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命长歌 > 第30章 生于黑暗的光明

我的书架

第30章 生于黑暗的光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暗中,忽然传来波涛汹涌的声音,远方有红日卧在海平面上,红日周围尽是漆黑,容不得半分光色。

  众人来到悬崖边,猪笑天极目远眺,嘀咕道:“照不亮黑暗的初阳,不要也罢,不若就此沉沦,遁入黑暗,你瞧瞧你,多么的憋屈啊。”

  一个光人叹息道:“若是可以沉沦倒也罢了,可偏偏这初阳他生于黑暗,却长着一颗光明的心,黑暗与光明,永远站在对立面,注定相爱相杀。”

  另一个光人道:“话说很久以前,九州大地由嗜杀如命的兰陵魔族统治,此家族起源于幽冥血海,信仰杀教,族中子弟皆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魔,在此家族的统治下,整个九州大地陷入无边黑暗。可偏偏在这个邪恶的家族中,诞生了一个生性善良却拥有超绝天赋的魔子。兰陵王秉性善良,生在以杀为荣的魔族却从来未杀一人,连走路遇到地上的蚂蚁都要特意的绕开,他将自己比作初生的骄阳,誓言要将光明洒满人间。”

  猪笑天笑道:“此人倒是出污泥而不染,颇有气节,不过却有点奇葩,当黑暗统治世界的时候,崇尚邪恶才是普世价值,如此逆天而行,想来不会有好下场,我觉得他会死得很惨。”

  “每个人都有他心中的坚持,不知他人苦,莫论人是非,在这命运的长河中,没有谁能独善其身,都是棋子罢了,谁又有资格评价谁呢?”一个光人冷冷道。

  猪笑天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一个光人却是道:“他确实是奇葩,而且也很自负,血脉纯正的魔族,在二十岁时便已经登临九州巅峰,当兰陵魔族选择他成为下一任九州共主时,他却在继任仪式上公然宣称,他要成立天下第一正道宗门,以此来反抗所有的不公与黑暗,他在继任仪式上大开杀戒,放肆的屠戮同族,只为向九州正道立下一份投名状!”

  猪笑天鄙夷道:“连同族都可以屠戮,此人似乎不怎么样,完全没有原则,或许他不是为了正道,只是为了彰显他的特立独行而已。”

  一个光人若有所思,沉吟道:“你口中的特立独行,或许可以称之为‘道’,因为太过优秀,所以天下无敌,因为天下无敌,所以他要与天下为敌,兰陵王就是这么一个魔,高手总是寂寞,放眼那时候的九州大陆,唯一的乐趣或许就是推翻那个拥有许多和他一样厉害的长辈的家族,在他眼中,这一切从来都只是一场游戏,仅此而已。”

  “那他做到了么?”猪笑天忍不住问道。

  “屠戮继任大典后,他成功的逃离了家族,并且得到天下正道的拥护,顺利建立了当时天下第一大正道宗门——青云宗。时值佛道降临九州,与兰陵魔族展开血战,加之天下苦魔久矣,九州大地狼烟四起,正道的光照耀在这片大地上。兰陵魔族节节后退,死伤惨重,加之内部产生叛乱,闹得人心惶惶,一百年后退守荆州,并且布下了血海,发誓永不出世。”

  猪笑天笑道:“接下来,恐怕就是兰陵王与和尚们的故事了吧?”

  “咦?你知道?”一个光人惊讶道。

  猪笑天点头,“在一本志奇的野史上看到过,没想到故事是真的。”

  话说当年魔族退居荆州,布下幽冥血海,兰陵王意气风发,一人深入幽冥血海,欲斩草除根,却遭到当时的佛门阻拦,他断然拒绝,只因为幽冥魔族虽然损失巨大,但百年下来,那传说中的大魔神却依然没有露面。

  兰陵王心高气傲,一直以来的目标便是挑战被兰陵魔族奉若神明的大魔神,而佛门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不愿将兰陵魔族斩草除根,故双方爆发巨大的冲突,兰陵王与神秘的佛门展开激战,屠戮一众佛门大拿,但他自己也被佛门重伤,好不容易才逃出血海。

  兰陵王乃是正道荣耀,可谓德高望重,却被佛门重伤,消息一经传出,矛盾瞬间激化,直接引发天下著名的剿佛大战,而这一战持续了千年之久。

  千年之后,九州大地出现一个邪恶的魔头,疯狂地屠戮苍生,再次将九州大地拉入了黑暗中,而此人正是曾经的正道之光——兰陵王。

  因为兰陵王重新堕入魔道,剿佛大战终止,从此佛门在九州大地扎根,并且成为了九州大地第一大势力。

  猪笑天好奇的问道:“兰陵王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个光人低吟道:“我于黑暗之中绽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初阳遇到了阴云,亦会被掩盖光芒,当阴云散去的时候,或许整个世界早已经回到了黑夜,谁也没想到,兰陵王的阴云,会是一个女人,一个可怕的女人。”

  他叹了口气,道:“话说那是兰陵王重伤而归,在半路上疗伤,却发现魔体中充斥着恐怖的佛光,饶是他修为强大,竟然也无法驱除那佛光,最后伤势太重,竟然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昏厥在官道上。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农夫的家中,发现自己修为尽失,沦为了凡人,生性骄傲的兰陵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比的沮丧。幸得农夫女儿照顾,对他百般关爱,悉心照料,令他重回信心,终于在两年后恢复了一丝修为。”

  “这是好事啊,多好的女子啊,怎么就可怕了。”猪笑天不解道。

  一个光人训诫道:“越迷人的越危险,你个小屁孩懂什么?这世界坏女人多的是,你可得擦亮眼睛了,不然将来有你好果子吃的。”

  猪笑天撇了撇嘴,看向先前讲故事光人,“后来呢?”

