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中医刘国汉李月 > 第二十一章 林翠如的心思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林翠如的心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刘国汉刚才的举动,不像是无意,倒像是蓄谋许久的计划。

林翠如不是什么都察觉不到,只是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敢把心里的怀疑朝别人倾诉。

有时候刘国汉望向自己眼里,那赤果果的浴望之火,让她心里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刘国汉对她,其实充满着浓浓的浴望,很想她推倒在床上,然后狠狠的蹂虐。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林翠如却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这种类似于偷人的刺激感觉。

自己丈夫已经去世八年了,身为女人。

特别是经历过鱼水之欢的女人,对于哪方面的需求其实从来没有断绝过。

只不过因为生活的困苦,以及对丈夫的愧疚,让她把心里的浴望压制内心深处最底层。

而刘国汉时不时的撩拨,却让林翠如心里的浴望之火彻底激发出来,让她变得患得患失,心神不宁的。

“难道,刘叔喜欢我?”林翠如想起刚才的事,坐在床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特别是她想起那天晚上沐浴洗澡时候,在浴桶里那香艳火辣绮梦的幻想,顿时脸颊上潮红泛起,热流直窜心底。

“应该是,据说刘叔在监狱里待了八年,根本没有接触过女人,自己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妇站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呢!”林翠如虽然没度过多少书,可是对于自己的身材相貌颇为自信。

只要她愿意,早就有大把的男人蜂拥爬上她的床,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林翠如忍不住自己揉捏了一会,然后右手忍不住朝下伸去的时候,她连忙回过神来。

脸颊潮红的她轻轻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然后稳定心神努力工作起来。

不得不说,家里有女人在的话,的确感觉不一样。

才一个下午,刘国汉的诊所就被林翠如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当刘国汉去给一个乡民看病回来之后,就发现在诊所上下焕然一新,给人一种诊所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这都是你收拾的?”刘国汉望着眼前,处处显得不一样的诊所,顿时忍不住一脸吃惊问道。“真是辛苦你了!”

“是,是啊!”林翠如听到刘国汉的夸奖,顿时脸色微红,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双手捏着抹布,不好意思回答道:“这都是我应该说的。”

“家里有女人就是不一样。”刘国汉望着林翠如辛苦一早上的劳动成果,顿时忍不住开口赞扬她道。

“刘叔说笑了,这些都是翠如应该做的。”面对刘国汉赞许的话语,林翠如鼻尖红红的,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是说笑啊!”刘国汉感叹道:“要是我没有蒙冤入狱的话,恐怕儿子都和王贵差不多大了。”

八年的牢狱生活,不仅让刘国汉失去了和父亲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也让他失去了大把的时光。

这些东西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林翠如也知道这时候的刘国汉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心里十分不好受。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刘国汉,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有些不太合适。

“刘叔,你,你没事吧!”林翠如一脸关心问道。

“呵呵,没事的。”面对她的关心,刘国汉摆摆手朝林翠如道:“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你不用担心了。”

刘国汉说到,似乎想起你些什么,然后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林翠如道:“这钱你先拿着,给小贵买个新书包和新衣服,送他去读书吧!孩子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一直混着不是回事啊!”

“刘,刘叔这钱我不能要。”林翠如看见刘国汉递过来的钱,顿时一脸迟疑道。

“我给你,你就拿着吧!不要和我客气。”刘国汉也不管林翠如到底愿不愿意,把钱塞在她怀里,一脸严肃开口道:“我想认小贵做我的干儿子。”

“啊!”林翠如听见这话,面上顿时愣住了,因为这个消息来得有些过突然,她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只见刘国汉神情有些黯然叹息道:“我也一把年纪了,到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有,做人真是失败,而且我看王贵这孩子乖巧懂事,以后一定是会有大出息的。”

刘国汉突然要收她的自己的儿子当干儿子,这是林翠如根本没有想到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王贵的确乖巧懂事外,也是想进一步和林翠如拉好关系。

在刘国汉看来,只要和林翠如身边的人都打好关系,为自己说好话,到时候林翠如还不是由自己揉捏。

用强的手段,哪里有让林翠如心甘情愿主动奉献来舒坦,而且到时候,还能解锁更多的姿势达到心身合一,体验更加舒适的极致享受。

“我,我回去和我婆婆商量一下。”林翠如对于刘国汉突然说要收王贵做干儿子的决定,一时之间做不了主,只能说回去找王钱氏商量。

而刘国汉的让林翠如不要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然后让林翠如买菜做饭,他肚子饿了。

听到刘国汉的话,林翠如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然后出去买菜做饭,并且收拾了一下厨房。

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坐在灯光下吃饭,看上去十分的和谐,这顿饭是林翠如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而刘国汉也是,只有体验过孤独的人才会

明白亲情是多么的可贵,现在这样的生活刘国汉十分的喜欢。

“小贵,干爹明天送你上学怎么样?”吃完饭后,刘国汉望着收拾碗筷的林翠如,还有一旁看着电视的王贵问道。

“我,我能上学?”正在看着电视的王贵听见刘国汉的话,一脸怯生生望着刘国汉道。

虽然刘国汉做王贵爷爷都绰绰有余,不过刘国汉心里有别的打算了,自然不想做他爷爷。

“当然了,你想不想呢!”刘国汉听见这话忍不住笑着望着眼前这个孩子道。

“当然想了,别的小朋友都已经上学了,就我还在家里玩!”王贵一脸期待望着刘国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