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的,是真的?”

天帝惊诧的看着云清,似是在琢磨她的话是真是假。

云清见此忙道:“云清虽未有十分把握,但也有八分,父神殁了之后,只方方留下了一块玉,而上古大神几乎都已陨灭,且未留下血脉,星落是生而神胎,若细论其出处,只有那块血玉才有可能衍生出来。所以星落的真身必是那枚血玉!”

天帝眯着眼,眼眸一转,自言自语道:“血玉”

云清见天帝有些意动,便进而道:“云清恳请天帝将血玉交给云清,云清必将活捉星落!”

天帝沉默半晌,那块血玉是父神留下的唯一圣物,供奉千年,若是此番

可又转念想到星落,不由得皱紧眉头,叹了口气道:“如你所言,那块血玉本帝会送去你宫里。”

“云清谢过天帝!”

云清转身走出大殿,满眼深深地恶意。星落,你的本体在我手中,我就不信这次还弄不死你!

而她不知晓的是,身后高坐天椅的天帝眼中,满是深意。

云清,这棋局你是第一步,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云清与他所带领的四界大军聚集在魔境界门前。

营帐内

“这块血玉,便是星落的真身。”

云清手中执着一块血玉,看着惊诧的众人。

离尤听到这话眸间闪过一抹震惊,云清时怎么晓得星落的真身的,自己不曾说过,那又是谁告诉她的呢?!

离尤苦思不解,忽而听到云清说:“我觉得我们可以用此玉做饵,诱星落上钩,她知晓自己真身在我们手上必会前来,届时,我们便可以活捉了她!”

众人听言,觉此计可行,纷纷点头同意。

“不可以!”离尤忽的起身,反驳云清的提议。

众人见此,阴阳怪气的讽刺道:“离尤上神不同意不会是舍不得那个妖女吧!”

“你想多了,不过是此计未免有些太过小人而已!”

众人闻言,有些尴尬,挖苦道:“是,我等小人自是比不上离尤上神为人正直!那不如就由离尤上神去和那个妖女对战吧!”

说罢,便带着一众人离开营帐。

离尤跟在人潮后面走出帐外,眉间满是愁绪。

魔宫

星落听闻此次领兵的竟是云清,不由得有些愕然,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云清都不够领兵的资格,天帝如此做法属实是让她摸不到头脑。

“和尚,你说天帝究竟想干什么?”

星落半靠在木棉树旁,杏目微张看着身边仰头喝酒的莫道,开口问道。

莫道往嘴里倒了口酒,眼中划过一丝冷意。

天帝啊天帝,你这盘棋,下的可还真是大啊!铤而走险,你是真的以为我不知你意欲何为么!

“阿落,你对天帝是怎么看的?”

莫道的话让星落有些不知其意,却也还是仔细思索着自己对天帝的印象,却发现一丝怪异。

她记忆中的天帝一直都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即使再大的事在他眼中也不会惊起什么情绪。

这便是怪异之处,一个人怎么可能这般无悲无喜,除非

除非这个面孔是装出来的!

星落思及此,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向莫道,可莫道却什么都不再说,反而转换话题说道:“阿落,你这就酒酿的可真是不错!话说美酒还需佳肴配,我知道魔都有个地方的菜最是好吃,我带你去?”

星落无视掉莫道伸出来的手,白了他一眼,先走了出去。

莫道看了看自己空荡的手,耸了耸肩,朝星落的背影喊道:“阿落,你走这么快,知道往哪儿走么?!”

星落的身子顿在了半空,直到莫道追了上来牵住她的手,二人才在莫道的带领下飞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