  “恢复修为时,高傲无比的兰陵王已经对那农夫女儿心生倾慕,而农夫女儿也早已对他芳心暗许,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就定下终身大事。兰陵王本欲就地成婚,从此归隐田园,陪伴农夫女儿老去后再去找佛门算账,农夫女儿却看出他的身份,大方的鼓励他去报仇。兰陵王自然不愿意,那农夫女儿无比愧疚,当夜便偷偷悬梁自绝,幸而被兰陵王发现,捡回了一条命。”

  光人言罢,捶胸顿足,无比愤怒的道:“这个可恶的女人,最擅长的就是玩弄感情了。”

  “喂,你入戏了!”猪笑天喊道。

  “他控制不住了,我来讲吧!”此时,另一个光人接过话茬,道:“兰陵王当时无比感动,本就沦陷的他,此时俨然已经掉入了爱情的泥潭,早已经无法自拔。告别了农夫后,他带着农夫女儿出发了,并且成功的回到了青云宗。兰陵魔族的功法很是奇特,能够修炼血海分身,而在青云宗深处某地,藏着他的本体,这是他最大的秘密。”

  谈及此处,光人望向猪笑天,问道:“你知道他将本体藏在何处了么?”

  猪笑天下巴昂了昂,“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猜么?不就是下面的大海么?”

  光人愣了愣,沉默。

  另一个光人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

  猪笑天点头,却又摇头:“我有这个猜测,但不确定,一半一半吧。”

  “小子,你很聪明,也很谨慎!”

  一个光人夸奖了一句,继续道:“这个血海本体因为实力太过强大,为九州大地的规则所不容,因此兰陵王不得将其封印在一处无比奇特的地方,而那个地方名为青天悟道地。”

  “怎么是青天悟道地,不应该是青云悟道地么?”猪笑天纳闷道。

  “青云悟道地原名青天悟道地,乃是九州大陆最奇特之地,可以将实体虚化为意识碎片,完美的规避天地间的各种规则。”一个光人道。

  “还有这么厉害的地方?”猪笑天显然不信。

  “你可别小看九州这片大地,这里面稀奇古怪的东西多着呢,曾经也孕育过不少豪杰之辈。”

  “这点我倒是信的,光是你就挺厉害的。”猪笑天点头道,他问道:“你还讲不讲后面的故事了?”

  “讲!”那光人笃定的点头,继续道:“兰陵王一生无敌,向来没有人敢忤逆于他,被佛门如此挑衅,他岂能善罢甘休?回到青云宗后,他带着农夫女儿直奔青天悟道地,将其安顿好了后,便投身于血海中,开始恢复修为。然而,就在他入定修炼之时,青天修道地内忽然降临漫天神佛,试图剿灭兰陵王。兰陵王盛怒,依托血海屠戮四方,杀得满天神魔血流成河,佛门损失惨重,抓了农夫女儿以作要挟。那时候的兰陵王是个憨憨,居然相信了爱情,可笑的放弃了抵抗,最后被当场斩灭。可笑的是,在他死后,那农夫女人居然浑身绽放佛光,化身为一个和尚,他娘的居然是个男人。”

  “呕!”猪笑天闻言,干呕不止。

  光人们也捂着喉咙,久久无言,若是他们有嘴的话,估计也吐了。

  一个光人气得浑身颤抖,道:“刚才你说,千年之后,兰陵王横空出世,屠戮四方,在九州大地掀起腥风血雨,剿佛之战才终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兰陵王从未离开过青天悟道地,那个所谓横空出世的大魔头,想来定是那群秃驴扛不住了,想出的诡计!”

  猪笑天点了点头,淡笑道:“所以...你们到底谁是真正的兰陵王?”

  “我们都是兰陵王,也是青云子!”几个光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将我哄骗至此,到底所为何事?”猪笑天问道。

  “谁哄你来了?”

  “是你自己要来的,我可是曾经的九州共主,需要哄你来?”

  “就是,你以为兰陵王不要面子的?”

  ......

  几个光人傲娇无比。

  “你们不用说,我也知道!”猪笑天揉了揉太阳穴,故作思忖道:“你们是想离开此地,却又被那意境所压制,所以才将我唤来。”

  一个光人道:“兰陵王于黑暗之中绽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可惜这朵花只是昙花,生命实在短暂。他自诩照亮黑暗的太阳,不惜背叛家族,也要走上他的道——光明大道。在生命的尽头,他幡然醒悟,有的人人皮魔心,有人的魔皮人心,一切其实都是随心。天下不是非黑即白,黑暗衬托光明,光明衬托黑暗,或许世上并无光明与黑暗,有的只是立场。脚踏光明,当万人敬仰的侠士,沉没黑暗,做令人恐惧的魔头。我不是命运的棋子,我是自己的主宰。”

  “你花里胡哨的说了一通,我一句都没听懂,你到底想说什么?”猪笑天没好气道。

  “额...”那光人做了个擦汗状,道:“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只是个孩子。是这样的,我看你骨骼惊奇,悟性惊世骇俗,一看就是天生的...”

  “打住!”

  “这意境是当年兰陵王弥留之际顿悟的破碎意境,虽然无比强大,但却蕴含了太多酸楚,我等打算重新开始,得为这意境找个主人。”

  “你们要我领悟这意境?”

  猪笑天搓着手,不好意思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一个光人道:“我等想要新生,就必须摒弃过往,你能击败意境种子,说明你能驾驭这份意境,将其交到你手里我等也放心。”

  另一个光人道:“听说那群秃驴是九州第一大势力,我坐不住了,也不愿再等下去。”

  猪笑天也需要这份意境,时间紧迫,他没有选择与考虑的余地,便点头道:“既然大家各有所需,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