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寒天 > 第六章 冲突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冲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阳北端-北郡

  “师姐,你为什么忽然要师兄去问那俊生这些问题啊。”大街上,兰雨忽然问兰轩道。

  “莫不是那俊生,让师姐动了心?”子冲转过头来,竟也打起了兰轩的趣。

  “唉不是,我说子冲,你怎么也开始和兰轩师妹油嘴滑舌起来了?”子墨忙为兰轩开脱。

  “你看你看你看,子墨大师兄着急了!”兰雨笑道。

  “行了师妹,别再开我玩笑了。”兰轩终于还是制止了兰雨的胡闹。

  “哦……”兰雨委屈的厥起了嘴,却也相当听兰轩的话。

  “他是风神躯。”兰轩淡淡说道。

  瞬间,另外三人就露出了惊讶无比的神情。

  “他不是说他是散仙吗?那快去邀请他拜入我星辰殿门下啊!”兰雨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然后立刻说道。

  确实,神躯拥有者是当今修真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同时也是有朝一日人族重夺九州神界时,必不可少的重要战力。

  “你觉得他真的是散仙?”兰轩问道。

  “确实,他袍服虽然并不华贵,但材质并不普通,远非一般散仙能够承受的。况且,除我星辰殿等当世三大门派以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小门派。他作为一个神躯拥有者,怎会到现在都无门无派,做个散仙?”子墨分析道。

  “那他为什么要撒谎呢?”兰雨问道。

  “有时候,人在陌生人面前撒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兰轩说道。

  “难道,他与我们星辰殿有恩怨?”子冲猜测到。

  “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我发现他在大师兄自曝身份后,便开始偷听起我们的谈话。所以我才让大师兄去会一会他,好探探他的身份。”兰轩解释道。

  “只可惜,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兰雨摇头道。

  “不,他已经说了他是谁了。”兰轩这句话,却让其他三人颇为不解。

  “可,师姐你刚刚还说,他说的都是假的啊。”兰雨追问道。

  “人在说谎时,为了增加谎话的可信度,往往将一部分实情也吐露出来。上午经过集市时,我见过这位姑娘,从当时这位姑娘的衣着看,大概是位乡野姑娘。所以我觉得,那名男子所说,从北方来,到阳朔去,恐怕是真的。”兰轩继续说道。

  “北方……北郡是南阳境内最北的城市了,再往北去,就是尘界山了。”

  “尘界山是有不少偏僻小村落,姑娘来自那里并不奇怪,但这男子的身份,兰轩师妹又是如何得知?”子墨问道。

  “师兄是否忘了,尘界山上有什么?”

  “尘界山……封天大殿!你是说!”子墨惊讶的几乎要喊了出来。

  “不错,我猜他正是风使。”

  令三人听得一惊。

  “那,那快……”兰雨立刻兴奋了起来。

  兰轩已经知道了兰雨想说什么,于是打断道:“既然人家无意告诉我们自己身份,那么我们又何必去打扰。”

  子墨听罢,长叹了一口气。

  兰轩淡淡一笑,心中却默念道:我想,我们应该还会再见的吧。

  休整了几日,风玄便带着嫣儿继续出发了,毕竟五年时间说短也短,若想要找到师父所说的渊谷,风玄还必须尽早动出界的心思。

  有时在人迹罕至的路段,风玄也会选择载嫣儿御风飞行一段时间,以减少时间在路上的消耗。

  出了北郡大约两日,风玄正在这嫣儿御风飞行之时,忽然察觉到前方有动静,便立刻降落。但忽然,风玄似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便拉着嫣儿,躲进了草丛之中。

  循着声源,风玄悄悄地寻了过去,最终在大路上发现了之前遇见的星辰殿四名弟子。

  但此刻,大路上并不止这四人。另有五位看上去同是修士的男子,正站在子墨一行人对面,似是拦住了去路。

  子墨身为大师兄,这种场合他自然是站在第一个:“在下乃星辰殿弟子,受师父之命出山除妖,不知何处冒犯了几位天河门的兄台,以至于要挡住我四人的去路。”

  而天河门中为首的弟子也走了出来,回道:“兄台明明心知肚明,何必明知故问?”

