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命长歌 > 第7章 雍州

我的书架

第7章 雍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周岛上,某个山谷中。

  猪笑天站在一处圆形平台上,微风轻轻拂过他的脸庞,撩拨起几分苍白。

  “孩子,这东西拿着,这也许是老夫唯一能给你做的了。”伏天青递给他一条麻绳,上面吊着一朵拇指大小的黑色石莲,是条精致的项链。

  “村长,原来这石莲被您捡到了啊,怪不得呢。”猪笑天没有去接项链,摇头道:“此物气息太怪,我还是不要了。”

  “孩子,拿着吧!凡事不能看表面,此物能镇压那石棺,自然也能镇住你体内的三色氤氲,你将其戴在身上,说不定能为你带来一丝生机。”伏天青将项链塞到猪笑天的手中。

  猪笑天想了想,觉得伏天青所言甚是,将项链戴在脖子上,看了身下的平台一眼,问道:“村长,不知这传送阵会通往何方?”

  “这传送阵乃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已经很多年没用过了,不过按照一些典籍记载,这传送阵似乎是通往九州的,至于具体哪个州,却是不得而知。”伏天青道。

  “村长,这传送阵靠谱么?”猪笑天有些害怕道。

  “应该...靠谱吧!”伏天青笑了笑,翻手取出一块玉简,胡乱的掐弄着。

  “疾!”

  猪笑天脚下玄光大作,光芒中有铭文纷飞,随着伏天青一声轻喝,少年消失在山谷中。

  ————

  群山巍巍,云烟缭绕。

  哗啦...

  烈日下,树林中飞鸟乱飞,骚乱不已,一道黑影凭空出现,落入了山林中。

  山道上,有樵夫背着柴火而来,停在了路边。

  “爷爷,快看,那里有个死人!”樵夫的身边,提着柴刀的少女指着远处道。

  “哦?哪里?”樵夫拭去额头汗水,循着少女所指看去,见一浑身是血的少年挂在一处树杈上,嘀咕道:“奇怪,这娃娃怎么会跑到树上去的?”

  樵夫放下背上的柴火,快步走了过去,见少年浑身密布着血痕,俨然已经成了个血人,吓得差点没拔腿就跑。

  “爷爷你快听,他在呻吟,快救救他!”少女躲在樵夫身后,探出一个头来,焦急的道。

  “别急!”樵夫四处张望一眼,提起柴刀砍了一根木棍,提着木棍捅了捅树杈上的少年,将那少年捅了下来。

  少年摔落在地,四仰八叉的躺在灌木丛上,奄奄一息。

  樵夫蹲下身子,大致的检查了一遍,发现少年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皱着眉道:“这娃娃受伤太重,没救了,咱们还是走吧,不要管他了。”

  “爷爷,他还没死啊,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少女不忍道。

  “听话,这小子虽然没死,但受伤太重,即便是救回去了,以我们的条件也救不活他。”樵夫一把拉着少女,不由分说的朝着远处走去。

  “爷爷,即便是你不救他,也不能将他扔在这里,这烈日炎炎的,我们把他盘到前面的破庙去吧。”少女挣脱了樵夫的手,跑到了少年身边,却见那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惊讶道:“呀,你醒了啊?”

  猪笑天点虚弱的点头,伸手指了指少女腰间的水袋,少女会意,连忙取下水袋递到猪笑天嘴边。

  咕噜...咕噜...

  猪笑天艰难的张口,大口大口的吞了几口水后,再次无力的倒了下去,双目游离不定,看起来十分虚弱。

  “香雪,既然这娃娃没事,那我们还是早些回去把。”樵夫在少女喂水的时候,已经再次将柴火担了起来,急着回家吃饭。

  “哎...我要走了,前方有一处破庙,你若是有力气的话,可以自己去那里,晚些时候我来给你送饭,你要等我哦。”被唤作香雪的女子将水袋放在猪笑天身边后,跟着樵夫离去了。

  猪笑天喝了水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天黑的时候,少女提着一个竹篮出现在不远处。

  “公子...快醒醒,吃饭了!”

