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头顶天花板的震感越来越强烈, 似乎上层正有很多庞然大物在狂奔突进。

世界仿佛随时会坍塌一般,安博飞快回神,“我们现在怎么办!?”

阿吉和小托露出了天崩地裂的呐喊神色, 似乎找回声音后就会立即尖叫起来。

陆糜将银枪转了一下, “你们立刻带着这个人去电梯。”

被陆糜指着的领头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大人舍弃了他们”的事实彻底打击,如今只一动不动地瘫坐在地上, 丧失了反抗意志。

“去三层找肖伦典狱长吗?”安博急忙问。

“不,你忘记了吗,他口中的思科特也在三层。如此大的动静肖伦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却迟迟没有反应, 应该是他那边出了什么状况或许正分身乏术。”

“那……”无法保持如同银眸青年一样的冷静, 六神无主的几人努力听着对方分析。

“去一层和二层, 通知那里的狱警去支援肖伦, 然后去找其他交换生。”陆糜将地上的领头提起来扔给他们,“这是重要的证人, 别让他死了。”

飞快地交代完这些话,陆糜枪尖一指, 从断壁残垣中劈开一条通往电梯的路。

“好好活着。”他说。

安博等人深呼一口气, 迅速架起男人朝电梯奔去, 下一秒又猛地回头看向站在原地不动的陆糜, “你怎么办?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我?”银眸青年似乎轻轻笑了一下, 却没有回答他们,只轻轻催促道,“去吧。”

“……”安博知道现在不是继续纠结的时候,他狠狠咬了咬牙, 选择相信银眸青年,“保重!”

电梯在安博等人通红的眼神中缓缓关闭,然而与他们所想的“独自留下来断后的悲壮青年”所不同, 陆糜慢悠悠地舒展了一下五指,嘴角露出一抹兴味的笑。

仿佛将睡未睡的雄狮终于嗅见了难得的猎物,缓缓睁开了一条缝隙,露出懒洋洋的兴奋姿态。

“轰——!”

就在安博等人乘坐的电梯刚离开之后,属于电梯的通道立即被上层向下的大军所堵塞,这是祂们唯一可以离开自己楼层的道路。

然而对于成百上千的异种来说,这狭小的通道实在是太拥挤了,仿佛被强硬塞进一个小小的瓶口一般,窒息的感觉让所有存在都越发暴虐。

空气,自由,风的气息……!

在无数的嘶吼声中,祂们猛地感觉到了空阔无阻的空气气流!——那意味着完全能够容纳祂们的通道,意味着外面的世界——已近在眼前!

瞬间,上层顺着电梯通道往下攀爬的怪物们方向一转,猛地冲开了四层的电梯大门!

下一秒,整个四层完全敞开的环境暴露在了祂们眼前。

不远处就是一个巨大的豁口,外界的狂风呼啦啦地涌入,无比清新的空气让粗粝刮过的暴风都变得令祂们狂喜。

当然,也有一些怪物选择了通过电梯继续向下,但就像堵塞的车流一般缓慢稀少。

“……”

陆糜打量着一个个从电梯通道内挣扎爬出的异种。

祂们抖落身子,露出长久压抑后终于得到释放的戾气和心潮澎湃,向象征自由的豁口狂放恣肆地张开獠牙。

这些异种看起来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满心满眼只有重获自由,下一秒直接朝着豁口狂奔而来!

“这可不行。”银眸青年低声喃喃,随后倏然抬眸,手中的银芒如一闪而逝的流星般划过。

瞬间,一道银蓝色的无形力量横扫而过。走在最前面的一整排异种登时像被挥退的排浪,在此起彼伏的痛吼中,犹如被重锤击飞般向原路飞回。

泼洒的鲜血与青年的银眸映染出奇异的辉光,流露出动人心魄的光泽。

被击退的异种重重撞在了后方的第二批浪潮身上,顿时混乱的嘶吼响彻一片。

终于,越来越多的异种跌跌撞撞地飞快站起,祂们注意到了那个站在豁口前的小小身影。

那银眸青年便一人横枪在出口前,凝视着望来的祂们所有说:“前方,禁止通行。”