  天河门在当今三大门派中排名第二,表面上虽与星辰殿和平相处,但暗地里却摩擦不断。南阳界原名为南荒界,是九州神界中最为贫瘠的一块界土,因此元神石这种宝贵的材料自然是相当罕见。

  所以,为了争夺这种宝贵的资源,修士们大打出手早就是家常便饭。作为当今两大门派,星辰殿和天河门之间为抢夺元神石而爆发的冲突自然不在少数。但如今南阳一片和谐,而人族又刚刚经历了如此惨痛的天劫,所以谁都不想挑起修真界的大纷争,因此两派高层虽知此事,却总是闭口不提。

  子墨并不想与天河门弟子动手,毕竟从人数看,自己并不占优。况且,虽然自己这里有兰轩这样强大的风神躯,但谁能保证对面就没有呢?

  “实不相瞒,此趟行程,我四人略走霉运,并未发现什么宝物。还请几位兄台看在两派交好的份上,给我们让个道。”

  而为首的天河门弟子却只是微微一笑:“也实不相瞒,刚刚那位小师妹手里拿的东西,在下可是看的真切。”

  兰雨一听,立马知道自己闯了祸。确实,四人此趟出山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途中相当幸运地寻得了一颗二阶元神石。刚刚休息时,兰雨因为喜欢,便取出来把玩,谁曾想被正巧路过的天河门弟子撞了个正着。

  “杜远师兄,别跟他们废话了,直接动手吧。”后面的天河门弟子似是不耐烦了。

  “也罢,我一人出手,免得你们认为天河门弟子以多欺少。”杜远从背后卸下巨剑,往地上一插。

  杜远背的是一柄巨大无比的剑,剑身还包裹着淡淡的黑气。本来杜远就是个大块头,近两米的身高,而这巨剑插在地上,竟与杜远一般高。同时这柄巨剑更是沉重无比,杜远将其往地上一插,脚下的土地竟直接裂出了好几道口子。

  “师兄,我来,你不是他的对手。”兰轩从后面站了出来。

  子墨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乖乖的站在了一边。

  兰轩快速施法,忽然,她背后的剑腾空而起,发出如月色一般的光芒,直接落到兰轩面前,缓缓地旋转着。

  “听闻星辰殿有位冷艳绝伦的女子,其貌足以令天下人为之倾倒,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而这柄灵剑“月殇”,更是与姑娘冷艳的气质相称,能赏此景,不枉此生。”杜远由衷地感叹道。

  “杜远兄台过奖了,当今修真界,又有何人不知,百战无伤杜远的大名。”兰轩回敬道。

  与星辰殿不同,天河门崇尚以元神强体,以蛮力克敌。

  而除神躯外,修士中还存在着一种特殊的体质:无为躯。拥有这种体质的人虽然可以吸收元神,却无法驱动元神控制物体。和神躯相反,这种体质几乎没有任何用处,因此被称为无为躯。

  而杜远,则恰巧是无为躯拥有者。

  但幸运的是,天河门掌门十分赏识杜远,并单传给杜远一门心决——金刚诀。

  与其他技法不同,金刚诀旨在教习法者以元神最大强化自身肉身,令习法者在肉身金刚不坏的同时,还能具备难以理解的巨力。

  也正因为无为躯,杜远无法学习其他技法,因此,天资过人的他竟仅用十五年的时间,将金刚诀修行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境界。自其技法大成下山以来,大大小小近百场战斗,竟都无人能伤他分毫,而百战无伤杜远的称号,也是因此而来。

  而子墨,虽是星辰殿第一大弟子,是最早拜入星辰殿门下的人,但无奈其资历平平,纵使有二十年的修为,是新一辈修士中修行年限时长的天花板,但论实力,恐怕还不及一般的拥有十年修为的修士。但子墨为人耿直,心性善良,无论对谁都以诚相待,星辰殿内无人不夸其德,因而也从来没有人能撼动其第一大弟子的地位。

  因此,面对这样的对手,选择让兰轩来与其对峙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女士优先。”杜远并未拔出插在地上的剑,而是邀请兰轩先动手。

