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16章 自生火铳

我的书架

第16章 自生火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爷,宋大人把自生火铳制作出来了。”

  这天是七月三十日,接到报告后,郭文东迅速赶到兵工厂,来到研究室。

  宋应星和宋应升皆在这里,喜上眉梢。

  桌面上,放着两把崭新的燧发枪,还有杆子和盒子,盒子上装着由亚麻布包着的弹丸。

  宋应星道:“大人,我已经试过,两把自生火铳皆符合您的要求,您试试看。”

  郭文东拿起一把燧发枪,饶有兴致地检查着。从现代角度来说,这种老古董枪械十分落后,对于本时空来说,却是最先进的火器。

  郭文东再拿起杆子和盒子,走出研究室,来到空地上。

  这是专门建造的空地,用于试射枪械,检查其性能。

  宋应星讲解着燧发枪的具体使用方法。

  郭文东撕开包裹弹丸的亚麻布,将弹丸放入枪口,再用杆子把弹丸捅入枪管底部。

  在前世的时候,郭文东连真枪都没有摸过,捣鼓起这种枪支,有种新奇感,首次操作燧发枪,动作很慢。

  将弹丸压实后,郭文东把杆子抽出,枪口对着远处的靶子,做好射击准备。

  靶子是按照现代射击练习的标准,用油漆画成几个圈,最中心为红心。射击成绩认定标准,也是采取现代的标准,分为六个环,打中红心为十环。

  扳机扣动,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击燃火药。

  “趴”的一声,弹丸从枪口射出,打中靶子。

  成绩居然只有六环。

  在现代,枪支射击后坐力很大,燧发枪虽然使用麻烦,后坐力却不大。

  郭文东又再连续开了开枪,手法逐渐熟练起来,一共打了三十多枪才停下,成绩最好一次为八环。

  宋应星、宋应升一直伴随在侧。

  宋应星道:“大人,我已具体检查过,基本符合标准了。”

  郭文东道:“迅速批量生产,我要尽快装备神机营。现有多少工匠?”

  “批量生产”一词,在宋应星工作之初就已提出,在郭文东属下的圈子里,已正常使用。

  还有许多现代词汇,在郭文东下面的人员中,已推广使用开来。

  宋应星带着郭文东,来到制作燧发枪的车间,这里有十名工人,有完备生产工具。

  车间面积大,人员和工具都不多,显得很空荡荡的。

  工匠们的目光,都移向郭文东,虽然不认识这个人,却看出来是个大官。

  宋应星道:“大人,我曾悉心指导这十个工匠制作之法,由他们指导其他工匠即可,只要把人手调派过来,每道工序由一批工匠负责,流水线作业,很快便可批量生产。”

  宋应升对工匠们道:“这是游击将军郭大人。”

  工匠们皆兴奋起来,全部站起来。

  “大人,何时才能大量制作自生火铳?”

  “大人,我想多做点,多挣点银子给家人!”

  有两个人询问起来。

  兵工厂负责生产的工匠,大部分是按件计工资,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工作效率越高,工钱就越多。

  这种在现代行之有效的薪酬计算方式,可以适当运用到这个时代。

  郭文东说道:“明天便可大量制作,你们要努力干活,多劳多得。”

  工匠们欢呼起来,他们不怕辛苦,只怕没事干,最怕没养家糊口的收入。

  兵工厂有专门的食堂和住宿区,生活起居都在里面。

  作为保密性的需要,这些工匠平常是不允许出去的,每个月发的月俸,可以由专门的人转交给家人。

  在这里吃过午饭后,郭文东回家。

  刚到大门口,手下报告,首辅大人刚才派人前来找少爷,让少爷到首辅大人府中商议要事。

  郭文东未进入家中,直接骑着小白龙来到马府。

  马府的人,带着他来到正堂。

  正堂里,马士英坐在正中上方主座位,其他人分坐两边。

  “贤婿,来了!”

  “小婿见过岳父,大哥、二哥,见过阮大人。”

  除了马士英、马鉴、马锡、阮大铖四人外,钱谦益也在这里,让郭文东大感意外。

  马士英指了一下钱谦益,说道:“文东,这乃东林魁首钱受之,礼部尚书。在去年,应天府户部,你和他已见过。”

  钱谦益站起来,向郭文东作揖,客气地说道:“郭大人,去年应天府衙一见,或许是误会,若钱某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在面对现场其他人时,同样是态度恭敬。

  郭文东已猜出了原委。

  钱谦益作为东林党魁首之一,却并未遭到马士英打击,还坐上了礼部尚书高位,是因为钱谦益甘于阿谀奉承,对马士英歌功颂德。

  像阮大铖、钱谦益这样没有气节的墙头草,是郭文东很鄙视的。

  马士英虽然是奸臣,当清军南下后,好歹还有基本的气节,坚持抗清,直至殉国。

  马士英道:“人到齐了,把门关上。”

  马锡把大门关上,并栓上门栓,显示商议的是机密要事。

  郭文东在马锡旁边的位置坐下。

  马士英说道:“那批东林党人,要向我们发难了,幸好有钱尚书过来相告。”

  钱谦益把那天东林党商议的计划说出来。

  这个钱谦益,为了保住官位,做了东林党的叛徒。

  阮大铖冷冷一笑,说道:“这些东林腐儒,看不清形势。当初他们极力反对陛下继位,让陛下很不高兴。如今妄图在陛下面前弹劾我等,陛下怎么可能同意,痴心妄想。”

  马士英道:“哼!迟早要把这些人全部赶出朝中。”

  阮大铖向钱谦益道:“钱尚书,你弃暗投明,乃是识时务之举。”

  钱谦益站起来,谦逊了一下。

  马锡说道:“东林党肯定斗不过我们。”再看向郭文东,说道:“到是文东,清廷要取你性命,得千万小心!”

  郭文东道:“放心好了,清廷要不了我的命。”

  阮大铖面向郭文东,以长辈的身份语重心长道:“文东啊!日后别再公开说什么誓死抵抗建奴的话了,免得惹恼清廷。”

  对于他来说,如果清军南下,朝廷军队抵抗不住时,投降剃发就可以保命,还可以做清廷的官,跟清廷死磕,不是明智之举。

  郭文东却看不起这样的人,义正辞严地回应道:“阮大人,你的‘高见’我不敢苟同。清廷占我大明辽东、奴儿干都司,还入关占我北直隶。我等身为大明臣子,应当为朝廷分忧,以收复河山为己任。若建奴还再南侵江南,我等自当誓死保卫大明、保卫家园,跟建奴血战到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