……

另一边,大监狱三层。

十分钟前,肖伦将出逃的cg5567击倒,带着一众下三层的狱警望向缓缓走来的一行人。

“思科特,你失职了,带着你的垃圾滚。”

“哈哈哈,不愧是肖伦,果然这一只怪物不会是你的对手。可惜你是大监狱的典狱长,如果是在外面的话,想必早就在超凡界混出一番名堂了吧。”

“……”肖伦微微皱眉,望向面前有些不对劲的男人。

随后下一秒,肖伦猛地向一边翻滚而去。

只见无数激光枪射向毫无防备的下三层狱警们,瞬间一片惨嚎,血流成河。

“这个大监狱葬送了多少人的未来,凭什么都是拥有天赋的人,我们却要被规定一生锁在这里面……”思科特微微抬手,示意他的人停止射击。

而此刻,对面唯一还站立的,便只有反映最为迅速的肖伦。

思科特向对方伸出手,露出高高在上的微笑,“到我这边来吧,肖伦,今日之后塔尔塔罗斯将化为历史,所有人都会得到解放!跟我一起到外面去,与我一起效忠于那位大人,往后我们依旧可以是同事,还不用守着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我们会应有尽有!”

然而肖伦只望着被重伤的其他部下深呼了一口气,胸膛起伏,满含杀意地笑了,“难怪这几年我总觉得你形迹可疑,原来是在外面找了个靠山,昔日大监狱的联络官居然做了条好狗。”

“你……!”思科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收回手,“看来肖伦典狱长是拒绝了,那么我就成全你……”

两人头顶突然传来爆炸的响动,思科特望着肖伦骤然无比难看的脸色,露出残忍的微笑,“跟着你最重要的大监狱一起死在这里吧。”

今日之后,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当所有的知情人都陷入永眠,他会换上一个全新的身份,迎来一个充满光辉未来的全新开始!

随着思科特一挥手,他带来的人山人海瞬间将肖伦淹没。随后,思科特带着剩下的人转身走向电梯,直指一层的出口,却在电梯落到一层后,与迎面而来的另一群人撞上。

那群人赫然是按照陆糜吩咐,叫来所有一层狱警和交换生的安博等人。

在最初的愣怔后,思科特迅速反应过来,厉声道:“通知下去,肖伦典狱长反叛大监狱,如今正在三层大肆屠杀狱警,即刻起封锁三层及以上区域……”

“什么?肖伦典狱长怎么会!?”一众下三层狱警瞬间六神无主,不敢置信地齐齐一震。

而安博飞快抓来领头,按着对方的脑袋朝向思科特,“是他吗!?”

领头:“……是他。”

安博于是抬手一指,用更高的声音盖过了话没说完的思科特,大吼:“他就是导致现在四层爆炸的元凶,不能放他走,大家快抓住他!!”

“!”

这话落下,众人的神情不由更加混乱了,“什么,你是在说思科特联络官吗……!?”

不管是思科特还是肖伦,全部都是大监狱实打实的高层,如今却齐齐被人指控重罪!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这个世界疯了吗!

思科特看了眼没有穿狱警制服的安博,冷笑道:“看来这一届的交换生一个个本事都大得很啊……”他始终记得那个未曾谋面,却坏了他计划的银眸青年,“我现在怀疑你们跟肖伦暗地勾结——抓起来!”

顿时,思科特带来的人一拥而上,而安博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只要一想到现在陆糜或许正面临巨大的危险,而这一切全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所赐,安博的愤怒就难以抑制。

就在其他狱警还陷入狂乱不知如何的时候,其余交换生们却在阿吉和小托的一声怒吼里,选择加入了战场——

阿吉:“搞清楚谁才是自己人!你们自己不知道,现在每一分每一秒的平静都是陆糜争取来的,至少得抓住这个人——!”

