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 第二十一章 赌剑【求收藏推荐】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赌剑【求收藏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

  一少年应声出列,文质彬彬,宛若书生,眉宇间充满着自信,气宇轩昂。

  他便是代表天矛峰的李牧青,位列凌霄榜第十。

  虽然他的师兄,腾云榜第一的凌渊,因闭关而不能参加,注定了今日天矛峰拿不到第一。

  但他也不会认输,必须竭尽全力,取得好成绩,不能让天矛峰蒙羞,

  只见李牧青飞剑出袖,悬在身前,剑身盈盈如水,还隐隐泛着淡淡的墨痕,此为水墨剑。

  在所有人注视下,李牧青并起剑指,水墨剑开始震颤嗡鸣,仿佛迫不及待破空一般。

  李牧青剑指朝着剑湖一点,水墨剑当空一旋,化作一抹银线,垂直插入剑湖,没有激起一朵水花,只是留下一圈小小的涟漪。

  所有人凝神静气,剑识探入剑湖之中,窥探剑湖内部。

  幽暗深邃的剑湖之中,出现一道笔直的银线,宛如流行划破夜空,明亮辉煌。银线后方,则拖着一条长长的水线。

  银线陡然一黯,又瞬间亮起,像是中间断了一截,原来是一条大鱼恰巧游过,被一剑洞穿。

  而这时候,水墨剑已经越过十丈距离。

  银线摧枯拉朽,一路延伸,眨眼间便来到剑湖三十丈深处,而靠近湖面的余光却还未散去,足见速度之快。

  但当水墨剑去到五十丈深处时,速度很明显慢了下来。

  剑湖中布有阵法,湖水紧致无比,进入其中,会被四面八方的阻力包裹挤压,很难深入,加之本身越深越大的水压,此刻水墨剑面临的阻力越来越大,速度自慢了下来。

  而湖畔的李牧青,亦感觉到了压力,神色终于凝重起来。他竭力运转剑元,驾驭水墨剑继续深入。

  这时,水墨剑已经不再凌厉,路线亦不再笔直,而是摇摇晃晃,露出竭兆。

  水墨剑又勉强深入数丈距离,待李牧青用完了体内最后一滴剑元,水中的水墨剑再无力驰骋,剑尖一翘,浮停在水中。

  孙巡手一挥,湖水深处的水墨剑朝着湖面倒飞而回,最后破湖而出,落回李牧青手中。

  孙巡长老看着李牧青,露出嘉许之色,而后朗声道:“李牧青,一百七十丈。”

  一百七十丈,约一里有余,这个成绩,已是顶尖。

  一般而言,金丹剑修可以一剑数里,元婴高手可以一剑十数里,而化神强者,则可一剑百里,至于返虚大能,自可一剑千里。

  但这个标准是以剑在空气中飞行而定,阻力较小,而飞剑在剑湖中时,有阵法和水压阻碍,难度要高很多,李牧青的飞剑在剑湖中约过一里有余,已是万中无一。

  毕竟金丹剑修剑入剑湖的记录,也只是三里而已。

  李牧青长舒一口气,他对自己这个成绩也很满意,比平常练习时的成绩还要好。而虚陵峰的弟子则是一脸振奋,与有荣焉,这个成绩放在以往的剑考,足可以进前三。

  “下一位,蔡文竹。”

  随着孙巡的声音响起,青銮峰的蔡文竹来到湖畔,是位面容姣好、气质冷艳的少女。

  只见她一抬手,飞剑便离袖而出,剑身晶莹澈绿,剑柄刻有节节圆环,仿佛绿竹一般,是为竹笙剑。

  蔡文竹朝着剑湖一柄剑指,竹笙剑便化作一道绿光,刺入剑湖之中。

  竹笙剑一路深入。

  十丈。

  五十丈。

  ……

  一百丈。

  一百五十丈。

  ……

  直到竹笙剑来到一百八十丈深处,终于开始摇晃不支起来,湖畔蔡文竹的脸色亦越来越白,显是剑元将近,快要力竭。

  最终,竹笙剑漂停在两百丈。

  蔡文竹位列腾云榜第五,而李牧青位居第十,两人实力差距不小,但剑力之差也仅仅只有三十丈,并不是很大。

  “蔡文竹,两百丈。”

  孙巡面带微笑,宣布成绩,蔡文竹和他同为青銮峰之人,他自是与有荣焉。

  ……

  ……

  此后,青銮峰的尹清璇,绵竹峰的阮声慢,以及虚陵峰的叶元觉,依次展示剑力。

  叶元觉的成绩为二百一十丈,尹清璇成绩为一百五十丈,而容尘峰的阮声慢,虽然在凌霄榜上的席位比尹清璇高,但剑力却不如尹清璇,成绩只为一百三十五丈。

  这也证明了剑考成绩,不完全等同于实力,毕竟真实实力除了剑力之外,比的还有剑招运使和心性战意等方方面面的因素。

  至此,在冯玄宗和宁玉未展示之前,最好成绩为叶元觉的二百一十丈。

  “下一位,冯玄宗!”

  孙巡一声高喝,身形昂藏的冯玄宗傲然出列。

  这一刻,所有人皆是目光一凝。

  冯玄宗,虽位列腾云榜第三,居于首席弟子凌渊和腾云榜第二的仆澜小柔之下。

  然而但宗门上下有一共识,那便是腾云榜前十之中,冯玄宗和凌渊及仆澜小柔天赋是同一档,下面空一档,之后才是第四及之后的弟子。

  足见冯玄宗的强大。

  今日在凌渊和仆澜小柔依旧闭关未出的情况下,冯玄宗必然是第一,而且将是碾压式的第一。

  冯玄宗看了眼一旁的宁玉,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而后袖手一挥,随着一道浑厚无比的剑鸣声响起,冯玄宗的飞剑出现在他身前。

  剑身极宽,剑柄更是异于常剑,格外粗长,散发着一种厚重强大的力量感。

  ——擎苍剑。

  就在所有人等待冯玄宗剑入剑湖时,他忽然看向宁玉,面露挑衅道:“宁师弟,就剩我们两个了,我跟你打个赌如何?”

  宁玉道:“冯师兄想赌什么?”

  冯玄宗笑了笑,道:“赌剑,如果我赢了,我要你前两日用梅渊灵铁所铸的剑。”

  枕铁长老在泉源峰德高望重,宁玉却欺辱枕铁长老,并且骗走了他的梅渊灵铁,冯玄宗今日便要替枕铁长老拿回宁玉从剑阁中带走的剑,交给枕铁长老熔炼回去。

  “那如果我赢了呢?”

  宁玉淡淡问道。

  冯玄宗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其余弟子也都纷纷摇头,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都认为宁玉这是在强撑颜面。

  冯玄宗轻蔑一笑,道:“你自己说吧,想如何?”

  “我若赢了,我要你的擎苍剑。”

  宁玉道:“然后我会把你的擎苍剑插在剑湖旁,当作今日我赢你冯玄宗的纪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