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3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三区机器人被销毁。”

“十二区机器人拦截失败。”

“目标突入十区……”

一道道冰冷的机械汇报声, 在一区一间冷寂的房间响起。

只见墙壁上显示的线状地图上,有一个红点正在以恐怖的速度向着一区而来。

“看来你的机械改造部队失败了,对方的实力应该很厉害——”

房间唯二两道身影之一开口, 声音带着一股青年特有的俊朗和清爽。

他说完侧眸望向正躺在病床上的另一人, 双手抱臂,期待般的摩挲下颚, “会是你的敌人吗。”

“咳咳……”病床上苍老的男人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 男人的声音沧桑而沙哑,“我已经让机械部队无差别清理楼层。”

病床旁的心电图一阵波动, 老人的胸腔仿佛一个破损的风箱,顿了顿说:“如果对方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难而退。”

“说出这样的话……”青年模样的人笑起来,“看来你已经决定好了。”

老人说:“我不剩下多少时间了,这样的我是无法镇压这次蓄谋已久的暴动的。或许就像你之前说的,塔尔塔罗斯终将成为历史。”

“那真遗憾。”青年耸了耸肩, 金棕色的眼瞳微微泛起金芒, “我还挺喜欢这里的。”

“……喀诺,你喜欢人类吗?”老人突然问,“从数年前通过深渊裂缝来到这里, 此后一直往返于两侧——这样的你对于两个世界都是怪异……”他顿了顿, “是因为喜欢人类吗。”

“嗯?”被称作喀诺的青年回答,“与其说是喜欢, 不如说是好奇。我之前说过,我是因为一个人而想要了解这个世界。”

老人:“那个人是个人类?”

看到喀诺表示默认的凝视, 老人叹了口气,“真是不可思议啊,有机会真想认识一下那个人, 或许……梦想中未来两个世界构建友谊,和平相处的画面会成真。”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居然还有这么远大的想法。”喀诺不知想到了什么,垂下眸子轻笑了一下,“或许你跟他,真的会谈得来也说不定。”

“哈哈……”老人吃力地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以后你要找新的去处了,也许你该去找那位你愿意为之了解这个世界的朋友了。”他仿佛看透了对方一般,意有所指地说,“一直举棋不定可不行。”

“……他身边不缺我这一个。”

喀诺语意不明,随后幻化出作为武器的双钩,缓缓起身,“况且我诞生于深渊的千风……风是最自由的,绝对不会停留于任何一个地方……或是任何一个人的身侧。”

说完,仿佛为了确信这一点般,他握紧了双钩的护手月牙刃。

“——警报,入侵者已抵达九层二区。”冰冷机械音再度提醒。

“那就拜托你了,喀诺。”老人收回思绪,平稳开口。即便那不知是敌是友的来人已近在咫尺,却并不怎么担忧。

因为他清楚面前青年的力量——在对方第一次降临这个世界,并恰巧出现在大监狱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将是塔尔塔罗斯隐藏的最强防线,是最后的镇守机关。

只要有对方在这里,不论这个监狱混乱成什么样子,最终的主动权依旧牢牢地握在他们手中。

而这,也是他作为总狱长却收留甚至藏匿一个深渊来客的原因——这正是他们最初建立的,一份各取所需的合约。

喀诺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手中的双钩微微嗡鸣。青年低头,金棕色的眼瞳亮起奇异的光芒,“你也渴望很久了吧,搭档,是时候出去活动筋骨了。”

随后,喀诺引动周身狂肆而兴奋的气流,对墙壁上的显示屏命令道:“告诉我那个人现在的位置。”

智能程序立刻将入侵者的画面调出。

——只见画面上,银眸青年正飞快地跳跃在爆裂的熔浆之间,他一路踩踏着岩石,一路将拦截的机器人利落消灭。

每一道银蓝色的光芒闪过,就有至少数个机器人倒下,迸溅的电流照亮了青年剔透的双瞳,仿佛雷光中诞生的君王。

那一击即中的手法,让病床上的老人都不禁惊讶,“居然不是思科特或者肖伦?”