小托:“我们可是同一个飞行器上下来的交情,你们怂个毛,干他!”

也许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比起已经在大监狱多年的狱警,一众交换生在最初的踌躇后被成功激发了血性!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看样子我们承了谁的情?喂,之后给我好好说清楚啊!”交换生们瞬间抱团,望向思科特等人,“既然你先动手了,就让你们看看我们的牛逼!”

……

人与人的战场,人与怪物的战场,相当分明地划分了出来。

而在人与人的战场刚刚开始的时候,人与怪物却已经结束了第一轮的较量。

只见四层巨大的豁口前,无数怪物凄凄惨惨地躺倒在地,正发出无意识的哼唧。

在银眸青年随手挥动银枪的时候,祂们不由齐齐抽搐了一下四肢,似乎再度想起了刚才惨烈的场景。

……怎会如此!?

不管是一对一,还是偷袭,甚至用卑劣的人海战术一齐向着豁口进攻,想着至少有一个异种能够浑水摸鱼地逃出去,但是——

没有!

一个也没有!

那个人所在的地方仿佛就是世界上最坚固的防线,只一个人,就将祂们与外面的天穹划下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这怎么可能是人类!?祂们不过是在大监狱被关了几年,怎么不知道外面世界竟然诞生了这么恐怖的存在!!

就在一只只怪物双目充血,不停喘息,深陷绝望的时候,一只植物型的异种却颤巍巍地从祂们中挪了出来。

植物型的异种走得极其缓慢,似乎刚刚才好不容易从电梯通道里挤出来,每一步都颤抖一下,孱弱得不成样子。

一众伤痕累累的异种心如死灰地冷眼旁观,自嘲似的讽刺道:这货甚至比他们还弱,居然还自不量力地过来送菜!

然而,让所有异种没想到的是,那对祂们毫不留情,堪称冷酷的银眸青年,这次却没有动手!

“陆,陆糜大人……”

那弱小的不值一提的植物型异种,就这样一路挪到了银眸青年跟前,抵达了祂们都没能停留的距离。

陆糜微微蹲下,望着枝叶都被挤断了的异种,淡淡开口:“你就是小绿说的那个小伙伴?”

小绿就是他在二层认识那个植物异种,它说过在上层有一位小伙伴经常向它传达消息。这次大监狱的暴动,也是它的小伙伴提前预警它的。

“是,是的,陆糜大人。小绿把您的事都跟我‘说’了,我,我可不可以向您投降?”

一众异种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对方——居然向一个人类……!你身为深渊生物的骄傲呢!?若是轻易低头,我等今后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下一秒,祂们就看见银眸青年勾唇一笑。

尽管种族不同,但大多数强大的深渊生物到后期都会拥有拟态的能力,换而言之,越强大的深渊生物越拥有越趋近于人形态的审美。

而此刻,青年的眼中似乎藏着银色的皓月,或许是一直只见到对方的冷酷,以致于这一刹的温柔,竟让祂们觉得头晕目眩。

可惜这刹那的柔软并不是给祂们的,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气闷。

“当然。”那强大到无可匹敌的人类伸出手,那只手——就是那只手握着武器,犹如杀神地将祂们击败。如今,却轻轻碰了碰植物的枝叶,点头,“跟在我身后。”

青年顿了顿,“别惹事,否则祂们就是下场。”

“嗯嗯!”植物型异种的欢快简直溢于言表,它看了眼身后神情复杂的比它强大得多的各位异种,“我一定听您的话,不会犯傻!”

