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寒天 > 第十二章 比武(上)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比武(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阳界-云鼎山脉-宇峰峰顶

  “本掌门在此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风使可否答应。”复天掌门道。

  “掌门但讲无妨。”掌门想要干什么,风玄也已经猜到了。

  “二十年来,我殿也培养了众多弟子,我四位长老也可以说是呕心沥血。但凡事若没有比较,便难评好坏,所以,本掌门希望风使能够和我殿弟子比试一番,也好让我们四人心中有个杠杆,为以后的教导,多一些改进的依据。不知,风使能否答应。”复天掌门道。

  风玄淡淡一笑,道:“既然此举能为贵殿做些微不足道的贡献,那我风玄定当义不容辞。”

  “好,那本掌门便谢过风使了。星辰殿众弟子,你们自荐出战吧,注意,比武会友,点到为止。”说完,四位长老便一齐坐了下来。

  风玄也并未有其他表情,只是看向弟子阵中,静静等候第一个挑战者。

  此时的弟子阵已经出现了不小的骚动,大家纷纷议论着,也互相怂恿着。

  但风玄此刻心中却有了些为难,与星辰殿弟子交手时,自己到底应不应该使用全力?按照复天掌门的说法,全力应战才是应该做的。但太过轻松的胜利会不会让掌门有些难堪?

  “弟子子隐,请战!”忽然,弟子阵中走出一人。

  风玄仔细打量了一下子隐,但说实话,子隐看上去并无出众之处。身材中等,样貌平平,举止谈吐平平。

  但风玄也懒得用偷听弟子谈话的方式来获取此人的信息了,待子隐就了位,风玄便认认真真地行了礼,随后进入了战斗状态。

  风玄并不打算先攻,而是想通过承受子隐攻击的方式,来判断子隐的实力,从而决定自己到底用怎样的进攻方式,可以不伤着子隐。

  但令风玄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子隐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忽然消失了。

  这一幕让风玄相当吃惊,因为隐身这一能力,是源于人对光的控制。隐身者将自己背后的物体反射出的光,通过折射的方式,绕过自己的身体,再射入对手的眼珠当中,与此同时,让自己的身体不反射光线,从而起到隐身的效果。

  而正如书上记载,光之力,自古以来便只有天帝一人可以使用,其他人根本无法驾驭。

  所以子隐的隐身术,着实让风玄吃了一惊。

  但短暂的惊讶后,风玄很快冷静了下来,并迅速开始了分析。

  当今若是有人能够使用光之力,那么这则消息自己绝对不可能没有收到过,所以子隐绝不可能会使用光之力。

  如果这隐身的能力不是来自于自己,那么,就只有可能来自于宝器。

  风玄忽然回忆起,书中曾记载过一种元神石,能让触碰者完全透明。所以,子隐此刻隐身的能力,恐怕便是这宝器的功劳。

  而正当风玄思考之际,风玄忽然感觉自己前方的气息有变化,通过经验判断,这是有人向自己发起冲锋时,气息发生的改变。

  但不同的是,这股气息无比熟悉,却又完全不同于普通的冲锋。

  “砰!”忽然,风玄前方发出了一声巨响,但此刻,风玄的面前,仍旧是空空如也。

  正当其他人摸不着头脑之际,风玄忽然笑了,因为风玄明白,刚刚的声音,是子隐撞在自己的风墙上所发出的声音。

  听声音,子隐大概是撞了个结实,而且从声音判断,撞在风墙上的,恐怕是血肉之躯。

  果然,子隐忽然现了形,而子隐的额头上,一块鼓起且不断流血的包,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子隐表情狰狞,却一声不吭,只是咬着牙,轻轻碰了一下额头上的包。就在手触碰到包的那一刻,子隐的嘴忽的咧了一下,估计是疼的实在是撕心裂肺。

  随后,子隐咬牙切齿地看着风玄,右手向前一伸,摸到了风墙。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众弟子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毕竟风墙这种能力,虽然他们不会,却也见兰轩使用过,因此,弟子阵中传来了一片哄笑。

