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17章 武英殿上

我的书架

第17章 武英殿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武英殿朱由崧坐在高高的龙椅上,还睡眼惺忪的。

  他原本不想上朝,只是东林党和马士英两拨人,都说今天有要事启奏,只好勉强起来。

  百官向他跪拜,高呼万岁。

  “众卿平身!”

  官员们起身后,东林党人首先发难了。

  在殿外的郭文东和马锡,又再听见殿内激烈的争吵声,东林党和马士英两拨人在相互指责对方,相互弹劾。

  皇帝偶有发话,是偏向马士英这一边的。

  “宣京营游击将军郭忠、禁军参将马锡觐见。”

  殿内传出太监的声音,殿门口的太监随转身面向两人道:“两位,请入殿内觐见陛下!”

  郭文东和马锡走上阶梯,迈过门槛,向前走去。

  武英殿内,文武百官分列两边。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文东、马锡齐齐向皇帝跪拜。

  “爱卿平身!”

  “谢万岁!”

  郭文东起来后,看向龙椅上的朱由崧。朱由崧年近四旬,发福明显,精神状况不佳,给人以体虚之感。

  他本身就肥,又纵情声色,做上皇帝后一发不可收拾,派太监收罗美女以充实后宫,不体虚才怪。

  作为百官之首的内阁首辅,马士英站在左排最前面。

  他说道:“陛下,禁军和神机营已经组建好,只要好好操练,定堪大用,这是属于陛下的兵马。”

  朱由崧看了郭文东和马锡一眼,点点头,对两人道:“京营和禁军,乃京师屏障,你们两个,可得好好练兵。”

  他话音刚落,史可法当即说道:“陛下,京营和禁军乃天子之兵,何等重要,岂可交到奸臣手中。”

  “奸臣?你凭何说我是奸臣?”

  郭文东当即反问,敢诬蔑他,他可不会客气。

  高弘图指着两人道:“你们两个,不通兵事,毫无才能,仗着内阁首辅的关系,才做上军中要职。”

  郭文东面向朱由崧,抗议道:“陛下,臣不服!微臣到底能否带兵,是否知兵事,空口无凭,要通过检验才能辨别。臣定会把神机营操练成天下强军,这需要时间。到年底之时,还请陛下移驾神烈山,观摩神机营演练,定会让陛下满意。”

  “倘若建奴南下,臣定会誓死守卫京城,除非神机营全体阵亡、除非臣战死,否则,清兵休想踏入南京半步。”

  钱谦益随即说道:“游击将军勇气可嘉,定当能成为大明栋梁之才。”

  这批东林党的人,刚才就已经知晓,钱谦益已经投靠马士英一边,纷纷向他投以鄙视的目光。

  郭文东再扫视东林党官员们一眼,质问道:“若建奴南下,你们会誓死保卫大明否?”

  史可法反驳道:“可笑之极,闯贼才是大明大敌,闯贼攻破京师,害死先帝,此仇不共戴天。应当联虏平寇,联合建奴铲除闯贼。”

—————

  当即有几个官员附和。

  没救了没救了!这群迂腐之人,看不清形势。

  史可法瞪着郭文东,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再向朱由崧道:“陛下,郭文东目无朝廷,把兵工厂当成私人之地,臣要弹劾他。”

  在现代小时候读书时,教科书把史可法写成民族英雄,在扬州抵抗敌人殉国,那时的郭文东,还真钦佩这样的人。

  后来得知东林党和史可法所作所为后,看法完全改观。

  东林党和马士英一派,在南明朝中政治斗争激烈。后来,失势的东林党一方,居然联合在湖广的左良玉讨伐马士英,左良玉以“清君侧”为名发兵,兵锋以南京为目标,后来病死在半路上。

  东林党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夺回朝政控制权,做出此等卑劣行径,郭文东十分不耻。

  马士英反驳道:“史大人此言差矣,若陛下之旨意,神机营自当遵从。史大人上次硬闯兵工厂,乃故意捣乱尔,你一人代表不了朝廷,只有陛下才能代表朝廷。”

  “马士英!你……”

  史可法脸色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发抖,再次被气炸了。

  接下来,东林党和马士英一派,再次在朝堂上激烈争吵起来。

  东林党人没什么可依仗的,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可气势不能输,某些人吵得唾沫横飞,面红赤耳。

  郭文东不再加入吵架中,权当做个看客,如此场面,可谓是一大奇观了,算是开了眼界。

  “安静!安静!”

  朱由崧连说了几声,争吵声才停下。

  朱由崧看着龙案一叠奏章,这是两派弹劾对方的奏章,说道:“今天的弹劾奏章太多了,朕也倦了!退朝!”

  “退朝……”旁边的太监随即高喊着。

  朱由崧站起来,准备走人了。

  郭文东说道:“陛下,微臣有神物要进献陛下!”

  这是他此次要面见皇帝的目的。

  朱由崧停下来,问道:“是何神物?”

  郭文东说道:“臣得到海外之人制作的仙丹,能使陛下身体有劲,精神焕发,晚上吃更有效。”

  身体有劲?朱由崧当即来了兴致,问道:“到底有何神效果?”

  郭文东看向那些东林党人,不方便当场说出来。

  在朱由崧旁边的,乃掌印太监韩赞周,随即走到郭文东面前。

  他低声问道:“游击将军,仙丹到底有何神效?”

  郭文东低声回答:“嫔妃侍寝前,陛下先吃下仙丹,会很来劲!”

  韩赞周当然能听懂,随即点点头,走回朱由崧面前,低声告之。

  朱由崧随即大喜,向郭文东道:“爱卿,速速呈上来。”

  郭文东说道:“还在微臣家中,回去后取来呈给陛下。”

  这正是他要做的事情,反正朱由崧是昏君,大明已无可救药,除非郭文东能力挽狂澜。郭文东是为了让好色的朱由崧欢心,更好增加自身权势。

  只有足够的权力,足够强大的军队,才能够抗衡满清。这既是保卫江山,亦是保卫家园,更是为了保卫他自身。

  郭文东可不想剃发做奴才苟活着。

  张慎言当即说道:“陛下,奸臣之言不可信,焉知是否有毒。”

  朱由崧没有理会他,对郭文东道:“快去取来,入宫呈给朕。”

  说完之后,朱由崧离开武英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