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猎者 > 第十二章 敞开心扉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敞开心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泣27年2月1日,下午16时30分,阵雨转晴。

  汜水村内的战斗以甄和、奥拉、维克的死亡,且因甄南仁对峙疾风而暂告一段落。

  当宥娜与格雷到达汜水村南部丘陵时,雨势刚好止住。

  “好强的精神波动!”隔得老远宥娜就感受到非同寻常的精神力影响,定睛一看,以漂浮于半空的自由教派圣女莉娜以及一名面生的青年为中心,七名同僚呆立在地面,四名实力强横的枢机主教包围在两人四周。

  奇怪的是,大家都没有任何动作及言语。

  不用说,看这阵仗,两人心里有了谱,不能再贸然前进。

  “啧,本以为一个圣女就已经够麻烦了,竟还凭空冒出个99级的怪胎,长老院的情报从来都靠不住。”宥娜随手将斗篷脱下,露出她的黑色紧身衣裤,魔鬼身材尽显无疑。

  格雷慌忙将目光移开,“我们怎么办?”

  “坐着等呗,难道你也想卷入精神控制之中?”宥娜凑近了打量格雷,伸手掀开他的面具,手托他下巴“再看一次,还是那么英俊,怎么样,等这次任务结束,深入了解下?”

  面对宥娜的挑逗,格雷心里一沉,“不,不用了吧。”

  早就听说这个宥娜个人私生活混乱,没想到传言是真的,今天竟把手伸到自己身上了,真叫人头大。

  “和传言一样,你还真是专一死板呢......”宥娜兀自将头靠向格雷的肩膀。

  后者急忙闪躲,差点教人抓住把柄,以后在黑暗教廷还怎么混?“诶!你别乱来啊!”

  已婚男士,拒绝撩骚。

  一看形势不对,格雷把心一横,施展高速移动,径直闯进了傅明逊展开的精神领域,人方才一进去,便瞬间失去了意识。

  “啧!”宥娜面色阴沉,右手做缓缓握拳状“走着瞧吧......我想要的,没有人可以拒绝我。”

  在黑暗中兜兜转转,胡尔察觉自己正身处迷宫,可以随意移动,但没有方向感和空间感,仿佛在做梦一样。

  【那小子在搞什么鬼......这世上真的存在化敌为友大法么,可笑,我明白了,我的意识正受困于他所创造的精神空间。】胡尔停下脚步,从刚才开始,他逐渐发现了端倪,在这个空间里他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心声”。

  【化敌为友?那我就做你的朋友。】

  心里这样想着,面前突然裂开一条透光的缝隙,隐约有门扉的轮廓在黑暗中显得极为耀眼,胡尔没有迟疑,推门而入。

  【嗯?】一进门,胡尔发现这门内的空间相比外面又是另一个极端,周遭是无边无际的光明,在这里,住着一个全身包裹在阴影中的“小黑人”。

  【哈,果然是你,请坐。】小黑人伸出右手示意胡尔坐下,同时,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凝聚成了一个坐垫。

  胡尔依言席地而坐,【你是?】

  【这空间主人的本我。】

  【开玩笑吧。】对此胡尔表示怀疑,在这光明透彻的空间内,眼前的这团黑暗实在是太过深邃了,他看上去更像是影子。

  对此,他特意往小黑人的身后瞄了一眼,这家伙身后竟没有阴影。

  【能进到这里来,说明我们可以做朋友。】小黑人的形态发生改变,逐渐形变为傅明逊的样貌。

  【想要出去,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方法吗?】胡尔摊摊手,一脸无奈。【再说,你这家伙,有点儿特别,交个朋友对我而言也不吃亏,我对这该死的黑暗教派也谈不上什么誓死效忠。】

  傅明逊伸出手,【那么,我们来交换生平吧......】

  【嘿!】胡尔爽快的同其握手。【好啊。】

  两人闭眼,各种各样的信息涌入双方的意识之中。

  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所以也不知过了多久。

  傅明逊松开手,流下了黑色的眼泪【你这坟蛋年纪轻轻竟已偷吃禁果。】

  胡尔沉默着,他需要理一理思绪,因为有一件事对他认知的冲击性太大了,这世间的一切竟然是个游戏?

  那他们算什么?

  而且,面前这个“人”,是个彻彻底底的另类存在。

  对他,真不知是该艳羡还是该同情,该表扬还是批评。

  他说,【嗷!伙计!原来几年前击败数万高手的‘黑暗领主’竟是一个小屁孩?亏我一直还引以为偶像!知道为什么天都容不下你么?】

  傅明逊擦擦眼泪,【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你人畜无害。】

  【人畜无害有错么?】

  【对别人而言不是错,对你而言那就是错,大错特错。】胡尔激动地几乎站了起来,【你生来就注定要做个大反派啊!可你呢?做好人?哪根筋搭错了?完全跑偏了!】

  傅明逊扶额,一时无言反驳。

  【你可是黑暗的代言人!邪恶、淫乱、残暴、嗜血、恐怖......这些东西你一样都不占!玩个蛇皮啊!雷德儿王的黑暗?在你面前那就是个屁!】

  【我只想做一只快乐的沙雕!】面对胡尔激动地批评指正,傅明逊有些委屈。

  【这就是问题所在!】胡尔那是越说越激动,恨不得一耳刮子呼上去,【你特么拿了力量不办事!看了你的成长轨迹,我特么都要吐血了!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这么大年纪,连个人都没宰过!你说你不搞人也就算了,魔兽你也没杀过,这黑暗领主的设定也太失败了!】