  风玄有些无奈,为何子隐在进攻前都不试探试探对方的防御模式,便直接用血肉之躯发动冲锋?恐怕,是太过于依赖自己的隐身了。

  而接下来,子隐也干脆不隐身了,因为他明白,自己如果打不破这面风墙,那就算是风玄发现不了自己,自己也根本伤不到风玄丝毫。

  于是子隐退后了一段距离,从身后抽出一柄短刀。

  这柄刀长约半米,式样与唐刀无异。在子隐短暂的施法后,这柄短刀的刀刃上,附着上了一层雷电。

  看雷电的威力,风玄估计,这柄短刀,应该是一阶宝器。

  随后,子隐对准风玄,发起了冲锋。

  这下,风玄忽然明白了,刚刚那股气息,自己感到怪异的原因。原来在子隐冲锋时,他也催动了周身的气流辅助,以达到提升自己冲锋速度的目的。这种技法虽并不高级,却相当难学,除了风玄这种风神躯能够随意应用之外,一般修士很少会选择学习此种技法。而因为使用这种方式冲刺,与普通冲刺产生的气流有些许差别,所以风玄才感到十分怪异。

  极高的移动速度加上雷电附着的刀刃,这样的冲刺威力非同小可。而具备这样的实力,子隐恐怕在星辰殿中,也算是排的上号的高手了。

  风玄并没有过分自信,于是他催动元神,强化了风墙的硬度。

  雷刃撞上风墙的那一刻,巨大的电流爆裂开来,伴随着的是异常刺耳的鸣响。

  但就在冲击消失后,子隐却发现,风玄的风墙,竟纹丝不动,自己的攻击,根本没有对风墙造成什么有效的打击。

  子隐愣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子隐拜师时间略微靠后,但论实力,却是星辰殿男弟子中排名第八的高手。若不是排名在他之上的七人有能力破解子隐的隐身能力,恐怕他的排名,还要在往前走上几名。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连风玄的风墙都撼动不了,这实在是让众人有些无法接受。

  但风玄清楚,这一击的威力,恐怕是要在杜远的全力一击之上。但针对子隐的这一技法,风玄却有自己独特的破解方式。

  虽理论上讲,空气是不导电的,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因为当空气的湿度,压强达到一定界限,再加上施加的电压足够大时,原本绝缘的空气也会导电。

  但风玄绝非是一般人,他对风的控制,已然细腻到了可以简单层次的控制大气组成成分的地步,虽达不到清除出空气中全部离子杂质的地步,但至少,保证风墙的绝对干燥还是能力范围之内的事。

  所以,子隐的雷电冲击在风玄的风墙之上,威力可以说根本无法发挥出来。这,也正是自然存在的物质相克。

  风玄此刻就更犯难了,他现在应该做些什么?若是反击,这子隐本就毫无胜算,那反击就显得有些过分。但若不反击,是否又显得太过嚣张。

  而正当风玄苦思之时,子隐忽然抱拳道:“风使道行高深莫测,子隐甘拜下风。”

  风玄一听,赶忙松了口气,也向子隐回礼。

  复地长老微微皱眉,对台下三名弟子道:“子羽子建子彭,你们三人去试试。”

  台下三人回道:“是!”

  这下弟子阵中更是热闹了。子羽子建子彭三人分别位于男弟子实力排行榜中第二,第三和第五名,是楚峰复地长老最得意的门生之三。而更厉害的是,这三人组合在一起,有一套威力巨大的组合技法,名为惊羽八荒,其威力之强,连复地长老本人都无法轻松招架。

  这下,三人一同出战,这场比试,就更加精彩了。

  三人上台,一同行礼之后,便相互站开,呈三角之势,随后一齐抽出佩剑。

  风玄也明白了,他接下来要承受的,应该是一套组合技。

  三人催动佩剑,并令其缓缓升空。一时间,雷鸣,风啸,火光……各种各样的物质波动都一齐出现在了三人所摆的阵中。

  随后,这三柄剑竟忽然合并成了一把巨剑,并在合并的同时,闪耀出了无比刺眼的光芒。

  这种架势,风玄倒是闻所未闻,但这柄剑造成的巨大的气流波动,风玄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若是正面迎下这一剑,恐怕自己的风墙还没有具备这个刚度。

  而正当风玄思考对策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行动,闪至风玄面前,随后右手呈咒印状,左手向地面一拍。随后,风玄的四周竟立刻立起了四面厚实的岩壁。

