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 第十四章 剑宫来人【求收藏】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剑宫来人【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几日,宁玉每日辰时,准备来到童谣崖坪的阁楼打卡签到。

  阁楼总会掉出一枚哈欠连连的师妹,然后被宁玉拖入洞府,开始一天的修行。

  童谣本就是筑基后期,经过几日修行后,终于将境界推至大圆满。

  宁玉一直陪着童谣修行,自己的境界也从金丹初期,突破至了金丹中期,也算是额外的收获。

  这一日,距离剑考还有三天,宁玉前去找青云真人讨要结庐丹。

  金丹便是将体内真元和精气神凝为一体,成为一身修为的核心、力量的源泉,就像在体内丹田修建一座核心房屋一般,里面储存着你的一切力量。

  服用结庐丹,就能更好更安全地完成这一过程。

  ……

  ……

  通往峰顶的一条山道上,青云真人和一名中年男子并肩而行。

  两人说说笑笑,身后是一位皮肤黝黑的娃娃脸少年,少年背着双手,静静跟后头。

  中年男子一袭褐袍,头发乌黑,面容周正,腰间别着一个酒壶,虽不如青衣白鬓的青云真人英俊风流,却胜在端正大气。

  此人名叫元亭方,是宝莱洲剑宫的宫主。

  剑宗这座剑道圣地,不仅执掌天下中心天枢洲,更在其余四洲设立剑宫,颇有分宗的意味。

  负责在天枢洲以外的洲,贯彻剑宗立下的规矩,是剑宗参与管理其它洲,甚至可以说是控制其它洲的手段。

  性质有点类似于前世米国在其它国家的驻军机构。

  剑宫代表剑宗意志,地位超然,这便是五大洲之间虽然隔着浩瀚远洋,剑道界却又统一规礼、繁荣昌盛的原因。

  这座世间唯一的‘九峰’剑宗,它的强大和影响力,可见一般。

  剑宗超然外物,扶持着大秦王朝管理整片天枢洲大陆。

  大秦王朝是剑宗的代言人,下设有大秦学宫,专门培养剑道人才,每一洲的剑道天才,才有资格进入大秦学宫学剑。

  一旦能成为学宫的头部学生,就可进入剑宗。

  这也是沧溟天下所有剑修的梦想。

  当年,青云真人、凌霄剑宗掌门道圆真人、泉源峰峰主玲珑真人漂洋过海,进入大秦学宫,和天枢洲人士元亭方是同窗好友。

  可惜的是,几人最终都没能获得进入剑宗的机会。

  元亭方现在已是大秦学宫八大学庭之一的庭长,一年前因某些原因,被学宫派来接任宝莱洲的剑宫宫主。

  元亭方喜欢热闹,加上这层同窗关系,元亭方隔三差五就来凌霄剑宗做客叙旧。

  此次前来,是来观礼凌霄剑宗剑考的。

  他身后的娃娃脸少年,是元亭方三位徒弟之一的罗问舟,他是第一次来凌霄剑宗,眉宇间傲气十足,藏不住的优越感。

  这很正常,天枢洲的人来到宝莱洲,就跟城里人下乡差不多。

  元亭方摘下腰间酒壶,饮了口酒,搂着青云真人的肩膀,感慨道:“还是青云你好啊,每次我来凌霄剑宗,徐道圆都不待见我。”

  青云真人微微一笑,声音温润:“谁让你第一次来,当着那么多人面叫掌门师兄绰号的?”

  徐呆子,凌霄掌门道圆真人彼时的外号,六十年前,元亭方取的。

  然后一年前,元亭方第一次上凌霄剑宗时,当着一大帮人面,直呼已是凌霄剑宗掌门的徐道圆为徐呆子。

  之后,道圆真人就不理他了……

  元亭方讪讪:“一时脱口而出嘛。”

  青云真人温声道:“其实你还可以去找谈师姐叙叙旧。”

  想起那个冷若冰山的女子,元亭方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学宫那会,你师姐就不待见我。”

  青云真人温和一笑,元亭方感慨道:“一晃六十年过去了,真快啊……”

  青云真人收敛笑容,望向东方,那里是天枢洲的方向,亦点头道:“一甲子匆匆而过。”

  ……

  ……

  去了峰顶,元亭方和青云真人入室叙旧。

  既是叙旧,当然会聊到年轻时候的一些糗事,元亭方把徒弟罗问舟赶了出来,让他自个儿在崖坪吹风。

  所以当宁玉来到峰顶时,便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娃娃脸少年临崖远眺,背负双手,逼格满满。

  “这家伙是谁?”

  罗问舟第一次来凌霄剑宗,宁玉根本不认识,见到这张生面孔后,不禁有些疑惑,就多看了两眼。

  罗问舟见宁玉盯着他看,似乎有些不悦:“你看什么?”

  宁玉询问道:“你是哪座剑峰的弟子,我怎么没见过你?”

  “呵。”罗问舟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懒得和宁玉多说什么,满满的优越感。

  天枢洲就像是国际大都市,宝莱洲则是乡下地方,罗问舟有种降维的优越感,更何况他还是大秦学宫庭主的亲传学生,可谓高高在上。

  “喂,问你呢?”

  宁玉继续发问。

  “你,还不配知道。”

  罗问舟负在背后的双手,往上抬了抬,昂着首淡淡道。

  “哪里来的装逼犯?”

  宁玉无语了,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心想手一直放在背后,还抬那么高,你不酸吗?

  然后摇摇头,暂时不去管这个不知从哪座剑峰来的神经病,找师父要结庐丹要紧。

  “等等。”

  然而他却被罗问舟叫住,宁玉皱眉问道:“怎么了?”

  “道歉。”罗问舟淡淡道。

  “?”

  宁玉有点懵,问道:“道什么歉?”

  罗问舟傲然道:“我在你刚才看我的眼神中,读到了你对我的不尊重。所以你必须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这真的是个神经病……

  珍爱生命,远离神经病,宁玉还是不去理他,转头就走,却见罗问舟发出一声叹息:“哎……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他忽然大声道:“剑来!”

  一抹流光从袖中飞出,绕着他飞了三圈后,落在他手中。

  他一只手负在背后,另一只手挽了朵剑花,剑尖斜指地面,一抹寒光从剑脊流淌至剑尖。

  罗问舟看着宁玉,眼神淡漠,仿佛在俯瞰天下苍生,他淡淡道:“希望这一剑能让你记住,以后别这么看人。”

  他一剑刺向宁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