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 第一章 我家师妹是个坑【求收藏投资】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我家师妹是个坑【求收藏投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宝莱洲,凌霄剑宗。

  清晨,微风徐徐,崖草晃颤。

  一袭白袍的宁玉踏草练剑,阳光为他镀上一层金辉。

  容貌丰神如玉,仿佛谪仙,剑招行云流水,飘逸出尘,一人一剑,便是风景如画。

  “师妹,看清楚了吧,流虹剑法的要点在于……”

  少顷,宁玉停剑,看向一旁树下,声音戛然而止。

  一名少女靠树而坐,身着鹅黄襦群,扎着粉绸缠系的双马尾,眉宇般般入画,容色婉婉动人。

  虽然坐着,却依旧可见玲珑身材,胸怀盈盈,玉腿纤长,精致得仿佛天工杰作一般。

  此刻她双手抱膝,阖眼歪头,两瓣粉嫩的薄唇微张,口液轻流,轻微鼾声中,睡得香甜无比。

  “?”

  宁玉面皮抽搐了一下。

  他前世是位网红带货主播,达不溜赚到手软,一场意外让他穿越至沧溟天下,已有半年时间,目前是凌霄剑宗的‘三高’弟子。

  穿越部门里没有他的老铁和家人,所以没给他刷任何金手指做礼物,但作为补偿,给了他一张斩女神颜,颜值高到走哪都是持帅行凶。

  择偶权拉满。

  他的身份也很高。

  凌霄剑宗是宝莱洲唯二的‘七峰’剑宗之一,宗内有七座剑峰,乃一洲顶级剑宗,放眼整片天下,也是头部宗门了。

  而宁玉则是玉阙峰峰主青云真人的亲传弟子。

  每位峰主的弟子,才可以称为亲传弟子,区别于长老所收的真传弟子,足见身份。

  还有一高,便是被童谣这个师妹气得血压高。

  童谣身为大通王朝的七公主,从小娇生惯养,被她父皇和六个哥哥宠出了一身公主病,任性娇惯不说,只要一让她修行,不是困就是累,或者肚子饿。

  然而青云真人却让宁玉负责教导师妹修行,这完全就是一种折磨!

  宁玉怀疑师父在甩锅,可他没有证据。

  “小谣!”

  宁玉沉声一喝。

  童谣惊醒,抬袖擦掉粉唇上的口水,撑地起身,朝宁玉眨了眨明眸,声音温婉:“师兄,怎么了?”

  宁玉心想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

  宁玉无奈道:“师妹啊,你答应师兄今天要好好练剑的,为什么又睡着了?”

  “树下太阴凉太舒服,所以我就困了嘛。”童谣指着身后的树,理直气壮,一副你去怪树不要怪我的表情。

  宁玉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既然已经睡了一会,那你现在应该不困了吧,可以随师兄好好练剑了吧?”

  童谣揉了揉自己肩膀,道:“师兄,我有点累……”

  “睡觉也会累?”宁玉无语了。

  童谣楚楚可怜道:“树太硬了,靠得我肩膀酸疼,好累呀。”

  “小谣!”

  宁玉忍无可忍,吓唬道:“你别再找借口了!再不好好练剑,小心师兄揍你!”

  “师兄你要揍就揍吧……”

  童谣看着宁玉,瘪嘴委屈,一副‘我这么可爱,师兄你一拳下来我会哭很久’的样子。

  宁玉额头爆筋,直接无发克说。

  他决定待会就去跟师父摊牌。

  这个师妹水太深,他把握不住,爱谁教谁教,反正他不教了,因为他怕自己哪天脑溢血暴毙了!

  想当初,第一次见到师妹时,宁玉还幻想着,有一天让师妹给他表演双马尾弹力摇。

  以师妹的颜值和身材,duang起来一定秒杀前世的任何一位网红。

  然而他现在完全没了这个想法,甚至恨不得离宗出走,离这个师妹远远的。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沿着山道,缓缓走上崖坪,面容冷傲,眼神自信,手中拿着一张帖子。

  “林师弟,你怎么来了?”宁玉问道。

  此人名叫林浩然,是玉阙峰清溪长老的真传弟子,他走到宁玉近前,递出手中剑贴,直接道:

  “宁师兄,峰主派你参加剑考,我不服,故下剑贴向你挑战,时间就定在明日。如果我赢了,剑考资格归我,还请师兄成全。”

  宁玉心想糟了!

  剑考是凌霄剑宗一年一度的盛会,每座剑峰都会派出一位最强弟子参加剑考,考验弟子们剑力的同时,也会根据成绩决定明年各峰的资源配额。

  一般来说,这位最强弟子必定是各自峰主的亲传,因为峰主的亲传必然是最强的。

  然而玉阙峰是个例外。

  宁玉这个亲传弟子有些拉胯,目前修为只是金丹初期,剑道天赋也并不拔尖,绝非玉阙峰实力最强的那名弟子。

  无论是腾云榜第十三的林浩然,还是腾云榜第十五的刘玥,都是金丹中期,实力都要高于宁玉这个腾云榜十六,更有资格代表玉阙峰参考。

  可青云真人偏心也好,照顾宁玉面子也罢,还是定了宁玉参考。

  对此峰内部分人颇有微词,但碍于峰主的威严和声望,最多只是背后议论一下,无人反对。

  没想到林浩然竟然跳出来挑战宁玉,争夺参加剑考的资格。

  其中固然有林浩然不服气的原因,同时宁玉也知道,还有林浩然师父清溪长老的原因。

  因为当年竞争玉阙峰峰主时,清溪长老输给了青云真人,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想来心里肯定有疙瘩,自己徒弟若能赢过青云真人的徒弟,也算是弥补了遗憾吧。

  此刻,宁玉心急如焚。

  很简单,他不是林浩然对手,而一旦被林浩然夺走剑考资格,自己丢脸也就算了,师父的面子往哪放?

  怎么办?

  林浩然见宁玉不说话,往宁玉胸前举了举剑贴,激道:“呵,宁师兄不会是怕了吧?”

  “怎么会呢,林师弟。”

  宁玉没接剑贴,而是揉了揉自己手腕,笑道:“只是很不巧,我前两日手腕不小心扭伤了,今日还有点酸疼,暂时无法运剑,恐怕不能和你比剑了。”

  正面对抗,不利。

  龟缩拒战,不可。

  只有一个办法,先找个借口……

  他以身体不适为由拒战,你林浩然总不能强迫我和你比剑吧?

  至于手腕什么时候好……

  反正剑考之前是不会好了,你也别想挑战我了,嘿嘿。

  “师兄你刚才不还在运剑么?”

  这时,一旁童谣出声道:“我看你挥运得可麻溜了呀。”

  宁玉:“???”

  ……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