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继续排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宇摇了摇头:“怪不得说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古人诚不欺我。”

  秦飞笑骂道:“这不废话么,不黏我这当爸爸的难道黏着你?晚点吧,等你工作完成得差不多了再说。”

  “也行……”

  唐宇点头表示同意,随后询问:“你现在有找到工作吗?”

  秦飞摇头。

  “那家酒吧咱也懒得回去,不过问题不大,回头我再跟你联系一家。”

  唐宇摸了摸下巴,盘算道:“你如今在圈里的名气不小,等这次演唱会结束、你便等于是往身上镀了层金,可以提升不少身价。”

  秦飞沉默不语,心里却是涌现出一股暖流。

  难怪前身秦飞对唐宇如此信任,能有个如此为自己着想跟考虑的朋友,夫复何求。

  不过他选择了拒绝。

  “我觉得……没必要了吧。”

  “哈?”

  唐宇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秦飞怎么会这么说。

  莫非那天富婆提的过分要求、深深地伤害到他这位好兄弟的自尊心?

  秦飞自然不清楚唐宇所想,笑道:“放心,我制定好了接下来的赚钱计划,所以不考虑再去酒吧当驻唱了……”

  听了秦飞的回答后,唐宇愣了愣,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大哥你没病吧,瞎说什么胡话呢?”

  说着,他还伸手想试探秦飞的额头烫不烫,耳朵没听错的话,莫非是把脑子烧坏了不成。

  秦飞拍开这厮的手,不耐烦地道:“你神经病啊,把爪子给我放下!”

  唐宇嘁了一声、不屑道:“还什么赚钱计划,不是哥们瞧不起你,但凡你有个能赚钱的门道,我也不会忽悠你去酒吧卖唱。”

  说是这么说,眼神中却有些欣慰。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心中难免好奇:“什么赚钱计划啊,给我说说呗,真要是什么发财之路的话……带带我吧好兄弟!”

  秦飞看了他一眼,笑道:“保密。”

  “草,老秦,你也太不地道了,连我都得保密?”

  唐宇感觉自己蒙受了屈辱。

  旁边花纤乐队的众人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疑惑好端端的两人怎么突然就急赤白脸了。

  郑毅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自己吃自己的就好。

  小甜仰起头,看着爸爸跟叔叔两人像是在吵架,放下小勺子,细声细语道:“不吵架,不吵架。”

  唐宇本来还想着在做戏,表情就仿佛蒙受了天大委屈、在听到小甜的话后表情有点绷不住了。

  “叔叔没跟你爸吵架,小甜呐,你爸爸真是太坏了!”

  小甜当然不会认可唐宇的话,很认真的反对道:“粑粑不坏!”

  那股较真劲儿,听得唐宇十分头疼。

  跟这父女两拌嘴、总有种自己会遭受双重暴击的痛苦,自己以前都是白疼这小丫头了。

  他在心里暗戳戳地想着,以后自己也要生个知他冷暖的闺女。

  秦飞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满意笑道:“嘿嘿,就这?想挑拨我跟小甜的关系,你还嫩了点。”

  唐宇嗤笑了一声,往嘴里灌了口水:“瞧瞧你那小人得志的样子,等回头你亏得连奶粉钱都买不起的时候,别踏马向我张口。”

  “滚吧你。”秦飞笑骂道。

  真不能怪他小气,有些事自己明白是一回事,可要给另一个人讲明白了、那难度真的是要成何几十倍的提升。

  比如唐宇这厮,要让他去管理场地上上下下的事物,可以轻松完成,但要让他把生意经给嚼透了、怕是要比登天还难。

  正是因此,秦飞才懒得解释。

  小甜听出爸爸跟唐宇叔叔是在开玩笑,低下头、继续挖盒饭里的米和菜吃。

  盒饭的味道肯定不如爸爸做的,但她从来不是挑食的孩子,一心一意认真消灭盒饭里的食物。

  花纤乐队里其他人见此心中暗道,这两位还真是极其要好的朋友……

  午休的时间总归是短暂的。

  唐宇没有在这边久留,跟花纤乐队的几个人打了声招呼、便继续忙他的事。

  他跟秦飞说好了,等晚点他把事处理结束、会尽快过来接小甜。

  秦飞今天是要登台演出的,总不能把小甜带上舞台吧?

  花纤乐队的人还在休息,秦飞则是在认真翻看曲谱。

  原身“秦飞”是有听过宋慧儿的歌,但并没有特意去练习曲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他确实是第一次接触宋慧儿的歌。

  他不想再演唱会上出现纰漏,影响到唐宇。

  毕竟是唐宇推荐他上来的,如果他这里出现了问题,肯定会算在唐宇身上。

  所以他需要强化记忆、加强印象。

  花纤乐队那边有人走了过来。

  是尤娜。

  自从尤娜得知秦飞的妻子早故后,对秦飞尤为上心,有事没事就找秦飞交流。

  美其名曰“探讨交流”。

  除了跟秦飞聊天外,她还很喜欢逗弄秦甜。

  可是小甜在面对陌生人时很害羞。

  尤娜露出她自己认为最亲切的笑容、依旧没办法跟小甜亲近,这让她心里很委屈。

  “那个……我只是想逗逗她……”

  尤娜的眼中全是幽怨。

  秦飞耸肩道:“我也没办法,小孩子怕生,短时间改不过来的。”

  往小甜的水壶里灌了些水,用纸巾将上面的水渍擦干净,递到了小甜手里。

  “多喝点水,等下想上厕所了就跟爸爸说,知道了吗?”他轻声嘱咐。

  “好。”

  小甜很懂事地点头,然后抱着水壶咕噜咕噜地喝着。

  尤娜见此心中更苦涩了,女儿不接受自己,怎么才能让爸爸接受呢?

  看着小甜这乖巧可爱的模样,秦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抬起头、看向花纤乐队的众人。

  “几位,我们要不要抓紧时间,先把所有的曲目过一遍?”他主动提议。

  “嗯,说的是。”

  郑毅看了看时间、感觉休息得差不多了,招呼乐队其他人:“来来来,排练了排练了。”

  ……

  时间过去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晚上,天色渐黑。

  演唱会的开始时间定在晚上九点。

  工作人员提前将晚餐解决,紧接着便是进入到全员戒备状态。

  事实上,他们在白天就把舞台全部布置妥善,晚上的时间,多是用来检验复查、避免在演出期间出现纰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