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猎者 > 第十八章 一波未平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一波未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杞水村外,有一处干涸的天然水库,早些年因为侧壁崩塌,形成一个落洞,水库蓄水全部流入地底。

  曾有胆子大的年轻人顺着洞口往下寻宝,可惜,皆是无功而返。

  只知道这下面,是一个九曲回肠的地下溶洞。

  久而久之,杞水村人们对其失去了兴趣,毕竟这穷乡僻壤的,旅游业暂时无法触及,于村民来说,这地方毫无价值可言。

  在地底深处的石台上,金光和银光一明一灭,交替发光,仿佛在呼吸一般。

  凛冽的水珠顺着钟乳石滴落在质地柔软的蛋壳上。

  借着这微弱的光芒,可以看到石台上有一个阴影包裹的长茧。

  “踏。”

  “踏。”

  一小黑人提着冷光灯涉水而来,他停在石台边上,将灯放下,伸手敲了敲影茧。

  “咔!”

  影茧破碎,茧内之人随即醒来,她揉揉眼睛,嗅嗅鼻子“傅明逊?”

  “嘿嘿,没错,我又肥来啦。”小黑人阴影褪去,露出一个极其猥琐的笑容,“可想死我啦!”

  说罢,托起莉娜的脸庞就是一通揉捏,也不知是什么恶趣味。

  莉娜面无表情,倒也不反抗。

  “咔!”

  一道破碎声入耳。

  随后又是一道。

  之前莉娜在黑市买的两枚龙蛋分别破裂,两人为之精神一振,就像等待孩子出生的父母一样,满怀期待。

  “啊!”在看清其模样时,傅明逊“晕蛇症”发作,一声惨叫晕死过去。

  当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自己的木板房里,莉娜守在一旁发呆。

  “那个......蛇呢?”

  他目光四下梭巡,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让它们往地底下走了。”见他醒来,莉娜上前摸摸他的额头,还是很烧。

  “呼,该死的无良奸商,竟拿蛇蛋来诓人。”傅明逊表情就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一想到那种冰凉、一长条吐着信子的东西就不寒而栗。

  “你,对我......做了什么?”莉娜向前推出一掌,徒手打空气,无任何实质性破坏效果。

  “这个,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傅明逊躺平拍拍床沿,“不行,我要抱着才说得出来。”

  “......”莉娜很自然的躺了过去,羞耻心什么的暂时还不具备,但心里对这种事已经隐约有点波动。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往回赶的时候,我临时起意,用我的本命之源,也就是影子,复刻了你的所有能力和特征,让后将你藏到村外的溶洞里,这样做的后果有一点严重,就是你的实力被影子复刻体全部继承,现在的你一切归零,等级重置。”

  “哦哦,然后呢。”

  对此,莉娜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就像在听别人的事一样。

  “然后我就带着影子莉娜去和那些人周旋,过程有点不愉快,然后我和他们之中的胡尔·拉加戈达成共识,配合他演一出戏后,诈败,让他们把影子莉娜带到幕后主使的身边。”

  “唔唔。”莉娜点点头,示意他往下说。

  “借由影子莉娜,我很快追踪到他们的据点,使用传送技能追了过去,然后和黑暗教派的雷德儿谈了谈,他说他对人族现有文明分化的局面十分痛心,他想要大一统,然后他想和你生小孩,延续他的野心。”

  “嗯?”莉娜皱眉,一脸疑惑,“他要统一世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他。”

  “以前应该......”话到嘴边,傅明逊赶紧咽了回去,要是告诉莉娜,他是你的灭教仇人,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于是只好说,“可不是嘛,这我哪能答应,于是我两个就打了起来,这家伙邪门得要死,几乎全属性伤害效果免疫,加上他信誓旦旦说要统一,我就想万一他真的可以呢?也就没认真打,你猜之后怎么着?”

  “怎么着?”

  “这老小子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就是要置我于死地,我哭爷爷告奶奶求他放我一条生路,他愣是不听,一顿蛇皮操作把空间给搞塌了,内个黑洞一通胡乱猛吸啊,扛都扛不住!”

  “哇!那怎么办?”

  “那还有什么办法,我只能解放等级,修补空间咯。”傅明逊肢体语言丰富,“你是没见着,我修补完空间之后,将近十万人朝我放技能,妈诶!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壮观的场景!”

  “牛!”

  “更牛的还在后面,时值巅峰的我面对这种场面也是不慌滴!那雷德尔还想着杀我,那有啥办法,我一解放等级必然要被天打雷劈,我就想拉他作伴,奈何!奈何啊!”

  “怎么说?”

  “这个雷德尔是个位面之子!妥妥的主角光环啊,我愣是搞不定他,没办法,反正要死了,只好送他一场造化,重置他等级,把我的暗影传承给了他。”说完,傅明逊叹了口气,显然对雷德尔的主角光环耿耿于怀。

  “你可真坏......”

