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命长歌 > 第10章 火红的心

我的书架

第10章 火红的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错,就是我,没想到吧?我张元胜又回来了,哈哈哈...”

  男子将长刀插在地上,双手叉腰,仰天而笑,无比的张狂。

  “真是没想到你竟沦落至此,身为堂堂修士,居然行这投毒之事,简直令人不齿。”夏青神色萎靡,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真让你事事顺遂的话,老子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张元胜拔出长刀,信步走向夏青,得意道:“实在没想到,已经是穷途末路的我,居然能在这荒郊野岭遇到你,这是天意,上天注定我们在一起,夏青,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女人。”

  “我呸...本姑娘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夏青假淬了一口,挣扎着取出一把匕首,横在了雪白的脖颈上,怒道:“你再敢往前,本姑娘就死在你面前。”

  “你的死活与我何干?你要死便死,我只要得到你的人就可以了,至于死活么,桀桀...压根不重要。”张元胜饶有趣味的道。

  “你...”夏青顿时语塞,张元胜的无耻,让他接不下去了。

  “怎么,你不是要死么?赶紧自绝吧,老子还赶时间,趁热来一发呢?”张元胜略带嘲讽的道。

  夏青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自杀,怒道:“横竖都是死,本姑娘即便是死,也要让你付出代价,有本事放马过来。”

  奇怪的是,张元胜并未向前,反而停下了脚步,邪魅一笑后,一把提起了倒在地上的老妪,恶狠狠道:“老太婆,当年老子去夏家提亲,就是你从中作梗,横加阻拦,今日老子便先要了你的命。”

  言罢,张元胜再次将长刀插在地上,双手将老妪举了起来,高过他的头顶。

  “畜生,你给我放下许婆婆,你这禽兽不如的混账。”夏青顿时慌了。

  “要我放了他也行,将你的纳戒扔过来。”张元胜不客气的道。

  夏青的右手上,带着一枚紫金戒指,他想都不想便摘了下来,扔到了张元胜脚下。

  张元胜大喜,双手猛的一使力,将其手中的老妪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不远处的柱子上。

  砰...

  老妪许婆婆撞在柱子上后,身子上迸发出一阵玄光,为她卸掉了大量力道,夏青见状,不由得为之一愣,以张元胜的实力,许婆婆理应凶多吉少才是,可眼下她分明没有生命之危。

  张元胜这么一摔,甚至连许婆婆的护身玄光都没有打破,对于心狠手辣的张元胜来说,这无疑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合乎常理的。

  而此时,张元胜已经捡起了纳戒,将其戴在了手下,略微感应了一番后,要求道:“解除你与纳戒的心神联系!”

  夏青闻言,若有所思,并未有所行动。

  “臭娘们,老子说话你没听见么?”张元胜见夏青不为所动,拔起长刀朝着许婆婆走去,将长刀架在其脖子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将许婆婆一刀两断的势头。

  夏青眼角浮现笑意,轻飘飘的道:“听到了又如何?没听到...又如何?张元胜,你还在装么?你连许婆婆的护身玄光都无法打破,你觉得你能杀得了她么?”

  张元胜愣在原地,一言不发,良久才道:“老子就知道,瞒不了你,凡人在修士面前,好似蝼蚁与天地,往往就是如此可笑。”

  “你倒是胆子挺大,修为尽失还敢跑来招惹于我,看来你已经到丧心病狂了。”夏青神色轻松了不少。

  “谁规定修为尽废就不能来招惹你了?尔等如今被老子一网打尽,还有何脸面如此豪横?”张元胜得意无比的道。

  夏青反唇相讥:“不过是使了些卑鄙的手段罢了,你并不光彩,更没资格嘲讽与我。”

  “哈哈...老子只看结果,只要能达成目的,手段只是其次,如今老子修为尽失,与你的差距岂止云泥,你要老子以公平手段对付你,未免也太可笑了点。”张元胜不以为然道。

  夏青冷笑道:“你修为尽废,不去找个洞穴舔舐伤口,还敢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老子不跟你逞口舌之快,没意义,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解开纳戒的心神联系,要么老子杀光你的所有仆人。”张元胜再次拔刀,脸上浮现狰狞笑意。

  “你已经修为尽失,沦为凡人,与废物无异,还想染指我的纳戒,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这算是你的回答?”