  【我......】傅明逊拍拍脑门,自己这是引槽体质吗,除了傻乎乎的莉娜,身边的朋友全是万槽王,【从长远看,透过道德的正反面来审视,杀人这件事是应该极力避免的,人家活的好好的,杀了干嘛?】

  【所以,天道不就搞你了嘛?反派就应该做反派该做的事,谁让你是半个NPC呢?】胡尔哭笑不得,【不过话说回来,你他娘的还真是个人才,说你不搞事吧,你反手就把人雷德儿的媳妇给抢了!】

  胡尔向傅明逊竖竖大拇指,【兄弟牛皮!】

  【乱讲,我和莉娜有婚约在先,怎么能说是我抢呢?我都还没找那老小子算账,怎么反倒是我的不对了?】

  对此傅明逊必须澄清。

  【你能确定莉娜就是沈湘?这两仪印真就独一无二?】

  【能啊,有啥不能,这世上除了我老爹,谁还有这本事?】

  【额......】这一问,还真难住了胡尔。

  【算啦!】胡尔摆摆手,【所以你按我说的做,肯定能逆天改命,你今后就到处搅动风雨,做一个合格的反派!做啥好人啊?做好人代价多大你知道吗,就敢做好人。出去之后,你就把那个叫戴的给宰了,迈出你的反派之路第一步!】

  【滚蛋!】傅明逊当即否定【我这交的什么狐朋狗友,哪有朋友唆使别人去干坏事的,要杀你自己杀,手刃仇人这种事不应该留给当事人来做么?】

  胡尔脸色难看,【说着你不信,不信就算了,我胡尔凭什么18岁就到97级,靠的就是对规则的理解与觉悟!】

  【觉悟?】

  【倘若没有对立面,人族社会就无法进步,而像你这样命局权重占比较高的人,就是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原动力。】胡尔将手搭到傅明逊的肩膀,【睁开眼看看现在的世界吧,27年前那个林示律一手缔造的肮脏的和平!】

  【打住!】傅明逊做了个停的手势,不想就此问题争辩下去,【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我们先不要急着争论这件事,之所以同你敞开心扉,主要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那个雷德儿王要你们带莉娜回去,究竟有什么目的?】

  胡尔来回踱步几圈,终于把这股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压了回去,【可以,我可以告诉你,但我要你帮一件事。】

  【什么事?】

  【很简单,帮我取戴·迪斯垂司的性命。】

  【靠!】傅明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家伙的执念还真是......【好!戴的命,我背了。】

  胡尔重新坐了回去,【雷德儿的目的很简单,他要统一全世界,够疯狂吧......】

  【他要统一世界关莉娜什么事?】对于统一世界这件事傅明逊并没有在意,有这种想法的人多了去了,要是他能成功,没准自己还会给他送副锦旗。

  【据我所知,莉娜的体质很特别,她对魔法领域的所有元素力量皆表现出适应性,而雷德儿恰恰相反,他对除了暗能量之外的元素具有天然免疫抗性。】

  【难不成他还想和莉娜生几个同时具备全属性和全抗性的小孩儿来征服世界?】

  【不然呢?像他那样的怪物,早已没有最基本的人类情感,在他宣扬的教义里面,没有虚伪仁爱,只有战争带来的真正和平!】

  眼看胡尔情绪再次高昂,傅明逊学着茯苓一记手刀上去,【少年,还说你不会效忠?你被洗脑洗得很严重啊!不如一起来做快乐的沙雕?】

  对于这样的邀请,胡尔有一万个理由拒绝,【朋友可以做,沙雕,免谈。】

  就像傅明逊不想做一个反派一样,胡尔对于做沙雕一事持保留意见。

  【来,你过来,我和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悄悄话。】傅明逊向他招招手,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

  经过一番“拳拳到肉”的交流后,双方打成,哦不,达成共识。

  胡尔答应成为间谍,作为交换,傅明逊则帮其手刃仇敌。

  【我刚才说的你再考虑下?】胡尔再次尝试策反,【顺应天道方能成事啊!】

  【行了行了。】傅明逊扶额,连连摆手,【你以为反派好做啊?是,行事的确便宜,但是被人清算欺负的时候你以为是闹着玩儿的?】

  【当然,我也不是啥好人,你之所以把我定义为好人是因为我没有作出符合你预期判断的坏人的行为,看吧,世人的目光就是如此,贴标签,脸谱化,戴帽子,穿小鞋,哪一样不是要人老命?】傅明逊摇摇头,张开双手,【沙雕使人快乐,装痴不颠,只要我够沙雕,他们就定义不了我的好坏。】

  【妙......妙啊......】对于这套沙雕理论,胡尔内心深处竟开始隐隐认同。

  【顺带一提,你口中十恶不赦的林示律,是我的启蒙老师。】

  傅明逊的一句话,暴露了他所谓的交心,其实另有保留。

  先前毫无保留的胡尔,处境变得尴尬起来,【***戏精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