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命长歌 > 第1章 猪崽

我的书架

第1章 猪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洪荒深处,黑暗出没之地,昏暗的天空下有无尽的大海,波涛起伏中,海面上的小岛浮现着金光,好似黑夜中的萤火虫,弱小却又光明。

  这世界太大,听说外面的生灵早已经迁徙而去,人间界深处的原住民早已经迷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文明断层的时代,不周之海中的部落并未步入新的时代,反而有着倒退回去的迹象。

  不周之海,似乎早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忘。

  茫茫大海中,有二十四座巨峰拱卫着巨大的孤岛,不周岛是个不毛之地,这里没有茂密的森林,没有广袤的平原,没有错综复杂的河流,没有星罗棋布的湖泊,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石头。

  岛上生长着一种很特殊的灌木,约摸只到人的膝盖,终日散发金色荧光,照亮这方黑暗的人间。

  天空总是昏暗的,黑暗来袭之前,人们将其称之为黄昏。

  此时,不周岛上炊烟袅袅,远处的海面上有汉子划着茅草筏归来,不少身着麻衣妇人领着孩子在岸边翘首以盼,不周岛上的不周村人虽然自称山脚洞人,守着广袤的孤岛,却常年以打渔为生。

  一处茅屋前,伏天青躺在摇椅上,悠哉悠哉的抽着旱烟,天边的黑暗出没,传来阵阵的哀嚎之声,无边无际的大海上,似乎隐藏着恶魔。

  “村长,出大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忽然,有少年气喘吁吁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朝伏天青作揖。

  “何事如此慌张?”伏天青并未睁眼,依旧老神在在的吞云吐雾,少年名为曾阿牛,是部落里牲畜生产大队的人,他慌慌张张的前来,想来是村里又丢牛了吧。

  “村长,村里的有猪产崽了,就是那头怀孕了十五年的老母猪。”曾阿牛歇了两口气,有些激动道。

  “无聊,你当老夫很闲是么?这样的小事也需要上报么?那老母猪本就是洪荒孕育的异种,生育时间长是很正常的,不必惊讶。”

  伏天青睁开了眼睛,又问道:“总共下了几个崽?崽子可得好好的养,将来咱们就有猪肉吃了。”

  “这...”曾阿牛有些支吾。

  “说话!”伏天青皱了皱眉头,语气中透露着威严。

  “村长,那老母猪下了个婴儿,并不是猪崽子。”曾阿牛忙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伏天青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满眼的不可思议,不待曾阿牛再说一遍,他提着烟斗疾步走去。

  不周村部落虽然贫瘠,但胜在人丁兴旺,他们占据了不周岛,乘坐茅筏子去周边的岛屿狩猎,常常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猎物,这只产崽的母猪正是伏天青十五年前出海时带回来的,起初他见那老母猪有孕在身,便想着将母猪留下来产崽,却没想到这母猪一怀便是十五年,时间一长,他也早已经将此事给忘了。

  来到猪栏的时候,猪栏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曾阿牛喊道:“村长来了,快快让开!”

  村民们闻言,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伏天青走了上去,见一稳婆正将一个孩子包入兽皮襁褓,而那老母猪早已经累晕过去了。

  “村长,这娃娃长得可真俊俏呢,您看看。”稳婆抱着孩子,笑眯眯的将孩子递了过来。

  伏天青接过襁褓,见襁褓中的婴儿正咧嘴憨笑,眸子里面满是欢喜,额头上有一抹紫色瞳状流霞,看起来有些妖冶,但却很是讨喜,他也笑道:“此子面善,虽然错投猪胎,却天生福相,恐怕不是个简单的孩子,洪荒沉寂了万万年,最近黑暗之中有异种出没,天下恐怕不会再太平了。”

  村民们闻言,纷纷围了上来,抢着抱过襁褓,有村民道:“村长,给孩子起个名吧。”

  伏天青想了想,笑盈盈道:“出身猪腹,实乃人族之体,然水有源树有根,孕育之恩万不可望,不如便以猪为姓吧。”

  众人闻言,面色有些古怪,纷纷陷入了沉默,以猪为姓,恐怕有点不太合适。

  伏天青自顾自道:“天地有大变化,以后养大孩子恐怕不会太容易,给他取个贱姓,免得招致上天妒忌,这样的孩子好养活。”