  而与此同时,另一人也忽然行动,从上空施法,造出一颗巨大的火球,向风玄袭来。

  风玄眉头微皱,随后右手结成咒印状立于面前。忽然,一道巨大的气流从风玄体内爆出,呈球状四散开去。仅一瞬间,火球便立刻消失不见,而岩壁也被冲击得四分五裂,溃不成璧。

  而风玄随后御风飞起,却也不打算躲闪,而是尽力尝试迎下这最后的一击。

  果然,最后一人忽的飞身而起,并催动巨剑瞄准风玄,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向风玄射去。而与此同时,此人也紧跟在巨剑身后,源源不断地用元神加持这巨剑,好让巨剑的威力不会衰退。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巨剑撞击在了风墙之上,并在短暂的对峙后,巨剑成功的击碎了风墙,继续向风玄飞去。

  在击碎风墙的一刹那,弟子阵中爆发出了一阵惊呼,几乎所有星辰殿弟子都在期盼着,这三人击败风玄的那一刻。

  但风玄显然早就料到了风墙被击破这一情况的发生,所以他从刚开始就并未加固风墙,而是在巨剑冲击风墙的短暂瞬间内,为自己的反击,不断蓄力。

  “风咒·断日!”这一招技法,风玄第一次用,是在对付尘界山那只猪妖的时候。断日虽并非是风玄最强的杀招,却也是一套风玄相当喜欢使用的技法。这一技法最大的缺陷在于,用于进攻的武器,是风玄用元神催动风力而凝成的巨大风刃。若是日后风玄能够找到合适的宝器,并用来代替风刃的话,断日的威力恐怕还要厉害数倍。

  使用出这一技法,便足以证明风玄对于这招惊羽八荒的肯定。

  在巨剑击破风墙的一刹那,风玄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正面冲向了那柄巨剑。

  伴随着弟子阵中发出的惊呼,一阵剧烈的气流爆炸在以两剑相碰的中心点出爆裂开来。这阵气浪之大,竟能令弟子阵中诸多弟子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而随后,这柄巨剑便分裂成原本的三柄剑,掉落在地上,而跟在巨剑身后的弟子,也向前摔去,跌倒在地面上。

  而另一边,风玄却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看似毫发无伤。

  其实,风玄手中凝成的巨大风刃也和巨剑一样,完全碎裂开来。这柄风刃,风玄可以说是使出了九成的功力,勉强打成平手,可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惊羽八荒”也不愧是星辰殿弟子阵中最强技法之一,这一招的威力,确实让风玄刮目相看。

  而除此以外,风玄倒是确实毫发无伤。

  但另一边,虽然这三位弟子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但这三人的元神,已经为了释放这招惊羽八荒,消耗殆尽了。

  战斗结束后,是死一般的安静。惊羽八荒可以说是星辰殿弟子辈中目前来说最强的招式了,如果这一技法都无法伤到风玄分毫,那风玄的实力,可以说是真的无法估量。

  而复地长老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的难看。

  风玄缓缓站了起来,却并没有转身,因为他此刻并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表情,去面对台上的长老。

  “唉……”三名弟子起身收回佩剑,随后哀叹一声,站回了原地。

  风玄此刻能够感受到,台上的气氛,冷得有些渗人,若不是自己在这里,恐怕复地长老早就破口大骂了。

  安静了许久,复天掌门还是清了清嗓子,随后不同于以往的异常低沉的嗓音问道:“可还,有人愿意一试啊?”

  要说风玄心中不得意,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仅一人,不出全力便接下了星辰殿弟子的最强技法,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未出全力,却也接的相当困难,毕竟风刃碎了是不争的事实。

  但风玄此刻却在拼命压制住内心这阵傲人的快感,因为他谨记着师父的嘱托,人外有人,莫要惹是生非。所以,从外表看来,风玄倒表现的颇为平静,不露声色。

  许久都未有人回应,风玄便想说些夸奖的话,为四位长老打个圆场,随后便结束这次比武。

  谁知风玄刚要开口,弟子阵中却又传出了一个声音。

  “弟子兰轩,请战。”

  而随后,有一个声音传来。

  “弟子兰霜,请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