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命长歌 > 第25章 黑气爆发

我的书架

第25章 黑气爆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微微亮,身份玉牌震动起来,猪笑天伸了个懒腰,起身查探,满脸的惊喜。

  是萧碧君发来的简讯,“放假三天,务必将严应龙斩杀,若是败了,就地自戕!”

  寥寥数言,几分通情达理,几分霸道。

  “有趣的讲师!”猪笑天轻笑,收起玉牌,回到了书房中,拿了一本书与蒲团,来到演武场中。

  寻了处树荫下,将蒲团放下,盘腿而坐,翻开书本。

  从书房中找到了《引气诀》,这本书很厚,但内容并不多,之所以厚,是因为材质特殊,乃是用金纸订制。

  认真的翻阅,不仅只是翻阅,猪笑天还努力的记下其中的内容,《引气诀》内记载的内容晦涩难懂,虽然不多,但一遍看下来后,已经到了中午。

  将书籍放在身边,猪笑天将双手摊在膝盖上,手心向天,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引气,顾名思义,引入天地元气,目的是将天地元气锁入体内,形成一个自循环,在下丹田中凝聚出气旋,使气旋凝聚、壮大到无法轻易溃散,成为修士的力量源泉。

  想要引气入体,必须要有行功路线,也就是功法。

  猪笑天手中的引气诀是雍州最常见,也是最简单的引气功法,名为吐纳引气法。

  吐纳,呼吸的意思,通过口鼻纳入天地元气,然后呼出,吐纳之间,肉身与外界形成气循环,天地元气便能进入体内,随后会亲和肉身,形成真气。

  引气的最终目的不是真气,而是气旋。

  吐纳引气很简单,也很低效,不修炼个十年八载很难有所建树,普通资质的生灵即便是一出生就开始修炼吐纳引气法,体内产生第一缕真气也得等到七八岁左右,至于产生气旋,一般都是在十二三岁。

  除了吐纳引气法外,还有许多引气方法,比如灌顶引气法,强行往人体内打入一股凝实真气,以真气在体内游走,完成气旋的凝聚。

  有条件的家族,甚至会提供先辈陨落后留下的气旋,直接植入修士体内,强行拔高天资。

  昨夜,猪笑天向修行队的人请教了很多问题,对吐纳引气法已经有了不少了解。

  众人很明确的告诉猪笑天,他们能在猪笑天身上感应到真气波动,其实他体内已经产生了真气,只不过那股真气隐藏很深,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只要内视体内,应该就能看到那股真气。

  猪笑天盘腿而坐,五蕴皆空,六识清明,他虽然闭着眼,却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内世界。

  所谓的内视,无非就是用神识查探自身体内。

  猪笑天清晰的看到,他盘坐在树下,浑身密布着不停翕动的小孔,这是他的窍穴,《引气诀》中有介绍,生灵有大窍三千,细窍无数。

  三千大窍中有九大外窍,三大内窍,其余皆为隐窍。

  至于细窍,则是隐没在皮肉中,随处可见。

  窍穴之间,存在着无数的纹络,是猪笑天的天筋地脉,这些纹络密密麻麻,织就成复杂的无比的大网,充斥了整个肉身。

  经脉与经脉之间,存在着肉眼可见的隔膜,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将每条天筋地脉隔绝开来,这些隔膜名为肉身玄关,但更多时候,人们更愿意将其成为“壁”,寓意上天为磨炼生灵,给生灵留下的壁垒。

  看了经脉、窍穴以及玄关后,猪笑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一股惊惧之色,气旋的凝聚之地是在下丹田中,昨日与薛柔喝酒的时候,他曾去那里匆匆一瞥,见到了可怕的一幕。

  此时,他想再次内视那里,却忽然心生一股惧意,让他望而却步,提不起任何亵渎之心。

  一番心里挣扎后,猪笑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神沉入体内更深处。

  下一刻,他看到一片拳头大小的空旷处,此地一片浑浊,虽只有方寸之地,但却给人浩瀚无涯之感。

  下丹田纳气、养气、蕴气,对于炼气士极为重要,乃是生灵体内最神奇的地方之一。

  猪笑天满脸汗水,痛苦无比,神识到了下丹田后,开始疯狂的消耗,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神识被扯入了那片浑浊中。

  他一咬牙,神识猛烈的灌入下丹田中,越过那片浑浊,视野陡然的开阔起来,前方惊现一片虚空,其内正有一个黑色裂缝形成的漩涡在旋转,似乎是察觉到猪笑天在窥探,那漩涡忽然加快了旋转,迸发出一股语无伦次的吞噬之力,席卷整片虚空。

  “啊!”

  猪笑天痛呼一声,猛的睁开了眼睛,满脸苍白。

  紧接着,直感觉小腹一阵绞痛,肚子上的衣物开始老化,随后化作了齑粉,露出一片圆形区域,肚皮再次开始扭动,硬生生的扭动成漩涡状。

  猪笑天疼得两腿直蹬,仰着头满脸青筋毕露,嘶吼连连,他双眸血红,几欲眦裂,却只能咬牙硬抗。

  “是那黑洞在作怪,此物定是那棺材中的黑色氤氲所化,居然躲在了我的丹田中,可恶!”

