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是……”

疯狂动摇的话语回荡在众人唇边, 却怎么也吐露不出。

他们瞳眸震颤,踟蹰不前,甚至怀疑眼前的笼罩在金色辉光中的人与之前的那个究竟还是不是同一个人。

究竟是神灵的残息借助他身降临?

还是原本沉睡的神灵终于觉醒?

那双银色的眸子倏然投来轻轻的一瞥。

澄澈的眼瞳无悲无喜, 却让在场的巨人们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巨人们脸上浮现出因自身退缩感到耻辱的薄红,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时开口。

喀诺举起武器在一旁戒备,然而他已看出这帮巨人的斗志已经去了一半, 于是大部分注意力都转向了河畔的身影。

人群中鬼面少年则微微张开嘴, 略微急促的吐息全被闷在面具之后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那个传说是真的?祂到底……”

没有人在这时候动作, 他们仿佛被定格了一般,一举一动都被半悬于空中的那抹金色完全牵引, 唯独心脏的声音在耳边疯狂跃动。

与此同时,造船厂内。

被奴役的妖精种和一些其他种族正被关在大船之中。

这艘巨船除了无法横渡死河以外, 其他功能已经齐全。这些奴隶和船工们除去干活的时间以外,几乎都被锁在大船的货仓之内。

封死的门窗日复一日地消磨着他们的意志,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就是这里……!”突然, 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随后一群人冲进了关着他们的船舱之内。

浑浑噩噩的异种们抬头,望着开始努力撬开他们身上锁链的人, 慢半拍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是反抗修罗种统治的反抗军!”那人飞快地答道,同时因为怎么也打不开的锁而死死皱眉。

被锁住的异种们便麻木地望着他们动作,如同一潭寂静的死水,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他们早已没有期待。

“鬼面呢?”那人回身问其他人,“他传回来的消息,他自己人不在这儿吗?”

“先别管他了!这次混上来的未免太过顺利,那些修罗种都去哪里了……”旁边的人显然对这异常的状况倍感不安连声催促。

而这时, 一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同伴的惊呼:“喂——你们快看!!”

那名同伴正扒在船舱一道细小的缝隙上,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他的声音微微发颤,身体的抖动越来越剧烈。

众人对视一眼,第一时间浮现上的是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看见了外面围拢过来的修罗种大军,这次行动搞不好是陷阱?

他们心中陡然一沉,猛地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当第一个逐渐走向船舱墙壁的人,他的手刚刚碰到墙上的缝隙时,瞬间被指缝中满溢出来的光芒猝不及防刺得眼睛一痛。

那是……!

——死河之畔,人们见到陆糜蓦然抬手。

佩戴于腕部的光圈轻轻荡出铃铛般的空灵声响,瞬间霸占了他们所有的感官,所有人一下子紧紧盯着那只手移动的方向。

下一秒,原本聚拢周身的点点金光随着他指尖一点,突然飞跃出去。

每一点金光都拖曳着长长的光尾,一刹仿佛此世开天辟地以来最盛大的流星雨,冲开死河的迷障。

“那个方向是……不好!”这时,巨人们终于反应过来。

他们徒劳无力地迈动双腿在大地上奔跑,宛如传说中的巨人追逐太阳,挽留那抹耀光的日轮。

整片大地都因为巨人们的跑动而剧烈震颤起来,然而众人望着他们回援向造船厂的身影,心中不知为何蓦地升起了一抹诡异的怜悯。

要知道现在最佳的方法是攻击作为源头的陆糜,说不定能打断对方——可是他们回避了。是没想到,还是故意不去想?

你们在动摇什么?在踌躇什么?在逃避什么?

果然,巨人们完全追不上光的速度,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光芒包裹上巨船,然后将它托起。

升起的巨船飞跃过巨人们的头顶,直直地落到陆糜跟前。

“轰隆——”

巨轮落入港口河流的声响,仿佛也是尘埃落定的一声。

船内传来无数清脆的破裂声,那些锁困船中人员的锁链被附上的金芒尽数破开。

大船的舱门一道道轰然打开,荒野的狂风呼啸着灌入,将整船的气息流动一通。

在陆糜和其他人的注视下,过了好一会儿,那些船工们蹒跚的身影才一个个走出。

这些人仿佛久不见光的地下生物,自洞口探头尝试了好几次,才终于鼓起勇气走出。

随后,他们就见到了正温和注视着他们的陆糜。

那双一尘不染的银眸拥有着高洁的神性,你若畏惧仰望,它便显得冷漠威仪。你若感激涕零,诚惶诚恐,它便如原初创造万物的父般慈爱平和。

于是,跟随在他们之后犹豫走出的反抗军们,便看见这些麻木的船工们突然神情一动——仿佛提线的木偶挣开线,第一次凭自己抽动僵硬的面部。

“你不能……”修罗种的巨人们终于再也坐不住,这艘船这些人是他们整个南域奋斗数十年的结果。

然而那巍然不动的金色神灵只这样淡淡说道:“我能。”

脾气最暴躁的青角巨人陡然沉默,随后握住武器的手猛地绷起青筋。

“你做什么!?”其他巨人猛地按住他欲要举起武器的手,“我们现在不是他的对手!”

