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期末大考临近。我渐渐收敛了心思,化悲愤为动力,每日游走于各大自习室,多看一眼书,就好比行走在大街上偶然邂逅百元大钞一般畅快淋漓。简直比奥特曼还牛B,小红灯都不带亮的。谁曾想竟有意外收获,我一举夺魁,考了个第一。果然一联想到钞票,我就能爆发无尽能量。

  欧晓晓酸溜溜的说:“内心强悍的女人一旦感情受挫,必定要在另一方面需求自我安慰,洛冉,考个第一算什么,咱下回得有更大的追求。”

  我阴阴的看着她,冷笑:“你说吧,你是想让我咒你和安晨的感情不得善终啊,还是咒你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啊?”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说话留点口德,小心以后生儿子没小菊花。”

  “那我就把他送给你好了。”

  欧晓晓气笑了,凑过来小声说:“哎,你和曲枫杨怎么样了啊?还没消停呢?”

  “我倒想呢。是他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给我整出点破事儿来。”

  “得了吧,人家才不是那种人呢。”

  我看她半响,生生的把脏话咽了回去。洛冉真是生的伟大,活的憋屈。

  “是,他那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太开眼,把我这么一破烂捡回家当媳妇。”

  “哪啊,我看咱姑娘就挺不错,我妈第一次看见你时就跟我说,你们宿舍姓洛那小丫头长得真标志,看那身段就知道以后绝对是一生儿子的主儿。”

  “滚!你当买猪呢?”

  有时也真羡慕欧晓晓,从小到大,一马平川,还没完全脱离父母,就已经有安晨摩拳擦掌的等待接手了。这样的女生,哪有理由不快乐。

  其实很多人都很极端,要么喜欢活在骄傲里,要么习惯活在自卑里,永远以别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价值,这种比较,近乎卑微。

  我还记得初一的自己。那时父母很忙,见面的时间很少。我每天自己做饭,自己吃饭,自己睡觉,自己打点好一切,对外鲜亮的微笑,害怕看到别人带着怜悯的关怀。

  那时就已隐约的感觉到,我一定会与众不同,太过独立,不知如何依赖。甚至,不需要任何一种女孩子的玩具。小时候妈妈送的洋娃娃,只玩了两天就丢到一边。

  很小的一个孩子,就已经学会了耍心机。周旋在老师同学之间,有再大的不满,永远巧笑倩兮。

  过早的学会了忧愁,却并非为赋新词。曾一度怀疑自己患上了自闭症,不知如何交流。对着镜子,没有勇气开口。只能对旁人暧昧美好的笑,似是而非的附和。那般小心翼翼。那般可怜。

  我始终是个贴心懂事的孩子。绝不会以家人的忙碌为理由,用放纵堕落的形式来博取他们的注意。那种伤害,是彼此承担不起的。所以我会悄悄的躲起来,收拾好所有的难过,再去对他们微笑。

  很多个深夜,给老杜打电话。太希望太希望有个人可以陪陪我。为他开门,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哭。

  他的怀抱,单薄却温暖,给我勇气,度过寂寞和迷茫。

  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那样专注且虔诚。会觉得很安心,知道身旁有人相伴,就会变得好勇敢。

  所有的黑暗,都会有清醒的缺口。这一点,我很早就已明白。一路走来,即使荆棘不断,也始终坚定这个信念。

  只要有一个小小的希望,我就愿为它画地为牢,为它天荒地老。

  暑假时,我独自去了杭州。

  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这个美丽的江南之城,仿佛连空气都是温软的。

  柳丝袅娜,百花拂地。人间极致。

  和美丽的水乡女子擦肩而过,也许我身上有太浓的外来气息,她对我友好的微笑。

  关掉手机,一切都是陌生的。产生错觉,似乎就可以这样安静的消失掉。

  什么时候,我才可以抛下所有,携一支笔,浪迹天涯。

  呆了两天,始终觉得不满足。没有达到曾经的期待,便开始埋怨自己,我是这样无辜。想了许久,才明白,杭州西湖,满是浪漫。

  那个说要和我一起去江南的人,被我丢弃在身后。真是大快人心的决绝。

  曲枫杨打来电话,语气竟是客套守礼。

  我和他,如同初次相亲。淡淡的尴尬。

  黄河黄河,你在哪里?

  长江长江,我在西湖。

  接头暗号答不对,直接出局。

  他说:“小冉。。。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后天吧。”

  “和家人一起去的吗?”

  我想了想,说:“。。。是。”

  想来我也真可恶,跟爸妈说我和同学结伴,跟他又是另一套说辞。上下欺瞒,他们若有对证,我必定吓得不敢回北京。

  他说:“那,你回来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说:“行。你等我。”

  旁人若听见我们这般,一定会以为是失散多年的父女得以相见。

  他笑:“那就这样。小冉,我爱你。”

  我一时傻了眼,这狐狸何时也学会白描手法了?这么直接的发情方式,感觉包藏祸心。

  “我猜,你现在一定脸红了是不是。”

  我轻咳两声,小声说:“服务生送水来了,我不和你聊了。”

  跟这人说话,永远像中日首脑会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