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寒天 > 第二十章 秘技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秘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阳界-青岭远郊-巨杉密林

  “你去将受伤的人扶出岩洞。”风玄对同样刚刚挣脱束缚的兰轩说道。

  但兰轩显然有些不情愿,她似乎与常无殇也有着数不清的恩怨。

  “别胡闹,我们二人现在都没有元神,所以只能依赖宝器战斗,这意味着什么你是清楚的。”风玄的声音瞬间威严了许多,语气中流露出一种让人发自内心想要去遵从的霸气。

  兰轩咬了咬牙,却也并未再坚持,而是转身向受伤的众人走去。

  “看起来,子良倒下前对子儒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救你出来啊。”常无殇也并不急着进攻,而是停下来和风玄交谈了起来。

  考虑到可以给兰轩充分的时间救人,即便是十分不想交谈的风玄,还是回应了常无殇:“毕竟师父最痛恨的就是魔教贱种,所以这种除害之事,自然是交给我来做最为合适。”

  常无殇笑了笑道:“风使大人你应该很清楚,你之前中了破魂散的毒,元神尽失,恢复意识后又被‘缚神索’所困,无法吸入元神。所以,能够供你战斗使用的元神,也仅有你手中两具二阶宝器自身存储的元神。仅凭这点元神就像战胜持有聚灵眼的我,恐怕并不现实吧。”

  风玄仿佛嘲讽般的淡淡一笑,在见到兰轩将洞中受伤的最后一人扶出去后,风玄用异常不屑的语气回答道:“对付你,足够了。”

  其实常无殇心里也十分清楚,就现在的情况而言,风玄想要就这样打败自己,并非不可能。自己虽是雷神躯拥有者,但无奈雷咒技法本身消耗的元神实在是过于庞大,所以现在自己体内存储的元神也所剩无几。

  而对风玄更加有利的是,风咒技法对于雷咒技法先天的克制能力,这一点,在之前宇峰之上,风玄与子隐的交手中就可以明显体现出来。只要风玄在自己的手与所持的宝器之间制造一层绝对干燥的空气隔膜,那么附着在雷影之上的雷电,就无法通过武器相碰,传导到风玄的身体上,也自然对风玄,无法起到持续累加的麻痹效果。

  所以,刚刚常无殇特意停下与风玄交流,就是在考虑接下来撤离的方法。

  但显然,风玄是根本不会留给他这个机会的。虽然没有充足的元神供风玄御风,但他本身的移动速度也不容小觑。风玄在瞥见兰轩陆续将受伤的几人抬出洞外后,便一刻也不多拖延,立刻提起游魂,向常无殇冲来。

  面对架抢突刺而来的风玄,常无殇没有使用壁障防御,而是直接以雷影向迎,以此来试探风玄的实力。

  高速袭来的游魂直接刺在了雷影的剑身之上,但奇怪的是,做足了充足准备的常无殇发现,这一击根本就没有多少威力。

  的确,游魂的第一次其实只是幌子,这真正的杀招其实在后头。为了诱导常无殇防御,风玄故意架抢高速冲刺,其实自己根本就不曾握紧游魂。在游魂刺中雷影之时,风玄右手松开游魂,身体仍保持着原本的速度继续向常无殇靠近。

  而正当常无殇疑惑的一瞬间,风玄挥动反持的月殇,自下而上便是一记上挑。

  此套连环攻击速度之快,组合之巧妙,令常无殇完全没有时间反应。无奈之下,常无殇只得催动聚灵眼,竖起了守护屏障,这才抵挡住了月殇的这一击。

  但更令常无殇没有想到的是,他此刻的做法,反而中了风玄的圈套。

  风玄此刻,已然是重新握在了游魂的枪身前部,面对这匆忙竖起的屏障,立刻将游魂的自身强化属性激发出来,并以投掷长矛的姿势,蓄力后冲着屏障便是一记重刺。而这一刺,则不偏不倚地刺在了先前形成裂缝的地方。

