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津门演武开始 > 第10章 挟刀揉手

我的书架

第10章 挟刀揉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为一个门派未来的叶良辰,在元鹤的调教之下,勤奋练武。

咏春,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一套小念头,练好便可出师。

可惜,大部分人需要练八年,

当然,叶良辰不在大部分里。

他是大才,多久出师全看勤奋。

名师都喜欢教天赋高的徒弟,一点就透,自己轻松还很有成就感。

元鹤教完小念头,叶良辰很有自觉一天从早练到晚上,他便成了甩手掌柜。

时不时去摩登楼白……时不时去摩登楼和红玫瑰讨论生命传承的哲学问题。

当然,不是为了解乏,只是在碰机会能不能触发支线任务。

很可惜,摩登楼里一百多的姑娘,并不是任务npc。

就在元鹤准备结束今天的听曲活动时,洪宝京找了过来。

“弟弟。”他张口就喊,“可算把你找着了。”

“哥哥,何事?”元鹤迎上去,表演一番兄弟情深。

“喜事,大喜事!”洪宝京笑呵呵的,仿佛真有什么大喜事。

“哦?莫非是哥哥要娶第十三姨太了?”

洪宝京脸色一僵,他已年过半百,那方面已经立直艰难了,对这种事不太感兴趣了。

“弟弟莫要说笑。”洪宝京讪讪打过,“是比武,我找到办法,能让师侄早日去踢馆。”

元鹤想起之前洪宝京非破旧不合作的态度,与今天实在是天壤之别。

其中能为什么?他已猜到七八分。

“怎么?大总统的令正式下了?将津门武行并入兵部。”

洪宝京也是个老油子,面上一点不漏:“是吗?此事我怎么不知?近些日子,我给老弟你找法子一直没合过眼。”

元鹤心里不信,这死胖子是不兔子不撒鹰的主,不是听到风声岂会好心相助。

但人与人的交往,不能直接打脸。

“怪不得见哥哥苍老几许,小弟先行谢过哥哥了。”

洪宝京摆摆手:“好说好说,咱们兄弟俩谁跟谁。来,跟我去我府邸,我跟你详说。”

二人兄弟躬亲,一路说说笑笑,可彼此在心里都骂对方是人精。

“有件事本不想说,津门武馆十六家,等师侄踢到第八家时,馆长们会联名请出一名高手。”

洪宝京站在练武堂的关羽画像前,毕恭毕敬上了三炷香。

“那名高手,是你?”元鹤眯着眼睛,心里有了思量。

洪宝京点头:“不错,津门人好面。我击败此人之后,逐出津门,不过我们承认踢八家的战绩。你,可以留下来开馆。如此,小拳种扬了名,津门人的脸面也保住了。”

元鹤饶是脾气再好,此刻也忍不住爆粗口。

“他娘的!凭什么?老子的徒弟靠本事赢的,为何还要输?输也就算,他家在津门经营多年,离不了。让一个津门人永不回家,太他娘的憋屈了!”

洪宝京见元鹤对那个徒弟如此上心,又想到急迫的时间,咬牙回道:“那便让我的徒弟出手,二人战个平,师侄也不用离津。”

元鹤也是看出来,这洪宝京妥协这般快,看来是大总统宽限的时间不多。突然提出他出人出战,将功劳揽下是所图甚大。

不过,确实有求于洪宝京,元鹤只好应下。

“可,我们可以合作。”

洪宝京这才松了口气,他这些天一直在自家对着水猴子的脑袋打拳,怎么打却也打不出元鹤那般的拳印。

俗话说得好,拳怕少壮。

现在洪宝京已逐步衰老,真要拼起命来,他不是正当青壮的元鹤对手。

加之,大总统宽限的时间不长,再找一个有真本事的外地拳师,实在是太难。

更何况,还要他培养出一位优秀的徒弟。

目前,能合作的,也只有元鹤一人。

这才有了洪宝京妥协的一幕。

他还在心里宽慰自己,此时退一步,是为在庙堂先一步。

元鹤再青壮又如何,还不是一个破教拳的?

自己呢?以后大总统身旁的大官。

孰轻孰重?

“咳咳……”

洪宝京收回思绪,从一旁兵器架里挑出两把短刀,舞得虎虎生风。

在手上翻了一个漂亮的刀花,反手攥在手中。

“津门有种比武,叫挟刀揉手。”

洪宝京眼神往兵器架一瞟,示意元鹤也取来,二人比划一下。

元鹤取出短刀,也学着洪宝京反手握住。

“十年前,津门玩疯了。近些年来,没人练,成了津门武行的弱项。”

话毕,洪宝京斜挥一刀,靠在元鹤的颈部。

刀背划过元鹤的脖子,被冰得起鸡皮疙瘩。

洪宝京取下短刀,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说道:“外人不知,你可教师侄练去,三个月内能挑七家武馆不?”

元鹤低头看手中的双短刀,嘴角一翘:“足够。”

洪宝京看出元鹤眼角里的轻佻,心中不喜,想给元鹤一个教训。

“再来?”

元鹤点头。

二人短刀轻碰,意为开始。

洪宝京故技重施,斜挥一刀,直取元鹤颈部。

元鹤左手抵住短刀,以刀背挡住洪宝京劈来的斩击。小臂往外一翻,压住洪宝京的刀。

洪宝京只觉得自己右手被压得动弹不得,便使出左手自下而上。

却没想到,元鹤右手已至,荡开洪宝京的左手,一刀擦在其喉咙。

洪宝京心中暗叹,好快的刀。

可谁知,电光火石之间,元鹤反手又是一刀,刀身贴着洪宝京的喉结。

根本没有给洪宝京反应的时间,而他的双手却被治得死死。

至此,洪宝京眼神大变。

他的声音颤颤巍巍:“你练过挟刀揉手?”

他的心中,以为元鹤是专程来津门踢馆的,怕有惊天的大阴谋。

元鹤后退两步,拉开距离。恶趣味的学着电影中,用左手手腕抹干净右手刀刃。

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个“帅”字。

“不,从未练过。”

洪宝京阴晴不定,若是元鹤真有大阴谋,他可不敢合作了。

事先练好挟刀揉手,百分百冲着津门武行来的。

谁知道,这过江龙是哪一门的死敌。

津门武行脸面丢了,他这做头牌的,也会颜面扫地。

元鹤解释道:“我们咏春有一种刀法,名为八斩刀。练起来,跟你们的挟刀揉手如出一辙。”

洪宝京见元鹤此番言论不似作假,便宽下心来,称赞道:“好刀法!有此刀法,我便放心。三个月后,等候佳音!”

而在洪府之中,有仆从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是夜,风尘仆仆的赶到林府。

“官爷,我见着……”

仆从把元鹤和洪宝京今天接触的一切都如实告知。

林副官点点头,丢出一块银元:“拿去,之后二人还有来往,皆来告我。”

“是!”

仆从拿了大洋,欢喜的退走了。

林副官看着案前的资料,手指规律的敲着。

“师傅在此关头,专门见外地拳师,特意教了挟刀揉手。这是要做什么?”

想了许久,终于想通。

“原来是取的这个意思,真是好算计啊师傅。”

说到这里,林副官眼神转冷,对手下吩咐道:

“来人,给我请十五家武馆的馆长,一起来共商大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