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寒天 > 第九章 手足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手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阳界-商朔-街市

  风玄微微一怔,他只感觉,这声音,似曾相识。他转过身去,发现呼唤自己的是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年,这面庞,像极了一个人。

  “玄启皇兄?是你吗皇兄?”少年快步走上前来,一脸惊喜的问道。

  “玄逸?”时隔有十年之久,但风玄也同样认出了这位少年,阳国第三位皇子,玄逸。

  “真的是你!皇兄你回来啦!”玄逸不由分说,一把冲上来就抱住了风玄。

  玄逸是阳国的第三位皇子,为岚妃所生,小风玄两岁。年幼时因为贪玩,迷路于冷宫附近,后偶遇风玄,自此后便天天来冷宫找风玄玩,而风玄也颇为喜欢这位贪玩调皮的皇弟,所以二人关系颇好。

  此次进宫,为了避免麻烦,风玄仅打算见国君一人。而面圣结束后,风玄甚至连冷宫旧居都没有去,便匆匆出了宫。而此番在街市上能偶遇玄逸,风玄同样也是十分开心,毕竟冷宫八年时光,交到的朋友很少,而玄逸又恰是最要好的。

  抱了片刻,玄逸忽然想起什么,随后匆忙松开风玄,然后规规矩矩地向风玄行大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这下,街市上几乎所有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这里。商朔的百姓虽都不认识风玄,但几乎都认识玄逸。玄逸为人正直善良,却无奈天性爱玩,所以这商朔城内几乎每条街市都被玄逸玩了个遍。而玄逸的这番举动,就算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也能直接猜出,这站在玄逸面前的人,就是十年前忽然没了消息的太子玄启。

  而此时,跟随在玄逸身后的两名贴身侍卫也是大惊,匆忙跟着行礼。

  风玄更是吃了一惊,谁知刚刚还那么随意的玄逸,竟忽然行如此大礼,还惹得自己成了整条街的焦点。他心中暗骂一声,随后拉着玄逸,匆忙离开了这条街市。

  “皇兄,这十年你去哪儿了啊。我问父皇,父皇只字不提,我问母妃,母妃也丝毫不知。”玄逸问道。

  “这事等下再跟你细细解释,现在别说话。”风玄拉着玄逸,快步向自己住的客栈走去。

  “哦……”玄逸也是听风玄的话。

  南阳界-商朔-某客栈客房内

  玄逸让两名贴身侍卫在楼下候着,自己则跟着风玄和嫣儿进到了屋内。

  “皇兄为何不回皇宫?”玄逸不解道。

  “现在的我,已然和皇室没了关系。”风玄道。

  “皇兄何出此言?”玄逸不禁皱紧了眉头。

  “十年前,我去了尘界山。”风玄道。

  玄逸一听,惊讶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那你是,风使?”玄逸道。

  “不错,我就是风使。所以,我已经不叫玄启了,我叫风玄。”风玄道。

  “怪不得这十年来你杳无音讯,而父皇却又不告诉我你的去处。”玄逸道。

  “所以你不要叫我皇兄了,我入了修真界,便不能再做太子。”风玄道。

  玄逸长叹一声,随后恨恨道:“唉,都是这可恨的吴妃。对了,吴妃被除掉了,皇兄知道吗?”

  “我知道,我已经进宫面见过国君了,当然也见到了王皇后。”

  “这样啊。”玄逸点点头。

  “对了玄逸,玄挚后来怎么样了?”风玄问。

  玄挚是阳国二皇子,为吴妃所生。虽然玄挚的母亲并非善类,但毕竟玄挚继承着玄烨的血脉,所以玄挚同样生性善良,品性正直。

  “玄挚皇兄啊,唉……吴妃就算再坏,也毕竟是玄挚皇兄的母妃。因此,吴妃被王皇后除掉后,玄挚皇兄因不愿见到王皇后,便也离开了皇宫,不知去处。后来听卫国的使臣说,玄挚皇兄开了神窍,拜入了天河门。”玄逸道。

  风玄沉默了,吴妃虽坏,却毕竟与玄挚无关。年幼时风玄曾与玄挚打过几次交道,同为玄烨的子女,风玄却也并不讨厌玄挚,相反,玄挚却对风玄的处境颇为愧疚。

  而吴妃被除后,玄挚的处境自然就变得十分尴尬,自己的仇人非但无事,还被父皇立做皇后。这样一来,对玄挚来说,这皇宫自然也成了自己想要逃离的是非之地。

  “这样看来,玄挚皇兄和玄启……风玄皇兄你的选择倒是如出一辙。只是……”说道这里,玄逸摇了摇头。

  风玄并未说话,但他也猜到了玄挚想要说的话。

  “你和玄挚皇兄这一走,这阳国国君之位,以后当如何啊……”