  霎时间,剧烈的气流爆炸撼动了整个岩洞,聚灵眼制造的防御屏障在这一刻碎裂成了无数块碎片,朝常无殇身后的方向尽数散去。

  而屏障碎裂产生的气流,也顺势将常无殇向后推开了不少距离。

  这后退的距离在这种关键关头反而是帮了常无殇大忙,来不及多想的常无殇立刻释放技法,对着风玄就是一道雷电。

  闪电的传播速度虽赶不上光速,但其速度之快,同样也远非是人类能够闪避的。

  但常无殇这道狗急跳墙的雷电攻击,风玄能够通过其施法动作,提前作出预判,并作出躲闪动作。

  在躲过这一招雷击后,风玄立刻催动存储在月殇中的元神,在剑身附近形成了数柄风刃,径直射向常无殇。

  为了使自己的雷属性技法释放得更加迅速,常无殇在战斗前会在战斗区域内提前放置大量自由电子,这也是雷神躯拥有者最特殊的地方。而风玄的风刃,常无殇虽看不见,却可凭借风刃造成的磁场变化,来推测出风刃的位置,所以这几柄风刃,常无殇倒是十分轻松地躲了过去。

  但这,便已经达到了风玄原本的目的——拖延常无殇的进攻节奏,并迅速拉近战斗距离。

  面对风玄迅猛而极具杀伤性的进攻,常无殇只得勉强招架,且战且退。而风玄反持月殇,时不时地使用上挑进攻,实在是让常无殇尝尽了苦头。几招下来,常无殇的手臂,胸口上,多出了几道伤痕。

  在杜远和常无殇交手的过程中,虽然被缚神索束缚着,但风玄可是一刻也没有闲着,对付常无殇最有效的进攻方式、节奏,甚至是天河门异常凶悍的战斗风格,风玄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大致地掌握了。

  倘若这场战斗继续以这样的态势继续发展下去,常无殇必败无疑,所以他此刻不得不想尽办法撤退。但无论是何种方法,常无殇都必须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和距离。

  风玄自然清楚他的算盘,所以他从近身后,游魂就好像变成了铁棍,只横扫不突刺,为的就是防止常无殇借助突刺的力量拉开与自己的距离。

  意识到风玄不会留这样的机会自己时,常无殇孤注一掷,在风玄使用月殇进行一招挥砍时放弃了防御,任由月殇划开自己的胸膛,随后利用这短暂间隙完成了蓄力,用尽自身最后的元神,对风玄释放了一道技法。

  “雷咒·五方聚雷!”

  忽然间,这个空间内所分布的所有不平衡电荷全部向风玄聚集而去。就在下一刻,无数道剧烈的雷电在风玄周围的各个空间凭空出现,并同时向风玄劈去。一时间,前后左右和上方五个方向全部都有异常强大的雷电袭来,风玄无处躲闪,只得催动游魂内剩余的所有元神形成风墙,来阻挡这一最后的杀招。

  幸运的是,常无殇所剩的元神也实在不多,所以这最后的杀招威力并不能完全施展出来。而凭借游魂内储存的为数不多的元神,风墙竟硬生生挡住了这五方聚雷。

  但下一刻,常无殇的举动则着实令风玄感受到了事态的不妙——常无殇正要吞噬那颗,由子荣的血炼成的血丹。

  风玄根本无法预料吞下血丹后的常无殇将会如何,所以他没有多想,立刻将游魂向常无殇的心脏射去。

  但常无殇此刻根本不管不顾,为了将血丹服下,他干脆将左臂伸出,让游魂将其刺穿,并利用自己血淋淋的左臂,硬生生地改变了游魂原本的轨迹,使其转而刺中了自己的左肩。而下一刻,他也顺利地将血丹服下。

