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津门演武开始 > 第30章 老江湖,老规矩

我的书架

第30章 老江湖,老规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硕大的拍摄团队,一个人影都没见着。

更加别提,那位洪宝京引以为豪的徒弟了。

一旁的太师椅,坐着一身艳红旗袍的周洁。

她瞄见洪宝京清醒,一路小跑而来。

洪宝京依旧躺着,挺着一个大肚子,他只感觉自己像一只滑稽的蛤蟆。

“我遭了徒弟的暗算!”

说着,洪宝京眼角有泪划出。

他回想起先前拍摄的套招,配合上最后林副官的出手,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是一场真实的比武。

甚至,他的模样还有点丑。

周洁走到洪宝京的面前,缓缓抽出一根洋烟点上。

“年轻人出名,可以打别的门派,也可以打自己的师傅。谢师礼,师傅挨打,还要请客。”

洪宝京眯着眼睛:“还有这事?”

周洁猛的吸了口烟:“嘶……后来武馆怕丢面,联合抵制,津门才消停点。”

突然,洪宝京骤起,反手翦住其脖子。

“是你出的主意?”

洪宝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杀意。

周洁毫不抵抗,柔声解释:“我跟你交情深,你徒弟请我劝劝你。事先,我并不知道。”

洪宝京没有信她的话,依旧缠着她的脖子:“他在兵部,不是武行人,这么做是为什么?”

一边说话,手里的力气更加大。

周洁白皙的脖子,被掐得青筋凸起。

“咳咳……”

这是被掐得快窒息,喉咙开始发痒。

“江湖事,事过不问因由。洪大哥,您是老江湖,不问了吧?”

洪宝京叹了口气,这一口气,似乎抽掉了他一身的骨头。

整个人好似一滩烂肉,倒了回去。

空洞的眼神里,看不见任何的希望。

“洪大哥。”

周洁往桌子上一拍,现出一个公文袋,里面被装得满满当当。

摔在桌子上时,还叮咚作响。

里面的金鱼银元,没有少装。

洪宝京瞧也不瞧,看也不看,对着天花板发呆。

“不要?”

听到周洁的声音,洪宝京好似大梦初醒,一把抢过公文袋。

“他拿走我一辈子的名声,干嘛不要。”

一瞬间,周洁觉得洪宝京,这个津门武行三十多年的头牌,苍老了十几岁。

“那我走了,洪大哥。”

周洁拍拍洪宝京的肩膀,以示安慰,一口气将洋烟吸干,转头便走。

临出门前,周洁回头看了洪宝京一眼,轻声对她自己说道:“洪大哥,你也是老江湖了,斩草除根这道理,你不该不懂吧?”

就是周洁临门回头这一眼,让洪宝京心头一惊。

怎么回事?

我都收了钱,还不放过我?

他转头看向窗户,窗户外面挤满密密麻麻的枪口。

“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位有官职的军曹,缓缓跑来,对着林副官行礼报告。

“报告副官,偷窃您家财务的窃贼,已经击毙,请副官检查。”

林副官摆摆手,示意他下去。

…………

元鹤白天送走洪宝京,便感觉有些不对劲,想着晚上再去洪府找他一遍。

来到洪府,房门紧闭,屋里连灯都没打。

这般诡异的情况,让元鹤心里一惊。

莫非,洪宝京真出事了?

可元鹤想不明白,洪宝京明显藏着很多功夫,他的境界和自己不在伯仲之间,甚至还要强上一点。

在津门,谁能把他搞出事?

元鹤来到洪府后门,敲了数十次门,已经没人应声。

他已知道,肯定出声了。

不得已,元鹤只好翻墙,刚一落地,便看见洪府管家正往后门赶来。

管家见着是元鹤,先施了一礼,而后说道:“元公子,您若是来找老爷比试,只怕是不能如愿了。”

元鹤往院里瞧,问道:“洪大哥呢?”

管家笑呵呵的回答:“今天老爷不是拍电影去了吗?听说被将军看重,直接调去南京了。你看,我们津门这些佣人都遣送回去,那些姨太也坐船往南京去了。”

元鹤不糊涂,立即抓住关键字。

“听说?洪大哥今天没回来?”

“没回来,不过兵部来人传话的。你也知道,老爷最是看中兵部的那位徒弟。”

元鹤细细思索,上任再着急,也不会晚上带着家人一起去。其中,一点有猫腻。

“按你这么说,洪大哥现在也准备坐船去南京了?”

管家看着天色:“估摸着,已经开船了。”

“哪个码头?”

“白河码头。”

元鹤撒腿就跑,撞开后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管家看着元鹤的背影,由衷的感叹:“没想到,老爷在津门这么多年,就这么一个至交好友。”

白河码头距离洪府不远,元鹤跑了一会,已经跑到。

问了脚夫,哪艘船是开往南京的。

脚夫指着那艘驶出白河。

距离甚远,元鹤脚下一钩,提起一杆长杆往码头停靠的船上冲去。

冲至船头,将手里的长杆沿着水面一推。

长杆划着层层碧波往前方急驶,而元鹤踩在长杆上,顺着方向快步跑去。

码头上的脚夫们,看得直愣神,好似在看人在水上飞一样。

元鹤脚尖轻点长杆,力道轻柔,即将下沉之时立即换一个落脚的地方。

就这样,距离那艘船还有三四米的距离,元鹤纵身一跃,稳稳当当的落在船上。

船上的工作人员哪里敢来找麻烦,这等水上飞的能人异士。

万一是水寇之类的,船上还能活一个人?

元鹤直接抓住其中一人,问道:“洪宝京在哪里?”

那人立即指着船上最大的房间。

元鹤还没被气胡涂,接着问道:“洪宝京长什么样?”

那人吓得坐在地上,直给元鹤磕头:“大侠饶命,我真不知道什么洪宝京的。”

元鹤看着整艘船,没看到任何一个洪家姨太太。

他对着那人喊道:“你们船长呢?”

旁边船长自己乖乖出来。

“大侠,今天上船的乘客,没有一个叫洪宝京的。”

元鹤还以为洪宝京可能隐姓埋名,又追着问道:“有没有一个长得很胖,面相很猥琐的男的上船?肚子大概有这么大!”

船长也给元鹤跪下了。

“大侠,真没有,我们今天就没有胖子上船的。真的,你不信,我可以把人全部喊过来。”

元鹤大脑一片空白,洪宝京出事还不说,连他的家人都可能见阎王了。

究竟是谁,做得如此之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