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 第二十五章 师妹生病【求收藏推荐】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师妹生病【求收藏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剑考就此结束,宁玉回到玉阙峰所在高崖。

  众人看着宁玉的目光中,都充满了赞许和感叹。

  就连清溪长老都连连摇头,心中叹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徒弟林浩然,以后怕是只能仰望宁玉了。

  在场唯有两人的目光有些异样。

  一个是罗问舟,他背着双手,神色傲然,一副宁玉不过如此的样子,给人感觉若是他参加剑考,可以随意碾压宁玉。

  另一个是童谣,她有些心虚,目光闪躲,不敢去看宁玉,同时暗暗思量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困局。

  因为自己赌输了,师兄肯定会揪着不放,让自己疯狂修炼的,烦死了!

  “宁玉啊,好样的。”

  元亭方朗声道:“为你师父和玉阙峰争光了。”

  说着,他看了眼身后的罗问舟,撇了撇嘴,一脸嫌弃,好像在说‘你好好跟人家学学’。

  罗问舟感受到自己师父的嫌弃,不屑地瞥了眼宁玉,心想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元师叔过誉了,这是弟子应该做的。”

  宁玉谦虚了一下,然后对青云真人道:“师父,若是没什么事,我就抓紧时间和师妹先回去了。”

  “你们要干吗?”青云真人问道。

  宁玉解释道:“师妹答应我,只要我获得剑考前三,她就会好好练剑,争取早日领悟剑势。”

  宁玉知道师妹虽然输了,但以她的尿性,极有可能会耍赖不认账,所以先下手为强,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来,看你还怎么赖。

  说罢,宁玉回头看向童谣,童谣正眼神幽怨地看着他,宁玉问道:“对吧,师妹?”

  “嗯。”童谣只能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应了声。

  宁玉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他赢了童谣,自然要抓紧时间让师妹履约,好好练剑,学会剑势,他就能完成当前最新的任务,获得《燎原剑法》。

  他今日狠狠打了冯玄宗的脸,为自己和玉阙峰狠狠出了口气,但他并未得意忘形,反而有一股危机感。

  因为他知道冯玄宗不会就这么算了。

  虽然剑力碾压冯玄宗,然而剑力只是实力一部分,不代表如今的他实力比冯玄宗强,相反,他自知距离金丹后期的冯玄宗还有很大距离。

  他知道冯玄宗为防落人口实,不会转头就向他约战,但他有预感,半月后的择徒大典,冯玄宗一定会让他好看。

  择徒大典,是凌霄剑宗每三年一次的盛会,外门弟子有机会在择徒大典中被各峰师长选中,成为各峰长老的真传,甚至是峰主的亲传。

  而那些优秀的外门弟子,注定将成为各峰师长争先邀请的对象,就跟前世选秀节目一样,被导师疯抢。

  一旦到了那时候,剑峰就会竞争,竞争的方式就是峰内弟子出战。既能决定外门弟子的归属,也能相互切磋交流,这是择徒大典的传统。

  此次外门弟子中,有一个叫李纯澈的天才弟子,此人剑心纯澈,天赋卓绝,品行高洁,有口皆碑,是这届外门弟子中公认的天才弟子。

  他早早就进入了各峰的视野,成为各峰志在必得的弟子。宁玉可以预见,当各峰发生竞争时,冯玄宗肯定会借此机会和自己打一架,拿下李纯澈的同时,报剑考的一箭之仇。

  所以他必须尽快获得《燎原剑法》,以应对择徒大典。

  “也好,去吧。”

  青云真人心情很不错,虽然他宁静致远,淡泊名利,不在乎宗内争斗,然而自己弟子破了剑考纪录,他还是很高兴的。

  更高兴的是,宁玉破了剑考纪录,却不骄不躁,而是依旧想着教导师妹,这点让他很欣慰。

  ……

  ……

  通往童谣崖坪的山道上,师兄妹二人并肩而行,一路上童谣时不时地发出咳嗽声。

  “师妹,你怎么了?”宁玉皱眉问道。

  “咳咳……”童谣秀拳举在嘴边,咳了两下,道:“可能是刚才被崖峰吹得着凉了……咳咳……师兄,我想我要有一段时间不能练剑了。”

  宁玉静静看着她表演,不说话。

  “咳咳……师兄,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想的。”

  童谣装作很虚弱的样子:“你知道的,我一向一诺千金的,我也想愿服输,好好练剑。可惜这次是真的生病了,我也实在没办法呀……咳咳咳……”

  她一副想练剑却偏偏身体不争气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却得意万分,心想我生病了,臭师兄总不能强迫我练剑了吧!

  宁玉冷笑道:“那师兄去找华慈长老给你治病可好?”

  华慈长老管理着百草堂,医术精湛,且精通丹学药理,受人尊敬。

  “不用了!”

  童谣连忙道:“不用麻烦华慈长老了,我请个假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么你说几天?”宁玉问道。

  童谣伸出雪白如玉的手掌,修长的五指叉开。

  “五天?”宁玉问道。

  “五百天吧,我想五百天应该差不多够了。”童谣脸不红心不跳。

  想到自己似乎有两句话没咳了,于是连忙又咳嗽了几声。

  “小谣!”

  宁玉无语道:“你别给我装了!你这就是赖皮!咱两明明说好的,谁赖皮谁就是小狗。”

  “小狗就小狗,谁怕谁……”童谣心里嘀咕了一句,嘴上却瘪嘴委屈道:“师兄你竟然不相信我?觉得我是在赖皮?我是那种人吗?师兄妹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了吗?咳咳……”

  “哎,也罢。”宁玉知道这样下去拿童谣没办法,于是换改变方向,他叹了口气,道:“那你就好好养病吧,本来还打算等你练完剑,带你去外面玩一玩呢,你既然生病要休息,那就等五百天之后再去玩吧。”

  “去哪里玩?”

  童谣眼睛一亮。

  “你不是生病了么,还是不要知道了。”宁玉摇头摆手。

  “去哪玩嘛!”满脸好奇的童谣拉住宁玉衣袖。

  她在凌霄剑宗根本没机会出去玩,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快要憋死了,一听到能出去玩,激动到不行。

  “还装不装病了?”宁玉问道。

  “我哪有装病,咳咳……”童谣嘴硬。

  “呐,我给你两个选择。”

  宁玉竖起食指,道:“第一,好好练几天剑,领悟剑势后,师兄带你好好出去玩几天。”

  宁玉又竖起中指,道:“第二,你就在自己崖坪养病五百天,哪儿都不准去,你自己选吧。”

  “我选第一个!”童谣毫不犹豫。

  宁玉冷哼一声,揶揄道:“病突然好了?”

  童谣拍了拍胸脯,傲然胸怀duang了一下:“我身体一向棒棒哒,啥病都好得快。”

  宁玉边往前走,走边道:“呵,不需要休息五百天了?”

  “不需要了,嘿嘿。”童谣跟了上去,问道:“我的好师兄,我们过几天到底去哪玩呀?”

  宁玉道:“领悟剑势力再说!”

  童谣道:“你就先告诉我嘛……”

  “不行!”

  “师兄~”

  “不说!”

  “臭师兄!”

  ……

  山道上回荡着师兄妹二人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