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牛魔屹立于大地 > 第二十七章爱学习的女人最美丽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爱学习的女人最美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还行吧,咳咳,那个,你……你什么时候教我,我把家传功法都给你了,你...你可不能再赖账了。”穆清霜很快又想到自己的苦闷的经历,于是又期期艾艾的开口问道。

  “快了,快了。”

  牛坤本来还想说下次一定,再吊对方一个月,但看到对方落寞的眼神,终究还是有点不忍,于是便改口说道:“我已经编好一部分了,本来想全部弄好再给你,不过看你这么急,那就先把开头部分教给你吧。”

  “...真...真的吗?”

  穆清霜猛地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是渴望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般。

  “自然是真的,待会儿我就教给你。”牛坤揉了一下鼻子,慢悠悠的说道。

  实际上牛坤所谓的改善资质的功法,就是以炼气的《太阴行气决》配合炼体《魔灵图录》,自然用不上修改了。

  不过牛坤认为自己若是过于上赶着给穆清霜的话,指不定对方就会跟赵柔儿一般顾虑重重。

  非得牛坤再威逼恐吓才能让对方修炼,但此时却是牛坤不着急给,反倒换成迫切想要改善资质的穆清霜着急了。

  但是牛坤倒也没有骗穆清霜,太阴行气决本就有一些改善根骨资质的功效,而《魔灵图录》更是遵循了《神魔变》的要义,甚至可以说,《魔灵图录》是《神魔变》炼体那部分的删减加’料’版,自然能够使得穆清霜脱胎换骨。

  而神魔变的要义便是以凡物历万劫而成就神魔之身,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万劫’指的不是说要历经万重劫难方可成就劫难,那就太不魔道了,历经劫难的是佛门的路子。

  这里的‘劫’指的是掠夺、强取,而万劫自然是虚指,魔道大佬哪能只劫一万次呢?这也不魔道,亿万次还差不多,根本意思就是掠夺天地万物之灵粹融入己身,以万物之尸骨筑就无上之神魔大道,简直是魔道到无法呼吸的地步。

  “只是妖哪能行啊,还得配上魔,妖魔不分家嘛。”牛坤狰狞的面容上带上嗜血的笑容。

  若是有的选的话,他其实也不愿走上魔道,不过可惜的是他现在就是妖,本就在斩妖除魔的序列里,左右都逃不过这顿打,那不如贯彻到底吧。

  不过可惜的是听说现在魔道组织又因为陷入惯例的内斗中,这魔道诸宗每次雄起一把,不久便会因为各种原因内斗而后衰落,再然后转入地下蛰伏,默默的积蓄实力,待窥的机会才会再次出山,为非作歹鞭挞天下。

  此世功法有道,法,术,三种,道为树根,法为树干,术只是枝叶,而不同的功法也有不同的品级,从高到低分为至、圣、玄、真、灵、妙六阶,再往下的便是凡俗功法,嗯,这些都还是从上次赵柔儿一行人那抢来的书籍上边看的。

  至于《万劫神魔变》和《太阴行气决》相当于哪儿一阶的,牛坤也确定不了,功法上边也没说,牛坤这个还在底层混的小喽啰自然确定不了,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凡俗功法,也不会是灵妙两阶的功法,真阶可能都不止,玄阶也是有可能,再往上也说不定。

  而现在牛坤就准备用《太阴行气决》这个棒棒糖,裹挟着《魔灵图录》这个药丸来诱骗一个无知少女...嗯,现在应该是无知少妇了,另外要提的是,这个无知少妇还是牛坤亲自开发的,这么一算,牛坤简直是走在了成为张三的道路上啊。

  “这部《玄阴行气决》还有《魔...魔灵图录》真的有用吗?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穆清霜神色有些迟疑问道。

  “当然有用了,放心吧,我现在便修炼了《玄阴行气决》,你看我现在有什么问题。”牛坤自然是满是自信的拍着胸脯说道,不过牛坤却没说自己没练后边那部功法,毕竟《万劫神魔变》本身就是最好的炼体功法,但是这话本就没安好心的牛坤自然也就没必要说出来了,只是轻笑着顺手将穆清霜抱入怀里。

  例行的轻微挣扎后,穆清霜便沉默的坐在牛坤的怀里,看向牛坤抄写出来的功法,嗯,笔墨纸张来源自穆清霜前未婚夫的储物锦囊里。

  “这...这功法似乎比我家家传功法要高深的太多了,我也无法分辨太多,便...便信你这一回吧。”穆清霜神色除了羞涩与惊喜,还有许多恼恨,即有对牛坤的,但更多却是对自己的,恼恨自己的贪婪与怯懦,明明手里是纸张,但穆清霜却看着像镜子,镜子照出一个丑陋的自己。

  “信我的没错,晚上我再好好教教你,我的床...啊呸,我的桌子还是很大的。”一边说着,牛坤脑子里又想到貌似桌子也是多功能的,可不只是用来学习的,也能用来...嗯,双人学习。

  “嗯,好...好的。”穆清霜此时霞飞双颊,满目含春,不止是因为牛坤的挑逗,还有对道德的违背带来的快感,算起来有好几种背德感呢。

  总之就是实在是太堕落了,也因为之后的情节过于不堪入目,就不再此详细描述了,唉,实在是让人气愤。

  (这么让人气愤的事情可惜不能写出来,不能让大家一起批判,作者有愧,晚上撸串一定自罚三杯。)

  总而言之就是今晚上的鬼雾又茫然的在前堂徘徊了一宿,虽然鬼雾也知道了那个妖怪还有一个女人就在后院厢房里。

  但不知为什么,鬼雾却是不敢钻进去,或许是感觉自己要是钻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吧,于是鬼雾纤细的身影便只能默默的蹲在屋檐下。

  嗯,最近没有小动物搬进来,牛坤又是个大胃王,穆清霜是个小胃王,即便有剩下的也会被牛坤撒给外边守门的小动物,鬼雾已经好多天没能吃到血食,虽然跟着牛坤修炼就能满足营养,但营养剂也不能替代美食的诱惑。

  天色已晚,月儿高高,辉光洒满古庙,林木徐徐,兽群入眠,偶有夜鸟惊鸣,侧听靡靡之音飘入耳畔,又有孤魂辗转难度此夜,只留下一句‘好饿。’

  日复一日,清晨的牛坤神清气爽,只觉得筋骨齐鸣,自觉便是来上三五队甲士也能将他们打趴下,不过今天的晨练除了牛坤自己,还有神色带着些许疲惫,但容貌却更加明艳的穆清霜。

  原本过度学习的穆清霜是起不来的,牛坤在晚间给穆清霜纹上鹫纹魔痕后,就开始指点穆清霜修炼功法了,只是不知怎地,修着修着,就修到了床上开启了双修模式了。

  但精力充沛不似人的牛坤,喔,他早就是不是人了,不是人的牛坤自然不会让穆清霜养成赖床的坏习惯,于是便将疲惫的穆清霜从床上拉起来,带着睡眼朦胧的木婉清迎着朝霞开启了一天的修炼。

  “清晨阳光明媚,微风徐徐,来一起健身...啊不,来练功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