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吃瓜的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 第七章:难道我要做太监了?

我的书架

第七章:难道我要做太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是那个版本,还是那个味儿。

  冯天宝微眯着双眼,看着秘籍里面的小人一个个变大,然后跟跳舞似的围城一圈,朝着他的双脚就钻了进去。

  不得不说,有点像做鱼疗。

  就像无数张小嘴不停的吻啄着他的双足。

  微微凉,微微发痒,时不时还有些刺刺的感觉。

  嗯……

  冯天宝忘情享受之时,一道金光将他的双脚紧紧包裹住。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金光慢慢变淡,全然没进他的足中。

  这时候的冯天宝已然全身是汗,酣畅淋漓。

  “好爽…”

  这感觉!

  一点也不亚于手机里打飞机啊。

  【系统就是牛批,赠送的武功秘籍就是不一样。】

  【别人修炼需要十年八年,我就一泡尿的功夫搞定。】

  【就是……头有点昏。】

  【身体有点虚,该睡了,该睡了!】

  ……

  ……

  翌日,巳时初。

  京城六子早餐店后院茅房内。

  冯天宝正在里面嗯嗯啊啊不停,在这三十五六度的高温下,他的上衣几乎湿透,半垂拉的裤子也惨不忍睹。

  好热。

  好想吹空调。

  不多时,茅房外的院墙中传来几个老妇咋咋唬唬的声音:“我的天啦,不得了了,醉仙楼的上等客房出了位娘娘。”

  “什么?是醉仙楼吗?”

  “是啊!我就说啊,醉仙楼每日住宿都要一两银子,简直就是黑店,居然还有傻子去住,原来是个贵人啊。”

  “那醉仙楼以后即使收费再高也能立牌坊了?”

  “可不是吗?这世道……”

  “那位娘娘漂亮不?”

  “马车就停在在你家隔壁,走,我们去看看。”

  两个老妇兴高采烈的声音,听的冯天宝有些懵逼。

  那个老妇说啥来着?

  醉仙楼出了个娘娘?

  他不就住在醉仙楼吗?

  怎么没听说?

  难道他就出来买个糕点顺便拉个屎,就出了这么大的瓜?

  “叮~恭喜宿主成功吃瓜,系统特别奖励速效疏通丸一粒。”

  还真吃了个瓜?

  也就是说醉仙楼真的出了个娘娘?

  等等。

  速效疏通丸?

  怎么听起来这么像治疗便秘的?

  系统怎么知道这该死的便秘已经困扰了他半月有余?

  太神奇了。

  卧槽。

  系统简直就是他的亲爸爸。

  冯天宝欢喜之余,一粒药丸已经顺着他的喉咙进入了腹部。

  伴随着腹部剧烈的疼痛感传来。

  身后的便桶中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爽!”

  冯天宝不禁闭起双眼,尽情的享受着这全身疏通的感觉。

  等等。

  正在他手脚发麻之时,突然想起了刚才的瓜。

  娘娘?

  “哐当~”

  冯天宝正在沉思,一股强大的外力突然将他面前的木门推开。

  木门上那尖锐生锈的门把手差点就撞上他英俊帅气的脸庞。

  “卧槽!谁敢打扰本大爷拉屎?”

  “没看到这个坑有人吗?”

  冯天宝一边抱怨着,一边准备起身。

  突然。

  两个身穿黑色锦衣,头戴黑色四方纱帽的男人站到冯天宝的蹲坑前。

  两人不由分说,一把提起半蹲在地上的冯天宝。

  “哎哎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干什么?”

  “我的裤子还没穿好……”

  “我……”

  伴随着一声闷哼,冯天宝只觉得后脑勺如遭重击。

  他没看到两人携带武器,只隐约看到其中一个男人高高举起的右手。

  卧槽。

  偷袭。

  不讲武德。

  冯天宝两眼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醉仙楼门口,车马如龙,人流如水。

  有的驻足观看,有的交头接耳,有的摩拳擦掌。

  似乎都在等待着,指望着一睹里面娘娘的芳容,好沾点喜气。

  醉仙楼的老板更是喜不自胜。

  他这名声不太好的酒楼居然出了个娘娘。

  我的天啦。

  简直就是鸡窝里飞出灯光一般,何等风光。

  众人皆是目光切切。

  武曌已然接过圣旨,换过衣服,从她那精致的妆容上,能看出她为今日的进宫下了不少功夫。

  一袭雪白抹胸外罩淡紫色衫裙。

  头戴珍珠海棠步摇,耳配流苏耳饰。

  果然是简约大方由不失飘逸。

  醉仙楼内小厮和老板皆是惊的目瞪口呆。

  这娘娘怕是天上的仙娥吧?

  若不是宫内侍卫肃立门边,将整个酒楼围的水泄不通,他当真想上前拜上一拜。

  醉仙楼外更是人声鼎沸,从他们窃窃私语中能够听出众人们对这位娘娘的看好。

  “哎呀,九天玄女下凡尘啦~”

  “瞎说,我看像观音娘娘!”

  “不行了不行咯~我不能看了!”

  “怎么了?”