  夏青微微闭上了眼睛,并不准备妥协。

  哧溜...

  一道血光溅起,张元胜跳将而起,来到一个昏迷的壮汉身前,手起刀落之间,那壮汉便已经是身首异处。

  夏青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眼中甚至没有一丝波澜,她不屑道:“张元胜,你太可笑,你我皆是生在大家族中,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拥有一颗决绝之心,这些手下生来就是为夏家卖命的,你觉得我会为了救他们而妥协么?”

  “这些都是你的同伴,很多都是看着你长大的叔叔,你忍心看他们惨死屠刀下么?”张元胜将凌空一脚,一颗血淋淋人头落到了夏青身前,正是先前被他斩杀之人的脑袋。

  夏青低头,看着那颗脑袋,并未有太多的感情流露。

  “老子再说一遍,解除纳戒的心神联系。”张元胜提刀走到另一个大汉身前,朝着夏青喊话。

  “休想!”夏青冷漠回应。

  “臭娘们,你的心挺狠,看来今日是拿你不下了,既然如此,老子便让你永世背负这份内疚。”

  嗤——!

  张元胜一刀挥下,再斩一人,不过这仅仅是开始,出离愤怒的他提刀乱舞,在大殿中疯狂杀戮,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大殿中的壮汉便死了个十之七八。

  猪笑天躺在不远处的地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再这样杀下去,他肯定无法幸免于难。

  “什么破纳戒比人命还重要啊?这女人好可怕,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猪笑天心中鄙夷道,夏青的沉默,令他不解,也令他不忿,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夏青,你为了一个纳戒,枉顾二十余条性命,你配不上青云派仙苗之名,今日你的冷血不会被埋没在世间,老子以后会替你好好宣传的,定要让你遗臭万年。”张元胜一边杀戮,一边狂笑。

  夏青依旧不为所动,她的心似乎是铁做的。

  张元胜激怒夏青未果,自己却愈发气急败坏了,他疯狂的游走在大殿中,收割着性命,他杀得越多,夏青便会越内疚,他要让夏青永远的背负这份业障。

  没多久,他发现了猪笑天,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弱小可怜又无助,此时正静静地躺在不远处。

  张元胜仿佛发现了稀世之宝,疾步跑了过去,一把提住了猪笑天的脚踝,轻松的将他倒提了起来,

  猪笑天本来就是在装死,被猝不及防的提了起来,他的心迅速的跳了起来,脑袋里嗡嗡的。

  砰...

  张元胜随手一扔,将猪笑天扔到了夏青身前不远处,狞笑道:“夏青,老子今日非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铁石心肠。”

  言罢,他找来一根绳子,扔到了房梁上,一头拴住了猪笑天的脚踝,将猪笑天倒挂了起来。

  紧接着,他将猪笑天的双手缚于身后,剥光了其所有的衣物,还有裤衩,让猪笑天坦然的面对着世间的一切。

  “咦...这哪来的怪胎,怎么这么奇怪?”张元胜惊讶的叫了一声。

  猪笑天的心脏好似烙铁般火红,小腹处血肉更是早就萎缩,上面密布着黑色斑点,看似凌乱不堪,却有隐隐形成了一个黑色漩涡。

  夏青此时也睁开了眼睛,怔怔地看着猪笑天的小腹,他能清晰的感应到,那里有天地元气在流动。

  啪——!

  张元胜提起长刀,以刀身拍在猪笑天光洁溜溜的屁股上,怒道:“臭小子别装死,老子知道你没中毒,赶紧给老子睁开眼睛,不然割了你的小泥鳅。”

  猪笑天满脸窘迫的睁开了眼睛,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道:“这位英雄,您真是英明,这都被您发现了。”

  张元胜没有理他,而是看向夏青,似笑非笑道:“夏青,我请你看戏如何?”

