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喀诺侧目看向陆糜动了动唇,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为什么不看我……”

“你为什么不看我!!”

在金色神灵转头的当口,那修罗王突然魔怔似的高吼一声,浑身的黑气暴涨成铺天盖地的阴翳, 让天空都骤然暗淡。

“王!?”巨人们慌忙喊道,声音却全然传不进对方的耳朵,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曾退去。

这时陆糜终于回过头来,淡淡地说道:“那么我也问你一件事。”

什么?修罗王安静了一下。

陆糜俯瞰着他, “在知晓了我与妖精种的关系之后, 你为什么觉得我还会引渡杀死了那么多妖精种的你。”

“……”

——头好痛!

包裹在黑气中的修罗王面容不清,他突然抱住自己的脑袋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

漆黑的死气凶煞无比, 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无比心惊!

陆糜并无惊讶之色,在他的意识空间中, 密钥之书翻阅得原来越快。

鬼面少年见到其他巨人并没有露出吃惊的神情,反而焦灼无比地试图唤醒修罗王, 显然不是第一次遇见对方的这种状况。

他不由喃喃道:“这种精神状态,难怪修罗王自几年前就几乎不再离开修罗城……”

下一秒,修罗王突然仰头长啸一声, 仿佛受惊的凶兽般转头向修罗城所在的方位狂奔而去。

一众巨人连忙追上,王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那死气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

“好机会!”反抗军们对视一眼,猛一攥拳, “如今正是推翻修罗种的大好时机!”

他们双目灼灼,当然没有忘记正悬空在天上的金色神灵。

然而那金色的人影只静静地望着修罗王远去,似乎并没有进行下一步的意思。

“你们还在等什么?”还是鬼面少年最先回过神来,他压住脸上的面具,“让首领将大部队迁向王城,决战的时刻到了!”

“哦……哦!!”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又期待踌躇地反复望了望那抹金色, 兵分向王城与他们的基地飞快离去。

而鬼面少年并没有急着离去,这里距离王城很近,在大部队驰援来之前他还有一段时间。

这么想着,他不由将目光投向空中垂眸仿佛陷入沉吟的神灵——如今的你,究竟在思考些什么呢?

以凡愚的身份去揣测神明的想法似乎有些愚蠢。然而他就是不可抑制地感到好奇。

“祂们真是不要命。”在场大约唯一能够理解陆糜此时心情的喀诺,突然莫名说了句。

“……嗯。”陆糜低低地应了声,他自然知道对方说的“祂们”并不是指南域的任何人,而是另一侧遥远大地上企图横渡死河的疯子。

“要我去接祂们吗?”喀诺问。

陆糜:“不必。”

喀诺闻言便不再多言,原本他对此事便毫无积极性,甚至完全不担心——虽然他暗地期待“意外”这种东西的到来,不过那帮家伙里与他实力相当的不在少数,要出事恐怕还真有点难……也许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可以。

快停止你的危险想法!!

千风化身一脸清爽地笑容,转而不动声色地打量起陆糜的表情来。

而正被诸多人关注的陆糜——他其实什么都没有想。

总之……

跪安吧,爷累了。

打破现场沉寂的是一名惊慌失措跑过来的反抗军,“救,救命——!修罗王,修罗王祂疯了!!”

这正是一切暴走的开端。

巨大的——比以前更加巨大百倍的巨人从王城中站起。

仅仅是站立起来这一个动作,便让风云骤变,狂风呼啸出轰隆隆的爆音。

祂头顶苍穹,脚踩大地,浑身包裹在死气之中,仿佛第二条惊涛骇浪的死河,移动中甚至能够听见无数怨魂的哭嚎。

赶到死河之畔的反抗军大部队见到这一幕,无数人当即脚下一软,兵器掉落了一地。

“那,那是什么怪物啊!!”毁天灭地的压迫感,顷刻摧毁了许多人的斗志。

鬼面少年也脸色一变,下意识望向空中的陆糜。

金色的神灵似乎早有所料,说:“这些年来他杀死了无数妖精种,那些缠绕他不休的死气便是来自妖精种的孽报。”

