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陆羲和顾明析 > 第十三章 往事不可忆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往事不可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中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女生心目中都有一个喜欢的白衣少年,就连陈瑜这样缺心眼的人最终也没有逃过白衣少年的诱惑。

  那时候,陆羲和与陈瑜在实验班可以说是一对漂亮的姐妹花了,高一下学期,他们班级转来一位男生,白白净净的很是好看。那天,那个转学生被班主任刘春花领到教室的时候,还没上课,陈瑜就站在走廊边,惊鸿一瞥。春日的阳光从树叶上投射下来,洒在了他的身侧。那一刻,陈瑜觉得这个画面美得不真实,那个人就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就这样照耀了她的青春。

  见班主任走了进去后,陈瑜也跟着进了教室。刘春花给他安排了一个位置,就坐在陈瑜后面。

  上课后,刘春花将他叫了上去,介绍说:“这位是从市一中转过来得徐自白同学,大家欢迎。”

  听到班主任的介绍,陈瑜微微一愣,他长得确实很白。

  下课后,很多人围着徐自白,市一中可不是谁都能考上。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进去的市一中,他怎么说出来就出来了。大家对他很好奇,陈瑜也是。

  “徐自白同学,你怎么没有在市一中继续读书呢?”有同学开口问道。

  徐自白微微一笑,然后严肃道:“关你什么事?”

  “大家以后就是同学了,关心关心你嘛。”

  “呵!我谢谢你的关系啊!”

  说完,徐自白倒头就睡,众人自知无趣,也全都从徐自白周围散开。

  一连几天,陈瑜都不敢跟他说话,陈瑜觉得徐自白虽然看着阳光,但是他的眼神总是冰冷的,像是没有感情一般,陈瑜很害怕这种眼神。

  徐自白也很少上课,总是一个人不知所踪,老师也不会在意他来不来。班级里好像多了一个人,又好像没有。

  后来有传言说,徐自白以前在市一中的时候成绩非常好,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他们班一个同学打残废了,家里赔了很多钱才没有被告上法庭。

  徐自白家里有钱,但是其他学校对于他这样的学生,实在是害怕,只能出点钱让他来明和了。毕竟明和也不差,师资明晃晃的在那里摆着。

  这件事渐渐越传越离谱,有一次陈瑜和陆羲和经过教室外的走道时听见几个男生在议论:“你们知道吗?听说徐自白的哥们抢了自己的女朋友,徐自白气不过,生生的把自己的哥们打残废了。”

  “太狠了吧!”

  “对呀!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这么残暴。”

  陈瑜气不过,上前打断说:“你们也不差嘛!看着人模狗样,在背后议论别人也是一套一套的。说得跟真的似的,怎么着?你是看到现场了,还是你就是那个被打残废的哥们?”

  刚开始挑事的男生见陈瑜说话带刺,大声吼着:“你谁呀?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又不是他女朋友,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

  陆羲和见萧让越说越过分,将陈瑜护在身后。

  “陆羲和?”

  男生弱弱的喊了一声,然后轻笑道:“嘿嘿!这都是误会。”

  “萧让,你别给我到处挑事。你要管不住你这张嘴,我可不保证我在表哥那儿说出什么让你不好受的话。”

  “陆羲和!”

  “这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乖!叫姑姑。”

  “姑姑。”萧让极不情愿得喊了一声。

  一旁站着的陈瑜和几个男生都愣了,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一点吧!刚刚还剑拔弩张,下一秒对方竟然是萧让的姑姑。陆羲和是萧让的姑姑?天呐,这消息太劲爆了吧!

  这时候章远过来看见陆羲和和几个男生在一起,然后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陆羲和笑了笑:“小侄儿不听话,刚刚教训了一下。”

  “哦!”

  陆羲和拉着陈瑜的手走回教室,嗔怪道:“你刚太冲动了,幸亏这还是我侄儿,倘若不是,你这番话别人听了肯定绕不了你。”

  陈瑜委屈道:“我就是听不得别人这么说他。”

  “怎么啦?真对人家一件钟情啦?”

  ”没有!”

  “狡辩。”

  “没有。”

  陈瑜喜欢徐自白,除了陆羲和,她谁也没告诉。

  后来,那些流言经过时间得消磨也渐渐被人抛之脑后,对于徐自白的逃课,别说老师,就连同学都见怪不怪了。不过,至于徐自白翘课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渐渐的,陈瑜越来越期待她最讨厌的数学课,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徐自白都不会逃数学课。她总觉得,背后坐着他,自己的幸福指数也会高很多。

  陈瑜真正开始接触徐自白是在期中考试时,陈瑜的笔被人拿走了,陆羲和和她所在的考场有一定的距离,而且马上就要考试了。整个考场,她只认识徐自白。虽然对于徐自白陈瑜还是很紧张很害怕,但是为了自己的考试,她豁出去了。走过去,敲了敲徐自白的桌子,对趴在桌子上的徐自白说:“你好!徐同学,能不能借我一支笔?求你了。”

  徐自白抬头看了一眼陈瑜,他认识她,坐在自己前面的女生,半个学期没和他说一句话。徐自白将桌子上的一支笔直接拿给她,陈瑜接过笔连忙说了一声:“谢谢你啊,徐同学。”

  陈瑜心想,他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嘛!很好说话呀!

  从那以后,徐自白彻底的摊上了陈瑜这个小可爱,什么都找他借:“徐同学,我的本子没有了,能先借我一下吗?”

  “徐同学,那个我的铅笔没有了,能借我吗?”

  “徐同学......”

  “徐同学.......“

  对于陈瑜那委屈的眼神,徐自白每次到口的拒绝总是闷声吞了回去。

  对于陈瑜来说,他们之间的情谊是靠借东西来维持的。

  周末放学的时候,李晓军去接陆羲和,本来想送陈瑜的,被她拒绝了。陈瑜看见徐自白从校门口出来,她偷偷跑去跟着他。

  陈瑜看见从一辆车上下来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跑过去甜甜的挽着徐自白的胳膊。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徐自白上了那一辆车,绝尘而去。她想起之前萧让说的那个传言,可能不是谣言吧,至少他从来没有否认过。

  也许,徐自白从始至终就不是她的白衣少年。陈瑜没有勇气去追问,不,她是有勇气的,只是没有资格而已。

  陈瑜落魄的转头回去,那天的阳光很刺眼。而她心目中的那道光,也终于化成了火,狠狠的将她灼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