  血丹入喉的那一刻,剧烈的元神激流自常无殇的腹中爆开,在常无殇身体表面不停地游走,并开始迅速修复他身体上的伤口。

  常无殇拔出游魂,丢在自己的脚下,随后看着自己正在修复的身体,神色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子荣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用他的血液炼成的血丹,在替自己治疗完伤口之后,剩余的元神仅能为自己补充不到自己四分之一的元神储备。就凭这点元神想要战胜风玄,自然不是什么可以让他轻松笑出来的事情。

  而趁着常无殇修复伤口的间隙,杜远则眼疾手快,将自己手中的巨阙向风玄掷了过来。

  握住巨阙的那一刻,藏于巨阙当中丰厚的元神储备量着实让风玄心中一喜。

  体内元神的储备量超乎常人,这恐怕便是无为躯唯一的优点了,所以被无为躯常年使用的巨阙同样也具备了远超一般二阶宝器的元神储备。而这些元神,在现在这种状况下,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面对这样的风玄,常无殇实在是没有信心再打下去了,眼下的他只是在思考着一件事——如何安全撤离。

  “你还在考虑如何全身而退吗?”此刻风玄的脸上满是傲慢和杀意。

  “那可能,风使大人还并不了解,这颗聚灵眼的秘技。”常无殇却也并未显露出惊慌之色,而是十分平静的回答风玄道。

  九州神界之上的宝器共分六种,除了众说纷纭却始终神秘异常的神阶宝器外,其他五阶阶宝器都是有明确的划分标准的。

  一阶宝器最为普通,宝器本身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只是在被灌入某些特定的属性元神时,可以增长强技法的杀伤力,如子隐那柄尚不知名字的唐刀。

  二阶宝器自身拥有储存元神的能力,同时还具备了一定的特殊属性。若使用者催动自身元神,引导宝器中存储的元神大规模爆发,则会极大地激发宝器的特殊属性,就比如游魂的破盾能力,雷影的雷电麻痹能力和巾辉的白羽双翼等。但最大的缺憾是,二阶宝器储存的元神无法自行补充,所以每次消耗完之后,使用者都需要将自身元神灌入宝器,以供下次使用。

  三阶宝器的能力则要更进一步。除了具备自身储备元神和生产元神的能力之外,三阶宝器在激发特殊属性时是不需要消耗使用者的元神的,所以,即便是没有任何元神储备的普通人,也能够使用三阶宝器。而除此以外,三阶宝器还拥有一种更高阶的能力——秘技。释放秘技需要耗费大量的宝器存储元神,但相应的,秘技的效果和威力要远远超过特殊属性,甚至有一些上品三阶宝器的秘技可以做到低级的打破空间限制的能力,比如放大缩小,超短距离瞬移等。见来说,特殊属性就是被动技能,而秘籍则是主动技能。

  自四阶宝器起,宝器的等级每跨越一个阶层,其能力便会有一层空前的提升,相比于三阶宝器,四阶宝器不但全都具备打破空间限制的能力,更有甚者,可以短暂性的冻结时空。而四阶宝器的原料——四阶元神石,其数量异常稀少,整个九州神界,其数量也不超过百颗,而其中被修士发现并打造的则更加稀少,所以,也仅是在天劫前,弟子规模超过千人的顶尖门派,才能拥有一到两尊。

  而被四阶元神石的强大属性所吸引的,当然也不仅仅是修士。部分妖兽,在实力提升至一定境界后,便具备了探知元神石的能力,而若是他们发现四阶元神石,则会直接将其吞下,存于体内。这样,经历千年的炼化,四阶元神石便会在这些妖兽鬼物的体内产生变异,突破成五阶元神石。这些炼化出五阶元神石的妖兽,不仅寿命可突破极限达到万年,还能够具备超越人类的智慧。而由这种五阶元神石所打造而成的五阶宝器,其威力和和能力,几乎已经达到了常理难以解释的地步,开山平岳,吸湖引海,甚至是号令百万妖兽都轻而易举。当然,风玄清楚,这种说法也只是明间夸大其词的传说罢了,毕竟自己的师父风祖所持的武器,便是一尊五阶宝器。倘若这尊宝器真的能如这般所说号令百万妖兽,那当年四圣又何苦要以命相搏,才得以将天劫平息?