如果这里不是拥有死河的南域,如果死去的不是于死河最特殊的妖精种,如果陆糜不是恰好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到来……

原本被彻底吞噬只是时间问题,而陆糜的出现显然激化了这个过程,让结果提前到来。

“你们都听到了?”陆糜望向同样赶到后呆呆望着修罗王的巨人们,“你们的王已经彻底堕落为只有业障和执念的疯子,该放弃了。”

“……”

长久的沉默。

然后,并不算意外的,那些巨人拿起武器守在了修罗王的身前。

陆糜从中看见了眼熟的黑角和青角巨人,那孤注一掷的神情显然已经说明了一切。

“罢了。”他于是轻轻说。

或许这就是深渊物种的特性吧,对于任何一个种族来说,王都是一个最特殊的存在。

一如他自己对于恶魔们的意义。

“我早该知道的,如今的目标只有一个——”那黑角巨人突然哈哈大笑,“深渊恶魔的共主,引渡死河的神灵,我等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敌人、最终极的追求!!”

巨人们的目光齐刷刷投向那抹金色,那是倾巢而出的所有修罗种。

“还挺会挑对手。”喀诺拦在陆糜神前,金棕色的双眸亮起锋锐的金芒,笑意不达眼底,“不过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说过王对王,臣对臣。凭你们还没有资格对我的王出手。”

“话虽如此,但你一个人想要对付我们所有未免太过自大。”黑角巨人心里还抱有希望,如果能够让陆糜“净化”修罗王身上的死气的话……!

晦涩的天空之下,唯一的光源与守候在他身前的风之恶魔,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矗立在无垠大地上的巨人兵团。

在无数矗立的巨人兵团之后,更有一道顶天立地的浓黑身影,如修罗恶鬼降临,向世间投来猩红的俯瞰。

这一幕实在颇具冲击力,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倾覆而来,仿佛天都有塌陷。

“我,我们怎么办!?”这也是反抗军第一次见到修罗种的全部战力,连说话都仿佛在从破风箱里嘶气。

“还能怎么办!”有人颤抖地重新拿起武器,“已经没有退路了,这就是终局之战!”

一直在观察陆糜的鬼面少年并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到紧张的神情,诚然他见识过对方强大的攻击和净化之力,但如今双方战力悬殊是事实。

就是这遍及大地的修罗们站着让他们砍,凭借那强横到仅次于龙族的肉/体,估计三天三夜也杀不尽。

而且鬼面少年十分在意刚才黑角巨人话语里提到的称呼——引渡的神灵他已经亲眼见证过,但……深渊恶魔的共主?

下一瞬,所有人突然听见了一声轻叹。

很不可思议的,在呼啸的狂风、修罗王发狂的嘶吼中,他们居然还能如此清晰地听见这一声叹息。

所有人下意识地循声朝那抹熠熠的金色望去。

随后,他们便见到那对金色的光翼向外舒开,同时银眸青年朝虚空中伸出了手。

只是在对方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那一直游刃有余地陪伴在其周身的男人,突然神情一肃。

喀诺甚至毫不在意身后随时可能袭来的攻击,他突然背向所有虎视眈眈的修罗种们,直直地朝空中的银眸青年突然单膝跪下。

——从银眸青年使用他的“权柄”的这一刻起,契约的印记开始疯狂闪烁。

千风的恶魔褪去了昔日的爽朗,从容,他飞快地切入了另一重身份,那是恶魔与他的主。

喀诺骤然正色的神情,让至今始终只见到对方笑吟吟模样的众人都有些不适应。

而修罗种们更是大惊失色,熟悉的不详预感漫上了黑角巨人的心头,上一次他出现这种预感后便亲眼看着青年觉醒成了引渡神,这次——这次又是什么!?