仿佛是害怕被听见,从来不屑掩饰音量的巨人们第一次压低声音,每一条筋脉都在暗自用力。

青角巨人胸膛剧烈起伏,但那并非完全因为愤怒,同时也包含着与某种莫名敬畏对抗的战栗,“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从今往后我们修罗种在南域还有什么威信和骄傲可言!!”

而隐隐作为头脑的黑角巨人扯了扯嘴唇。

——与一个强大的,疑似活生生的传说对抗,光有勇气是不够的。

黑角巨人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近乎自暴自弃地在心里呼唤着他们的王。

是了,这种情况唯有修罗种的王才能给他们指引方向,才能稳住局面……绝不是因为他想要逃避!

在巨船上的众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那个疑似救了他们的人驳斥了修罗种的话,而修罗种竟然没有反击回来。

安全感!这个人给了他们最缺少的安全感,所以至少现在有这个人在场,他们可以放声哭出来了吧?

“西法!东法……!”左法、右法在大船上的人群中看见了角落里妖精种们,他们呼唤着熟悉的人的名字,眼泪汪汪地扑上去与他们拥抱到一起。

“太好啦,陆糜真的把你们救出来啦!!”

那仿佛是一个信号,瞬间大船各处响起了发泄般的哭嚎。

一些稍微冷静的船工们诚惶诚恐地跪拜在地上,向他们的救赎者告罪他们无法控制的泪水和吵嚷,唯恐被那抹金辉因厌弃而丢下。

陆糜只是安静地将这副场景纳入眼底,过了几秒,他眸光微动,忽然抬头看向了远处某个方向。

而在他这个外人之后,其余修罗种们才慢半拍地抬头。

“这个气息是!”修罗种们的脸上露出无比惶恐的神情,甚至口吃了一下,“是是……是王来了!!”

黑角巨人面容一滞,觉得自己的嘴大约是开了光,这才刚念叨完本尊就真的来了,他随即露出异常矛盾纠结的神色,竟一时分不清他们王的到来时好时坏。

空气中的死气陡然浓郁,甚至到了近似阴云密布的程度。

陆糜不知道修罗种是不是个头越大越厉害,但眼前出现的这位修罗王显然是他见过最巨大的巨人——

对方仿佛一座一动的大山,浑身被笼罩在一团漆黑的死气里,完全看不清面容。

众人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破了胆,他们似乎真的将陆糜视为了神灵,不断呼唤着他的存在祈求庇护。

而很神奇的是,那些甚至只存在于心底的求救,陆糜都可以听得见……这也是妖精种的力量吗?

在这众多呼唤声之中,有一道尤其振聋发聩,仿佛朽蚀了千百年的洪钟般刺耳嘲哳。

——“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来!!”

那声音凄厉又疯狂混乱,清晰地敲击在陆糜心底,他顺着这道心音看向它的主人。

——是修罗王。

而此时,修罗王巨大的身影一路踩踏着王城建筑的顶端,仿佛移动天灾般,在一座座坍塌的瓦砾中由远及近地飞跃而来。

终于,祂抵达了造船厂一带,并瞬间注意到了那半空中再明显不过的金色身影。

“……!”

那一瞬,隐藏在死气之后的眼瞳霍然收缩又张大。祂顷刻高高跃起,轰隆一声直接落到了陆糜面前。

大地顿时尘土飞扬。

那如附骨之疽般浓郁的死气已经到了连黑角巨人等修罗种都无法靠近的地步,然而与对方极近的陆糜却丝毫不受影响。

甚至在那些死气企图侵扰上金色的身影时,被他周身聚拢的光点直接净化开去。

“王……”黑角巨人艰难地上前一步,抵着刺痛血肉的死气刚想说什么,就被直接打断。

此时的修罗王已然听不见别的声音了,他直直地望着死气被净化的一幕,“拥有这份力量……果然是你,引渡神!!”

修罗王的话语显然比任何人都有分量,就连原本那些被囚困得头脑混沌的船工们,也在这时回过神来。

“拯救我们的……是神?”

“那真的是引渡神吗?”反抗军与鬼面集合,不敢置信地问,“传说中的那个?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而已!”

鬼面动了动唇,最终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修罗王对他看起来……”他有些担忧地注视着那抹金色微微皱眉,“很执着。”

“那不是肯定吗!”反抗军中有人直接倒抽了一大口气,“横渡死河是修罗王毕生的愿望,早知道有能够接引的神灵存在他还要什么妖精种!?”