  而今,天劫结束已有三十余载,除了四圣手中每人一尊五阶宝器外,其余四阶、五阶宝器皆已失传,所以,如今在南阳界能够见到的,风玄眼前的这颗“聚灵眼”,恐怕已经是最高等级了。

  言归正传,在得到“聚灵眼”后,风玄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星辰殿弟子一起行动,为了防止聚灵眼被人认出而打草惊蛇,风玄一路上都不曾将它取出仔细研究,也自然是不清楚这颗“聚灵眼”所拥有的秘技。而面对如此危险的处境,常无殇竟还能做到如此从容不迫,这不得不令风玄开始相信,聚灵眼的秘技或许真的有扭转局势的能力。

  “风使大人的实力,无殇领教了。只是,无殇现在还不能落入大人手中,毕竟有些事情,还为时尚早。所以,还是后会有期吧。”话音刚落,聚灵眼在常无殇的手中便爆发出无比刺眼的蓝光。

  而在下一刻,三道颜色异常深邃的球形防御屏障竟凭空出现,将风玄层层裹住。

  常无殇很轻佻地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随后从这岩洞的另一个出口迅速离开了。

  而此刻,无法抑制的愤怒一下子冲上了风玄的大脑,此刻的他已经无法冷静地思考问题了。猛然间,巨阙和月殇在风玄的手上同时有了反应,在风玄仅有的刚刚恢复的一丝元神的催动下,两柄剑的特殊属性仿佛呼应风玄的愤怒一般,在此刻毫无保留地爆发了出来。

  无论是象征破坏力的巨阙黑雾,还是象征锋利度的月殇风刃,这两者都达到了连杜远和兰轩都不曾见到过的空前规模。而风玄也毫不吝啬,将这无比强大的破坏力尽数宣泄在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屏障之上。

  伴随着巨大的破空之音,这三道屏障竟然在一击之下直接碎裂,没有丝毫的尊严。

  而在下一刻,风玄已然冲到了常无殇离开的洞口。

  “风使莫追!”意识到风玄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杜远立刻大声喊道。

  已然来到洞口的风玄最终还是恢复了理智,停下了脚步。而此刻,常无殇也已经消失在了巨杉密林之中,即便是风玄想要追,也无从追起。

  其实,风玄选择追击也并不完全是因为失去了理智,如今真正令他心急的,不是自己是放跑了常无殇,而是现在聚灵眼落入了他手中。

  通过刚刚的战斗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常无殇十分熟悉聚灵眼,所以风玄可以肯定,常无殇和尘界山养鬼的主谋,关系必定十分密切。而现在常无殇逃走后,极大概率会第一时间与主谋联系,告知此事。

  而用于器养猪妖的聚灵眼出现在风使身上,这条信息几乎可以十分清楚的向主谋传达一条讯息——尘界山的鬼物是被风玄除掉的,而且风玄此刻正在追查这一事件。

  这样一来,风玄前几日前往星辰殿五峰的举动,根本就是在亲口告诉主谋,自己已经沿着一些线索,顺利追查到了星辰殿。

  而如此一来,嫣儿此刻在星辰殿的处境,简直就是真正的变成了羊入虎口,异常危险。

  但转念细想,现在风玄在明敌在暗,并且追查主谋的唯一线索聚灵眼没有了,对于主谋而言,这样大好的局面,倘若选择这时对嫣儿下手,岂不是反而容易暴露自己,并给风玄留下顺藤摸瓜的线索?

  想到这里,风玄明显冷静了许多,至少在对方进行下一步大动作之前,嫣儿暂时不会有事,毕竟她现在是星辰殿弟子,如今又深受掌门器重,再加上她与自己的这一层特殊关系,即便是主谋再愚蠢也能够想明白,嫣儿暂时还动不得。

  “但,还是要尽快联系嫣儿才行。”风玄心中想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