异种们:“……”

随后,祂们看着银眸青年将银枪放在一边,转手掏出了一个小机器。

这舍弃武器的刹那,无疑是祂们的新机会!但是——

“乖一点。”银眸青年凌厉地扫了祂们一眼,那冷淡却睥睨一切的眼神,让弱肉强食、追求强大的一众异种心头一跳。

等意识到的时候,祂们居然下意识想要点头。

庞巨的兽躯躺在冷冰冰的地上,胸膛却带着炽热的吐息剧烈起伏,祂们羞耻地克制住这莫名的冲动,咬牙切齿,四肢发软。

“滴——”

陆糜手中的终端被接通,他直接开口道:“你那边处理完了吗。”

“……啊,暂时。”战损的肖伦躺在冰冷的地上,周围是死去的许许多多狱警们。

男人躺在自己和他人汇聚的血泊中,轻轻喘息着,“中三层似乎动静不小,你让下三层的人先紧急避难,就说是我的命令。”

“那你恐怕找错人了,”陆糜换了个姿势,“我现在就在中三层。”

“……”

“而且暴/乱已经被暂时压制了。”

“……”

过了好一会儿,对面似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一个人?”

陆糜轻轻地“嗯”了一声,“有什么问题吗。”

……那可太踏马有问题了!

肖伦不知道陆糜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但他直觉对方并没有撒谎,但是……!

以一己之力镇压整个中三层,这怎么听都是鬼故事吧?

好在,肖伦本身也不是一般人,他深呼出一口气,竭力保持还算镇定的语气,“既然你在中三层,我希望你现在能立刻去找一趟总狱长。”

肖伦将他跟思科特的事情迅速说明了一遍。

“总狱长对如今的状况迟迟没有动静,我怀疑他可能出了什么事。”肖伦喘了口气,“现在大监狱急需他出来主持大局。”

“我明白了。”陆糜点了点头。

肖伦那边却突然说:“你相信我?”

“什么?”

“我大概能猜到,思科特现在一定将我形容为了叛徒,我确实杀了很多狱警。”

“啊……”陆糜风轻云淡地开口,“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但我知道他不是。”

终端另一头似乎陷入了沉默,陆糜就在这时说:“那么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信不信我?”

“……”

陆糜自顾自地继续道:“恐怕我会带着你深恶痛绝的囚犯一起行动,甚至,将祂们带走。”

这次另一头沉默了许久,半晌,轻轻的呼吸声传来。

“……我信。”肖伦轻喘了口气,似乎笑了一下,眼眶微红带着某种孤注一掷的情绪。

也许是因为突然发现到了此刻,整个塔尔塔罗斯里,这位甚至才刚认识的银眸青年竟成了他唯一能够去依靠的人。

“去做吧。”肖伦说。

就让他看看,这死寂百年的地狱牢狱,还能发生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而银眸青年不过是唇角微勾,轻轻开口:“那么告诉我吧,去往最高上三层的通行密码。”

作者有话要说:  大监狱异种们的心态变化,大概类似于一群骄傲又凶狠的流浪狗,突然发现一个叛徒投奔成了一只家犬,还获得那个人的摸摸头。不仅区别对待,重点是那个人祂们本身也有点开始心水……

异种们:一……一点也不酸!可恶!

感谢在2021-08-29 23:55:44~2021-08-31 01:1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月礿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礿妜、优优不秀、 2个;雷神、coraline_灬、倌笙、黎生夏月、wen、五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三流浅 193瓶;陌渊 82瓶;38287218、lianyunxue 70瓶;九月 60瓶;minmin、雪舞聘婷、vivi 50瓶;泠玥 40瓶;七一 30瓶;pingguo15303、18allyyds 25瓶;珠头猫 22瓶;甜冰茶迪西馅饼购买私、吃货咸鱼少女、anar_kh、名字什么好麻烦、xiaonn 20瓶;粉钻晶心 16瓶;gaztia 15瓶;sherrylee、紫、自由的风、 时过境迁|、不是怂是从心、考卷密封条、芒果爱、秦子胥、日晨季春、繁花、笑骂随意 10瓶;家养羊驼宝宝 8瓶;九皋、48140547、秦铭、卿卿、阿萨姆岩盐芝士奶茶、钢琴10、细雨轻飘、glory 5瓶;风中夙愿、26637944 4瓶;渡荏苒 3瓶;家养animal、筱晓、49143577 2瓶;萤木、威斯拉、锦绣未央、独酌陈酿、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