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中医刘国汉李月 > 第五十四章 归乡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归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哥,你行行好,我就国强这么一个儿子啊!”凌山龙听见凌德阳这么说,忍不住一脸悲愤求饶起来。

可惜,面对他的求饶凌德阳装着没有听见,然后示意旁边的杜彦斌把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带下去。

杜彦斌看到这顿时也明白过来,大手一挥,让手下警察赶紧把凌山龙两父子带下去。

而现在抓到犯人之后,杜彦斌也上前和凌德阳告辞,他还要回去审问犯人,把这件震惊市里的大案做一个总结,给上面一个交代。

旁边的刘国汉却和左艳玲聊起天来。

通过交谈,刘国汉这才明白为什么左艳玲会三番两次和他见面了。

原来经过上一次她无意中救了凌德阳一行人,没有让那些杀手得逞之后。

杜彦斌就觉得左艳玲是一个福将,就把他调到市警察总局,成为刑侦队长了。

你还别说,自从左艳玲来到市警察总局之后,杜彦斌的语气里似乎变得好转起来。

“你为什么没有给打电话?”左艳玲望着刘国汉的眼里充满着一丝暧昧和火辣。

刘国汉被她火辣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嘴里赶紧道:“我,我这不是忙嘛!”

他之所以没有给左艳玲打电话,是因为他真的忘记了。

再说了,左艳玲这种赤果果的目光,让刘国汉有些胆怯,毕竟他可不想和穿着警服的人打交道,或许是当年在局子里蹲过吧!

对于穿制服的人,他心里有一丝戒备。

虽然左艳玲可是一个身材火辣的熟妇,而且对还他有好感。

“是吗?”左艳玲听到这,看见周围没有人注意自己,然后伸手在他刘国汉屁股上使劲你了一下,嘴角流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来。

“刘医生,有时间一定来找我,我一定会让留下深刻印象的。”左艳玲说完这话,轻轻在刘国汉耳边吹了一口气候,眼里满是挑逗的目光。

做完这些之后,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冷艳转身跟在杜彦斌身后离开了。

左艳玲现在可是警察总局有名的冷艳美人,曾经不少人想占她的便宜,反而被她狠狠教训一顿。

那火辣的性格和她的身材一样,让垂涎不已,却又不敢走进亲近。

只不过没想到这种火辣的女人,会对刘国汉这个医生产生浓厚的兴趣,甚至想要调戏他。

“我去,我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刘国汉望着左艳玲离开的背影,顿时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他刘国汉勾搭女人,现在却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这要是回乡被陈东那家伙知道的话,一定会说他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老爷子,我想和你告别了。”眼看事情尘埃落定,刘国汉走到凌德阳面前,朝他开口道别起来。

“怎么,国汉,你也要离开了?”凌德阳听到刘国汉的话,顿时面上一愣,有些意外望着他道。

“嗯!”刘国汉点点头开口说道;“我从家乡出来也有一段时间,是该回去了。”

“可是你走了,那飘飘的病该怎么办呢!”凌德阳没有想到刘国汉现在就想回去,只见他一脸担心朝刘国汉道。

毕竟凌飘飘的病还没有完全治愈,要是刘国汉离开的话,万一凌飘飘突然病发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谁找到刘国汉摇头想他保证道:“凌老爷子您放心,凌小姐的病已经没有了大碍,只要她坚持服药,两个月之后,我在给他治疗一次就能玩去哪把那些寄生虫祛除干净了。”

“那好吧!”既然刘国汉都这么说了,凌德阳想了想却也不再挽留。“国汉,你放心好了,我凌德阳当初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等过一段时间我就派人去帮你们村子修路,你让陈村长放心。”

刘国汉听见他的保证,顿时一脸不以为意开口笑道:“凌老爷子不可比如此,我还不相信你老人家的话吗?”

对凌德阳来说,修一条乡村公路根本划不了多少钱。

不过最多几百万就能让刘国汉对他刮目相看,这个钱凌德阳觉得值得,更何况这是他请刘国汉来给自己孙女凌飘飘治病的条件,做人不能言而不信啊!

两人说了一会话之后,刘国汉就启程回去了。

本来凌德阳想要派人送他回去,谁知刘国汉却婉言拒绝了,他不过就是一个乡村医生而已,用不着弄得这么隆重。

看到刘国汉这么坚持,凌德阳也不在勉强。

再三感谢之后,凌德阳就让许安帮忙送他出去。

“爷爷!”这时候,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凌飘飘意气风发朝凌德阳开口说道。

凌国强落到如此今天如此下场,这都是凌飘飘借用刘国汉的本事,顺水推舟设下了这个局。

刘国汉恐怕到最后都想不明白,让他落到如此下场的人,居然会是他平日看不起的女人,凌飘飘。

“股东们的心都稳定下来了?”凌德阳望着意气风发走过来的凌飘飘,面上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些老家伙可不容易打发啊!”

“爷爷你也小看我了。”凌飘飘看到凌德阳眼里慈爱的目光,顿时忍不住依偎在他的身边,撒娇道:“有您老人家在这里坐阵,那些股东们又怎么会有意见呢!”

现在凌德阳已经打算公司的业务逐步交给凌飘飘打理,他已经老了,公司的业务早晚也要交到凌飘飘手上的。

早点让凌飘飘接手,这样他也能早点退休。

“哈哈哈!你这小丫头,就喜欢拍爷爷的马屁。”凌德阳听见凌飘飘嘴里说的那些好听的话,顿时忍不住哈哈带笑起来,摸着她的头道:“现在凌山龙父子已经进了监狱,公司的事情我打算让你主持。”

“爷爷,这不好吧!”凌飘飘听到这,面上一阵吃惊道:“而且我还年轻,做事没有什么经验,需要爷爷主持大局呢!”

虽然凌飘飘也想早点接班,好让自己的爷爷早点休息。

毕竟凌德阳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凌飘飘也不想让他太过劳累了。

可是以她现在的经验,一下子掌握公司的话,许多业务她都还没有完全掌握,她不想辜负凌德阳的期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