然而鬼面的眉头却更加紧锁,不,绝对不止是这样!

“我一直相信着你的存在,一直相信着……百年来日复一日地呼唤着你……”

就在众人还沉浸在真的存在神灵这一事实的冲击中时,修罗王浑厚的声音已经传了开来。

那声音中蕴藏的沉重分量与深邃情绪,几乎让他们以为对方已经陷入癫狂。

“可是你为什么不回应我,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我明明是这个世界上最虔诚信仰着你的人,你缘何抛弃你最忠诚的信徒!”

“如今你又因为什么回来,莫非这群蝼蚁的呼喊竟比我更让你垂怜!!”

陆糜只是平静地望着越来越激动的修罗王,缓缓说:“我并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

修罗王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忽然死死地看向陆糜,“不,你是。”

那高大的巨人突然举起手掌向陆糜压来,然而陆糜又岂会被对方击中。

倒是其他人提心吊胆地望着那抹熠熠的金轮,如同黑暗中的生物第一次朝见太阳,连每一分余辉都万倍珍惜。

——不,别伤害他!

——别夺走我们的光!!

这是此刻大多数人来不及说不出口的嘶吼。

他们脸上狂热又隐隐不顾一切的疯狂让其他修罗种都不由侧目,甚至出现了错觉般一闪而逝的胆寒。

“这群蝼蚁……”修罗种们下意识瞪大了眼睛。

而此刻避开修罗王一击的陆糜已经飞到了死河之上。

他身后微微张开的光翼无限蔓延向两侧,仿佛混沌的永夜中陡然出现了破晓的天光,成片的死气被涤荡开去,露出死河少有人真正看清的湍急河流。

与此同时,修罗王落空的一击拍进河中,陡然分开一道水路。

“呜——呜——”

是船的鸣笛声。

陆糜不由侧目看去,竟然发现有一艘船出现在了死河之上。

那艘没见过的船飘摇在波澜起伏的汹涌河流中——

“救救我们!”

“救命!!”

陆糜听见船上传来此起彼伏的呼救声,同时甲板上奔出几道人类的身影。

“神啊,请救我们离开这里……!”这些人死命抓住船杆,面露绝望之色。

人类的船?

陆糜惊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刚要动作,死河之畔的人群见到他的动作骤然骚动起来,同时鬼面少年冲出来飞快道:“别去,那都是死河的幻象,是像海市蜃楼一样不存在的东西!”

这些常年生活在南域的深渊生物们显然对此十分了解。

有时候幻象还会变出一块新大陆,诱骗无知的异种淌入死河,然后那些异种果然就此再也没回来过。

反倒是本该趁势追击的修罗王在看见那艘船时动作一滞,突然瞪大了眼睛,“那是……”

但陆糜没有犹豫,因为他确实听见了心音,那不可能是幻象。

于是金色的神灵陡然掉头,转向死河汹涌的河流深处,只能站在岸边的众人瞬间瞠目结舌,提心吊胆地注视着他的身影。

——他们此刻甚至不知道该向谁去祈祷。若凡愚向神祈祷可以保护自己,那若是他们想要保护他们的神灵,又该去祈求谁才能让对方平安无事?

而紧接着,众人便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道金色的身影融入了幻象之中。

众所周知,幻象本身是不存在的虚影,所以没有实感也无法触碰到,然而此刻,金色的神灵却分明拨动了船舷,甚至与船上的人发生了互动。

“你们从哪里来?”

金色的神灵从天空降下,落到船上的人类面前。

那群人类原本涕泗横流的狼狈模样定格,岸边的异种们甚至可以清晰看出他们的错愕与震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9 23:58:59~2021-09-10 23:58: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073655、廿八 2个;月礿妜、托马斯大布鲁斯德古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净安 90瓶;阿静 70瓶;30723023 40瓶;缓缓归矣、陆 30瓶;许泽清、秋风雪一团、喬家小羽、退役熬夜选手、芜小居 20瓶;霓裳 18瓶;蜜桃乌龙波波奶茶 17瓶;无酱 16瓶;陌柒 15瓶;夏日微凉、巧克力蛋糕、渣冬、躺着的咸鱼、古義、找书就是难、月莹、每天只想睡觉、白夜凌歌、喵子狸、辟邪小菖蒲 10瓶;凌莫挽 7瓶;雾柒什、dio小面包工房、都要学、琴音、浅夏 5瓶;夙言 4瓶;夏零 3瓶;江镜九、竹子、嘚、z、简氏君白、月眠、宫尹★本命猫 2瓶;威斯拉、三水水、47531951、暗香浮动月黄昏上、ikk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