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35章 特殊场所

我的书架

第35章 特殊场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机营获准扩编后,郭文东立即行动起来,准备对外再招募六千人。

  上次招募人员,是由余宇锋负责,郭文东决定继续由他来负责,专门把余宇锋叫来,吩咐道:“招兵六千人,仍然是佃户优先。必须所有人都是庄稼人出身。”

  余宇锋不解道:“为何?”

  尽管他同样是农民出身,在左良玉那边从军时,凭借军功才逐渐升上副千总位子,不过他也知道,军官最好是读过点书、识字。

  郭文东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只管执行命令。”

  余宇锋没有再问,恭敬领命。

  郭文东有自身的考虑,当官的是读书人,六个最重要部将中,有三个都读书人出身,他要让以后麾下部队,来源于农民,不被外界的读书人影响太多,只管听命于自己就行了。

  那些东林党之徒,能影响读书人,对最基层的农民鞭长莫及。

  比如李定国,就是贫苦农民出身,后来逐渐成长为优秀的大将。

  除了六个部下外,以后郭文东尽量在原本士卒中提拔军官。

  郭府以东某个地方,这表面上看去,是一座大宅院。

  然而,许多过路的人,能看出其中不一样,这宅院大门上方没挂任何牌匾,却有人在门外把守。

  这让许多人啧啧称奇,里面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天,由二十名护卫护送的马车在门口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他正是郭文东,直接迈步进入,守门的数人都向他恭敬行礼。

  他们本身就是郭家护院,换过一身衣服,派来驻守在这里。

  进入宅院,黄德麟、黄光勇过来见过主人。

  黄德麟道:“大人,您调拨的三百人,还需训练数月,才能成为精干之人。我已派出十五个领悟力好、学习得快的人,去执行简单的任务。”

  黄光勇接口道:“这十五人,是在南京城内打探消息。”

  这个四合院,正是郭文东专门用来给“中统”使用的所在地。因为这个部门并不公开,所以不挂上任何牌匾。

  很快,两百余人全部集中到庭院。

  本身这些人都是由原本就是郭家护院,被调派来中统受训,有很强的纪律性。

  近三百人排列得整整齐齐,近三百双眼睛都注视着前方的郭文东。

  中统首批三百人,都是从众多护院中,专门筛选出来的适合作为情报人员的人。

  郭文东说道:“大家都知道,朝廷有锦衣卫。我成立‘中统’,就相当于锦衣卫。我相信,你们以后将会比锦衣卫做得更出色。”

  讲了一番话,勉励一番后,解散众人。

  黄德麟向郭文东讲述具体情况。

  中统首批三百人中,有分为好几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不同训练科目,以后负责不同的工作。

  主要有收集情报、侦察、逮捕、审问、策反敌人、刺杀这几大类,不同人员有不同的训练方法。

  所谓刺杀,也就是作为刺客,首先要有好身手,其二是要有冷静的头脑,善于观察情况,等待时机,等待最佳的动手时机。

  黄德麟的确是人才,对每个方面都说得很专业。

  他是最主要的培训官,儿子黄光勇是得力助手。

  讲解完毕后,黄德麟道:“大人,再训练数月,三百人当中的大部分,都将会是精干之人员。昨日,属下已派出十五人,在南京城内搜集情报,这是训练内容之一。将会在今日午时回来报告情况。”

  果然,离午时还有半个时辰的时候,就有人回来了,到了午时,派出去的十五人全部赶回来了。

  某间屋内,十五人集中在这里,排好队列。

  黄德麟道:“弟兄们,郭大人来看望你们,检验你们训练成果,希望你们出去打探情报都有收获,别让郭大人失望。一号,由你开始报告情况。”

  在这里,具体人员姓名,只有黄德麟知道,中统普通人员,是按照代号来称呼,相互之间不知道彼此的姓名、籍贯、家人,也禁止打听和透露这些方面。

  一号出列,昂首挺胸,朗声说道:“报告郭大人、黄总管,属下出去后,专门挑选人多的酒楼、客栈,以食客身份进去吃饭,留意食客谈论的话题,总共去过八家。属下打听到食客们谈论最多的话题有两个:第一,是关于建奴和李闯,多数人都认为李闯会败给建奴,谈论的是李闯能抵抗多久;第二,是关于首辅大人、郭大人的……”

  他停下来看了一下郭文东。

  郭文东道:“你但说无妨。”

  一号继续道:“谈论建奴和李闯的,什么人都有;谈论首辅大人和郭大人的,大多数是那些读书人,他们把郭大人、首辅大人贬得一文不值,说成是误国误民的奸臣……”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注意着郭大人,生怕他会生气。

  郭文东却始终十分冷静,当一号说完的时候,他嘴角泛出冷笑,问众人道:“那帮东林狗骂本官是奸臣,你们觉得谁是奸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黄德麟立即答道:“当然是那帮东林狗。”

  黄光勇接口道:“没错了,东林狗才是真正的误国误民,听说朝廷府库空空,东林狗却反对向大地主、商人收税,让朝廷只能向贫苦加大缴税力度,苦不堪言,才导致北方民不聊生,百姓归附李闯。”

  他说起这个话题来,一口气说出很多,对东林党很是愤恨。

  黄德麟拉了拉儿子衣袖,黄光勇回过神来,立即闭嘴,所效忠的郭大人,不就是大地主、商人吗。

  父子俩都十分紧张,生怕郭大人生气怪责。

  郭文东却没有半点生气模样,点头肯定道:“说得好,大地主和商人都不交税,府库哪里的钱?就是那帮东林狗阻止交税,让朝廷只能向普通农民加税,让你们的日子过得更辛苦。”

  这些源自于护院的中统人员,绝大多数是庄稼人出身,听到主人的话,更觉东林党可恶。

  接下来,是二号出列,他说道:“属下逛了好几个青楼,发现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同样是关于李闯和郭大人的……”

  十五人逐一报告,他们分别去了多种场所,同样是这个结果。

  东林党就像百足之虫,在士大夫阶层根基很大。

  “这帮东林狗,还真是难缠!”郭文东心中想着,哪怕东林党被全部罢官,但在士大夫当中的影响力还在,这乃是东林党根基所在,哪怕烧毁东林书院这个东林党的精神象征,仍然不能算是摧毁其根基,必须釜底抽薪,将其连根拔起才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