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 第三十章 师兄,永远滴神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师兄,永远滴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华慈长老去丹室炼丹,宁玉等候间,和尹清璇一起喝茶聊天。

  除了宋垣之外,那些百草堂的弟子看着自己女神和宁玉说说笑笑,反而释然了。

  论帅,他们和宁玉相差千万里。

  论实力,宛如云泥之别。

  就连他们引以为傲的丹道,都被宁玉无情碾压。

  这种情况下,他们已经没了嫉妒心,只觉得也只有宁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尹师姐吧?

  一个时辰后,华慈长老重新回到宁玉近前。

  宁玉和尹清璇起身,看着华慈长老托在手中的一个锦盒。

  百草堂的弟子们不约而同地上来围观,却被华慈长老挥退,这是她此生最引以为豪的作品,万一被这些毛手毛脚的家伙碰掉在地怎么办?

  之后,华慈长老慢慢打开盒盖,刚开一条缝隙,便有红色光毫迫不及待钻了出来,完全打开后,两颗红光熠熠的丹药,静静躺在其中。

  “老身幸不辱命,慰月丹已经炼好了。”

  华慈长老摇头叹道:“唯一可惜的是,一炉成两颗。”

  炼丹的过程,本质上就是让各种药材熔化,然后药力相互交融成丹,期间药力难免会挥发流失。

  不过水平越高的炼丹师,越能减少这种流失,提高成丹率,增加一炉成丹的数量。

  “华慈长老您言重了,慰月丹很难炼制,一炉成丹两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宁玉接过锦盒,道:“更何况,我只需要一颗就够了。”

  其实他若自己出手炼制,应该可以一炉成丹五颗,然而两颗和五颗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解决师妹这个月的腹痛问题,一颗就够了。

  当然,他也不会说自己能一炉成丹五颗,他很尊重华慈长老,怕伤到华慈长老的自尊心。

  宁玉看着华慈长老,问道:“对了,华慈长老,一共多少灵石?”

  尹清璇也看向华慈长老。

  丹药不算剑修的基本修行资源,弟子来百草堂炼丹求药,都是要付一定灵石的,不同弟子炼丹的价格还不同。

  华慈长老很多年没亲自帮人练丹了,不知价格会多少,不过可以想像一定很高,毕竟连宋垣练丹,都要收取十灵石一次。

  华慈长老笑道:“能有机会炼制慰月丹,已经是老身的荣幸了,更何况你的那张丹方,就已经价值千金了,谈何灵石呢?这可万万使不得。”

  “这不好吧?”宁玉心想我难道要白嫖了?

  华慈长老依旧笑道:“没什么不好的,以后你就把百草堂当成自己家,想要任何丹药,随时免费来取。”

  宁玉也不再客套,拱手道:“那就多谢华慈长老了。”

  “你们年轻人聊吧,我会去研究丹方了。”

  华慈长老就此离去,尹清璇看着宁玉手中的慰月丹,问道:“宁师兄,还没问你,这慰月丹是给谁服用的呢?”

  宁玉道:“是我师妹童谣。”

  尹清璇羡慕道:“童谣师妹可真有福气啊。”

  说着,她目光又落在慰月丹上,她最近胸有点隐隐作痛,月事应该马上就要来了,她也很想要一颗慰月丹,解决即将到来腹痛。

  宁玉看在眼里,便知尹清璇也想要慰月丹,他觉得很正常,试问哪个女生,不想解决月事腹痛?

  宁玉拿出一颗慰月丹,递给尹清璇,道:“尹师姐,我只需一颗就够了,这一颗就送给你吧,谢谢你今天的帮忙。”

  尹清璇情商提高,人不错,除了好像有点喜欢自己外,其它都挺好,宁玉愿意成人之美。

  尹清璇大大方方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欠你一个人情。”

  说着,她小心翼翼地接过慰月丹,拘在掌心细细打量,仿佛在欣赏什么宝贝。

  宁玉把丹方留在了百草堂,这代表尹清璇可以找华慈长老炼制,然而需要灵石不谈,自己另找华慈长老炼制的,哪有宁玉送给她的珍贵?

  ……

  ……

  告别尹清璇后,宁玉带着慰月丹回到玉阙峰,来到童谣面前。

  “师兄,搞定了吗?”童谣急切的问道,众所周知,第一天的腹痛是最重的,她被折磨得快要不行了。

  宁玉松开负在背后的双手,举了举手中的锦盒,笑道:“灯登蹬等~”

  “炼成了?”

  童谣眼睛一亮:“快给我,我要!”

  “别急。”宁玉打开锦盒,捻起慰月丹,递向童谣嘴边,道:“来,张嘴,啊——”

  “啊——”童谣朝着慰月丹张嘴,迫不及待地想要服药消痛。

  宁玉捻着丹药的手指,已经进入童谣口腔区域,正要松开放下丹药时,童谣不知想到什么,猛地缩头。

  她一脸警惕地看着宁玉,道:“师兄,你确定这是能解除腹痛的丹药,而不是那些坏坏的丹药?”

  宁玉一愣:“什么坏坏的丹药?”

  童谣看着宁玉的眼睛,一副你休想对我做坏事的样子,说道:“就是迷晕我,然后给我种一个孩子的那种药!”

  宁玉:“???”

  师兄到底有多么不堪,让你要这么防备我?

  他无语道:“师兄为了你费那么大劲地炼制慰月丹,你却竟然这么想我?我是那种人?”

  “哼哼,谅你也不敢的。”童谣张嘴:“快来吧,啊——”

  宁玉将慰月丹丢入童谣口中,

  咕咚一声。

  童谣吞咽入腹,片刻后,她眼睛一亮,摸了摸下腹:“好唉!真的不疼了,这丹药还真有用!”

  “没骗你吧?”宁玉翻了个白眼,道:“今天好好休息一天,吧,明天练剑,有没有问题?”

  童谣揉着痛感消失的肚子,开心道:“没问题。”

  ……

  ……

  宁玉走后,童谣卧房的屏风后面,隐隐传出哗哗水声。

  童谣泡在铺满粉色花瓣的浴桶中,只露出一个头,青丝高盘,玉肌如雪,红润的脸颊缀着几滴汗珠。

  藏在水中的玉臂不时破水高举,带起的温流一半哗哗坠落,一半顺着手臂缓缓流淌。

  这里是集沐浴洗漱为一体的卧房侧屋,乃宁玉以现代视角专门为童谣设计,功能齐全,应有尽有,尤其是这个根据人体工学设计的浴桶,简直就是极致的享受。

  童谣边玩水,边哼着小调,任何一个饱受月事腹痛折磨的姑娘,一旦解决了腹痛问题,心情都会愉悦。

  更何况童谣发现服下慰月丹后,除消除腹痛外,就连令人讨厌的味道也不见了。

  童谣摸了摸温暖舒适的光滑下腹,感慨道:“师兄,永远滴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