  耶律香雪将提篮放下,捡起不远处的一根树枝,轻轻的捅了捅猪笑天,询问道:“公子,你还活着么?”

  “姑娘,别捅了,我痛!”猪笑天虚弱道,不过并没有睁开眼睛,此时,他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满脸都是血渍,十分的狼狈。

  “嘻嘻,你怎么这么懒,连眼睛都不睁。”耶律香雪将提篮放下,取出一个大碗,里面装满了米饭,隐隐可以看到其中有些肉沫鸡蛋类的食材。

  她将大碗递到了猪笑天嘴边,少年顿时嗅了嗅鼻子,随即睁开了眼睛,艰难的爬了起来,抱住了那大碗,惊讶道:“姑娘,这是什么玩意?真香啊!”

  “蛋炒饭呗,喏...赶紧吃吧。”少女递上了筷子。

  猪笑天接过筷子,扒了一口,顿时狼吞虎咽起来,大概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的东西了。

  “咳咳...”

  “哎呀,你小心点,别噎着了。”耶律香雪走了过去,替他拍打后背,又将水袋递了过来。

  猪笑天缓了口气,不敢再狼吞虎咽,开始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没多久便将一大碗蛋炒饭清空了。

  “姑娘,一饭之恩,猪某没齿难忘!”猪笑天双手捧碗,郑重的递给耶律香雪。

  “嘻嘻,文绉绉的,和城里的那些富家公子一模一样呢。”耶律香雪收起大碗,才道:“不过是一顿饭而已,我可不想让你记着一辈子。”

  “姑娘,不知如何称呼?”

  “我叫耶律香雪,你呢?”

  “我姓猪笑天,猪是猪头的猪,笑是嘲笑的笑,天是上天的天,寓意为嘲笑上天的猪,怎么样,我这名字气派吧?”

  耶律香雪“噗”的一声,强忍着笑意,认真道:“是有些气派,非常霸气!”

  “姑娘,你真善良,你是第一个不嘲笑我名字的女孩子。”

  猪笑天无力的靠在那颗挂过他的树上,问道:“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你这算什么问题?你难道不是本地人么?”耶律香雪愣了愣,纳闷道。

  “不是...我来自远方,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猪笑天认真道。

  “没有阳光的地方?你骗我吧?”耶律香雪先是不信,不过她随即恍然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来自黑暗出没之地,洪荒深处。”

  “对...我就是从那地方来的,不过在乘坐传送阵时出了问题,掉入了虚空裂缝,所以才身受重伤,落在了这里。”

  “哇...怪不得你这么厉害,受了这么重的伤都不死,原来是来自于洪荒深处,如此说来,你应该是来自于拥有强大传承的族群吧?”耶律香雪满眼都是仰慕。

  猪笑天面露尴尬,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你误会了,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并不是所有来自洪荒的人都是修士的,洪荒深处其实也有很多普通人。”

  他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里是?”

  “这里是青云城郊,属于雍州境内。”

  猪笑天暗暗松了口气,心想“雍州”应该就是伏天青口中的“九州”之一,虽然路上出了点纰漏,但终归还是成功到达了。

  “好了,我要回去了。”

  “耶律姑娘,你明天还来么?”

  “来啊,你可得好好活着,否则明日就看不到我了,前面有间破庙,你若是还能动的话,不妨去那里过夜吧,今夜可能会下雨哦。”

  耶律香雪站了起来,看了眼天空,那里有乌云在聚集,黑压压的。

  “多谢姑娘提醒,不如你我同去吧。”

  猪笑天爬了起来,寻了根木棍拄着,没有多远,便来到一间破庙前。

  “我要走了,明日再来看你,你多保重。”

  “再见!”

  送别了耶律香雪后,猪笑天走进了破庙中,寻了个草堆,随便的整理了一番后,疲惫的躺了上去,他受伤太重,没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