  惊怒痛苦之中,猪笑天没坚持住,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

  夜晚,星光漫天,撒在猪笑天身上,映射出点点星光。

  “额...好饿!”猪笑天有气无力的倒在地上,虽然已经醒来,却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声温柔的呼声,“队长,你在么?开门,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是薛柔的声音。

  猪笑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勉强的掏出身份玉牌,打开了阵法后,又沉沉的闭上了。

  “啊——!”

  忽然,一声尖叫划破黑夜。

  “怎么了!”猪笑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却见薛柔躲在武器架后面,探出一个头,捂着嘴,正满眼惊恐的看着他,颤声道:“你...你是谁?”

  猪笑天有些不知所云,“我就是我,我是猪笑天啊!”

  “啊!你是队长,怎么可能!”

  猪笑天虚弱道:“怎么不可能?先给我开口吃的,我快要饿死了!”

  薛柔扔过来一个盘子,稳稳的落在了猪笑天的身前,是一盘云糕,似乎是昨天祥云楼打包带回来的,她依旧躲在武器架后面,没有出来。

  “你干嘛啊,我又不是鬼,瞧把你吓得!”

  猪笑天没好气的喊了一句,便伸手去抓那杀鸡,下一刻,却是猛地打了个哆嗦,身子僵在了原地。

  他看到,自己伸出的右臂皮肤松弛,蜡黄,长满了死气沉沉的斑点,与枯槁无异。

  “这...怎么会这样!”

  猪笑天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屁股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双臂,这哪是孩子的手,分别是老头的手。

  他呆呆道:“到底怎么回事?”

  铛!

  一面小巧的铜镜落在他的身前,“队长,你的脸!”

  猪笑天颤抖着双手,不敢去捡那镜子,而是看向了薛柔,“不用镜子我也知道,我是不是很丑?”

  薛柔满脸泪水,沉默。

  猪笑天苦笑,拿了一块云糕,狼吞虎咽起来。

  离开不周之海的时候,伏天青告说过,三色氤氲占据了他的身体,虽然有危害,但也互相克制,给他带来了一丝生机,并告诉他,只要还有一口气,一定不能放弃希望,坚强的活下去。

  “还有么?”

  很快,云糕被一扫而尽。

  “还有,多的是!”

  薛柔鼓起胆子,勇敢的走了出来,取出满地的美食。

  猪笑天面容苍老,满头华发,盘坐起来,作势捋了捋没有胡子的下巴,笑道:“老夫今日酒性大发,速速将酒取来,若是迟了,今日饶你不得!”

  “噗嗤!”

  薛柔破涕为笑,微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嘿嘿,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快给我来一口!”

  猪笑天说着,捧起了一个大猪蹄,粗鲁的啃了起来。

  薛柔拿出酒壶,递到了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吃。

  却听猪笑天含糊不清的责怪道:“你这丫头,老夫一把年纪了,莫非你还要老夫自己倒酒不成?”

  薛柔拿了碗,给他倒了一碗。

  猪笑天端起,一饮而尽,又继续啃猪蹄。

  吃着吃着,眼眶中的泪水夺眶而出,装不下去了。

  他本想坚强,但内心早已经崩溃,低着头,将泪水和着猪肉吃了下去,一边啃,一边呜咽。

  “你不要哭!”薛柔抱着小腿,蹲在地上看着少年,劝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过是一张皮囊而已,只要内心年轻,人生便是年轻的。”

  她顿了顿,叹息道:“算了,你还是哭出来吧,别压抑自己,我要是遇到你这样的事情,估计我都不想活了。”

  猪笑天埋头啃着猪蹄,使劲的撕咬着,好似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没多久,杯盘狼藉,猪笑天低头良久,才抬起头,露出一张慈祥和蔼的脸,笑起来的时候,如同一个老太太,本想感谢薛柔的款待,却听到对方的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正欲道歉赔罪一番,薛柔连忙道:“我不饿的,只是想来看看你修炼是否有问题,能不能帮到你。”

  “噗嗤!”

  说完,她忍俊不禁,又急忙捂住了嘴巴。

  “你笑什么?”

  “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但你好像个小老太太,哈哈...”

  猪笑天摸了摸脸庞,拈花一笑,道:“奶奶今年九十高龄,还是个未经男女之事的老处儿,小姑娘你可得抓紧,遇到心仪的郎君可不要放过,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千万莫要步了奶奶的后尘,奶奶一把年纪了,回头想想,可真的是后悔死了,嘤嘤嘤...”

  薛柔轻啐,瞪道:“刚才还在悲伤难过,现在又没个正经,真搞不懂你。”

  “开心是一天,悲伤也是一天,死亡若是真的如约而至,永远无法改变的话,那我宁愿笑脸相迎。”

  “你果然人如其名,非常乐观。”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你猜!”

  “猪才猜!”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