  “玄逸,你也不小了,该替父皇分忧了。你并非不具备成为国君的才德,只是你太贪玩,所以总给人一种轻浮感……”

  “皇兄别说了,这些话和父皇说的一模一样。归根到底,我就根本不想当这个国君。这些年,不论是朝廷还是后宫,那些明争暗斗,权力制衡,我早就看得透彻。当年吴家势力通天,而你又恰好没了消息,国内那些名门大族恨不得把玄挚皇兄的门槛给踩烂了。后来吴妃被除,吴家倒台,玄挚皇兄的住处一下就成了禁地,反倒是我的住处,整日不得安生。这些人丑恶的嘴脸简直是让我恶心得寝食难安。也正是因此,我才整日上街游玩,以求安生。”玄逸直接打断风玄道。

  风玄摇摇头,却也无可奈何。玄逸说的这些风玄又何尝不厌恶,但这世界如此,人性亦是如此。他们身为皇子,自出生起便身处阳国权利的中心,所以这些世俗,他们想逃也逃不掉。

  “不过,话说回来……皇兄,这位姑娘是谁啊?风祖,不是应该只收风使一名弟子吗?”玄逸问的倒是十分真诚,并没有其他意思。

  “嫣儿是我下山时收留的可怜姑娘,打算此趟带她一同前往星辰殿。”风玄道。

  “去星辰殿?她开神窍了吗?”玄逸几乎喊了出来。

  风玄倒是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笑:“开了。”

  “哇!这都行!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开神窍?”玄逸道。

  “神窍这种东西,约百人中仅有一人能开。而六位皇子之中,就已经有我和玄挚两人开了神窍,按这概率来看,你大概是没希望了。”风玄倒是饶有兴趣的开起了玄逸的玩笑。

  “为什么啊,我不就是晚了两年出生吗?结果大皇子成了风使,二皇子拜入天河门下,而三皇子连神窍都开不成?”玄逸道。

  “或许,这是想让你安心继承国君之位吧。”风玄笑道。

  “可我也想当修士啊,我想和皇兄一起,杀出南阳界,重夺九州,特别是天旭!”玄逸激动地站了起来。

  风玄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对玄逸道:“玄逸,你冷静一下,接下来我跟你说的事很重要。”

  玄逸一下子愣住了,然后缓缓地坐了下来。

  “此趟出山,以五年为限。时间到后,我们四使将各自回山,接受四圣的审核。因此,为了保证自己的修行,我要在两年之内动身,去一趟天旭界,而在天旭界呆多久,我不知道。”风玄道。

  “那,另外三使跟你一起吗?”

  “我也不清楚,但我估计会的。当年天帝收四圣为徒,修炼地点就在天旭界。我此趟去天旭界,正是受师父指点,前往他当年的修行之所。所以,常理来说,另外三圣在天旭界必然也有各自的修行之所。那么,其他三使在下山前,应该也会收到同样的指点。”

  “那,皇兄的意思是?”玄逸问。

  风玄起身,来回踱步,说道:

  “三十年来,人族从未踏出过南阳界,所以界外的情况我们一概不知。兵法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果人族真的打算反扑,战前侦查是必不可少的。但由谁来负责这项侦查任务最为合适?”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在想,下山前师父给我的这通指点,并非是单纯的指路。四圣镇守玄天神陨无法离开,而其他参与过天劫的修士们大多位高权重,基本不可能将他们召集起来,因此,整个南阳界中,没有人比我们四使更适合这项侦查任务。”

  “再细想这项侦查任务。虽说这只是单纯的侦查,但毫无疑问,这是宣战。三十年前妖兽鬼物为何停止进攻?而我们这番出界又是否有可能会重新引起妖兽鬼物的全面进攻?出界之举是关乎整个人族存亡的大事,四圣不可能没有安排就指点我们四使出界。而同时,倘若我们四使成功完成了这项侦查任务,那么修真界的其他修士们又怎么可能继续默不作声?”

