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津门演武开始 > 第33章 晚来的报复

我的书架

第33章 晚来的报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日修整,按照以往的管理,是洪宝京来教叶良辰的。

只不过,洪宝京再也来不了了。

叶良辰早上起得很早,连过早功,得知今天有一天休息的时间,他高兴坏了。

准备联系上几个纨绔好友,把近些时间的战绩,给他们好好吹吹。

旧社会,考上状元都要骑着御马,专程回老家显摆一番。

介叫衣锦还乡,乡亲父老都跟着有面子。

津门人最好这口,叶良辰那些朋友得知消息,已经在玉酿楼包了间房。

“牛啊辰哥,哥们现在出去,一说是踢了津门七家武馆的兄弟,哪个不敢高看哥几个?”

“就是。辰哥,你现在可是我们津门的风云人物啦!”

“我是真没想到,辰哥,你才练三个月,就能踢武馆了。练上一年,那还能得了?”

叶良辰听得也是面上露喜色。

他才十六岁,本就是喜欢炫耀的年纪。

少年练拳,勇武就是要人瞧见。

“诶……”叶良辰脸颊涨红,“都是我师傅教得好。”

听得叶良辰这么一说,其他伙伴心里也有了心思。

“既然如此,辰哥能不能和师傅说一下,我们也想跟他学拳?”

“是呀是呀,辰哥你可不能忘记我们这些发小。”

“辰哥,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轻而易举吧?”

叶良辰说不出拒绝,可心里也没底,毕竟他也不能强求他师傅答应。

不过,少年怎么能在朋友面前丢脸?

“好说好说,我踢完第八家,我师傅就要在津门立武馆。到时候,你们都是头一批学徒!”

此话一出,全场喝彩。

“好!”

“那就预祝辰哥旗开得胜啦!”

“还叫什么辰哥,应该叫大师兄!”

“是极是极,大师兄……”

叶良辰还未喝酒,便感觉到一丝醉意。

以前和这群朋友一起玩,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谁都瞧不起谁。

都是纨绔,家底都还行,几个人心比天大,能服气谁?

而现在,他们一致对叶良辰表示佩服。

看着他们的阿谀奉承,叶良辰从心底感觉爽爆了。

酒过三巡,整个楼里就只有他们一间在闹着。

不对劲。

叶良辰自从练拳之后,渐渐起了一种预感,对危险的感知。

他能踢馆成功,这预感起了很大的重用。

果然,外面一群赤膊汉围住了包房。

叶良辰定睛一看,正是当初在天桥上围住他们的那个。(详情请看第一章)

“是你们?”叶良辰环视一圈,能跑的地方都被堵住,想走只能跳楼。

为首的咧嘴一笑,亮出一根钢管:“你该不会觉得,得罪了我方章,你就能走吧?”

“你们跳下去跑,我来挡住。”

叶良辰一把掀起桌子,哪里还管什么碗碟,噼里啪啦碎了一地,而后对中包房大门冲了过去。

其他的纨绔一听,立即拉开窗户,跳了下去。

二楼还好,不会太高,他们也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留在这里反倒成了叶良辰的累赘。

“辰哥你撑住,我们去叫人来!”

叶良辰余光见到纨绔们都已跳走,心里松了口气。

那么,接下来就是杀戮时刻了。

叶良辰死死顶住大门,外面的人一直推不进来。

他们也索性不推了,直接掏出钢管就砸。

“哒哒哒……”

八仙桌被砸得稀巴烂,叶良辰头顶上都堆满了木屑。

一味防守肯定不行,叶良辰右手一批,劈断桌脚捏在手里。

“干了!”

他怒吼一声,使劲全力推翻桌子,压倒一片。

手中桌脚捏得如救命稻草,对着倒地的人头,猛得一敲。

遍地的哀嚎,如同春节绽放的炮仗。

叶良辰保持绝对的冷静,越在这种时刻,越不能慌。

他深吸一口气,从丹田提至喉咙,咆哮如雷。

“咏春叶良辰在此!”

惊天动地,龙啸九天。

叶良辰的气势不断攀升,好似地狱之间的修罗。

赤膊汉们看得有些发憷,这气势,难道他们在打老虎吗?

叶良辰猛的一踩地板,整个人动了。

双手握住桌脚,斜向上一伦。

只听到“卡兹”一声,人手已被打折,钢管脱手飞出。

叶良辰把桌脚往远处一人头上一丢,伸手握住飞来的钢管。

双眼盯住走廊的其他赤膊汉,杀气勃发而出。

那个领头的方章,见势不对已经跑路。

叶良辰朝着他跑走的方向冲去,手中的钢管捅进敢拦路的人肚子。

走廊狭窄,叶良辰只好用捅的。

当然,赤膊汉中也是有胆的。

一个大块头横在叶良辰的道上,他全身健硕的腱子肉紧绷,挥舞着钢管从上而下砸来。

叶良辰看也不看,手也没动,提起脚就是一踹。

撩阴腿,他见师傅和人比武时,别人常用。

效果好不好他不知道,他知道踢中之后,是真的狠。

大块头捂着裤裆倒下,嘴里还不干净的骂着。

叶良辰从他身旁迈过,反手给他后脑勺来了一下。

后面的赤膊汉爬起,飞奔而来想压住叶良辰。

叶良辰直接一个矮身,扯住衣领直接摔飞。顺便一脚,将其踢下楼梯。

楼梯也围住不少人,而那个方章已经在一楼大厅了。

“休走!”

叶良辰捅住一人,直接拖着他,一顿横扫。

瞬间,楼梯上的人都被他扫翻掉落,楼梯空了一大片。

顺手取了另外一根钢管,双手双持,冲向一楼。

叶良辰双管狂乱挥舞,砸得赤膊汉们头破血流。

他们下意识的躲开叶良辰,生怕自己遭遇了他。

叶良辰猛龙过江,冲入人群之中,下手更加凶狠。

一个钢管捅入一个赤膊汉的嘴里,随手将其丢飞,砸倒一片。

“方章!”

叶良辰一声怒吼,高高跃起,一管砸在他的肩膀。

旁边的赤膊汉,根本不敢上去救人,眼睁睁看着方章被叶良辰暴打。

“别打别打,这次是有人要整你……”

方章话还没说完,被叶良辰一管抽在脸上,顿时昏死过去。

叶良辰横视着一楼其余人,嘴里咬紧牙关,一字一顿。

“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

纨绔们从二楼跳下之后,便想跑去叶府找元鹤。

可刚抛出没多远,就看见一位正气凛然的军官缓缓而来。

他开口道:“我看你们神色慌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纨绔觉得这军官铁定是好人,立即把叶良辰被赤膊汉包围的事告之。

军官点点头,一脸为他们着想,说道:“现在这种情形,你们快去找巡察来,快去,不然晚了。”

纨绔本来就没注意,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掉头去监察厅。

见纨绔掉头,军官露出一丝冷笑。

他迈着大步,往玉酿楼走去。
sitemap