  兰轩也并不客气,她手做咒印之象,忽的在月殇旁凝成了几柄风刃。

  风刃并非杀招,而是善用风咒的修士最喜好的试探方式,兰轩想用这几柄风刃,先测一测杜远身体的硬度究竟如何。

  就在风刃即将射中杜远时,杜远大喝一声,忽然间,他的皮肤上竟出现了一层淡蓝色的光层。风刃击打在光层上,便直接被弹开了,连杜远的肉身都不曾碰到。

  兰轩清楚,这光层是直接由杜远的元神组成的,其硬度还远不及杜远的肉身。

  “师命难违,莫怪我杜远,不怜香惜玉了!”杜远说完,便拔起插在地上的巨剑,发动了冲锋。

  此巨剑名为巨阙,同月殇一样,都是二阶宝器。二人同为门派中被掌门相当器重的弟子,因此才有这种资格使用此等宝器。

  杜远的冲锋相当迅速,但与风玄不同,杜远的速度完全是由完全是又其强壮的躯体提供的,没有任何外力的加持。

  兰轩本想正面接下这一击,以测一测杜远的力道。但通过这冲锋的威力看来,这一击,恐怕兰轩承受不住。于是,兰轩便立刻御风飞起,躲过这一击。

  杜远冲锋之时,脚下的道路竟直接崩裂开来。而这一击扑空,似乎也是在杜远的意料之内。

  杜远站稳脚跟,直接将手中的巨阙朝兰轩丢了出去。但剑的速度仍旧是跟不上兰轩的速度,兰轩微微一闪,便躲过这一击。

  杜远无法御风,也无法使用技能,因此兰轩在空中应该是安全的,考虑到这一层,兰轩便开始凝气于月殇之上,准备开始真正的进攻。

  看到准备进攻的兰轩,杜远暗自一笑。突然,他伸出右手,用力一握,原本还在飞行的巨阙竟忽然间卡在半空中,纹丝不动。随后,杜远用力一摆,巨阙竟直接在空中改变方向,以惊人的速度向兰轩劈去。

  正在凝气的兰轩已然来不及御风躲闪,只得正面迎下此击。兰轩举剑抵挡,却根本没有想到巨阙的威力已然远远超乎了自己的预期。因为风力刚刚都凝聚在了月殇上,所以兰轩竖起的风墙根本不完整,巨阙这一击,没有丝毫犹豫地劈碎了风墙,直接与月殇相接。

  而巨阙这一击的威力,则因此直接传到了兰轩身上,兰轩霎时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都快要被震碎了,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直接往地上落去。

  但兰轩也不是弱小之辈,在下落的同时兰轩便已调整好了姿势,只要稳稳站住,便可立刻反击。

  可杜远分明是猜到了兰轩的打算,他用力一喝,竟直接将脚下的一大块土地震裂了开来,随后瞄准兰轩下落的地点,再次发起了冲锋。

  兰轩顿知不妙,此刻她脚下的土地已然被杜远刚刚的一击震得粉碎,根本找不到落脚点,但在巨阙的冲击下,她现在根本无法立刻御风飞起。因此,她选择了放手一搏,挥动月殇直接隔空劈向杜远。

  从刚刚开始便附着在月殇剑身上的风力在这一刻突变爆发,形成一道巨大的剑气,在月殇自身元神的加持下,以惊天动地的威力直接劈向杜远。

  杜远心知此招威力之强,便立即举起双手架于面前。

  剑气劈在杜远手臂上,直接将杜远向下一压,而杜远的身体也为之一沉,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但这一击却并没有阻挡住杜远冲锋的步伐,杜远一声怒吼,竟双手架着剑气,继续向兰轩冲来。剑气轻松劈穿了杜远的元神护盾,与杜远的皮肤直接摩擦着,持续不断地产生出明亮的火花。

  而由于地面崩塌的缘故,兰轩没有站稳,直接摔倒在地,面对继续冲来的杜远也是没有办法躲闪,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举剑抵挡。

  在杜远冲到兰轩面前时,剑气的威力已然消耗殆尽。杜远猛抬双手,弹开剑气,随后稳稳抓住巨阙,朝着倒地的兰轩便是全力一击。

  兰轩隐隐感觉,自己的风墙根本挡不住杜远的这一击,而这场战斗的胜负,此刻已然明了。

  就在杜远觉得自己已然得手时,竟发觉自己挥动巨阙的双手忽的一阵酥麻,随后手中的巨阙就如同小刀砍在木头上一样,虽砍进去些许,却最终稳稳地卡住了。

  定睛一看,此刻杜远身前,不知何时突然多出来一位白袍少年,而这一击,竟被少年以风墙凭空接下。

  这少年不是他人,正是风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