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4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最后一个金球恋恋不舍地消散。

死河再度恢复了寂静, 唯有那汹涌的潮水回荡在深渊之中。

终于,巨人们迟来的嘶吼传来。

与此同时战场各处传来巨大兵器坠地的声音,“叮铃哐啷”的响动使得大地不断震颤, “不,不可能的……”

“修罗王真的死了吗?”这是同样不敢置信的反抗军们。

死河上只余下那抹指引般熠熠的金色,除此以外再无别的身影。

不管多么高大的存在,对于死河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沉没得何其之快。这再度证明了, 能够自由飞翔死河之上的引渡神果然是南域最特殊的存在, 独一无二。

“我们赢了!?”反复确认后, 所有人大惊大喜。

“我们胜利了——!!”

在骤然的空茫后,狂喜与激动如山呼海啸般涌上心头,死河之畔的人们高呼着,像高兴又像悲痛!

“多少年了, 多少年了!我以为我根本看不到这个时候!”

“逝去的同胞们可以安息了……”

“今后南域是解放了吧?我可以不用背负绳索在南域自由奔跑了是吗?”

他们并不担心那些还活着的巨人们。

先不提坚持到现在, 他们这边死了不少人,修罗种也一样死伤惨重。更重要的是, 对于一个种族来说,王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修罗王的死去意味着大多数巨人都失去了斗志, 除非他们还能立即选择出一位新王来。

但就现在来看,巨人们显然并没有那个打算。

“砰、砰、砰——!”眼熟的青角巨人踉跄地奔到河边,死死地盯着起伏的河水。

释光带领着一群妖精种飞到陆糜身旁,修罗王的死去暂时浇熄了他们胸腔中的毒火,此刻只警惕地望着他。

随后,青角巨人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很难形容那一眼中的情感。

这暴躁易怒的巨人此刻出奇的冷静,他没有指明,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对着陆糜说的:“我不会恨你, 但不是你赋予了王死亡,是王自己选择了这个结局!”

说完,青角巨人直接纵身一跃,跳进了死河里。

陆糜的眸光微微一动,在释光连忙看来时,轻轻摇了摇头,“随他去吧。”

除去誓死追随修罗王而去的青角巨人外,剩下的巨人们则在黑角巨人的带领下卸下武器,来到了陆糜面前。

这黑角巨人似乎是他们暂时推选出来的领头人,陆糜只看了对方一眼,就知道那些伤口都是喀诺留下的。

可以看出千风的恶魔完全没有留手,如果不是修罗种各个皮糙肉厚,黑角巨人绝不会只是现在勉强还能行动的状态。

在其余巨人都还在失魂落魄的时候,伤痕累累的黑角巨人说:“你赢了,修罗城也好我们也好,听凭你处置。”

恶魔们也聚集到陆糜身边,他们遵循陆糜的期望参与了这场战争,却并不关心除结果以外的其他,也无所谓这些巨人的下场。

于是陆糜选择将巨人们交给了妖精种。

释光反复确认陆糜真的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他,心中不由泛上震动,随后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说:“将他们押下去先关起来。”

那艘原本为修罗种们建造的巨船,终究迎来了它的“主人们”。然而巨人们这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登船,却是以阶下囚的方式,而昔日作为阶下囚的异种们则成为了押送他们的人,仿佛命运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您似乎有些惊讶。”在巨人们离开视野后,释光重新恢复了苍白却漂亮的笑容,亲昵地望着陆糜。

“我以为你会用……更残酷的方式。”陆糜平静地说。

“虽然我确实很想,可是那样的话,不就证明他们一直以来所做的是正确的?”释光轻声说,“修罗种——从他们的王开始奉行‘胜者生,弱者死’,所以奴役作为弱者的我们是理所当然的,一直到刚才为止他们都不觉得过去屠杀的行为是错误的。”

陆糜心神微动,就听见释光继续道:“所以我要他们活着,活到亲眼见到您所统御的南域——”

金银异瞳的妖精种仿佛朝圣般盯着他,同时眸中闪耀起奇异的辉光。

“那会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我觉得将您和修罗王作比是对您的侮辱,所以,我愿意将其称为信仰粉碎。”

陆糜还没说话,一旁的赛奥饶有兴致地睨了妖精种一眼,“倒是合我胃口。”

在陆糜的统治下,弱小的生物也能够活的很好,这点不需要怀疑。甚至那些巨人也会沦落为“弱小”的一份子,成为这条规则庇护下才得以存活的人之一。

——会觉得屈辱吗?会觉得不甘吗?会觉得是施舍吗?还是幡然醒悟过去的信条完全错了?