  夏青没说话。

  张元胜舔了舔嘴唇,从腰间掏出一把扁平的匕首,反手握着匕首在猪笑天身上游走,道:“忙活了一晚上让,肚子有些饿了,本来想借你纳戒里的灵石去买点吃食,奈何你不同意,看来只能吃点人肉充充饥了。”

  “英雄,我的肉不好吃啊。”猪笑天浑身冒起鸡皮疙瘩,连忙解释道。

  张元胜直接无视他的解释,继续朝夏青问道:“你说,我该先吃他的心脏好,还是先喝他的血好呢?”

  “你要吃便吃,与我何干?”夏青冷漠道。

  “喂...大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猪笑天不满道:“不就是一个纳戒么,又不是你男人,你干嘛看得比你爹还要重?”

  夏青闻言,瞪了猪笑天一眼,朝张元胜道:“先吃舌头吧,这小子话多,舌头肯定有嚼劲。”

  猪笑天闻言,立刻闭上了嘴巴。

  张元胜则是面色难看,夏青油盐不进,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这让他觉得跟丢面子。

  他扭头看向猪笑天,提起长刀,想要将其了结。

  猪笑天吓得汗毛直立,忙道:“英雄,不就是个区区心神联系而已,你把小弟放了,小弟替你破开那破玩意。”

  “哦?你能破开那心神联系?”张元胜收起了长刀,饶有兴致的看着猪笑天,似乎对他的话很有兴趣。

  “应该...能吧!”猪笑天有些不确定的道。

  “嗯?”张元胜的脸色稍有变化。

  “我能!”猪笑天忙改口。

  张元胜将纳戒取下,放在手心平举到猪笑天眼前,承诺道:“只要你破开纳戒的心神联系,老子就放了你。”

  猪笑天点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张元胜有些紧张,死死的盯着手中的纳戒,若是换了其他的小屁孩,他当然不会相信,可见多识广的他也不是傻子,自然也发现了猪笑天的异样。

  他在柴火中加入了百花香,这是一种能将修士迷晕的迷药,连夏青与许婆婆都给放倒了,猪笑天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光凭这点,张元胜就觉得自己有必要相信猪笑天一次。

  而此时,夏青也是有些紧张,不知怎么的,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气氛有些紧张,猪笑天被倒挂着,眉宇之间满是凝重,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忽然,他猛的睁开了眼睛,怒视那小巧的纳戒。

  噗——!

  与此同时,对面的夏青猛的喷出一口鲜血,不可思议的看着猪笑天,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纳戒的心神联系被破开了,而她也失去了与纳戒的联系。

  “哈哈...夏青,你没想到吧,老子最终还是获得了纳戒,你死定了。”张元胜张狂大笑,将纳戒带上后,略微必目感应着什么,下一刻,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一把三尺飞剑。

  该飞剑威势逼人,通体散发寒光,甫一出场便带起狂猛劲风,猪笑天首当其中,被劲风吹风来回摆动。

  “小子做得不错,老子这就帕尼尼解脱。”张元胜提着飞剑,回头夸奖猪笑天。

  “能为英雄效力,是小人的荣幸,多些英雄饶命之恩。”猪笑天大喜望外,笑逐颜开。

  只是,猪笑天还没高兴太久,张元胜嘴角却是浮现出狞笑,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他要做什么?

  哧溜——!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下一秒,张元胜给出了他的答案,猪笑天被扎了个透心凉。

  “在老子的手下,从来没有活口,你很幸运,念在你破开纳戒心神联系的份上,便恩赐你一个全尸吧。”

  发表了胜利宣言后,他麻利的拔出了飞剑,在猪笑天的心脏处留下了一个大窟窿。

  只是,当他拔出飞剑的时候,那威风凛凛的飞剑通体透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了下去,竟然废了。

  张元胜还来不及愤怒,场中异变再起,一道火焰猛烈自猪笑天的心脏处的窟窿内灌出,瞬间将他吞没。

  不过瞬息,不可一世的张元胜化为了灰烬。

  那火焰吞没了张元胜后,并未就此消弥漫,而是朝着整间破庙肆虐而去,但凡火焰所到之处,尽是化作了火海。

  而此时,猪笑天早已陷入了昏迷,俨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