  “所以,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五年之后,待我们四使回山复命,倘若一切顺利,第一次人族反扑就将到来。”

  玄逸听得十分认真。人族反扑并非只是修士的责任,毕竟百人中仅有一人能开通神窍,因此,普通人也是反扑时必不可少的战力。而组建这样一支能够与妖兽鬼物相抗衡的军队,便是南阳境内三大国都的任务了。

  “皇兄想让我做些什么?”玄逸问道。

  “我要重宇界和天旭界的地图。另外,阳国应该立刻开始组建对抗妖兽鬼物的大军。”

  玄逸细想片刻,说道:“皇兄,如果我消息没错的话,这支大军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由三国共同开始组建了。”

  “三年前?正好是吴妃被铲除的那一年?”

  “不错,正是吴家倒台,军权回到父皇手中后,我得到消息,三国似乎在合力训练一支神秘的军队。但这条消息虽说来源可靠,却从未得到过任何证实。”玄逸道。

  “看来,吴家倒台并非巧合,其中恐怕有另外两国参与。”风玄道。

  “起初我得到这条消息时怎么也想不通,现在这么一想,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不过皇兄,我有个疑问。”

  “嗯?”风玄一愣。

  “风祖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告诉你,而要你这么费尽心思去猜呢?”玄逸道。

  风玄淡淡一笑:“因为,他还不确定我能不能做下一任风祖。”

  “也没办法,风祖毕竟是四圣之首,当今修真界最顶端的人物,关于这个位置的继任,确实要比阳国国君还要严谨。”玄逸道。

  风玄低声叹了口气,风使这个身份带给他的,究竟是荣耀,还是无止境的重任?

  正值中年的男人是最孤单的,因为当他环顾四周时,他看见的都是需要依靠自己的人,而自己却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那么,风祖的孤独,又有谁能够想象?

  而当初逼疯天帝的,是否不仅仅是玄天神陨?

  “对了皇兄,我有一个小问题……”玄逸悄悄地在风玄的耳边说道。

  “嗯?”

  “四圣,为什么不曾娶妻生子?”

  这一问,风玄没有能力回答。在他心中,师父就如同神明一般,并非是作为整个人族的救世主,而是作为帮助风玄走出童年阴影的导师。身为四圣之首,他仿佛无所不知,未曾出山一步,却可轻松洞悉天下大事,并在言语间掌控着修真界的一切。

  这样一个人,又有哪个女人能够成为他的夫人?至少在风玄脑中,这样的女人不存在。而关于感情方面,风祖从未向风玄提起过,风玄也从不过问,这,也是风祖和风玄之间特有的默契之一。

  “算了,四圣的事,我又有什么资格过问。”玄逸见风玄似是不能说的样子,便自己找了个台阶。

  “没有,只是这个问题,我也确实没能力回答罢了。”风玄尴尬地说道。

  “对了皇兄,你先前所说,你需要重宇界和天旭界的地图,可能,我现在就可以帮你。”

  风玄忽的眼前一亮:“真的?”

  “之前,城中李家送了我几张神界地图,其中就有重宇界和天旭界。”

  “那图现在何处?皇宫?”

  “不,被我放在了皇宫外的一栋宅子中。不如,皇兄现在与我一同去取?”

  “好!”风玄正要起身,“不对,玄逸,你先把你那两个侍卫叫上来。”

  “哈?”

  南阳界-商朔-街市

  “试问这九州神界,有谁有这个资格能让风使来做侍卫?”玄逸走上街头,就瞬间变回了原型。

  风玄看到玄逸现在这副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嫣儿站到一旁,倒是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风玄为了低调行事,便和嫣儿一起换上了玄逸侍卫的衣裳,跟随在玄逸身后。

  “哟,三殿下,今天心情这么好啊。”街市上一位老板向玄逸打招呼道。

  “那是,今天父皇多给我安排了俩侍卫,让我的排场瞬间又涨到了顶峰。”玄逸道。

  那老板明显是蒙了,根本不懂玄逸在讲些什么。幸好玄逸也没有打算跟他继续聊下去,而是头也不回的径直向前走去了。

  一路上,都陆续有老板向玄逸打招呼,但玄逸的回答都让这些人摸不着头脑。

  约莫走了一会儿,一行人来到了商朔城中最大的街市。而忽然,风玄快步走上前去拉住了玄逸。

  “前方那群修士是天河门弟子,前几日我在城外与他们有过冲突,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我们还是绕道走吧。”风玄说道。

  玄逸顺着风玄的视线,看到了那群天河门弟子,随后点了点头,带着风玄一行人走到了小巷中。

  但进入巷中的玄逸忽的站住了,随后转身,用目光寻找着那群天河门弟子。

  而看到玄逸的这个举动,风玄忽的联想起什么。第一次遇见这群天河门弟子时,那个熟悉的面孔。

  “皇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群弟子中的最后一位,就是玄挚皇兄。”玄逸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