不管是哪一种,都注定他们要经历堪称折磨的心理斗争,正视过去犯下的业障并用余生去背负赎罪。

而那个时候,面对再度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妖精种,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不得不说,释光这手“先把坏人的三观掰正,再把对方过去干的罪行给对方看”的行为——嗯……已经开始期待了。

陆糜望了眼跃跃欲试的妖精种,终究没说什么,不过他觉得有一点还是有必要强调一下的,“我并没有想要统治南……”

谁还记得他最初只是为了防止巨人入侵常世?这是工作!

然而,不等他把话说完,反抗军和一众获救的异种们已经三三两两,互相搀扶着走到了河畔。

他们仰头望向被众星拱月的那抹金色,脸上是怎么也压抑不住的激动,“引渡神,修罗城往这边走——”

众人让开一条明明白白的道路,一脸希冀地争相自荐,“我们可以为您带路!”

修罗城,哦对了,还有修罗城。开战时随口说出来宣战并耍帅(x)表明决心的话。

“虽然修罗种此战倾巢而出,但也许还有个别留守在王城之中。”释光适时开口。

那也是个安全隐患。

于是陆糜在一群人的簇拥带领下,朝修罗城的方向飞去。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像一个王朝被打败后,新政权去前朝王城搜刮战利品的感觉?啊,他从容又安逸的……算了,那种东西从来没有过呢。(自暴自弃)

在陆糜的神游中,修罗王城已经近在眼前。

原本为巨人们建造的城池,那自然庞巨无比。而他们这群人就像一队误入世界级图书馆的蚂蚁,建筑物古老又高耸的穹顶上的图案因遥远都只能隐约看清。

而之所以说这里像“图书馆”,正是因为那一座座高高摆起的书架。

“以前修罗王为了寻找引渡神,对各种传说、文献都很感兴趣,曾经在南域大范围搜罗过留有记载的石板和文书。后来,搜寻的东西又加入了死河之外的其他三域的信息,我想应该是为了日后的征伐做准备吧。”

反抗军中负责带头的是鬼面少年,他往日为了搜罗情报混迹于各处,那些巨人也很少在意这些他们瞧不上的蝼蚁,因此他侥幸进来过几次修罗城,知道不少事。

不过比起那些陈列于书架上的书籍和石板,陆糜更感兴趣的是墙壁上那些宛如大教堂中的壮观壁画。

似乎察觉到陆糜的目光,鬼面少年张了张口,“啊,这些是……”

话还没说完,众人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修罗王城的中央。

在那里,一个高大的巨人正踩在同样巨大的梯子上,用大大的粉刷从颜料桶里蘸取颜色涂抹上墙壁。

反抗军下意识架起了武器,鬼面少年却忽然上前打招呼道:“图坦,好久不见。”

名为图坦的巨人闻言一怔,随后缓缓转过身来。

“……”他的目光扫过众人,随即定格在了伸展着光翼的陆糜身上,“引渡神……”

图坦从梯子上突然一跃而下,地上的众人猝不及防地震了震。

“你是引渡神。”巨人的声音仿佛滚雷般嗡动有力,语气却十分笃定全然不像疑问。

唯独悬空的陆糜不受影响,那巨人认真打量了他好几下,才说:“跟我见过的不太一样。”

“你见过我?”陆糜注意到巨人头上修罗种特有的角是断的。

“不算是。”图坦的目光始终落在他身上,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冒犯,大约是那目光太过纯粹,“我画过成千上万个你,在数不清的典籍中我无数次试图接近真实的你。”

那话语中的含义太过震撼,陆糜若有所感地朝身后看去。

只见大大的墙壁上,眼花缭乱的人物出现其中,这些人物大多形态各异,有些甚至是一看就是历史久远的只出现于石板上的粗糙形象——但每一个人都有一双标志性的光翼,所用的颜料都是金色为主。