老人没想到来的不是他预想中最有可能的两位,反而是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他深深沉吟,正考虑着什么,却忽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对。

——风,乱起来了。

原本平和流动在病房内的空气,不知为何猛地搅起大大小小的风旋。吊在一旁的点滴瓶开始摇摇欲坠,空置的躺椅突然晃出吱吱呀呀的嘈杂声音。

老人不由心头一跳,下意识看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

——如同被什么击中了一样的神情。

那原本跃跃欲试的暴风化身,像是突然偃旗息鼓的大军,那双原本泛着金辉的金棕色眼瞳,此刻却失焦般地凝视着显示屏中的画面。

“轰——”小小的爆音突然响在上空。

老人忽然觉得头顶有点凉,他抬头一看——是翻搅而起的飓风粉碎的天花板,正卷席着粉屑从上方呼啸而过。

老人:“……”

终于,金棕色眼瞳的青年缓缓望向了他。

只是那双眼睛里分明的动摇,却立即让老人不详的预感抵达顶峰。

总狱长苍老的面皮抽动,额角蹦出青筋,语气陡然犀利,“你该不会是想不战而逃吧?”

“……”

总狱长:脏话jpg!

……

另一边,正在赶路的陆糜停在了最后一道阀门前。

一区。

门上大大的标记写着。

“就是这里了。”他一挥银枪,破开熔浆升起的晦涩浓烟。

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九层越发像爆发的火山口,滚滚浓烟已经到了完全遮蔽视野的程度。

“呼——”

随着最后的大门被彻底打开,一阵狂暴的风突然从通道深处涌来。

呼啸的狂风像游弋的狂龙一般,穿梭而过。

陆糜的衣角在风中剧烈翻飞,他下意识伸手挡在面前,周围的浓烟像被驱赶的野兽,咆哮着冲出通道之外,四周为之一净。

陆糜回头望了眼清空通道的狂风,似乎觉得奇怪,眉头微皱。

“砰——!”

就在这时,通道内的一扇门被整个踹了出来,直直地向陆糜压来。

他一枪穿过门扉,反手将它甩到了身后。没有去管大门撞上墙壁的轰然巨响,他直接看向通道内正缓缓走出的一道高大身影。

——又是机器人?

不,不对。

陆糜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机器人”跟之前见到的那些都不一样,他的眸光落在机器人的关节上,总觉得这躯壳仿佛套在外面的甲胄一样。

“前方禁止通行。”冷冰冰的电子合成音,从机器人身上传来。

陆糜不由一挑眉,呵,这话……

“虽然不觉得你能听懂。”他看向面前的巨大机械,“不过我是来找总狱长的,就跟他说是肖伦要找他。”

“肖伦是谁?”银眸青年话音刚落,机器人便立即问道。

不知为何,陆糜从这电子音里听出来一股莫名的不高兴,他探究地看过去,“你能自己思考?”

“……”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机器人立即双手蓄力,却并不是如同之前机械部队那样的激光炮,而是手腕处变形出的双刃。

随后,机器人周身的气流陡然狂暴,如同脱缰的飓风般朝着陆糜瞬间袭来。

双刃与枪尖猛地相交,僵持在空中一秒,银枪顺着刃身一路滑至机器人面前。

在距离拉近后,陆糜从这个机器人体内听到了一道不稳的呼吸声,他似乎愣了一下,“你……”

空置的另一把刃将银眸青年格挡到一边,陆糜不得不向后跳离开原地,他落在一道就近的岩石上,翻转手腕持枪而立。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混乱的脚步声。巨大的狮鹫与蛮蛇出现在通道口,望向这边。

狮鹫煽动双翼,破开蔓延至脚边的熔浆,口吐人言道:“你还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蛮蛇对狮鹫翻了个白眼,这么不会说话,活该没人要。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对方的鄙视,狮鹫刚要炸毛,蛮蛇便冷静地无视对方转而对陆糜道:“熔浆开始朝着第八层坠落了,上三层以外的地方没有可以承载高热的材质,按照这个进度塔尔塔罗斯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如果你还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最好尽快。”

说完,蛮蛇率先踏出一步,看了眼陆糜跟前的机器人,“我们可以帮你挡住它。”

“……”

陆糜敏锐地察觉到机器人内部的那道呼吸猛然急促了一下。

啊,果然生气了吧。

“不用。”陆糜枪尖翻转,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很快就可以解决他。”

说完,他抬头看向面前冷冰冰的机械,目光仿佛透过躯壳看清楚了什么,随即,他银眸微动,嘴边露出一抹笑。

“附魔——”

银色的风,突然缠绕上他手中的银枪,像飘散的绸缎,凛冽又恣肆地飞舞。

面前的机器人忽然呆住似的一动不动。

但银眸青年并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他横枪于胸前,说:“千风的化身,喀诺,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我若呼唤你的名,你应把你的力量奉献于我】

这是写在密钥之书上最初的契约,但是——

“拒绝也可以哦,没关系,比起使用你们的力量我更喜欢那些知识,所以这并不是非要遵守的铁则。”

在后来青年曾经澄清过这么一次,只要他们拒绝的话,就不会强行征用他们的力量……

只要他们拒绝的话……

然而下一秒,聚集起狂风的银枪爆开前所未有的巨大能量,那个被呼唤的名字回应了他的期待。

风能席卷过周遭的一切,狮鹫等人不得不眯起眼睛抵挡铺天盖地的砂石,就连蛮蛇也惊叹,“何等惊人的能量!”

