要我们最虔诚的心!”

众人看了眼被弃如敝履的“祭品男子”,又联想到此前的场景,不由深以为然,胸腔震动。

他们做成了多少人没有做到的事情。

这一刻,仿佛人人都觉醒了无比崇高的使命感!名利权贵都无法动摇他们,金钱亦被斥为粪土。

贾达深呼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我们只有更努力地侍奉神,才对得起神的宽容!”

“对……!您说的没错!”所有人的神情因振奋而微微扭曲。

至于一旁呆滞的,持续怀疑人生的教主——已经无人在意了。

经此一役,所有人都相信,只有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背锅并保护他们的贾达大人,才能带领他们不断前行,直至神前!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mvp·贾达:影帝附身,疯狂飙戏。

感谢在2021-08-23 00:56:07~2021-08-24 01:44: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雷神、39477387、璽熙嘻曦、扬扬、月礿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优比 40瓶;斑 30瓶;佳缘、归云、20873918 20瓶;狱冥月 14瓶;浅川、吃瓜丸子、花溪、小里、涵涵、二月 10瓶;御月纤阿、glory 5瓶;at、墨萨菲尔 3瓶;停停爱奶黄包 2瓶;莫曦月、沐兮、樹束述東、摁头小队队长、听雨吹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