“这都是你画的?”陆糜不禁问道。

“有些是我根据石板复刻上去的。”图坦这么说着,微微俯下身子,方便自己能够看得更清楚,“不过果然还是不一样啊……”

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重新直起身子歉意地俯了俯身,“抱歉,我并不是自来熟,只是——”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与你……与记载中的你接触太久,有的时候我常常会觉得自己早已认识了你许久。我今天已经工作了太久,或许等我休息一下稍微清醒之后……”

巨人挠了挠头,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随后他突然一顿,反应过来似的瞪大了眼睛看向陆糜——

“等等,你是真的引渡神!?不是幻觉??”

众人: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合着你之前觉得这是幻觉还能这么自然而然地对话?你以前该不会是有过这样的经历吧,这也太恐怖了!

鬼面少年惊喜地说:“图坦,他是真的引渡神,他真的出现并拯救了大家!”

“我竟然真的见到了本尊……!这是艺术家与他的缪斯,何等的佳话,何等的不可思议,何等的……”图坦因为见到陆糜而有些失控,正不断小声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什么。

那如痴如狂的姿态,让众人根本提不起危机感,不由放下了武器转而有些无语地盯着陷入自己世界的巨人。

直到鬼面少年说完,图坦的神情才骤然一滞,回过神来,“这么说,王他死了么。”

众人心头一凛不由再度戒备,然而陆糜却平静地飞到巨人面前,他看着他说:“是的。”

“啊啊……”图坦垂下眸子,“如此,也不算意外。”

“这个巨人?”其他人察觉到了图坦与其他修罗种的不同。

鬼面少年趁机小声跟他们解释:“图坦并不赞同修罗王的手段,所以断去自己的角——他把自己作为修罗种的标志与骄傲留给了王,此后作为一个普通的深渊生物为修罗城作画。我以前潜入这里的时候,好几次都是他帮忙掩护才没被抓住。”

“原来如此……”众人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因缘,于是望着巨人的眼神顿时缓和了许多。

另一边,同样听见话语的陆糜对巨人说:“即便不认同王的统治,也没有想过反抗或者背叛?”

图坦虽然奇怪于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因为他也曾经是我认可的王者,即使后来走错了路,他也依旧是我的王。”

陆糜叹了口气:“我虽然知晓深渊的生物对于王的执著,不过每一次还是会大开眼界。”

图坦小心翼翼地问:“是因为您作为神灵无法理解吗?”

“不,”陆糜难得沉默了一下,“大约是因为自己同样身处其中,所以反而有些害怕去考虑这些事。”

不知为何,图坦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原来如此,您也是一位‘王’啊。您的臣民一定很爱您。”

“你觉得这是件好事吗?”

“对于他们来说,是的。只要您存在,就会觉得幸福——这就是深渊之物眼中的王。”

“……我明白了。”

陆糜微微垂眸,随后看向他身后,“那些壁画画的都是些什么?”

“啊,这个么?是一个未完成的故事。”图坦一边仰头看向穹顶上的图案,一边说,“一个关于统一了四大域的神的故事。”

“统一四大域?”金色的神灵似乎笑了一下,“过去的人还真是什么都敢想啊。”

“但我觉得这个故事不错,如果深渊真的被统一,很多事情都能够避免发生吧……”图坦出神地呓语。

陆糜望着壁画,这时他被恶魔们、被妖精们、被不同的异种们簇拥着。

这一幕,既是畅想历史,亦是预言未来。

作者有话要说:  深渊版图三缺一。

感谢在2021-09-14 23:59:05~2021-09-15 23:59: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demeter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雷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任性 168瓶;小朱朱朱儿 80瓶;折月煮酒 14瓶;x-行舟、作者哭着往自己菊花里、月野雷鸣、江橙、海棠纷飞、懒癌晚期、叶梓 10瓶;小熊猫、西斜日落、宫尹★本命猫、都要学 5瓶;日晨季春 4瓶;月莹 3瓶;威斯拉、我最爱娇娇老婆、小淨、shelte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