“不好,快阻止他!!”熟悉的话语,熟悉的挽留,熟悉的无力。

巨人们脚下一蹬,猛地飞跃到空中朝那人举起武器——

“嗡————”

奇异的嗡鸣声突然从虚空中扩散开来。

下一刹,所有人的脑袋骤然一痛,正在肆无忌惮破坏王城的暴走修罗王都僵直了一下。

那是一种来自更高位的力量降临的征兆。

作为“新人”的释光尽管对很多规则都还没有消化,却下意识低下了头。

随后,银眸青年从虚空中取出了一本[书]。

——它确实拥有着书的姿态,只是封面上流动的纹路与辉芒,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

所有人只是下意识看了那本甚至未曾打开的书一眼,便好像被某种力量抽出灵魂,然后抛坠到虚空,在这里他们只是一粒微尘。

接着他们看见无数寰宇,又见无数星辰,他们站在寰宇之中,星辰之间,向着极巨大的星球体坠落……钟声在敲响,他们飞跃无尽的天穹,从世界的一端及至尽头……

他们飞跃时间的长河,依稀见到世界形成的最初,继而钟声再度敲响,星辰陨灭,他们依旧是一粒尘埃。

在这浩瀚的知识面前,在这至高的法则面前,人人都显得渺小。

银眸青年甚至没有给袭来的巨人一个眼光,对方被无形的护罩阻隔在外,不得寸进。

“呼——!!”直到身体被触发保护机制,众人控制不住地跌倒在地上,才借机移开了视线。

四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他们按住快要窒息的心脏,天生敏锐的人疯狂流下生理性的泪水。

“那是……什么……?”

无法理解。

那是他们无法理解的东西,手握着那本书的青年更是他们无法理解的存在。

与此同时企图攻击银眸青年的巨人凝滞在空中半晌,终于轰然坠落在地,单膝点地疯狂喘息。

陆糜将众人的反应纳入眼中却并不意外,这是他第一次当众召唤出密钥之书,果然大多数人无法承受。

那就快些吧。

银眸青年随手翻开书本,上面活跃的名字们早已迫不及待,疯狂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他似乎颇为苦恼地扫视了一下,随后决定按照序列顺序来。

【密钥之书,若是以某个传说为原型,它真正的功能其实是“召唤”】

简而言之,被契约对象的全部都会成为密钥之主的东西,知识、力量,乃至于其本身。

不过陆糜一般只使用对方的知识,以“附魔”为标志而直接使用力量的次数都很少,召唤就更是屈指可数了。

想到那些正在奔赴向死河的感应,他觉得这次也不需要再特意征求他们的意见了,因为一切都很明显——

于是,陆糜开口唤道:“序列之二,绯。”

手中的书页骤然翻到第二页,同时上面的名字闪耀起前所未有的光辉,仿佛回应一般。

一扇巨大的赤色门扉骤然出现在陆糜身后,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那身门扉之后传来的扭曲热度,燎燃的火焰甚至透过门缝流窜出来。

而比那扇门扉打开速度更快的是陆糜的声音,“序列之四,耶德耶尔。”

“轰隆——”

又是一扇门扉从天而降,并排于赤色门扉旁边。

与此同时,第一扇赤色的门扉轰然打开!一道身影在红烟巨蛇的环绕下,自燎燃的猩红狂炎之后缓缓踏出。

陆糜继续道:“序列之五,阿奎摩罗。”

“轰——”

第三道门应声而落。

每一下都仿佛在敲击着众人的心脏,挑战着众人理智的极限。

但所有人都冥冥之中知晓,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23:58:19~2021-09-12 23:58: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礿妜 2个;雷神、廿八、高岭之花先生、紫幽兰、云,天上飘的那种、富婆的一天、卿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k 50瓶;燕归、cj的路过 30瓶;翊兮 29瓶;爸爸还是爸爸 20瓶;闻星、摇光、静儿、卿卿、月野雷鸣、素莲/六公子翎钦、呜呜,果茶好好喝哦、月莹 10瓶;萧十一郎、不正经的mr 9瓶;我只是个小废物蛋呀、清沐、白衣点墨,素心若雪 6瓶;落英缤纷、兜里有糖~、高岭之花先生、风慕灵、46058994 5瓶;简氏君白、宫尹★本命猫、ctch 2瓶;白桃桃子、秋烨、古古猫、浪里黄条、随遇而安、38394464、威斯拉、月眠、 /。 娇、无有为之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