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出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元鹤回到叶府,便开始叫来叶父,请他帮忙打造一些东西。

“这些是?”叶父拿着元鹤给的图纸,有些不知所以。

元鹤解释道:“是给叶良辰练武的道具。”

“哦。”叶父点头,表示明白。“既然是给二郎练武的,想必也是元兄一脉的珍传。那必须得找信得过的工匠,放心,这事便交给我。”

叶父正准备离开,但元鹤却疑惑了。

这叶父口中说的二郎,应该是叶良辰。

可他在叶府几天,知道叶良辰是独生子,为何要喊叶良辰为二郎。

“叶兄,你刚刚喊良辰为二郎,这是为何?”

叶父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元鹤不是津门人,所以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

“元兄,您是不知道,我们津门这里有一个习俗……”

原来,自旧社会起,津门就有这样一个习俗。

家里没有孩子的新婚夫妻可以去娘娘宫,在福建也叫妈祖庙天后宫去求子。

怎么个求法呢,磕头上香不提了,单就最后临走时要从娘娘脚底下供奉着的一桌子小泥人里偷一个走,偷个状元兴许就能生个大学生,偷个抱胡琴的兴许就能生个走街串巷卖艺的,偷个长袍眼镜兴许就生个账房先生。

总之,这里的玄妙就在于个“偷”字。要是偷的时候被人瞧见了,那可就不灵验了。

然后掏出一根红绒绳儿将泥娃娃拴住,以防走失。

翌年喜得贵子,拴来的泥娃娃便是“大哥”,新生婴儿则排行第二,是弟弟。从此往后随着弟弟的成长,年年都要将“娃娃大哥”送到天后宫附近的娃娃铺去“洗”。所谓“洗娃娃”就是花钱从娃娃铺里换个新的“娃娃大哥”回来。

天长日久年年洗,娃娃大哥长大成人,身穿长袍马褂,蓄起胡须变成大伯子,逢年过节全家供奉。

久而久之娃娃大哥甚至被“洗”成老太爷———享受着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一直到弟弟终老,娃娃大哥才被家人厚葬升天。

那年头津门四世同堂的家庭里不乏百岁高龄的“娃娃大哥”。

当然,娃娃大哥兹要家庭不散,还有供养能力,能庇护家中其余小娃,保佑他们平平安安。

“这泥娃大哥,才是老大,所以我喊良辰为二娃。”

叶父这一番解释,元鹤倒是听得饶有趣味。

“那我哪天有空,便去娘娘宫看看。”

“那感情好,家中大郎也该到洗的时候了,到时一起去。”

二人约定了一番,而后叶父便风尘仆仆的去找工匠了。

元鹤托叶父打造的两个道具,一个是八斩刀,另外一个便是拆桩。

八斩刀,刀身较轻,刀面较窄,仅在刀口对下数吋处开刃,尖而锋利,注重的是速度和动作小,以手腕发力,以刺、标、啄、挑等用法为主,转动快,动作幅度小。

拆桩,实则就是木人桩,只不过是在木人桩上插上刀。模拟真人出刀,以此加快八斩刀的修炼。

这才是,咏春的不传之秘。

叶良辰确实是练武奇才,一个月的功夫,小念头打得有模有样。

接下来的两个月,在拆桩练八斩刀。

原本的富家少爷,此时身上大大小小的刀伤七十余处,一身细皮也晒得炭黑。

不过,练上了拳,人也扎实了。

叶父也因这个变化开心不已,先前叶良辰身体子弱,现在一看就知道能传宗接代生十几个娃,都不带累的。

“不错!”

元鹤也打心眼里高兴,为咏春在异时空,添加一位大才,祖师爷泉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

“明天,跟我去个地方。”元鹤拍着叶良辰板厚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

叶良辰则是面露喜色:“师傅,是否要去踢馆了?”

看着叶良辰的兴致勃勃,元鹤也知道他此刻心里压着一股气,习武之人皆这样,希望找同等水平的武人切磋。

一是聊慰练武的寂寞,二是释放无处宣发的荷尔蒙。

看着叶良辰喜上眉头的样子,元鹤不知道,这是不是件好事。

在津门三个月,遇见过许多人,听过许多故事。

却从未想上次遇见水猴子那般,触发支线任务,更加别提能够回去的主线任务了。

目前,能做的,也就只有在津门开武馆的支线任务。

近些日子,元鹤也打听了不少。

旧社会结束后,广招学员的武馆是硬生生造出来的。

政客做政绩,商家做名声,是兵部一个劲给武行捐钱,才早就武馆的繁荣。

津门说是好听天下武都,可教出来的全是架子货。

元鹤不担心叶良辰会在踢馆失败,毕竟自己教的全是真的。

可唯独,现在兵部要打破老规矩。武行不再自治,并入兵部旗下,又有多少人眼红那个位置呢?

这,才是其中凶险的地方。

洪宝京这个人,元鹤有些信不过。

旦日。

元鹤带着叶良辰到了洪府,自后门而入,避免被外人看见。

洪宝京一早就在后门等着,见到元鹤和叶良辰来了,嘴巴都笑咧开。

“好弟弟,好师侄,来来来,一同吃个早饭。”

早饭倒是挺丰盛的,从京城专门请来的炒肝,津门最出名的狗不理包子,以及洪宝京亲自熬的小米粥。

诚意,给足了。

这是表示,洪宝京诚心合作。

“师侄踢馆,踢的第一家就是八卦掌的腾宏武馆。馆主叫梁振华,是个大家。可惜,为人守旧,旗下武馆皆是废物。唯独小心一人,此人是梁振华的亲传弟子,擅长的是身法。”

洪宝京一口吞整个大包子,端起滚烫的小米粥一饮而尽。

“我曾和梁振华比试过,他八卦掌的身法,我能学个形似。来师侄,吃饱了我们练练。”

叶良辰听罢,眼睛里都闪着光。

他还从未跟自己师傅以外的人练过。

于是,叶良辰期待的看着元鹤。

元鹤点点头,答应了叶良辰的请求。

“师侄,记住咯,八卦掌身形似游龙,腰如轴立,身法讲究拧裹钻翻,圆活不滞,身随步动,掌随身变,步随掌转,上下协调。周身一动无有不动,拧旋走转似流水,上下翻动如骄龙。”

洪宝京这般蛤蟆身子,竟然也能踩着八卦步,身影缥缈不定。

这八卦掌,确实不容小觑。

二人还没走过几招,叶良辰便被洪宝京一掌拍倒在地。

叶良辰一脸不服,对着洪宝京说道:“再来!”

洪宝京自是应下,再跟叶良辰对练。

一连练到下午,这才打住。

“弟弟,你这徒弟果然是大才,我也忍不住想收他为徒,传授一点我八极拳的招式。”

洪宝京也起了爱才之心,对着元鹤一脸的羡慕。

元鹤面无表情的拒绝:“没门,我咏春一脉就这一个徒弟,哥哥还是再找吧。”

下午的时候,洪宝京和叶良辰练起了挟刀揉手,一直练到午夜这才作罢。

洪宝京把师徒俩送出门,临走之时对叶良辰喊道:“师侄,明日你踢馆,必胜!”

叶良辰莞尔一笑,那不是当然的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