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中医刘国汉李月 > 第三十五章 阻拦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阻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爷子放心,等我看过令孙女的病情再说。”刘国汉感受到了凌德阳对凌飘飘的重视之情后,心里顿时也忍不住有些忐忑起来。

他不是害怕负责,而是担心自己对凌飘飘身上的疾病没有什么办法的话,让凌德阳失望。

不管怎么说,凌德阳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刘国汉怕他承受不了希望破灭的打击。

“嗯!”凌德阳听见这话,也只能默然点点头。

虽然他面上平静,可是颤抖的双手却让刘国汉知道,这时候凌德阳的心里其实很紧张。

“等一等!”正当刘国汉想要推门进去,给凌飘飘看病之际。

一个和凌德阳相貌有些相像,五十多岁的男人突然带着一个年轻人闯了来。

“大哥,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这男人进来之后,一副埋怨凌德阳的表情道:“你怎么能让这个江湖庸医怎么能给飘飘治病呢!”

这男人一进来之后,就针对刘国汉。

刘国汉望着他一脸不信任的表情,表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来,可是心里却满是怒火。

这家是谁啊!一进来就针对自己,真是瞧不起人啊!

“二弟,你怎么来了?”凌德阳看见突然出现的男人,顿时面上一愣,忍不住开口问道。

出现在的这个男人,就是凌德阳的二弟,凌山龙。

“哼!我怎么不能来啊!你随便找一个江湖郎中给飘飘治病,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凌山龙听见凌德阳的话,顿时面上一副气呼呼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旁边的刘国汉听完凌山龙的抱怨,却是忍不住皱着眉头,低声朝一旁的许安道:“这个男人是老爷子的二弟?可是他为什么那么生气啊!”

要知道凌飘飘现在情况十分危险,许多医生都给她下病危通知。

就算刘国汉真的是什么江湖庸医,那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毕竟凌飘飘已经没救了,要是让刘国汉看一看又不会有什么问题。

所以这凌山龙的态度有些奇怪,很不正常啊!

“哼,你以为他真是关心孙小姐的病吗?”许安看见这凌山龙就来气,低声冷哼道:“你看见他身后那年轻人没有,他就是二老爷的儿子,要是孙小姐有什么万一的话,他儿子就是我们凌家集团的继承人。”

“原来如此!”刘国汉听到这,顿时恍然大悟起来,怪不得这凌山龙听见自己要给凌飘飘看病,就如此紧张,原来都只不过是利益在作祟而已。

豪门大族里面,果然各种勾心斗角防不胜防啊!

这时候,只见凌德阳和凌山龙在哪里争论不休,凌山龙死活不让刘国汉给凌飘飘看病。

看到这,刘国汉心里不悦,顿时忍不住站出来道朝两人道:“凌二老爷,您死活不让我给凌小姐看病,是不是担心我把凌小姐的病给治好了,你儿子做不成继承人了?”

“你,你胡说什么啊!”凌山龙被刘国汉点破心思,顿时面上恼羞成怒指着刘国汉开口道:“我凌山龙怎么回是那种人呢!”

“就是,你这家伙算什么东西,竟敢污蔑我父亲。”凌山龙身后的年轻人听见刘国汉的话,脸色为之一变,指着刘国汉的鼻子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不是吗?那你们为什么拦着我给凌小姐看病呢!”刘国汉不甘示弱道。

“我们是怕你把飘飘的病给拖严重了,谁知道你是不是贪图我大哥诊金的骗子啊!”凌山龙强词夺理道。

“哈哈!笑死我了。”刘国汉听到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刘国汉突然的大笑,让凌山龙顿时恼羞成怒忍不住沉声说道。

“我自然很想笑了。”面对他的怒火,刘国汉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反而神情淡然说道:“众所周知,凌大小姐的情况本来就很不乐观,许多医生都已经给凌小姐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刘国汉说到这,眼神蔑视看了凌山龙父子一眼,嘴里冷哼道:“既然凌小姐的情况已经恶化得不能在恶化下去了,那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试一试呢!”

“除非,有人心怀鬼胎,不想让我治!”

“你......”

凌山龙被刘国汉这一番反驳的话语,弄的脸色涨红,语气为之一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的凌德阳眼神顿时变得锐利起来。

凌德阳毕竟纵横商场几十年,身上的气势,自然常人所不能比拟的。

面对他的虎目,还想解释的凌山龙顿时脸色变得难看,呐呐不敢再说话。

“你们都不要说了,请国汉来给飘飘看病是我的主意。”凌德阳眼里冰冷望着凌山龙父子,然后朝旁边的刘国汉道:“国汉,就麻烦你给飘飘看一看吧!”

“是,老爷子。”刘国汉听见刘德阳的话,点头朝称是,转身走进凌飘飘的房间。

而凌山龙他们想要跟进来的时候,却被刘国汉给拦住了。

“两位老爷子,你们就留在外面等候吧!”刘国汉拦住他们,开口道。

“这是为何?”凌德阳都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凌山龙却不干了,开口说道。

“因为我治病的时候,不想别人打扰。”刘国汉说到这,语气风轻云淡道。

“行!”凌德阳听见这话,顿时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

旁边的凌山龙看见凌德阳一下子就妥协,顿时新满肚子的火无法发泄。

可是他也怕被凌德阳把自己当成特意针对凌飘飘,而故意找了刘国汉的麻烦,也只能站在原地生闷气。

刘国汉得到凌德阳的答复之后,转身推门走进房间,然后反锁房门。

刘国汉之所以这么做,是害怕凌山龙在自己看病的时候捣乱。

毕竟从刚才凌山龙的态度来看,难保他不会在刘国汉救人的时候做一些小动作。

凌飘飘的房间和刘国汉想想象的一样,到处都是可爱的粉红色,憨态可掬的洋娃娃,闪亮好看的巨大的衣柜,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的无非就是这些闪亮东西。

粉红色的床铺上躺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

从她苍白的脸色以及紧缩的眉头来看,她此刻正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