  对此,莉娜有不一样的见解。“你把他等级重置,那他还能活么?”

  “所以这才叫造化嘛!放心,他的气数长着呢!死不了,不过短时间内是不能为难我俩咯,接着说哈,给完他传承,我就遭了天谴,当场没咯。”

  “啊?那你现在?”

  “因为某个神奇的家伙,我又活了。”傅明逊摆了个停的手势,示意莉娜别问。“主要还是不想丢下你一个。”

  寻常小姑娘要是听到这话还不得心颤,莉娜却摇摇头,“真搞不懂你,那影子莉娜呢?”

  “影子莉娜当然顺理成章成了间谍咯,靠胡尔不足以明了西方大陆的动静。”

  “额……”

  “总之,现在咱俩都是一级,一切从头来过吧,因为之前那件事,这村子也不能呆了,我有个想法,你给参考一下。”傅明逊神色认真,“不如,我带你环游世界吧?反正世人极力追求的很多东西,对于我俩而言都没有实质的意义,做不了一名合格的玩家,做个移动NPC还不容易么。”

  “我不管!我就要种地!”

  在这件事上,莉娜罕见的耍起了小性子。

  傅明逊为之汗颜,这整个一大鲫鱼在自己边上打滚啊!

  “打住!你脑袋不好使,听我的,这地儿真不能呆了!”

  这才说着,阿城就在门外喊道,“逊哥儿!回来啦?”

  傅明逊一骨碌爬起,冲出屋外“阿城,什么情况?”

  “唉!”阿城叹了口气,“村长抵抗入侵者牺牲了,村中现在群龙无首,大伙儿见你们回来了,叫我通知你去奏善堂议事呢......”

  说到这阿城顿了顿,“听说是要选村长,宝泉他们几个也死了,宝泉爸大肆威胁和贿选,其他几个候选人都已经放弃参选,现在只剩下你了。”

  “额......”傅明逊右手扶着额头,不好办呐,“算了,还是去把事说清楚吧。”

  眼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带着莉娜跑路,但这样做又会显得不地道。

  做人,还真是难啊,特别是老实人。

  “莉娜,收拾东西,我们走吧。”

  就这样,两人打包几件行李,跟着阿城来到村中的议事大厅,奏善堂。

  主持议事的,是宝泉的亲爹,郑通。

  “不好意思,出了点事儿,来晚了。”傅明逊看着大伙儿都不说话,试图缓解下这肃穆的气氛。

  在座的,都穿了一身黑衣,有的人形容枯槁,在之前的变故中失去了亲人。

  傅明逊注意到,自从莉娜入座,众人的目光朝落在了她的身上。

  莉娜戳戳他的手臂,小声道,“恶意……”

  “别怕。”傅明逊轻拍她的手背,宽慰道。

  其实他心里有点儿慌,莉娜具备恶意感知的天赋,说不准,今天要吃点苦头了。

  他看看在座的面孔,说道,“事情经过我大概了解了一些,甄南仁仁哥怎么没来?”

  “甄家小子嘛,疯了,一把火烧了老宅,带着老村长的遗体不知去了哪里。”郑通喝了口水,沉声道,“既然人都齐了,那么开始议事吧,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是想听听大伙儿对新村长的选任发表下各自的看法。”

  此话一出,大部分人的目光落到傅明逊身上,其余三位候选人皆低头不语,看来,如阿城所说,是真的放弃了。

  傅明逊的注意力落到对面的两个生面孔上,其中一名精瘦中年男子坐在郑通的左侧,两人身后立着一名站姿笔直的青年,此人目光凌厉,气场强大,看样子是那名中年的护卫或是保镖。

  “两位是?”傅明逊微笑着问道。

  “这位是阳城的珠宝大亨,金老板,莅临本村是为了确定同我们杞水村合作开采金矿的相关事宜。”

  傅明逊没有回话,对方也没有搭理他,显然这位大人物看不上他这么个毛头小子。

  金老板炽热的目光反倒是在莉娜身上流连,一副视尖莉娜的样子。

  “金老板,别急,等在下当上了村长,就把这妞给您送过去!”看穿了金老板的心思,郑通偏过头同其轻声耳语。

  丝毫没把傅明逊和在座的乡亲们放在眼里。

  “好好好!那,赶紧开始吧。”金老板搓搓手,展露笑容。

  “哎呀!”傅明逊拍桌而起,一道影刃脱手,狠狠地砸在横梁上,灰尘抖落。“我恨我当时不该去卖那几只鸡啊!要是我在的话,断然不会让甄老爷爷就这样牺牲!”

  他的目的很简单,大家为什么任由郑通在这儿装模作样,还不是因为惧怕他40级的实力,他倒是想看看,自己展露锋芒之后,这郑通当村长究竟有几个人买账。

  “按流程,现在是该匿名投票了吧?”

  “哼!”郑通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行啊,你个小崽子要玩儿,那老子陪你玩儿到底,玩儿不死你!

  “开始投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