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2章 南明朝廷

我的书架

第2章 南明朝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候不早了,该做饭了。

  郭文东进入西厢房,关上门,再钻进了空间里,天气寒冷,他打算涮火锅,先是取了一些火锅底料,又再来到冷藏柜,挑了十几斤澳洲羊肉,接着又再拿了一些配菜和蘸料。

  在空间时间是静止的,郭文东有充足的时间行走于东方港,查看了许多仓库、集装箱,进口和出口的货物有千千万万,涵盖了现代所有可合法买卖的物品。

  “今晚大家都吃火锅,尝尝少爷从胡商购来的美食!”

  管家方节礼根据少爷的吩咐,对丫鬟仆人们作出通知。

  “福生,按照我的做法,你再做两锅汤底。”

  郭文东来到厨房,指导厨师福生调制汤底,有麻辣锅和清汤锅。

  花椒在古代早就存在,这不足为奇,让人稀奇的是辣椒。在明朝时期,辣椒虽已传入华夏,但早期仅限于贵州、云南一带食用,要到到清朝中期才遍及全国。

  在明末时期,江南一带很少人吃辣椒,更没有人用辣椒作为香辛料。将花椒和辣椒混在一起,从事庖厨二十年的福生那是闻所未闻。

  天色已黑,外面北风呼啸,十分寒冷。

  郭家宅院正房堂屋,这里却热气腾腾,以木炭作为燃料烧锅,瓦锅有两个,一个是清汤锅底,一个是麻辣锅底。

  郭文东和娇妻在津津有味地涮火锅,旁边有两个丫鬟站着随时伺候,分别是春香和杏儿。

  在旧社会,主子和下人尊卑有别,下人是没资格跟主人一同吃饭的。

  “真够劲!辣辣的!麻麻的!”

  毛玲芝在大口吃过,赞不绝口。

  “这金枪鱼味道真是与众不同,相公真有门路,向胡商购入如此之多好东西。”

  除了锅底外,有羊肉、三文鱼、金枪鱼、牡蛎等海鲜作为配菜,郭文东也吃得很爽。

  香味传入两个丫鬟鼻子中,她们都嘴馋了。

  毛玲芝看了一下春香,目光再移向夫君,说道:“相公,春香跟其她丫鬟不一样,你忘了吗?”

  郭文东道:“娘子,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毛玲芝对杏儿道:“杏儿,你过去多拿一副碗筷过来。”

  杏儿应了一声,快步出去。

  看着杏儿离去并关上了房门,毛玲芝对夫君道:“夫君,从四年前开始,春香就经常给你暖床陪睡……”

  老婆略作解释后,郭文东明白了,春香是她的通房丫鬟。

  四年前,春香才十岁,万恶的封建社会,这么小的姑娘家就被安排成了通房丫鬟。

  听着女主子说着自己的事情,春香害羞地低着头。

  春香以后的命运只有一条,那就是成为郭家的妾室。

  “春香,来来来,在一起吃!”

  就算是妾室,那也是自己的女人,郭文东不想亏待了。

  春香还从未跟主子一起吃饭过,哪里敢坐下。

  郭文东扳着脸说道:“少爷我的话你不听了是不是?”

  春香只得搬来一张椅子,战战兢兢地坐下。

  此时,杏儿回来了,手中捧着一副托盘,托盘上是碗筷。

  看着春香坐下,她当即明白,春香地位比她高,被少爷恩赐一同用膳。

  “快吃快吃!”

  郭文东把金枪鱼和羊肉夹到春香碗里,春香暂时忘记了尊卑,在美滋滋地享受着,她享受了口福,心里更是温暖。

  在另外一边,丫鬟仆人们都聚在一起,涮着火锅,每个人都叫好,既有说好吃,更是说少爷好,把这么好吃的分给下人。

  吃饱饭足后,由春香和杏儿服侍沐浴。

  看着这时代洗头发和清洁身体用的皂角,郭文东就觉得恶心,在脱衣服前,又再去到厢房,进入空间取了一些日用品,把洗发水和沐浴露拿到浴室,教导老婆和丫鬟使用之法。

  洗澡之后,毛玲芝浑身舒爽,比皂角好上万倍。

  “夫君,洗发水和沐浴露可还有?”用过这两种神奇物品后,爱美的她可不希望再用回皂角了。

  “放心,为夫有购买渠道,够咱们用一辈子。”

  春香和杏儿也获准使用,对少爷是感激和敬重。

  卧室里,红蜡烛在燃烧着,喜字贴仍然还贴在墙上。

  “娘子,昨晚为夫喝多了,今晚才是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毛玲芝低着头,双颊红通通的,神态忸怩。

  正房窗户外,春香在偷听着卧室情况,她好奇地想知道是怎么圆房的。

  以前一直都是她陪少爷睡觉,少爷没有动过她,这不算有夫妻之实。从昨晚开始,少爷有了夫人,就不再需要她了,不免酸溜溜的,心中甚感失落。

  她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直到很晚,才回去睡觉。

  第二天,小两口起床,杏儿和春香分别端着热水和洗漱用品进来了。

  郭文东拿起木柄牙刷,用手指牙刷头部的毛,问道:“这是什么毛?”

  毛玲芝说是猪鬃毛,在郭文东看来,真够恶心的,再看了两个杯子,一个杯子里是是浓浓的茶水,另外小杯子里装的是盐水,是先用牙刷泡盐水刷牙,然后再用茶水漱口。

  古代人不知道盐和茶里含氟,能消炎杀菌,这都是经验沿袭。

  “我有更好的牙刷牙膏!”

  郭文东说罢,去到三进院的西厢房,再进入空间,在日用品仓库中取出一批牙膏牙刷,再回到卧室,亲自示范如何刷牙,毛玲芝再依样画葫芦使用。

  少爷没有说出这神奇之物的来历,毛玲芝和两个丫鬟,自然当成是从胡商那里买来的,又或是出海的朋友送的。

  洗漱完毕后,夫妻俩吃着早餐。

  郭文东问道:“医馆何时营业?”

  毛玲芝说道:“相公,医馆前日就挂出招牌,掌柜大婚,闭馆五日,要后日才开馆行医。”

  这天上午,郭文东没做其它的,了解医馆的经营状况。

  经过上百年经营,庆修堂在南京一带口碑不错,郭卫和医术还算高明,而毛玲芝深得真传,医馆实质上由她来接班。

  根据账房的盘点,上个月医馆盈利是一百九十两。

  老婆讲述完之后,郭文东再想到现在年份,明朝即将灭亡,满清即将入关,难道以后为了保命只能剃发易服做奴才?

  想到这里,郭文东眉头紧锁,心中烦躁。

  毛玲芝看出了夫君有心事,关心道:“夫君,为何事发愁?”

  郭文东语重心长道:“大明内忧外患,你觉得鞑子能入关夺大明江山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