  众人闻言,面色稍解,似乎明白了村长的用意。

  “那名字呢?”又有人问道。

  “名字嘛...”伏青天想了想,正欲开口,他怀中的婴儿再次仰天大笑起来,虽然是婴儿,但笑声却如清脆悦耳,感染力十足。

  “此子爱笑,天生乐天,老夫给他起了贱姓,却不希望他对人生失去信心,不如便名之笑天,以姓尊天,以名逆天,他是天生的异端,注定为天地不容,人生多有坎坷,希望他能人如其名,做一个能屈能伸之人,弱时顺天而行,有强则逆天而行。”伏天青想了很久,才缓缓道。

  “一只嘲笑上天的猪,哈哈...村长,写名字虽然讲究,可乍一听可听不出来尊敬上天的意思啊。”一个村民挠头,说出了他对这个名字的直观理解。

  “额...”伏天青有些脸黑,正欲发作,场中却爆发出哄堂大笑,村民们似乎都很认同刚才那人的话。

  “好了,姓名不过是我们对孩子的期盼,只是名讳罢了,不必作太多解读,有人错投猪胎,这是个信号,说明天地间的规则发生变化,大家伙出门狩猎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全。”伏天青将孩子递给稳婆,认真的宣布道。

  村民们止住笑声,却并未当回事,有人不以为意道:“村长,我们在不周岛繁衍生息万万年了,向来与世隔绝,即便是外面再怎么变化,恐怕也影响不到我们吧?”

  “哼...你懂什么,按照古籍记载,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洪荒深处,而是世界的中心,传闻很久以前,天地间有座不周山,那可是支撑天地的脊梁,后来不周山断裂,上天破了个窟窿,天河之水灌入人间界,淹没了无边无际的土地,最后形成了不周之海。”人群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出来,朝着出言之人呵斥道。

  那人缩了缩脖子,不敢再搭话,须发皆白的老者名为许寿,是不周村部落的大长者,知晓许多秘辛,他的话便是权威。

  许寿佝偻着身子走出,来到稳婆的身边,手中的盘龙拐杖插入泥土中,盯着兽皮襁褓中的猪笑天,咬牙切齿道:“既然是猪胎所生,此子便是猪族,非我族类,却长着我族之体,这畜生留之不得。”

  他看了眼那稳婆,吩咐道:“此乃妖邪,拿去溺了吧。”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愕然,抱着婴儿的稳婆双手有些颤抖,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伏天青。

  “上天有好生之德,蝼蚁尚且贪生,不管此子是何所生,但他初临世间,心性尚还纯洁,只要加以教化,定能成为我族之人,人之初,性本善,老夫不会允许不周村部落出现如此荒唐之事。”

  伏天青将烟杆插在后腰,将兽皮襁褓接了过来,沉声道:“这孩子我要亲自抚养,任何人不得动歪心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伏天青,你身为村长,应当防范于未然,你引来历不明的妖邪进村,到底是想将不周村置于何地?”许寿气得浑身发抖。

  伏天青将婴儿抱到村民们面前,依次给在场之人观看,兽皮襁褓中的猪笑天吮吸着手指,发出连续不断的笑声,围观之人无不笑脸相迎。

  “大家看,这孩子分明就是个婴儿,哪里是妖邪呢?”伏天青游走一圈后,大声的问道。

  “这么可爱的孩子,不可能是妖邪。”有村民道。

  “就是啊,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这孩子长得喜庆,会给村子带来好运的。”有母爱泛滥的女子道。

  “村长,这孩子留下来吧。”有人赞成道。

  ......

  大多数人发生支持,只有极少数人不置可否。

  伏天青看向许寿,道:“许寿,你也看到了,大家都很喜欢这孩子,虽然你是长者,但却不能妖言惑众,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部落里面典籍虽有一些,但尽读书不如无书,这片天地时刻在变化,老祖宗留下的传统或许也该选择性继承了。”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群愚昧之辈,老夫羞于与尔等为伍。”许寿气极,拂袖而去。

  伏天青将兽皮襁褓递给稳婆,吩咐道:“送到孤儿院抚养,平常心待之即可。”

  稳婆小心翼翼的接过襁褓,纳闷道:“村长,你不是说你亲自抚养他么?”

  伏天青干笑道:“老夫想了想,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算不算人族,得将其送到孤儿院,培养他的归属感,如果他长大后对部落有归属感,那便留下他,反之,我们便放他离开,就当是救人一命了。”

  稳婆点了点头,摸了摸猪笑天肥嘟嘟的脸蛋儿,笑道:“也是,这孩子额头带有紫气,将来恐怕不会是凡夫俗子,我们与他结点善缘,将来说不定会获得福报呢。”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