第九层的熔浆一瞬间被飓风扫到了一边,在枪尖近乎凝为实质的能量中,陆糜朝着面前的机器人径直挥去。

时间仿佛停止在此刻。

直到陆糜的声音再度响起,“……千风的恶魔会被风杀死吗。”

“啊……”空气中,不知是回应还是叹息的声音。

在散落一地的机器人躯壳里,一道身影静静地躺在零乱的零件中,他一手轻轻挡在额前,逆光望向缓缓走到他面前的银眸青年。

“不知道呢。”金棕色眼瞳的人低吟一声,不知是挫败还是兴奋地一扯嘴角,“但也许能够被你杀死。”

陆糜神情一松,将银枪收到身后,俯身向地上的青年伸出手。

喀诺毫不犹豫地握上去,借助对方的力量站起,然后抱怨似的将身子靠在对方身上,“下手太重了吧。”

陆糜姑且没有推开对方,“那不是你借给我的吗。”

知道这力量是用来打自己的,还给这么多——怎么看有问题的都不是他吧。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刺人的注视。

陆糜一回头,对一脸懵圈和复杂的众多异种解释道:“这是我认识的朋友。”

众位异种当然看出来了,在喀诺脱掉机器人躯壳后,对方身上那股强大的气息就没有再掩藏过,连空气中的每一道风都流通着充满压迫感的力量。

狮鹫看起来有些无法接受:“深渊中的高位恶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喀诺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思,直到陆糜也向他投来好奇的视线,陆糜回忆似的说道:“上次见面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吧,我以为你还在深渊四处旅行。”

陆糜契约过众多恶魔,每一个的性格都不一样,喀诺属于其中十分独立的那一批。

大约因为诞生于风的关系,喀诺并不时常在陆糜身边,对方更像是来自遥远之地的一位朋友,哪天路过你家的时候就会忽然出现,陪你看着星星品过美酒,然后第二天再度踏上旅程,等待下一次的有缘再见。

不过也得益于对方的来无影去无踪,陆糜与对方的相处时间相对较少却更加自然,也更接近于人类之间“朋友”的相处模式。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喀诺拨弄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被风刃划破的衣襟让他苦恼地皱了皱眉,“别看我这样,我现在可是这座大监狱的王牌呢。”

陆糜继续踏过狼藉的地面,朝一区深处走去,闻言微微侧头,“那雇佣你的人现在一定追悔莫及了。”

“哎,才不会……”喀诺几步跟上来,将手背在脑后,毫不在意被划开的衣服下露出的肌理,“除了你以外,我还没有输给过其他人。”

而等到陆糜来到一区最深处的房间,看着这被布置成病房一样的地方此刻无比破败,仿佛飓风过境般的场景时,他不由将深深怀疑的视线投向身后心虚别开头的人。

陆糜:“你对你的雇主出手了?”

喀诺:“……没有。”

总狱长从病床上呻/吟着伸出一只手,颤巍巍地指向角落被风翻倒的机器,“救命,谁帮我开一下呼吸机……!”

陆糜:……?

喀诺:!

作者有话要说:  别人眼中的大监狱:人间地狱!

陆糜眼中的大监狱:逐渐变成自己家。

顺便喀诺其实是不喜欢被束缚的那一类人,但感性和理性是不受控制的,于是暗搓搓地去研究人类世界,想要知道陆糜为什么对回另一个世界那么执着。

感谢在2021-09-01 21:41:12~2021-09-03 00:58: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胡萝北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黎生夏月、2485422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打酱油的四月酱 100瓶;黎生夏月 64瓶;via 50瓶;阿塔尔 40瓶;奈布 38瓶;回峰溯雪、九99感卯0、幻露茯苓、辰初、陶荣 30瓶;seven时 22瓶;渊白、作者今天更新了吗、最后的倔强、番茄馅汤圆 20瓶;谁的挚友掉了 17瓶;叶梓 15瓶;嘉嘉、丹青水墨、折月煮酒 10瓶;子非鱼 7瓶;酌秋 6瓶;丸栀、兰君、是豆腐子啊、忆子朝、雅柏菲卡、雨尧、莲子、有匪君子、at 5瓶;白衣点墨,素心若雪、阿清 3瓶;秋烨、求各位太太不咕咕、威斯拉、七百亲老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