  “再看下去,我晚上看我家婆娘都不香了,双修都没有兴趣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口无遮拦,瞎说出这般……大实话。

  奈何他这没睡醒般的YY,已全然落入他不远处的婆娘耳中。

  只听到一个妇人冷哼一声,紧接着人群中就传说一阵杀猪刀的惨叫。

  远处,身穿华衣细锦的节度使手持如意权杖伫立门边,见武曌从楼梯上缓缓而下,也是一愣。

  他见过后宫佳丽无数,服侍过娘娘皇妃数十人,也不见一人能与眼前女子媲美,看来宫内又要掀起一阵酸风醋雨咯。

  待众人准备妥当,由节度使手持如意先行,武曌紧随随后,一行人先后坐进马车。

  马车上铺设彩色帷幕,金色围顶,甚是好看。

  车顶的风铃轻轻响起,在众人的跪拜和祝福中马儿秩序前进,朝着皇宫缓缓而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最后一辆马车里那个半垂拉着裤子,睡的死沉的冯天宝。

  ……

  ……

  未时初,皇宫净身房内。

  冯天宝幽幽醒来。

  嗅到空气中一股潮湿的腐臭味,令人轻微不适。

  他顿时胃酸翻涌。

  这扑面而来的臭味是怎么回事?

  根据这熏人的程度……

  莫不是刚才被那两个黑衣人打晕扔到茅坑里来了?

  哎?

  不对呀!

  这手脚怎么被绑住了?

  睁开眼,看了下周遭,冯天宝懵了一下。四周虽然都是红栏白纸的门窗,却关闭的严严实实。

  抬头瞥向四周,才发现大大小小的架子上摆放着奇形怪状的罐子。

  形色各异,味道甚浓。

  冯天宝深深的呼了口气,才从近处的一个透明罐子里,看出了苗头。

  那淡黄色的液体里,漂浮着一个类似如象拔蚌的物体,物体通体深黄色,好像还隐隐约约生出了几根黑毛。

  这……

  冯天宝的内心是崩溃的。

  出于一个男人对此物的了解,他的裆下瞬间一凉。

  是真的一凉。

  因为他发现,他的裤子分明已经被人扒拉干净,只剩下两条纤长的大白腿被直拉拉的绑在不知名的床榻上。

  床榻四周都有一个挂铁链的闩口,铁链从它上面伸出来套在冯天宝的四肢上。

  我叻~

  他无助的动了动手脚,这漆黑发亮的铁链怎么说也有四五十斤,被他一顿拉扯居然纹丝未动。

  卧槽!

  谁他妈口味那么重?

  用这么粗的铁链X虐?

  再说了,就他这个小身板,用得着铁链吗?

  绳子不舒服吗?

  再不济,皮鞭也可以啊!

  特么的。

  想什么呢?

  真是那美事就好了。

  床下那一道U型设计分明告诉他,这是一个导尿口,这是有人想将他阉割啊!

  苍天啊。

  “救命啊!救命啊……”

  冯天宝使出了吃奶的劲,声嘶力竭的呐喊。

  直到他喊的口干舌燥,两眼发昏也没有一个人进来关照一下他。

  冯天宝更懵了。

  死也应该让人死的明白吧?

  怎么?

  难道是准备将他活活饿上几天,排干净宿便再阉割?

  这不就跟给死囚枪决子弹卡壳了一样吗?

  让人很心慌啊。

  冯天宝不能坐以待毙,他是一个有骨气的人。

  “失火啦~失火啦~”

  “走水啦,走水啦……”

  ……

  果然!

  他记得电视剧里面说过,当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喊救命是没有用的,因为人类面对危险时从根本上会选择躲避。

  但是如果你喊着火了,可能危害到他们的利益时,他们一定会马上冲出来。

  可不。

  冯天宝喊了几声走水以后,后面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进来一个身穿黑色锦衣,手盘圆形玉石的男人。

  男人站的有些远,冯天宝看不太清楚,只能隐约看见他略带银色的头发。

  “嚷什么呀?是嫌死的不够早吗?”

  冯天宝一愣。

  这犹如被捏住的公鸭嗓子,似乎在哪里听过?

  在哪里听过呢?

  对!

  这不正是李二身边的那个奴才吗?

  冯天宝知道是熟人,那是又惊又喜。

  他也总归是知道自己被绑过来的原因了。

  要不就是武曌入宫,他要被阉割后才能继续服侍在娘娘身边。

  要不就是那夜他揍了李二,被这厮记恨,今日故意抓了他来,想让他断子绝孙。

  怎么想,也是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些。

  冯天宝欲哭无泪,难道今天真的要断送此处,变成一个不完整的男人了吗?

  “大叔,怎么是您啦?黄老爷他不在啊?他老人家还好吗?”

  “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再聊?”

  冯天宝嬉皮笑脸的扭动着光秃秃的下身,浑然不觉对面的海公公一脸嫌弃。

  “你还在这跟我装呢?小兔崽子!”

  “我们是谁你当真不知?你那日殴打的可是当今陛下!”

  “再说,谁跟你熟?”

  “今日杂家就腌了你,让你痛快痛快。”

  透过纸窗的阳光,冯天宝见海公公捻起手帕不耐烦的捂了捂口鼻,那嫌弃的白眼直瞟的冯天宝胃酸翻涌。

  【我的天啦。】

  【这公公的娇柔做作加上他竖起来的兰花指,当真让人受不了。】

  然而。

  再怎么样,活命最要紧。

  冯天宝忍了忍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变的一脸谄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