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 第六章 理想【求收藏推荐】

我的书架

第六章 理想【求收藏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上圆月皎洁,星星璀璨。

  宁玉一人站在崖边,晚风拂起衣袂和鬓发,人在景中,景色映人,说不出的风流俊逸。

  童谣吃完面,就心满意足地回去休息了,此刻宁玉一人眺望远方,心情舒畅,念头通达。

  不再担忧明日和林浩然的比剑,固然是部分原因,但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更多的,是系统傍身后,让宁玉重燃了完成理想的希望。

  此方天下有五大洲,分别为天枢洲、宝莱洲、南檐洲、白头洲和龙蛇洲,五洲之间被大海汪洋分割,相隔万里,互相遥望。

  其中天枢洲为整个苍冥天下的中心,且其余四洲加在一起,也没有天枢洲大,宁玉现在所处的宝莱洲,是位置最西的一片大陆。

  天下中心是天枢洲,而天枢洲的中心,是通天剑山。

  那里坐落着天下剑道唯一圣地,也是世间唯一的一座‘九峰’宗门——剑宗。

  没有任何前缀,单名剑宗二字。

  剑宗独占天下八成剑道气运,制定天下的剑道礼矩,其中就包括剑道宗门的名称。

  一峰剑道宗门,名字中不能带有‘剑’字,一如‘天玄山’此类。

  三峰剑道宗门,可以用‘剑’字,但只能是某某剑门。

  五峰宗门则可被称为某某剑派,而唯有七峰宗门,才可被称为某某剑宗,一如凌霄剑宗。

  九峰宗门,唯‘剑宗’自己尔。

  剑宗贵为剑道圣地,受天下所有剑修顶礼膜拜,可以说五片大陆上,每一位剑修的最终梦想,就是能进入剑宗。

  而要想进入剑宗,就必须先在自己的洲脱颖而出,前往天枢洲的大秦学宫学剑,在学宫内也成为佼佼者,就可以入剑宗。

  宁玉的师父青云真人,惊才绝艳,冠绝宝莱洲,当年成功进入大秦学宫后,最后也未能进入剑宗。

  足见这条路的艰难。

  宁玉的理想,也是如此。

  他第一天穿越到此间时,就立下志向,要进入剑宗,不止如此,他还要在通天剑山上刻字。

  传说,只有在通天剑山上刻下自己名字,才是官方认证的剑仙。

  而宁玉穿越的第二天,他就认识到,这是一个剑修严重内卷的世界,以他的天赋,别说去剑宗了,就连在宝莱洲脱颖而出都做不到,所谓理想根本就是白日做梦,所以他慢慢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理想。

  直至今日,系统加身,尤其是九天剑心带给他恐怖的提升后,宁玉又重新有了希望!

  “我一定要在通天剑山上刻字,成为一代剑仙!”

  宁玉眼神坚定,心中暗道。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闪现在崖坪上,出现在宁玉身边。

  一袭青衣,容貌儒雅,随晚风轻扬的鬓发虽已微白,却依然难掩其俊逸风流,此人便是玉阙峰峰主,道号青云真人的冼青云。

  “师父。”

  宁玉连忙行礼。

  青云真人看着自己的徒弟,笑容和煦,声音更是温润如玉,问道:“在想明日的比剑么?”

  “我在想到时在通天剑山上刻字的事……”宁玉心里嘀咕了一句,但他不能说,说了可能会被青云真人打……他点了点头,道:“是啊。”

  青云真人声音却依旧温润:“那你对明晨和林浩然比剑一事,怎么看?”

  宁玉想了想,道:“尽力而为吧。”

  然而实际上,宁玉此刻有八成把握能胜过林浩然,在此之前,大概只有一成把握。

  没办法,外挂就是牛逼。

  “就把它当成一次普通的比剑,别把输赢看得太重。”

  青云真人看着宁玉,笑容温暖如春:“剑道一途,无论实力还是天赋,现在如何,都不代表将来。为师当年在你这个年岁和境界时,还没你这么优秀呢。”

  他手放在宁玉肩膀,笑道:“你永远是我冼青云最骄傲的弟子。”

  “原来,师父也认为我一定不是林浩然对手,他是来提前安慰我的……”

  宁玉心中暗道。

  而青云真人最后一句话,更是令宁玉有些鼻酸,觉得对不起师父。

  他身为青云真人的亲传首徒,却是只菜鸡,连腾云榜前十都挤不进去,一直以来,他似乎从未让师父骄傲过。

  宁玉看着青云真人,认真道:“师父,我一定会让你骄傲的!”

  “我相信。”青云真人微微一笑,眼神柔和,声音温醇道:“对了,小谣最近如何?”

  “还行吧……”宁玉道:“今日她学会了流虹剑诀。”

  “你是怎么做到的?”青云真人愕然问道,仿佛宁玉做成了一件极其难得之事。

  童谣什么性子,他最清楚不过,自己实在没法教了,才甩锅给宁玉的,对此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宁玉竟然有办法?

  宁玉道:“师妹贪吃,我就用美食做奖励,练剑就有好吃的。”

  “怪不得,还是你有办法,看来我把小谣交给你教导,是正确的决定。”青云真人欣然一笑。

  “正确个喵啊。”

  宁玉心中腹诽:“要不是我有系统,就被师父您坑死了好吗!”

  ……

  ……

  当晚,玉阙峰另一处崖坪。

  练完剑的林浩然负剑在背,远望夜空,忽然一道身影落在他身后,林浩然转过身去,低头道:“师尊。”

  来人一袭长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正是林浩然的师父清溪长老,他抚须笑道:“浩然,这么晚还不休息,莫不是在为明日比剑担忧?”

  “正是。”林浩然道。

  清溪长老停手皱眉,以自己徒弟的实力,胜过宁玉板上钉钉,不知道他在担忧什么?

  “师尊误会了。”

  林浩然接着道:“弟子的确是在担忧,但不是担忧输赢,而是担忧能不能在十招之内打败宁玉。”

  他顿了顿,神采飞扬:“我不止要胜,还要大胜!”

  “不愧是我的徒弟,吾心甚慰。”

  清溪长老点头笑道:“不过也无需太执着于此,我的弟子强于冼青云的弟子,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林浩然看着清溪长老,眼神坚定道:“师尊,明日我一定会证明,您的弟子才是玉阙峰最强。”

  “好,好啊……”清溪长老连连点头,满脸欣慰。

  ……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